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身为仙帝弟弟的我有个皇帝哥哥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身为仙帝弟弟的我有个皇帝哥哥》全文在线阅读_渊酱著

身为仙帝弟弟的我有个皇帝哥哥

作者:渊酱分类:玄幻小说类型:仙侠

又名《我有个武帝大姐》我四哥是当今圣上,我大姐是帝国大将军,我姑姑是仙宗长老,我三姐是圣教圣女,就我是个弟弟还是穿越者。可这跟年龄最小的我有什么关系呢?世界这么大,出去看一看不好么。ps:非gay和bl文,你们要信我!ps2:两本百万字书完结,请放心追群号:31.....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木子

现在的情况各种意义上的很复杂,就算渊乾心理年龄比整个大渊帝国历史还大,可也招架不住这个突然找上门来还不知道底细深浅的女仆,渊乾就郁闷了,这时候全府上下不应该跟放假了一样才开始庆祝对么?

你们的主子都走了,乖乖享受假期有哪不好的?非得追上来贴脸伺候,若不是自小跟着木子长大,渊乾都怀疑这个屑女仆是个隐藏的抖M呢。

“……”坐在床边上的渊乾在看到木子熟练的用绳子把自己捆起来后不由陷入了沉思。

这手法还有这熟练程度,怎么老觉得有哪不对劲呢?比自己在第二世时看到的某些珍贵资料还刺激,试问正常人会把别人或自己绑的那么色气么?这让血气方刚的渊乾看到了怎么可能把持的住啊。

“我说……”

渊乾抬起头用仰视,对,就是仰视的看着个子高了自己少说十厘米的女仆,问:“你这些手段哪学来的?还龙甲缚呢。”

今天不把这事说个明白,那渊乾日后的名声可就危险了,木子可是自己的私仆,按照正常的角度来看,正常的私仆会掌握如此熟练的单独捆绑手段么?还十秒内给你展示完毕。

“当然是进行了很认真的学习。”木子如实的回答道:“不管是让你开心还是以后用于对付敌人,在卑奴看来,这是很不错的技能,甚至还很有必要推广至整个王府,让殿下的私兵也进行学习。”

这种学习有个屁用啊!除了败坏我渊乾的名声外还有什么用?你一个也就算了,还打算拉上其……等!等会!什么是王府?

“王府?”渊乾将手掌往下压了压示意这个高个子女仆给自己点面子。

我渊乾可是你主子啊,主仆间对话,你让我抬头看你请问像话么?就算我不介意,可脖子也会累的。

顺便一提,木子的身高属于大渊女性平均之上,一米七的身高不知让身高只有一米六的渊乾有多痛苦,每次跟木子出门,就好像自己后面跟的不是女仆而是个小妈子似的。

你妹啊!仗着年龄比我大发育比我早就了不起啊?有种换成前一世的身高啊,一米八的身高看你就跟看个小妹妹似的,壁咚你分分钟的事情,那还用着打你头都得跳起来打。

收到指令的木子嘴角得意的上扬了小小地幅度,接着双膝跪下低下了头,她不紧不慢的汇报道:“殿下已经被渊皇陛下封王了,这是数日前的事情。”

“蛤?先帝尸骨未……咳咳。”觉得说话太直白不妥的渊乾开口道:“我父皇仙逝这才多久?就封王了?这不妥吧?其他官臣人呢?他们就不阻止我四哥?”

一通问题落下,木子不敢怠慢的继续答复:“渊皇的决定我们这些下人并没有资格讨论,卑奴只是把自己听到的事情告诉殿下罢了。”

“卑奴还有一事需要告知殿下,殿下被封为‘秦王’,拥万军,子嗣两世可为王,三世为公。”

“……”

会不会封太过了?听到这消息的渊乾脑子真的懵掉了,他知道当上皇帝的四哥很爱自己,可没想到爱到如此扭曲的程度。

秦王?这可是大渊很少分封出去的王名,因为最初的渊王就是从秦地发家最后一统天下的,分出这个王,同等于说明——以后你四哥我要是出了事还没有子嗣,大渊就交给你了的意味。

至于后面的拥万军就更直白了,正常而言,一位封王能有几千单位私兵算是可以了,可这万军的意思很直白,日后渊乾可以凭借秦王这个身份组建万人级别的军团搞事情!而且四哥的意思,好像自己的军团还由朝廷出钱的样子。

“其他皇兄呢?”渊乾好奇的又问。

“已经发配边疆练军功。”

“……”

渊乾大概明白了为什么四哥会赏的如此大方了,敢情是其他皇兄被清算完后,那些省下来的赏赐统统给了自己,这可真的……有点小心动呢,凭自己的能力窝在封地里搞建设,不出三年还大渊一个真正的正统都不是什么难事。

反正祖训是——若天下大乱民不聊生,渊姓皆可为王称帝。

就是这皇帝渊乾可一点都不感兴趣,看看自己那便宜的父皇不就知道了么,为了一个国家,直接就累死了!亏他年轻的时候还是个能用拳头砸死异魔的猛男强者呢,事实证明,再强的猛男也招架不住996,毒瘤!毒瘤啊!

“然后呢?你跑过来干什么?”

“当然是服侍您。”木子恭敬的答道。

“少骗鬼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就是想趁我放松警惕的时候,喊上三百猛男把我团团围住,然后送回新宝岛吧?”渊乾板着一张‘我可看透你了’的严肃表情。

“可我不是被殿下您绑起来了么?”木子歪着脑袋反问道。

“鬼啊!分明就是你自己把自己绑起来的好么!少给我戴帽子!”渊乾气的用剑柄往她脑袋轻轻一敲,还真是反了天了!蛐蛐下仆还敢抹黑主人?这届女仆不行啊。

闭眼哆嗦了一下的木子一如既往板着张面无表情脸:“这不是殿下您的命令么?”

“我何时下过这种命令了啊!!!!”

“可殿下不是主动拿出绳子了么?”

“……”

摆摆手示意让自己冷静冷静的渊乾心脏跳得实在有点快,这一世哪都好,先有一个顶配的皇室后有个疼爱自己的四哥,可就是这个叫木子的女仆让渊乾随时都会猝死,就连第一世的时候同时对阵十多位仙君都没有你厉害!

仔细想想,自己跟木子还真不一般的孽缘,大家差不多六七岁的时候就见了面,然后变成了现在的欢喜冤家关系。

木子从何而来呢?据说是边境叛将抄家后得到的女眷,身上具有大渊和北方异国两国的血脉,按理说这样的混血儿会直接处死才对,奈何这货混的太成功了,比大渊子民还纯正的黑发黑瞳是继承了父亲,然后五官容貌和傲视群雄的身材是继承了异族母亲的,但又因为父母双方身高也差不到哪里去,所以又有了她得低头才能看到渊乾的万恶之源。

啊!为什么这家伙运气这么好么?要不是那时候年龄尚小看不出是个潜力股,不然哪轮到渊乾捡漏呢?讲道理,那时候的木子就跟街边的小乞丐没啥差别,脸上还有雀斑,可一年过后就全都变了!从个平板臭小鬼变成了宫廷内女孩们都嫉妒的大美人,丑小鸭变成天鹅的故事才不是骗人的。

如果换成其它贵族家的女(辣条)奴,早不知道被送到哪家贵族里了,奈何渊乾是皇族,这奴隶还是先帝亲自下令让渊乾一人处置,所以就变成了他自己想怎么都行,可别人碰了就同等于藐视渊皇室的烂账。

就算你再怎么德高望重、权钱天下,那你也只能对着逐渐长大且美艳的木子流口水,碰她的人还真没有多少,除非先皇有那个想法,不过他老人家对渊乾也很重视,毕竟是小儿子,天底下还有跟儿子抢女(辣条)奴的道理?真这么做了,第二天保齐一堆老臣拔剑架在脖子上死谏!

至于刚刚登基的四哥就更加不可能了,木子跟渊乾一样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谁敢抢他十三弟的东西,还不得灭了那不长眼的狗东西全家!

“殿下?”静静坐在地上的木子眨了眨长长又好看的眼睫毛,问:“请问殿下在想什么呢?”

“想你啊!”渊乾走在地面上一路来到窗前连连叹息。

“像卑奴这样的叛将家眷还又是异国血脉的女子有什么值……”

“我想得是该怎么处死你却不被四哥的猎犬发现好么?”

“……”木子低头沉默。

渊乾打开窗户贼头贼脑的观察了一下街道上的变化:“得想个办法骑上阿米撤……”

“啵嘶?!”待在马棚的阿米听到有人呼唤自己后,其独特的叫声也配合地响起。

“喊你马呢!这么晚了还熬夜,赶紧去睡你的驴子觉!”渊乾怒骂一声摔窗关好。

就在渊乾转身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一对大……咳咳!白兔!突然心脏跳得很快的他两手和后背一起压在后面的墙壁,然后紧张兮兮的看着不知何时起身并接近了自己的木子。

这不太对劲!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还是一个身高比自己高的大姐姐,加上她的服装以及当前的外设,这氛围莫非是开大车的节奏?

“殿下很苦恼么?”木子单膝跪下认真看着眼前侍奉的家主问。

“你这不是废话么?”差点就跳起来砸爆这女仆木脑袋的渊乾甩了一个冷脸,哼了一声:“为了逃出四哥的眼线我可准备了整整一个月啊!等四哥完全接管了帝国统治,我想跑可就难了。”

“再说了,我现在才十五岁啊!你丫的就让我跟西方的精灵帝国联姻?我听过卖女儿的,还是头一次知道原来还有卖儿子的,就是不知道四哥会不会也跟先帝一样,想着卖我这个弟弟。”

“殿下原来担心的是这个?”木子疑惑的问。

“不然呢?”

“卑奴还以为殿下是在苦恼二十四岁过后的事情。”

渊皇室无论男女,只要到了二十四岁出皇帝以及储君外,一律得外出历练,然后历练的内容也会根据实力的强度进行合理分配,像镇守异魔这种危险的事情,除非是得罪了皇帝不然很少会被安排上,倒是镇守关卡和内陆城镇积攒经验比较多。

当然,凡是都有例外,要是皇帝觉得你不需要还是可以留在新宝岛,历史上留在皇帝身边的公主还是比较多的。

“蛤?那有什么可担心的?讲道理,以我跟四哥的关系,他狠心让我离开他身边么?”渊乾握紧了拳头。

“既然如此,那殿下为何还要离开皇都呢?”木子不解的问。

“拜托,这个世界这么大,当个笼中鸟有意思?”

木子:“……”

“这是殿下的愿望么?”木子忽然想起了最近渊乾一直喊着闹着要出皇城,没想到那并不只是在发脾气,而是确确实实想做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么就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如果殿下担心我会告发你,那恳请你放心,我的行踪只有少部分人知道,假设真有追兵追来并围困殿下,卑奴会竭尽全力替殿下解围,必要时刻还能把我推出来……疼!”

宛如在看智障的渊乾‘啪’的一下弹肿了这女仆的额头,见过蠢的,可从未见过蠢到这种程度的,拜托拜托!我渊乾怎么说也是一名仙帝吧?就那帮凡夫俗子还想围困我?做你的宝可梦去吧。

“首先,如果你非得跟来,可以是可以!但麻烦必须服从我的命令,让你往东就别往西,出金光就别爆六星,懂?”渊乾捶着自己胸口骂道:“真是的,多了一个人,出来游玩的体验感不知道差了多少。”

“殿下的命令就是一切。”把手从脑门放下的木子赶忙低头宣誓道。

“行了,睡觉吧。”渊乾摆摆手用一指真气灭掉了蜡烛,他边爬床边说:“麻烦自行下去开个房间,盘缠也自己搞定,我一个穷苦人家可没有那么多闲钱。”

“……”

就在渊乾刚刚闭眼不到半秒,眉头一皱的他突然垂死病中惊坐起,他抓着被子表情惊恐的看向正在一脚踩在椅子上用手解开吊带袜的木子。

“喂喂喂!你干什么哦!”渊乾是真的慌,难道这个女仆一脚迫不及待对着自己这个未成人下手了么?

表情从未变化过的木子用拇指跳开吊带扣,黑丝轻松一捋到脚踝,说:“当然是陪殿下入寝。”

“今晚,您的安全由我守护。”

…………(完)

ps:明天高考了对吧?高三党们加油嗷~

然后呢,好像也没有什么想说的了,我倒是害怕这章会被和谐,修修改改才写成了这样,不然渊酱倒是想更深入些,奈何现在的审核实在严格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