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灰色世界,彩色是你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灰色世界,彩色是你》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鱼团团著

灰色世界,彩色是你

作者:鱼团团分类:青春小说类型:生活

对成安来说,生活不过是池塘里的一滩烂泥,她只需要努力活着就可以了。对象,呵,不过是无聊生活里的一把调味剂,时间久了便变了味,过了期。她就像即将破茧成蝶的毛毛虫,空有化蝶的可能却没有突破这层茧的勇气。直到有一天,夏先生出现在她身边,那严实合缝的虫茧终于有了丝丝缝隙,原来阳光还没有忘记她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光喻看着一脸迷茫的成安,觉得她好有意思,她有脸盲症吗?怎么才一会没见,就不认识自己了呢?

成安内心有一万个冤屈,她刚才出来发现把眼镜忘在了里面,给圆圆发信息没见她回,可能是在处理事情。

没有眼镜的她只能凭借感觉去分析,可是面前的这个人貌似不熟吧!

再走进一点,成安勉强认出这是刚才面试男主角的那个人。尴尬的冲他微笑,“你好!”

男人大步走到她面前,“耳树老师去哪里?我可以送你过去。”

成安笔名耳树,一听觉得很粗犷。正是因为这个名字,所以从来没有人质疑她是不是男的。

“不用了,谢谢!”成安有些不知所措,这才第二次见面,不用这么热情,兄弟,要知道我们认识不过十分钟。

“噗嗤!”夏光喻忍笑出声,此时的他很想伸手摸成安的头,纠结的样子真可爱。

“耳树老师难道还怕我拐了你不成?这里到处都是监控,再者,把你拐走了,投资方可是要来找我麻烦的。还有,耳树老师不是想邀请鄙人出演下部作品,不如我们在路上商谈如何?”

耳树老师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莫名感觉到猥琐,圆圆叫老师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真的是个小学老师,可是面前的这个人呢,一看就不怀好意。

仿佛看出成安所想,夏光喻把手从口袋里伸出来,一脸无辜。

成安可不相信面前这个男人表面单纯,作为模特届的标杆,如果没有一些手段,光凭借一张脸就想混到现在的位置,痴人说梦。

有些事情成安不愿去想,她还是做个普通人,关心一日三餐吃什么较好。

成安无意于面前的男人多说几句废话,露出标准式假笑,“不好意思先生,之前都是误会,既然您已经入选了,还请加油!另外,我下部作品还有待思量,恐怕无钱邀您参演。”

“没关系,我可以免费。”

“嗯⊙∀⊙!?”成安懵逼,不知该如何接话,可是她不停转动的双手在暴露出她的紧张。

“走吧,耳树老师!”夏光喻想顺手接过她的包,鼓鼓的看上去就不轻,小姑娘的背都被压驼了。

成安条件反射捂住自己的背包,眼神透露出一丝惊恐。

夏光喻不知道从哪开始吓到了小姑娘,刚想松开手解释,小姑娘立马跑得无影无踪。只好无奈的摆手,盯着小姑娘远去的方向,眼睛一闪而过的懊悔。

成安跑到地铁站附近的卫生间,从背包里翻出一瓶药倒出一粒吞咽下去。

刚才他动背包的那一刻,脑子里突然想起了那天晚上。闭上眼,自己浑身是血躺在地上,只剩下绝望。

她慌乱地进去里面的厕所,打开一扇门锁上,然后麻木地蹲坐在地上,抱头蜷缩在角落里,细看的话,她的身体一直在发抖。

不知过了多久,成安才平复掉心里的胆颤。

睁开眼的那一瞬,她流露出茫然无措,身上的衣服被塌湿大半,等回过神来只想赶紧回家洗个澡,至于那个男人,还是不要再见的好。

圆圆在成安的家中左等右等不见人影,顿时急了,想给师傅打电话。成安却推开门进来,嬉笑道,“呦,圆圆是开了火箭吗?比我还早到。”

“你怎么去买衣服了?还直接换上了?”

那件衣服成安嫌弃有味道,从卫生间出来立马去买了件新的,没问价格直接刷卡。

“我觉得这件衣服怪好看!”

圆圆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这性感的黑色长裙,如果不是她深知成安的性格,恐怕就信了。

“到底怎么了?”

“就是好看!”成安一口咬死了买这件衣服的理由,“我偶尔也想换换风格。”

“之前那件衣服呢?”

“丢了!总不能把它留下缅怀过去吧!”

……头一次,圆圆看到成安那么大方。

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成安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圆圆,她一定会大嘴巴告诉她师傅。

既然她们都认为自己已经好了,那就好了吧。

“我怎么睡?”对于衣服这个话题,虽然圆圆感到一丝丝的不正常,但是对于成安不想说的事她是一句话都套不出来。

不如让师傅去操心好了。

“你就住几天,睡沙发就好!没钱让你住酒店。”

按以往的经验来看,等明天面试完女主,不,等女主走完这个过场,她这个编剧就可以滚蛋了,圆圆留下也没什么作用。

“不,我要睡床!”虽然成安是她的老板,但两人相处更像是姐妹。成安就是那个妹妹,至于她的师傅则是她们的妈妈。

两人叫了海底捞外卖,又下楼买了几瓶啤酒,吃的大汗淋漓,干畅痛快。

吃饱喝足,两个人抱着鼓起来的肚子瘫在沙发上,感慨道,“唉,如果每天日子这么简单就好!”

夏光喻就没那么幸运了,本来今天晚上他该去父母那里团聚。

一想到亲妈要给自己介绍对象就头疼,索性连家都不回,叫上几个朋友一起聚聚。

夏母等到十点多钟还不见自家儿子回去,一旁相亲的小姑娘面露尴尬坐在那,顿时气急。

她迫不及待的给儿子打去电话,“你人在哪儿呢?怎么还不回家?你知道人家小姑娘等了你多长时间吗?”

夏光喻无所谓的耸耸肩,“你之前不是说要把我介绍给你那个老朋友的女儿吗,怎么,你不怕我跟这个小姑娘看对眼了没办法跟老朋友交代?”

夏母被堵的说不出话来,老朋友哪有儿子的终身幸福重要。再者,万一看对眼那才好,争取三年抱俩,明年就生个大胖小子。

越想越有劲,“我可没说把你介绍给我那老朋友的女儿,让你去祸害人家闺女,这朋友才没得做,你赶紧回来,别让人家姑娘白等一晚上。”

“额,”夏母的确没有明确说过,要把他介绍给老朋友的女儿,虽然透露出那么个意思吧。

“妈,我才二十三!”夏光喻自知讲理讲不过去,开始打感情牌,“你看大哥三十了还没结婚,我急什么。”

对不起了大哥,您老先顶上,等我找到女朋友一定叩谢您的大恩大德。

“你哥,你还好意思说你哥,就是因为你哥三十了身边都没个女的,他年纪大了我也不好管,所以才要从你抓起,不能让你学你大哥。”

夏光喻掏掏耳朵,本来转移炮火,没成想撞枪口上了。于是,他开始耍无赖,“喂?喂?怎么信号不好?妈,你要说什么?哦没事是吧,那我挂了。”

“你!你敢!小兔崽子我告诉你,你要是……”

没等夏母说完,那边就传来“滴滴”声,气的夏母蹭的一下血压上去了,保姆赶紧拿来降压药让她服下。一边吃一边骂“小兔崽子!”

挂了夏母的电话,一旁的好友用看好戏的眼神瞅着他,“怎么,被催婚了?”

面对好友的调侃,夏光喻不以为然,“年纪大了,总想着抱孙子。”

“那怎么不催你哥啊!”那个男的说完就被旁边的人撞了一下,“哎,你撞我干嘛?”

旁边人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个眼神,兄弟,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你没看见温莎在一旁都快哭了,夏光喻正在用吃人的眼神看着你。

果不其然,夏光喻恶狠狠地瞪着那个说错话的男人。在这个圈子里,谁不知道温莎暗恋他哥十几年始终不肯放弃,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而温莎,对夏光喻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半点容不得别人轻视。

那个自知说错话的男人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温莎还好,可他得罪不起夏光喻,嬉皮笑脸的说,“你瞅我这嘴,竟说些不该说的话。”

“那就闭嘴!”夏光喻脸色阴沉,不给他留一点情面。

“哎,夏光喻你太过分了!”那个男人也渐渐冷脸,若不是他背后的夏家,他才不怕这个二世祖。

周围人一看事不对,赶紧上前劝阻,这两个人家里都是有背景的,可不能在这出事,得罪不起。

夏光喻正想回他什么,却被温莎拉住,“阿喻,别这样,我不想因为我你跟他们杠上,传到你哥哪里不好。”

回想大哥对温莎不冷不热的态度,确实,再闹下去对他们没有好处,传到他大哥哪里恐怕又要怪温莎带坏了他。

这帮人都有眼色,一看好转的迹象立马开始缓和气氛。

温莎却不想多待,找了个借口准备走人,夏光喻也离开ktv送她回家。

把她送到家门口,温莎正准备下车,却听到夏光喻说,“我见到安安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