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江山聘风华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江山聘风华》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读霓闻香著

江山聘风华

作者:读霓闻香分类:历史小说类型:热血

她是有虞国的公主,他是要复国的王子。他俩的缘份,是上天安排的最美际遇。她救了他,他爱上了她。他对她极尽宠爱,她对他倾慕不已。她有婚约,但是怎能挡住与他的痴情相守。他们私定终身,携手追查珠宝被劫之案。几次大战,携手并肩。复国的道路上,有他的一半,也有她的一半。江山路上坎坷多,美人相伴并肩搏。好一段英雄美人的佳话。好一首江山如画、美人如娇的赞歌。乱世江山,赢了一世芳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海浪冲来,激起的水花有一仗多高,一下子把少康拍到水里。他在水里挣扎着,挣扎着……

终于,少康骑到“黄龙”的背上,继续前行。他的左臂剧烈地疼痛起来。

他想:可能中的是毒箭!如果不能很快解毒,左臂就可能废了,生命也会受到威胁。

渐渐地,少康痛得撕心裂肺……渐渐地……他划不动了……渐渐地……他的左臂失去知觉……渐渐地……感觉到“黄龙”有些累了……渐渐地……有些神志不清……渐渐地……

不知什么时候,少康晕晕乎乎地睁开了双眼。他发现自己躺在船舱里的一条长凳上,模模糊糊中看到了一张“公子”模样的清秀面孔,正关切地注视着他。恍恍惚惚中,他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黄龙’……‘黄龙’……”

“‘黄龙’是谁呀?”声音好细切。

“马……‘黄龙’马……”少康的声音极度衰弱。

“你到了这份田地了,还惦记着马,亏你还有良心。马在船舱外面呢!放心吧!”那“公子”安慰着。

一阵剧痛,一阵眩晕,少康又晕了过去。

姚朵看到晕过去的少康,对身边的一位女将说:

“玉琴,让船加快速度!”

“诺!”玉琴走出船舱。

姚朵看着昏迷不醒的少康,心里忐忑不安。刚才给他包扎伤口的时候,发现他的左臂发青且肿大,看来他是中了毒箭,而且毒性已经进入骨头。若不早治,这条手臂就无用了,还可能会伤及生命。

现在最要紧的是赶快靠岸,为他解毒。自然,他也就会醒过来了。

姚朵想:好端端的一个八尺男儿,怎么就成了这样?骑着战马在水里泡着,那马明显游不动了。正赶上她的船也往昆吾国,就在江中心;他们遇到了,这也算是这男儿的造化。否则,他那小命就是问题了。

那马也够可怜的,一上船,浑身哆嗦,样子十分可怜。那男儿更是值得怜悯:袍子湿透了,而且尽是血渍。他一定是经历了一场恶战,也一定是不得已才骑马过江的。

好在这一次奉旨破案,她也带了十个男儿,同时也备了些替换的男装;正好给他换上,还挺合身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也算是积德行善了。

不过,这男儿就这么昏睡着,着实让她放心不下:别睡着睡着醒不过来,就不好了。年轻轻的,就这么死了,也怪可惜的!

而且,他着实英俊!虽然眼睛闭着,但是他面如冠玉,鼻如悬峰,剑眉横浓,姿容极好,神情亦佳。这样的一等男儿,必须把他救活才好!

“公主!船靠岸了!”玉琴禀告。

“那我们到就近的驿馆休息吧!把他放在我轿子里,把那匹马牵上,把他的物品全部带上!”

“诺!”玉琴答应道。

深夜是柔软的。月光如水,星光灿烂,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梦幻色彩;如诗如画,如缕如烟。四名侍卫抬着轿子,里面是昏迷的少康。

姚朵骑着“黄龙”,侍卫官虞林维为她牵着马。玉琴后面带着五名侍卫,他们进入了一所大的驿馆。

姚朵从马上下来,先进到驿馆里,与一位俏媚的老板娘交谈:

“十三个人,一个女的。老板娘,房间够吗?”

“公子,够!够!够!两人一间房。那个女的,单住就行!不过……”老板娘很是热情。

“钱好说,只要住着舒服。”姚朵自然知道她的意思,顺手拿出一袋钱币,丢在她的面前。

那老板娘一看到钱币,顿时眉飞色舞起来。她一边数钱一边笑着对姚朵说:

“公子就是爽快!你住的房间,又大又舒服,还能洗澡。不过,得自己烧水。”老板娘一看这翩翩“公子”,就知是大有来头。不过,这声音也细了些。

“我带过来的这些人里,有一位不幸中毒了,现在还昏迷着呢!你有解毒的东西吗?”姚朵最关心的莫过于那男子。

“怎么中毒的?吃到不好的东西了?还是……?”老板娘疑惑地问。

“别问那么多。你有无办法解决?”姚朵想,是非恩怨,哪能泄露?

“公子,夜这么深了,如何解决?等明天一早,你就去卧佛山冈找独孤道人。他那里有解毒的东西。不过,他可是一位高人,不会轻易相送的。”老板娘指给她一条明路。

“老板娘,你说,这一晚上解不了毒,他会死吗?”姚朵真的不希望他死。

“这要看中什么毒了。比如吃到了‘见血封喉’;这个,恐怕是熬不住的。至于其它,也要看他的体质了。你就跪求天明吧!”老板娘倒也诚恳。

“谢了!你安排吧!”姚朵温和地说。

“一定遂公子的心意!”老板娘乐滋滋地答应着。

当然,将那昏迷男儿托付给谁,姚朵都不会放心的!只能把他放于自己房间了。虽然男女授受不亲,但是,他是昏迷之人,怎么可能乱了方寸?

于是她对侍女玉琴及侍卫们说:

“他,昏迷着呢!我们也不能见死不救!你们累了,今晚好好休息!所以,还是我来照顾他吧!不过,不要与任何人说这件事,传出去不好。包括父王!”

“诺!”众人齐声回答。

虞林维将昏迷着的少康背入姚朵的房间,安置在床榻上。姚朵带了些化妆的东西和少些衣物也进了房间。

虞林维看了看昏迷着的男子,又看了看姚朵,有些不放心,便对姚朵低声地说:

“公主,万一他醒过来,对你不轨,怎么办?”

“他都伤成那样了,现在还昏迷着呢!可能不轨吗?而且,我这一身的功夫,吃素的?”姚朵狠狠瞪了他一眼。

“我就说‘万一’嘛!”虞林维还是不放心。

“我打铺睡地上,放心了吧?”姚朵笑着安慰他。

“那……那……你就睡地上。”虞林维嗫嚅着,加了一句,“有事,喊我!我就在你隔壁!”

“知道了!”姚朵不禁哑然失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