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神仙的老婆不好当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神仙的老婆不好当》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扶家花花的小说

神仙的老婆不好当

作者:扶家花花分类:武侠小说类型:神仙妖精

堂堂君后,一族之长,寡居之人,不好好在家教孩子,偏偏跑到人间饮酒作乐,杀鬼作恶。被妖界捉拿,魔界击杀,某女子摇头,做神仙真难,神仙的老婆更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阳扶桑在房间了里小憩了一会,今日的事情她只能相助,却不能帮助过多,这是冥界的事。

小憩后,她看了一眼这个房间,窗户外,便是奈何桥与奈河,下面还有许多的彼岸花在黄沙中摇曳。窗前的桌上,摆放着一个白色瓷瓶,上面养了一支彼岸花。这间屋子与这孟婆庄极为不一样,孟婆庄到处都是黑色的家具,黑色的窗帘,独这间屋子,床帘还有床上用品一应都是白色。

她府上自己的屋子都是褐色的,阿金府上他们的屋子都是黄色的,或者是红色的,倒是这白色很少遇见,不过她喜欢这样的布置。屋里看完了便推开了门,撞见了一个穿白衣的鬼差。

“仙……仙使。”

“嗯?”

阳扶桑仔细的看了眼前的白衣男子,全身上下都是白色,细长的双手藏在宽大的袖子里,怎么也藏不完,许是袖子太短,亦或者是手指太过修长。头上的帽子也如同手指一样长,高耸在头上。他的面色与孟婆一样的白色,许是常年在冥界呆着的缘故。

这白衣男子便是白无常老白,他听说阿七将仙使带回庄里休息,他便上来看看,他见仙使看着自己,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径直的朝楼下跑去。

“老白,老白,你的脸怎么红了?”刚下楼梯的白无常被他兄弟黑无常拦住了,打趣着他沉默寡言的兄弟。

老黑认为老白会生气,会解释不停,却不曾想他只说了两个字,让开,还将他的手甩开了,这是遇见什么了?抬头看见楼梯上慢慢走下来的仙使,他好像知道了什么。

“仙使。”

虽说他在冥界地位很高,但是迎面而来的是天界阶位很高的神仙,两界阶位一比,他不得不行礼。

“嗯。”阳扶桑应了一声,便从腰间取出白玉酒壶,倒了一口酒至口中,酒顺着喉咙进入了身体里的胃,酒香却飘到楼梯的下面。

老黑闻见了酒香,脑子里一激灵,脚便向前一步,嘴巴也开始了工作。

“仙使,你看,咱们也算共个患难,你看你的仙酒能不能……”

刚进院子的孟七听见黑无常的声音,气得直发抖,真丢冥界的人,冥界的脸都被这货丢了干净,还是忍不住朝黑无常吼了。

“黑牙子,不得无礼,桑姑娘是我冥界的客人。”

阳扶桑看着飞奔而来的孟婆,她的样子倒是真诚,这样的女子是值得尊敬的,日复一日的端汤,外敌来袭誓死守疆域,待人有礼。

笑了笑,说:无妨。

随后凭空幻化出三个白玉酒杯,说是酒杯却比酒杯大了许多,倒像是茶杯。她挥了挥左手,右手里的酒壶里的酒便倾泻而来,分别飞入三个杯中。

酒杯里的酒装满后,一一飞向孟七,黑白无常面前。

孟七有礼的看着阳扶桑,老白也是看着她,唯独老黑接过酒杯,便开始畅饮。

“果真是好酒。不错,不错。”

“鬼兄好眼力,这是酒仙千年前酿的百花春。你们若喜欢,我明日来多带些。”

百花春,取自百种花为原料酿造的酒,再搁置雪山上,经历百个春天而得,且经历的春天越多酒味更加醇厚,香味更加芬芳。

“喜欢。非常喜欢,仙使多带些吧!”黑无常已经饮完杯中的酒,看着阳扶桑。

阳扶桑觉得遇见酒友了,但是壶中空空,便只好摇头将实情说出。

“我昨日并未回去,酒壶里的酒所剩不多。”

“哈哈,没事,明日我们再来,谢谢仙使了。你们两快尝尝!”

黑无常跑去了在前厅坐着的白无常面前,看着他喝,哥们会不会分他一口,显然他的想法是错误的,他家的老白,喝一口后,放在嘴里慢慢的品味着,回味悠长的看着老黑,急煞老黑耶!

院中一饮而尽的孟七评价了一句,果真是好酒之后,便将酒杯还给了阳扶桑。

“仙使,仙使,我哥俩的酒杯,呐,还你,谢谢仙使的美酒了。”

黑无常左右手里各攒着一个酒杯,跑到阳扶桑的面前,朝她鞠躬,并将酒杯递上。阳扶桑手一挥,两个酒杯便消失了。

“敢问仙使的称谓?”白无常走至她的面前,询问。此时他脸上的红色褪去了,恢复了往常的白色。

黑无常邀着白无常的肩膀,给阳扶桑详细介绍着。

“我们兄弟两是黑白无常,你唤我们老黑老白就行,这是孟七也是孟婆,你怎么叫都行。”

“我叫桑陌,你们唤我老桑吧!”

“丧墨?丧姑娘,你这名字倒与我们冥界极有缘,丧,哈哈!”黑无常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大笑起来。

身旁的老白白了他一眼,孟婆的脸色也不好了起来,这一会老黑把冥界的脸丢到六界之外了。

“桑陌,让你见笑了,我们老黑是个粗人。”孟婆解释道。

“是我说的不详细,我是桑树的桑,陌是”

“陌上仙乡的陌?”开口的是寡言的老白,他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翻些古籍藏书。

“是。”

阳扶桑的名字六界皆知,她只能另取他名,桑是她一直来都用的名字,至于陌,是她之前的一个居所,她生活了许久的地方,所以她才用桑陌这两个字。

“好了,好了,咱们去吃个饭,下午还要营业。”

孟七拉了拉桑陌的手脖,朝前厅走去,边走边说。

四人回到了厅上,桌子上摆着冥界的,不,是人间的美食,一只烧鸡,一条红烧鱼,一盘切牛肉,都是他们从上面带回来的。

“你们吃这个?”桑陌坐下来,看着人间的食物,又看了看他们三个,冥界的人不是吃烟火的吗?怎么也吃上了这些?

作为庄主的孟七夹了一块牛肉,放进了桑陌的碗里。黑无常见状,夹了一块肉放进孟七的人碗里,又夹了一块,放进了自己的嘴里,边嚼边说道。

“香!仙使,不,老桑,你不知道我们仨极喜这人间的三样,故而经常聚在一起喝酒。老桑,你快尝尝。”

“老黑,你吃你的,别说话。”孟七拔了只鸡腿,塞进了黑无常的嘴里,平常鸡腿都是孟七一人的。今日给了黑无常一只,又拔下另一只递给桑陌。

“桑陌,给你。”

“谢谢。”

“客气什么,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不要这么客气,是我应该多谢谢你。”

“你客气了。”

一黑一白的女子在桌子前互相礼让,让黑老哥有些不愉。

“好啦!都是一起干过架的人,这么客气干嘛!要我说既然咱们几个喜欢喝酒,何不交个朋友,这样休沐的日子咱们可以一起喝酒,你们说怎么样?”

“好。”孟七率先答应了,白无常坐那点了点头,桑陌也答应了。四个人一起干了一杯昨天下午留下的杏花白。

喝下杏花白,与刚才仙酒百花春相比,差的远了。孟七看着老黑,笑眯眯的说道:老黑,与桑陌结交,为的不会是她的百花春吧!

“老桑,我老黑可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咱们一起干过架,是过命的交情。”

黑无常起身要拉着对面坐的桑陌,却被旁边的白无常拦住了。白无常的手臂遮住了桑陌与黑无常的视线,满脸无表情的他对桑陌说了句。

“阿桑,老黑他……”

桑陌听见这句,眼睛里闪了一下,又迅速的熄灭了。阿桑,已经许久没有人这么叫了,阿金曾说过,这阿桑只能他一个人叫,如今这人却这么叫自己,阿金知道会不会生气。便看着旁边的白无常还有孟七说道:“嗯,既然我们交了朋友,那便像你们一样,换我老桑吧!我的岁数……”

“一个姑娘家这样的叫不好。”孟七及时阻止了桑陌。又指了白无常他们一直唤作小白,黑无常唤作老黑,他们唤自己孟七或者阿七,大家还是唤桑陌为小桑吧!

最后商议,都叫小桑,小白,小孟,至于黑无常还是像以前一样唤作老黑。这样名字都定了,他们都来询问小桑来忘川的原因,若不是她来了,他们几个冥界的名人怕是要累死在了众多恶鬼的车轮战之下。

“我来寻人。”

寻人?寻什么样的人?

寻一个殒身了六千年的人,很高,很好看的一个人。这个人于她来说很重要,重要到可以用自己的命来换的那种,只是她不知道他在哪,是不是在这忘川凝魂结魄,还是散落在了人间。

她不知道,不知道如何寻他,她一点头绪都没有,后来天界的藏书殿里,翻出的《六界志》上说了,忘川可聚元神,她便来了黄泉。

孟七安慰着她,这许多年她发了疯的工作,处理族里的事物,还有神君府里的,培养两个孩子,并没有时间像今天这般把寻他的心思说出来。

“我倒是听说过数万年前,天界殒身的司乐战神煦在冥界凝聚元神,后来回到了天界。”孟七将她知道的都说了出来,这些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黑无常喝下一口杏花白,抚了抚头上的帽子,说道:小桑,我也听说了,只是听说这司乐战神已经身归混沌了,咱们也问不了了。

孟七阻止了老黑。

“小桑,你且在冥界住下,我们也会帮你慢慢的寻。”

听到这里,阳扶桑的眼睛红了,他们愿意帮自己。

“多谢。”

“客气什么?”老黑的手伸向了她的肩膀,准备安慰她时,却被白无常拉开了。

“注意。”小白只说了两个字,老黑的手便抽了回去。

“别管他们,你就住在我这庄里,有我在,冥界没人敢欺负你。”孟七叉着腰,看着阳扶桑。

谁说冥界无情,分明是好人,好鬼多。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