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的前女友和现女友竟血脉相连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我的前女友和现女友竟血脉相连》最新精彩章节目录_四木樱雪小说

我的前女友和现女友竟血脉相连

作者:四木樱雪分类:校园小说类型:致郁

(微致郁,请放心阅读)绝不断更、除非作者死。==========约会途中,我巧遇了变态到极致的前女友。然而,我女朋友竟对着她说出了……。=====【加更规则】【单次1w火券加一更,累计50月票加一更】=====封面来源于网络,侵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的前女友冉芷橘,是个从指尖愉悦到骨髓里的变态。

只是,她不会如同轻小说与动画作品中的那样,偷窃男朋友的内裤;也不会收集心爱之人的吸管。更不会跟踪偷拍,或病娇般拿着刀杀掉勾引男友的其他女孩。

因为,在她面前,这些都不值得一提。

喜欢刀具、沉迷自残、抖S、以伤害别人为乐趣。但看起来是个冷淡且不近人情的深闺大小姐。我觉得这几个词足以形容她的变态程度。

比如被我用白瓷餐盘挡住,改变路线后贴着我脖颈飞过去的银白色餐刀,上面就层沾染了她娱乐过后的,我的鲜血。

当然,娱乐后她都会认真清洗,所以现在看不出来什么……可这不代表我不了解这柄到在她和我的身上切割出了怎样的痕迹。

反手握住刀柄,把那孩子从墙上**放到口袋里,我二话不说就抱起女朋友,抗在肩上朝着游乐园外跑去。

离开游乐园,我继续扛着她跑了很久,直到我气喘吁吁,差点摔倒在地才停下来。

“发、发生什么了……”

从震惊中缓过劲儿来,我的女朋友冉瑞雪开始盘问我刚才发生了什么。

“等下好么……我先喘口气……”

“啊……好,咖啡给你喝……我咖啡呢?”

“落在……那里了吧。”

“啊,那我回去拿。”

她站起身打算回到游乐园。

“别!回去会被杀的,旁边有自动贩卖机……重新买一罐就行……”

我勉强直起腰,伸到口袋里摸索。避开锋利的刀刃,拿出几枚硬币交到冉瑞雪手里。

“DEK的可以吗?”

“可以。”

我在路边的长凳坐下,用了五秒吸气,再用七秒呼气,重复数次,让心脏恢复正常的跳动速度。

“你认识那个人?她为什么突然向你扔刀子?你没受伤吧?”

“我认识;因为她和我关系不好;我脖子被割破了。”

我依次回答了她三连问后,接过她递来的咖啡。

“你认识?关系不好?为什么?”

“好歹关心一下你男朋友脖子上的伤口啊!正在流血呢!”

“哦。”

她拉着我的领带,凑过去看了看。

我的现女友冉瑞雪,是个从发梢别扭到脚踝的天才。

只是,她不会如同轻小说与动画作品里那样对别人冷嘲热讽;也不会一边可爱的歪着脑袋一边说出恶毒的话。更不会立下FLAG,等未来再拔掉。

因为,在她面前,这些都不值得一提。

如果别扭分性格、人格和灵魂三种,她的别扭大概是从后者萌生,进而影响到了前者,最终在中间所体现。

比如——

“一点小伤,切开肌肉而已,离颈动脉还差很远呢。比起关心男朋友的伤口,我更关心男朋友和姐姐的关系。”

就是这么别扭。

不知道她从哪儿学的,才高一就知道了这个年龄段该涉猎与这个年龄段不该涉猎的知识。证据就是我曾偶然看到她捧着一本《尸体解剖规范》看的津津有味,甚至还在笔记本上记下了诸如“尸斑在死后二到四小时内出现,经过十二到十四小时发展到最高度”等知识。

“小伤……”

好吧,她说小伤就是小伤。

我从口袋里翻出纸巾,打算捂在伤口上止血。

“不能!不想感染就老老实实把手放下。”

这不还挺关心我的嘛……

我心情总算好受了一点。

“这附近没医院。但是离我家比较近。告诉我你和姐姐的关系,我帮你处理伤口。”

“就算你不帮我处理伤口,我也会告诉你的啦。”

我环视四周,发现有不少人远远地看着我们,一脸好奇。

“去你家说,我半个身子都是血,要是好事者报警就完蛋了。”

“好。”

好在,我女朋友很少耍小脾气,也有充足的耐心等待,更愿意听我解释。

步行五分钟来到她家,伤口没有结痂,但血液已经微微凝结。

“真的没人啊。”

“因为我讨厌我的父母,所以搬出来住了。”

她利落的把放在扶手上的淡粉色小裤裤藏到了沙发垫的缝隙中。

等下,藏到那里真的不会忘记吗?临走之前提醒她一下好了。

我尽可能不去打量四周,忍痛笑笑:“你也有这种心情的时候啊。”

正所谓,内衣会暴露人的本性。

这句话要适用的前提是自己购买内衣的人,而不是穿着妈妈买来的、印有奇怪字数字和字母的连帽衫的群体

“嗯……偶尔吧。”

她指着沙发让我坐下,然后脱掉外套,走进卫生间。

“把上衣脱掉。”

“额,只解开领带可以吗?”

“我也会脱掉上衣。”

她清凉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来。

“这是……只穿内_衣的意思?”

“如果你想看的话,内_衣也可以脱掉。”

她站在门边,用毛巾擦干手上的水珠。

“呃……虽然我很想看,但还是算了吧。”

“?有意思。”

冉瑞雪像猫那样眯起了眼睛,狭长的瞳孔仿佛在注视着老鼠。

“你有什么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对吧?”

“……怎么会呢~~”

我沉住气,打了个哈哈,同时解下领带。

“只是我觉得如果我说了‘是’,就显得我太不绅士了。”

“原来如此。如果这么想,确实是这样。”

她点点头,似乎是认可了我的说辞。

“侧着头,忍住痛。”

冉瑞雪一边说着,一边踮起脚尖从书架上层拿下药箱,来到我面前。

她把酒精撒到棉球上,紧接着用镊子夹起来,瞄准我的脖子。

“你和姐姐的关系是?”

“……这个……”

我努力不让额头浮现出冷汗,同时拼命思考,试图找个婉转的说法来回应。

“啊,别担心。”

她似乎曲解了我的表情与动作,目光朝向被镊子夹着的酒精棉球。

“我不会根据你的回答来选择擦拭伤口的方式,放心吧。”

“啊……嗯……她是我前女友。”

话音刚落,酒精棉球就怼到了伤口上。

“嘶——”

“虽然我早就有预感了,但从你嘴里听到,还是令人吃惊。”

双目失去一切感**彩的女朋友小姐松开镊子,直接把一整瓶酒精撒到了我的伤口上。

“这样就处理好了,回去吧。短时间内我不想见到你。”

“抱歉。”

收拾好散乱在桌子上的棉花球,把沾有鲜血的扔到垃圾桶里,然后物归原位。

“……没什么。你没有错,我单纯的不开心罢了。”

她瞥了我一眼,仿佛要否定什么的摇摇头,转身朝着她自己的房间走去。

我目送着她摇摇晃晃,几乎要摔倒的步伐,心脏跳动的频率有些加快。

“对不起。”

==========

==========

我同样摇摇晃晃的回到了家。

妹妹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手机滑落在地上,还亮着的屏幕正显示着百度的搜索结果。

我拾起来,仔细一看。

【哥哥外出约会却夜不归宿是怎么回事?】

搜索框下则是一大堆诸如“肯定开房去了”等一大堆高赞赏答案。

“……”

我没有多看,关掉屏幕,放到桌子上。

“我回来了,可爱的妹妹同学~”

同时我捏了捏她的鼻子。

“啊啊!”

妹妹从潜睡中惊醒,迷茫的瞪着大眼看我。

“哥?……唔,你喝酒了?”

“没有,未成年人哪能喝酒。”

妹妹同学的味觉及其灵敏,为了不让刺鼻的酒精味伤害到她,我后退了几部。

“受了点伤,朋友帮忙处理了一下。”

“哦——需要包扎吗?看样子对方只给你做了紧急处理呐。”

妹妹从茶几下抽出药箱。

“还有,真的是受伤而不是……去找橘子姐了吗?”

“……”

我沉默不语,只是默默脱掉外套。

想解开领带,却摸了个空。大概是落在女朋友家了,希望她能看到然后认真对待,那条领带有点昂贵。

“哥——!哥哥!”

“没有啦,再怎么说我一年前就和她分手了,真的是受伤。而且伤口只有脖子。”

妹妹的追问让我有点不耐烦,以至于我挂外套的姿势有些粗暴。

当啷~

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我和妹妹一齐低头。

“……还说没去找橘子姐!”

妹妹捡起掉在地上的那把银白色餐刀。其上沾染的血液早已干涸。

“和她有关,但我的确没找她。”

我示意妹妹把这刀放到茶几上,深深叹了口气。

“先处理伤口吧,我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将给你听的。”

“哼,这还差不多。”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