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林盟主追妻事件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武林盟主追妻事件》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锁月著

武林盟主追妻事件

作者:锁月分类:历史小说类型:江湖恩怨

我们尴尬的初见,我见色起意,她医者仁心。“小弟弟,别害怕,出来让姐姐给你把个脉。”我边咳嗽,边像一只受惊的小兽一样把身体蜷缩在了一起,只在水面上露出一双黑色的眼睛,使劲的摇摇头,表示不配合。“乖,出来。”“我不。”“出来。”“不。”我们僵持了片刻,只见她眼睛一眯,手“啪”的一声死死抓在了我的药桶边上,银牙一咬恶狠狠的骂道:“是给你脸了吗?给你惯的是不是!给老娘滚出来!”她这一骂,吓得我一激灵,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的气势震慑了,我“唰”的一声直挺挺的站在了地上,捻着湿漉漉的衣角瑟瑟发抖。看着如此“心甘情愿”配合她演出的我,她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这不是很乖嘛。来,伸手过来。”我颤颤巍巍的把手伸了过去,被她一把抓住,熟练的开始把脉。很久以后,我都在想,这个世界怎么了?为什么那么小的女孩子都这么表里不一,这么专横刁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落缨城的夜安静的只能听到风声,月光皎洁的洒在青石板上,几只不知名的小虫子在彻夜鸣叫。白日里繁华的长街,此刻只有一个披着黑袍的男人孤独的漫步在街道上,嘴角的戏谑似乎在嘲笑着这个世间的一切。

风吹过他的长袍,猎猎作响。他走的越来越慢,也越来越难以看清楚他的身形,那黑袍下的右手悄悄攥做了拳头,嘴角的微笑更盛。

黑夜里,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他的右手的指尖居然透露着一丝丝神秘的黑色光泽,颇为瘆人。

枝头的虫子似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嘶哑着叫着。黑袍男人目光一凝,看向了天空。几乎与他的动作同部,一声凄厉的笛声忽然响起,一阵神秘而又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彻天地。

“魂兮归来~”夜空中似乎有一位带着面纱的白衣巫祝,朝着洁白如玉的月亮俯首虔诚的叩拜。一时间风也急了起来,飞沙走石,皎洁的月光变得昏暗,似乎天地之中有一只沉睡的恶兽苏醒了过来。

“魂兮归来~”天边朦胧的白衣巫祝九叩首之后,目光骤然投向了地面上的黑袍男子。

“有趣。”血腥味越来越重,黑袍人的笑容却更盛。

“魂兮归来~”第三声之后,一丛鲜红如血曼珠沙华在空气里绽放,花瓣漫天绽放,花叶锁住了黑袍人的所有退路,似幻非幻,隐隐把天地锁了起来。

黑袍人眉头一锁,袖中的手指却死死摁在了掌心,身体已然脱离了他的掌控。“楚地,蛮荒邪教?”

江南千里沃土,被中原武林称作楚地,其地巫风盛行,以“太一教”为首,统治了楚地九百九十多年。万民祭拜,被中原武林称为蛮夷之地。他们以天地万物格物致知修身炼神,自成一派与中原武林南北相对,一直以来与中原武林井水不犯河水。但近些年,也不知怎么了,太一教已然开始渗透传入到了中原各地,一统天下的野心昭然若揭。

黑袍人盯着眼前扑面而来的曼珠沙华,银针直入自己的手心,一道血线顿时射了出去。手心的痛感让他身躯一震,意识重新掌握了自己的身体。而那道血线,直接染在了曼珠沙华的花瓣上,但是花瓣却并未因为鲜血的浇灌而变得更鲜艳,反而淡了下去。

“好机会!”黑袍人眼神忽然锐利了起来,一掌破开了漫天的曼珠沙华。花瓣在空中飘舞,随风飘舞,如一片片雪花,落向了地面。

“滋滋······”那些曼珠沙华的残花,真的像雪花一样落在地上,虽然立即融化了,但却把黑衣人附近的花草腐蚀了一大片,就连坚硬的青石板也被腐蚀出了许多小孔。

“嘶······毒!那么你应该是······”黑衣人笑的更灿烂了,不过了解他的人应当知道,这一战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兰芷月魂——米无言?”黑袍人惊惧万分,左手迅速抽剑。

一个白衣女子就那么背对着他,站在了他面前。明明对方背对着他,可他却连大气都不敢出。 “太一教”下分五大法王、九大护法、二十四堂口、每堂口三百六十五人,教徒数以万计,以纹身作为对东皇太一最高的信仰和崇拜,所以凡“太一”所属无论男女手臂上皆有大片的纹身。米无言。太一教五大法王之末,傲雪凌霜荼毒千里,她的毒防不胜防。

没有人见过她的脸,她永远背对着敌人,但是当敌人看见她的脸的时候,那么他就已经是个死人了。他不敢出手偷袭,因为面前的这位白衣仙子可以说是偷袭的祖宗。

“仙子,我们无冤无仇何必拦我?”黑袍人紧握着剑,一动不敢动。

面前的女子没有回答,只是伸出了白皙的玉手。“兰芷袭幽衿。”空气中传来女子冷漠的声音,黑袍人大惊,但是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出手,所以他也不顾上许多了只得提剑而上。

天空中忽然下起了细雨,而那雨似乎有灵性一般都朝着黑袍人席卷而去。但是正当米无言要将他击杀的时候,一道寒光直劈黑袍人的胸口,漫天细雨被斩断,月色依然明亮,而那个黑袍人已经消失在了米无言面前。

“米帝江,你该死。”米无言话落,忽然消失在了原地。

“无言妹妹,生气对身体不好,哥哥走了,勿念。”天地之间,一道声音忽远忽近的回响,那人已经把米无言引了开来。

“竹剑云君——米帝江,他救了我?”黑袍人元气大伤,瘫睡在草丛里一动不敢动。

一夜无话,第二日天刚刚亮起,君莫愁就被一阵狮吼功和铁拳打了起来。

“好你个流氓!敢趁老娘喝醉占老娘的便宜!”君莫愁眯着眼,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但是浑身都很疼是真的。

柔忘忧一早醒来,发现自己靠在一个暖暖的东西上,在睡梦中她还用力抱了抱那个温暖的东西。也许是太用力了,同样在睡梦中的君莫愁轻声说了句:“放开我。”

这一声,直接把柔忘忧吓醒了,而自己睁开眼发现自己居然抱着一个男人!她忙查看了自己的衣服,发现除了腰带松了没什么太大变化。

柔忘忧顿了顿,忽然瞪大了眼睛:“嗯?腰带松了!”

“禽兽!”于是,暴力小姑娘就用拳头开始了询问。

“等等、等等!”君莫愁拦住这个暴力的女孩,“记得昨天发生什么了么?”

柔忘忧摇了摇头,死死掐住君莫愁的腰,脸色微红。

她记得很少,只记得自己昨天摇骰子输了一晚上,结果乐子没找到倒把自己灌醉了。

看着迷茫的女孩,君莫愁噤若寒蝉。

“说!我昨天喝醉怎么了?”柔忘忧小眼一眯,散发出了些许危险的光芒。

君莫愁狠狠打了个冷颤,摇摇头。他可不傻,知道的越多,那么就死的越难看。

俗话说的好,喝醉不可怕,但是可怕的是第二天有人会帮你回忆人生。对于君莫愁而言,他没有选择的权利。于是,半个时辰之后,院子里响起了杀猪般的惨叫。

“你一定是在骗我!我不信!”柔忘忧又红着脸跑了出去,不过这一次,没过多久又退了回来。

君莫愁顺着柔忘忧畏惧的目光,看向了院子门口,一个黑袍人手里提着剑缓缓走了进来。

“主、主人。”君莫愁浑身发抖,直接跪倒在了地上,汗如雨下。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小妮子是春风阁绿衣的嫡传弟子吧?”

黑袍男子一脚踢来,直接把君莫愁踩在了脚下。“狗奴才!我差点被人弄死!你居然在这里风花雪雨啊!?”

“我······我······”君莫愁不敢说话。

看着这样的君莫愁,柔忘忧忽然心疼了起来,也许是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件衣服,也许是可怜他无依无靠的身世,她扑向了黑衣人,像一只护食的小狼,狠狠咬住了他的胳膊。

不过,瞬间就被黑袍人一巴掌甩到了地上。

“啪!”柔忘忧的俏脸一下子就肿了起来,而黑袍人脚下的少年,眼神开始变得凶狠了起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