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莫负韶华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莫负韶华》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禅心著

莫负韶华

作者:禅心分类:历史小说类型:三教九流

永乐十一年,黄河在开封决堤。灾情严重,朝廷即刻从扬州等地抽调物资赈济灾区。因筹款赈灾,同知养女王妍和知府爱子周韶华纷纷卷进了私用运河夹带商货的泥潭之中。而后事端频起,惊澜翻滚间将他们越绞越深。大运河关乎国本,岂可胡来!国法威压、民生相逼,他们要怎样周旋,才能挣开死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船快靠岸的时候,周韶华特意过来警告了王妍。严厉的话倒也没有多说,只当着她的面将她偷上官船的罪证都揣进怀里,而后一边擦着剑刃一边道:“等船靠岸,自然会有侍卫守在门口,你自己好自为之。”

王妍心里有鬼由不得就心虚,她偷觑了眼周韶华手中泛着寒光的剑,直觉得背脊发寒。

“船要在码头上补给,事多人杂,本官要在这时候斩杀两个心怀鬼胎的贼子不是难事。到了如今,你那些理由都再也束缚不住本官。”

说完这话,周韶华将擦好的剑归鞘,冷脸看她一眼便要出门:“想胡来,你尽管痛快的闹。”

利剑入鞘‘铮’一声脆响,不高的声音却震得王妍心里直突突。

她不想在周韶华面前短了气势,撑着挺直了脊梁要应话。可没等她出声,周韶华已阔步出去,调了侍卫死死守住房门。

王妍呆立在原地,等她回过神来,外头早没有了动静。

“要怎么办啊?”她颓然蹲下身子,按着怀中匣子的手紧了又紧。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怕死都在其次,最要紧的是怎样将东西送出去。一来,君子一诺千金,她答应了人家没有不尽全力去做的道理。二来,要想王家还有一线生机,也决不能让汪世男在扬州城胡闹。

可眼前这形势……

王妍愁得脑仁直疼,完全没听见船要靠岸的号角声。也不知道是停泊的时候遇到激流还是撞上了什么物件,反正船身突然颠簸,将随意蹲在地上的王妍直接掀翻。

与此同时,桌上、柜子上没有加固的小物件也滚落下来,噼里啪啦摔了一地。

屋子里动静不小,王妍怕守在门口的士兵冲进来,急忙滚进了床底。也亏得她动作快,几乎在她滚进去的同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王妍的心立马又悬了起来,他们若进来规整物件,少不得要看有没有东西滚进床底,如此一来……

她怕得心口发紧,却又听见关门的声音传来,没一会儿便有士兵在外头道:“就掉下来些东西,没什么要紧。大人特意嘱咐里面没大动静,不许进去。”

船只颠了一下就从新平稳,王妍的心却再平稳不下来。

这就停了船,再有半个时辰便要从新起航,她必须赶紧想出来办法。

她有甲衣有兵丁腰牌,只要能顺利出了这道门,随着搬货的兵丁混下船不是难事。可怎样才能平稳的出门呢?

王妍愁得满地打滚,一不小心就被滚在地上的油灯硌了手臂。她捡起油灯把玩儿,耍着耍着却有灵光在脑中闪现!

“没办法把他调开,能全引到屋里来不是也行?船先前晃荡,打翻油灯引发火灾不也在情理之中?”

焦虑一扫而空,王妍麻利的从床底下爬出来。她不会真的放火烧船,可声势必须要弄起来。

为防她渴得急眼,周韶华习惯在柜子里存两大壶水。王妍查看了水没打翻,立马就拎了去浇湿被褥、衣衫。

等布置妥当,她就将潮湿的被褥摆成自然滑落的模样,而后在里面裹了纸张点火。

看着被褥被引燃冒烟,王妍便按计划躲在了门背后。她体型娇小,藏在里面也不会影响开门。

被褥潮湿烧不出明火,黑烟却是大盛。没过多久,浓密的烟便顺着门缝涌了出去。起初守门的士兵还没当回事,等烟雾越来越多、越来越浓才慌忙开门查看。

“着火了!”一个士兵惊喊出声,闷头就往里冲。

另一个也探头来看:“肯定是刚才船晃就翻了烛台,先怎么没看仔细?”想着一船的紧要物资,吓得他魂都丢开半截紧着朝外喊道:“着火了,快来人救火!”

烟大且密,救火的人一进门就呛得低头。趁大伙儿满心救火,王妍便混在救火的兵丁里跑了出去。

出了门,一刻都不敢耽搁,紧着就往船下跑。她穿着正规铠甲,别着正经腰牌,走在搬运货物的兵丁队伍里也实在不扎眼,顺顺当当就下了船。

汪世男的人果然已经等在说好的地方,王妍依约过去顺利的对了暗号交接了物品。

“小姐随后有什么打算,可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那人拿了东西却不急着走,满是真诚的对王妍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进了济宁城再仔细合计。当家的有交代,能将东西带过来便是咱家的贵人,要仔细周全的将您送回扬州去。”

王妍却不想和汪家有更多纠葛,当即就摆了手退开:“我自己的事,不劳烦你费心。”

“官船是回不得了,小姐要想周全还是跟着在下更为妥当。”

“用不着,你快忙你的去吧。”王妍的不耐烦摆在脸上,那人却像看不见,硬是贴上来道:“什么事能比小姐的安全更要紧?咱们是自己人,小姐……”

“谁和你是自己人?你走不走,再不走我喊人了!”这人的心思都藏在眼里,无非是看上了官船夹货,想拿捏住她好多利用几回。

王妍心里发恼,面上也不留情:“滚回去告诉汪世男,再打运河的主意,就准备好全家上下的脑袋。国法威严,也是他能随意无视、亵渎的吗?”

重话说出来,那人脸上挂不住到底是灰溜溜走了。

完了差事,再看着停在码头上的几艘官船,王妍便开始犹豫起来。周韶华的警告还言犹在耳,她闹出那么大乱子混下来,若是回去结局她不敢想!

可要真一走了之,周韶华不得更急眼?他若一冲动全国抓捕,这事就真成了举国震惊的大案!

王妍叹一口气,还是朝船走去。事关家人,她没得选!

“敢做敢当,要死咱也得堂堂正正的死!”王妍安慰自己一阵,突然就生出股视死如归的气势:“死就死吧,反正能做的事也做完了。回去让周韶华出完了气,兴许就能少牵连家里!”

再混上船,她却进不去周韶华的房间。门口两个侍卫守着,眼睛都不眨一下,别说她这么个活生生的人,就是苍蝇也很难飞进去一只。

王妍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猫在拐角,反正旁人不认识她一时也察觉不出她不是船上的人。

她等得百无聊赖,突然一床棉被扔在了怀里。周韶华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厉声喝道:“竟敢在这里偷懒,想挨板子了不成?”

说完也不等王妍反应,阔步就往房间走。到了门口,还顺口遣退了守门的士兵。

这一系列变故看得王妍直发愣:周韶华是在帮她,他傻了不成?

不管周韶华是疯了还是傻了,现在不用死王妍就打心眼高兴。管他进了屋有什么样的雷霆之怒呢,能多活两天总是好事。

没等周韶华再不耐烦,王妍便紧着跟进了屋。

一屋子狼藉早就收拾干净,只床上空空的少了被褥。王妍心虚得直冒冷汗,赶忙狗腿的去铺床,顺便胡诌解释:“那个,是船晃荡的时候打翻了烛台,不是我……”

“这天下就你一个聪明人,其外全是傻子?”周韶华瞪她一眼,解了佩剑挂到床头:“想不出天衣无缝的理由骗人,就干脆闭嘴。你一个字都不说,别人还赞你一声镇定。”

王妍羞迥得一张脸通红,想说什么,到底没张开嘴。

那之后,两人便再没有言语。王妍心里不踏实,总忍不住偷看周韶华脸色。

周韶华本凝神处理公务,却被王妍看得浑身不自在,于是又抬头瞪她:“看什么看,滚回床底下去。”

王妍不敢顶嘴,识时务的躲了下去。

避开周韶华,王妍便翘着唇角笑得开心:看周韶华这架势,目前定然不会再与她为难。还能活着,真好!死之前还能去为灾民尽一份心,真好!

绝处逢生,王妍才不管周韶华为何这样反常。反正从开封回去就逃不开死,能多活一天都是赚头,他再算计又能算计出什么?

听着床底下藏不住的笑声,周韶华叹息着摇头!

他曾以为王妍是坏了良心和根本的痞子,成天在街头也不过胡作非为、坑蒙拐骗。可今天无意中撞见她和汪家人接头,却明白了她只是个傻子。脑子不够用还四处逞强,觉得自己顶聪明的大傻子。

他亲自备案了王妍疑似劫持汪世男的事,之后汪世男痛快捐款他就觉得不对劲。如今上下一联系,可算明白了王妍在做什么?

可她把自己放在了什么位置,竟敢拿着国法做交易?汪世男要真觉得能以捐款交换运货,怎么不敢去和同知提去和知府谈?也就这傻子,一撞上就被人拿捏利用。

想着这些事,周韶华心里直发堵。

王妍要单纯就坏还好说,如今看清她纯良心性反倒觉得她异常可怜。

“你怎么就不跑呢?若真跟着汪家的人逃命,我也能狠下心一刀砍下你脑袋。做错事不担当,死也就死了……”

周韶华喃喃嘀咕一句,又是一声叹息:罢了,既然心性不坏,那便好生赈灾吧!国法欺辱不得,本官能做的,也只有成全你为灾民尽心的愿望!

转眼便到了开封地界,周韶华叫了王妍过来叮嘱:“到了灾区,我定然不能领着你四处招摇。你自己想办法取得开封知府信任,加入赈灾大军。若两天还做不到,我也只能派手下押你回扬州结案。”

“才两天……”

“进不去知府大人的家门,你难道要和灾民裹在一起?”看她一脸不服气,性子寡淡的周韶华也不想多劝,只拍板道:“反正是两天时间,进不去知府大人家门,你便回扬州受审。”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