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棠胭令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棠胭令》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奈川著

棠胭令

作者:奈川分类:青春小说类型:白领职场

“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蒙蒙细雨中。”沈家有女,名唤棠胭。“棠胭当真不喜职场。”“他爱我,不过是因为我与他从未谋面的母亲有几分相似,您说呢?顾慕言?”有句话说得好: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这辈子,爱与被爱都疯狂至此。她这株绝代棠花,笑中染泪,欢愉风中调。她不喜饮酒,却醉得厉害。氤氲美眸间,她恍然看到,那个少年郎斜靠在满树烂漫棠花下,剑眉星眸,墨发如墨,玉树临风。一如初相识的模样。“清箫一曲肝肠断,海棠花下玉人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下一次醒来的时候,沈棠胭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她侧过头,看见被吹拂的白色窗帘,以及窗帘之下掩映的迷醉夜色。这个诗一般的城市仿佛从不曾入眠,流浪音乐家演奏着他的小提琴,花匠摘下夜雾中的一朵白蔷薇,画家静默地绘着教堂的彩色玻璃。而现在的她,与他们同望一轮月亮,天涯共此时。

沈棠胭浑身上下都在隐隐作痛,而裹在被子里的的身体不着一物。她在黑暗中辩识出了床边台灯的轮廓,于是把被子扯到脖子的位置,努力爬起来,而后凑过身去拉台灯的灯绳。

昏黄的灯光甫一出现,她就感觉到有人向她走近,他身着白色的棉质浴袍,迅速弯下腰,修长的手臂抵在她肩膀两侧,将她圈在胸膛以下逼仄的空间里。

那张天神一般的脸再次出现在她的眼前,沈棠胭终于明白,这不是雕像,也不是油画,而是一个诱惑却充满危险的陌生男人。

他说:“Phoebe小姐,你清醒了?”

Phoebe是希腊神话中月之女神的名字,沈棠胭诧异于他为什么会这样称呼自己,这个本来唯美的称呼在此时听来却充满了戏谑的意味。

更让她难为情的是,刚刚,就在她喝醉断片的时候,她好像糊里糊涂的就把自己交予了他人。

各种混合的酒精让沈棠胭头痛欲裂,她开始后悔,之前不该逞强灌下那杯乱七八糟的东西,要知道,哪怕是武林高手,也有被暗算的时候。

她懊恼又尴尬地说:“你……能不能稍微……给我让个位置,我想穿衣服。”

他配合地站起来,将衣柜中的另一件浴袍递给她:“你的衣服上都是酒渍,我把它们交给room service(客房服务)了,明天早上就会送洗回来。”

“明天早上?!”沈棠胭欲哭无泪,那她岂不是要一晚上待在这里?她在被子里手忙脚乱地穿好浴袍,紧接着走下床,心虚地站到距离男人三米开外的位置。

而他的脸上似乎没有多余的表情,让人难以捉摸:“还有一件事,你刚才把我的房卡当做香烛了,说最近水逆,进门要先烧柱香。”

沈棠胭可以想象,自己当时脸上的表情有多难看。

男人继续说:“所以,如你所愿,我也出不去了。”

沈棠胭赶紧撇清:“不不不,我可没有让你留下来,要不然,你再去开一间?你放心,我会支付房费的。”

他听完也不说话,只是渐渐逼近,沈棠胭失措地后退,直到退至窗边。她的脊背本能地靠在冰冷的墙面上,一旁飞舞的窗帘不配合地拂过她的脸,他替她拉到一边,而后低下头,眼神清冷而明亮:“你叫什么名字?”

沈棠胭对自己说,不,不能告诉他,这件事的发生本就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哪怕他再迷人,沈棠胭也绝对不允许自己沉沦,这样的关系,太危险。

“不想说?”他的眼睛里仿佛燃烧着一把磷火:“那么,Happy for one night(开心一晚) ,Phoebe小姐。”

这句话原本的意思是“平安夜快乐”,而现在根本不是冬天,它听上去更像一个恶劣的调情。

他说完便狠狠的吻上了她,从窗外吹刮进来的夜风在他们之间来回呼啸,沈棠胭挣脱不得,她感到了失重般的天旋地转。她忽然意识到,原来自己遇到的不是神,而是个魔鬼。

当沈棠胭再一次彻底清醒的时候,已是天光大亮,而旁边的人仍然睡得安静沉稳,晨曦映着他的侧脸,美得让人窒息。片刻之后,她听见了门铃声,于是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门刚推开,一位拎着衣服的服务生立马对她露出格式化的微笑,还不知死活地提高声音说:“Good morning,lady.(早上好,小姐。)”沈棠胭赶紧瞪着眼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顺带附加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在服务生一头雾水的反应中,她“嗖”的一下接过衣服,敷衍地说了声Thank you.(谢谢你。)

溜出酒店后,沈棠胭失魂落魄地游荡在布拉格街头,夏天已经到了兴盛的时候,空气中弥漫着浑然天成的芬芳,仿佛有一个大勺子,攒着繁花与青草、白云与飞鸟、风琴和萨克斯,和着正好的阳光一下又一下的在天地间搅拌着。

置身于这般美好中的沈棠胭,却宁愿变成一尾健忘的鱼。将昨晚发生的事彻彻底底的忘干净。尽管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和身份。

走到一处种着铃兰的街角,周围人烟稀少,沈棠胭缓缓地蹲下身子,把头埋进膝盖间。她悄悄告诉自己,没事了,下周就回国,这件事,就当它从未发生过。

可谁曾料想到,待她回国后,好巧不巧的又碰到了这个男人。时隔一年,她再一次遇到水逆,这简直是在逼着她买开过光的护身符。

回忆终了,司机已经将沈棠胭送至小区楼下,沈棠胭礼貌地谢过他,站在原地待车开走后才转身离开。

刚打开家门,就听见厨房里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她便自然而然地问了一句:“妈,今晚有什么好吃的?”

等厨房里的人走出来,沈棠胭便愣住了,而后老老实实地喊了声:“江叔……是你啊。”

江裴煜笑了笑,薄薄的镜片下的目光柔和似水:“阿棠回来啦,你妈妈临时有事,去了趟公司,可能再过半小时就到家。”他将一碗热气腾腾的排骨汤端上桌:“你先吃吧,正好问璇也在,你们一块儿吃。”

桌上摆着三菜一汤,都是香气扑鼻,让人食指大动。沈棠胭从没想到,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钢琴家,居然做饭也这样好。

对,江裴煜就是她母亲的新伴侣,而且他还有一个正在读高中的女儿。

说话间,留着马尾辫的江问璇就从书房窜了出来,乐呵呵地同沈棠胭打招呼:“你好呀棠姐,你来的正是时候,我明天有英语考试,你等会儿赶快来帮我恶补恶补!”

江裴煜打趣道:“行了啊,你要恶补可不只有英语,别人是长短腿,你倒好,不偏科,每科都不咋地。”

江问璇不满道:“父亲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没有像我这样的学渣勇于牺牲,哪来的学霸站在领奖台上的风光。”

说着,她就顺手拿起一个鸡腿嚼了起来。江裴煜想打她的手,她却坏笑着跑开了。

其实,这样温暖的氛围,沈棠胭也曾经历过。只是世事变迁,饭桌前撒娇说笑的女孩子,转眼变成了别人。她忽然觉得自己才像个外人,只能不知所措地站在一边,看着那对父女笑声朗朗。

所幸唐正霖的电话救了她,沈棠胭借接电话的由头,窘迫地躲到了卧室。唐正霖先是问她到家了没有,而后又说:“对了沈小姐,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如果FL录用你为专职翻译,你愿意从原公司辞职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