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漫漫大漠几多情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漫漫大漠几多情》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梦雪娟子著

漫漫大漠几多情

作者:梦雪娟子分类:历史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她是将军之女,有脑子就是倔强;他是宰相之子,是一名将军,足智多谋,两人是青梅竹马,羡煞旁人;他是一个小县令,又是被赶出京城的皇子,长得英俊潇洒,钟情,腹黑,城府极深,他本想做个闲散的王爷过一生,可是遇到她之后,他的心变了,逐渐设局,绕是她再聪明,最后还是进了他的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说什么?他,他竟然是皇子?”听到云玺说这位不简单的县令,我脑海中虽然想过很多种可能,但还是没料到他竟然是当今天子十几年前发配到边疆的三皇子,如果不是跑到大西北亲眼见到他,真的以为三皇子只是个传说。

“他的真实身份,知道的人很少,所以对于他来说,是件好事。”云玺说。

“那他隐姓埋名,恐怕背后更有故事了?”是躲避追杀,还是想简单地活着?生在皇家,自然是没有什么亲情可言的。

“他跟随母姓,他的母亲就是何妃,并不受宠,当年不知什么原因,惹得龙颜大怒,陛下一道圣旨,就抄了何家,并将刚年满3岁的复成越赶出京城,去自己的封地西域,若无旨意永不离西域半步。”提起当年的往事,云玺也有些黯然。

我能想像到当年是多么凄惨的场景,小小年纪失去母族庇佑,又来到这偏僻荒凉之地,估计过得很艰难吧!

“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既然不在京城长大,云玺在西北也只是几年时间,又怎叫旧识。

“我们小时候就认识,不过这个说来话长,容我以后慢慢告诉你,总之,他值得信赖。”云玺还是很肯定他,看来我该是多虑了。

鉴于时间,我催促云玺尽早出发,毕竟有圣命在身,等案子破解后,我想回京一趟。

云玺却说不急,沙集人多眼杂,这里肯定会有线索,我们直接去最西边的萨达,不一定能找到沙盗。再说复成越在这里呆的时间久,情况比我们熟悉,我们可以借助他的力量一网打尽。

他说的有道理,只是心中的疑虑始终没解决:“既然你说他可信,那么你知道沙盗为何不敢在这里抢劫呢?”

云玺说:“他说沙集是重要的交易之地,如果沙盗抢了商队的货,没办法变现,岂不砸了自己的买卖。”

“那他了解沙盗的底细吗?”

“他说之前有沙盗,基本都是边境上的流寇,只敢夜间出来偷盗,曾经抓捕过。但最近这一年多,沙盗忽然变得十分猖狂,快阻断了萨达到边境的贸易线,每次去查,却总是无影踪。”

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他现在有什么打算呢?”

“他想让我们联手。”

“因为你有兵权。”

云玺点点头:“若他手中有兵权,沙盗怎可轮到我们来抓捕呢?”

“看来这个皇子也很无奈啊!”

“是啊,但是我们又不能大动干戈,怕打草惊蛇。”

“无影踪?这沙盗有这么厉害的身手吗?是大漠里有藏身之处还是有内鬼?”

“现在不好说,一切都是猜测。”

“看来沙集也并非是个安全之地,既然沙盗伪装成商队来这里交易,那么我们只要从商队入手,是不是就能找到答案呢?”

“你说的对,所以我们现在还不能走。”

“想要顺藤摸瓜,得要找到藤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让探子放出风了。”

我点点头,云玺既有安排,那我们就等着鱼儿上钩吧。

县衙。

复成越正坐在灯下看书,侍卫万三走进来。

“大人,云将军来了。”

“哦,他一个人吗?”复成越放下手中的书,一点都不惊讶云玺的到来。

“和文姑娘一起的。”

“那快请他们进来吧!”想到她,复成越内心闪过一丝窃喜,但很快就淹没在深邃的眼睛中。

三人坐定后,万三传了茶,恭敬地站在门口不远处守着。我心里嘀咕,一路走进来不曾见到过一个侍女,连倒茶都是侍卫亲为,偌大的县衙显得冷冷清清,不知道复成越是请不起侍女或家丁呢,还是有意而为之。

“西北不比京城,更不比江南,都是粗茶,委屈二位了。”他端着手中的茶杯,一番谦虚。

我是来自江南,家乡也产茶,但是我从不喝茶,碍于面子,只好端起茶杯在口中啜饮一下,有些苦,带点甜,不知是什么茶。

云玺素来知道我失眠,喝茶只会精神更好,但我看不动声色,他嘴里回应道:“大人客气了,云某粗人一个,文心也是豪爽之人,能在西北喝到如此好茶,也算是我们的荣幸。”说毕,一口喝下茶。

复成越亲自起身,一边给我们点茶,一边说道:“二位晚上来找我,不知有何事?”

云玺说:“今日来是有求于大人。”

“云兄,我们既然是朋友,又是兄弟,怎么如此客气?”

“既然大人这样说,那我们就不客气了。”云玺正要开口,我直接接过话茬:“我们想购置一批羊毛,作为冬季将士御寒之用。你知道的,西北的冬天总是来得早。”

云玺转过头看了我一眼,但没说话,我观察着复成越的表情,看他是否真的知情。

“文姑娘想让我怎么帮?”

“大人熟悉西域,认识的人也比我们多,只需把这个消息放出去就行。”

“姑娘谬赞了,何某只是常年居于沙集,并不曾踏遍西域,若需要买家,只可等上几日便是了。”

“那就多谢大人了。”

走出衙门,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感觉没那么压抑了。云玺让我上马车,我拒绝了,想在街上走走,复成越给人感觉水太深,我还是想跟云玺解释一下,刚才为何改变原商定好去大漠深处抓沙盗的主意。

大街上几乎见不到行人,随从牵着马跟在后面走着,云玺也没说话,静静地陪在我身边,不知走了多远,我开口道:“你在生气吗?”

“没有,你改变注意肯定有你的理由,你不说,应该是还没想好。”云玺沉沉地说道。

果真是默契,他最懂我了。

“我们的行踪应该泄露了,所以我想改变计划。”

“你如何发现的?”云玺停顿了下脚步,但很快又接着往前走,似乎并不意外。

“我今天见小馒头的时候。”

“你是说有人跟踪你?”云玺问道。

“其实有没有跟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行踪都在别人的掌握之中。”

“那我们现在就处于明处,敌人在暗处。”云玺是彻底停下了,我拉着他的胳膊继续往前走,并安慰道:“别担心,其实在明处了也好,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做事。”

“听你这话,应该是有了主意。”

“回去睡觉吧!”

我等着马车走上前来,直接拽着云玺上去,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今晚要好好睡一觉,明天才能有力气做事。

县衙内。

“大人,您怎么还不睡?”万三在卧房看自家大人房内灯还亮着,就知道他还没睡,跑过来看见他正在发呆。

“万三,把羊毛商的名册给我。”复成越吩咐道,他此刻一点睡意都没有。

“好,大人,我这就去拿。”万三说完,转身就出去。留下一室的宁静,复成越若有所思。

万三把花名册交给他之后,并未离去,静静等候吩咐。复成越看着手中长长的花名册,他当即拿起笔和纸,写了一封信,递给万三,说:“你去见花子,让他去一趟大域国。”

“是!”万三答道。

复成越点点头,吩咐万三下去歇息。

半夜,我刚睡着,有人轻轻叩门,立即爬起来,拉开一条门缝,随从悄声说:“姑娘,有人出衙门了,前往南街的风云酒楼。”

“知道了,你们别跟了,回去休息。”我低声道,心里大概有了数。

那天只顾着吃喝,都没仔细瞧瞧这风云酒楼,这应该是当地最好的酒楼了,外表看似有些老旧,里面却装饰的十分精致,当初修建这个酒楼的人肯定是个很有文化水平的人。

今日我女扮男装,一个人来到此处,就是想避开耳目。在来来往往的顾客中,始终没见到那个眼熟的小二,趁机打听,才知人回乡探亲了,心里头更怀疑了,复成越让这小二去做什么?是给沙盗通风报信吗?

沙盗肯定和这个复成越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他们是一伙儿的,复成越是图什么呢?挣钱?养兵?报仇?抑或是夺位?这些猜测都在脑海中浮现。

但天子身健,又有太子储君,想要造反,仅凭沙盗能成功夺权?明显就是鸡蛋碰石头啊。那么,复成越是想做什么呢?又或者是想掩盖什么呢?

总之,他身上有很多的迷,当然,这些都是猜测,我也不能告诉云玺。

沙集每个月有集,四面八方的客商都会来这里做交易,那么,下一次集会时,就让沙盗现出原形吧!

为了在明处做得有模有样,我们一天到晚四处吃吃喝喝,逛完这里逛那里,反正就是来玩的,不是来办案的。障眼法一定要做得逼真才行,否则鱼儿又怎会上钩。

“大人,我看他们没什么问题,整天吃喝玩乐,根本就不是来办案的。”万三说道。

“他们在打什么注意?”复成越有点捉摸不透,但心里清楚一点,绝不是表面上的吃喝玩乐。而且,这个文姑娘也并非普通的女子。当她直视自己的时候,心里根本不敢马虎一点,她似乎能看透自己的内心。

“继续派人跟着,还有他们手下的人,做得隐蔽些,别被发现了,我倒想看看他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是!”

万三下去后,复成越拿起书,继续看起来。

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我跟云玺到是真正的放松了,把沙集的美食吃了个够,云玺说,你吃这么多长不胖,真是羡慕。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这就是老娘的底气,所以才敢肆无忌惮的胡吃海喝。

晚上回到客栈,张三是画师,拿着笔和纸就开始画起来,我和云玺把街头最主要的交易类型都统计下来,再根据云玺部下的探子提供的名册,基本上整理了个大概:如果复成越给我提供了真实的买家名单,那么会暂时打消我对他的疑虑。

满屋的画像,倒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我用针线把画像缝在一起。忽地想起赶集那天,我也逛过,根据记忆,我让张三赶紧画下来,希望到下一次赶集的时候,会有新的突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