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佛系穿书:反派师伯太难缠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5日

《佛系穿书:反派师伯太难缠》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雪寂冬深的小说

佛系穿书:反派师伯太难缠

作者:雪寂冬深分类:武侠小说类型:爽文

我有三个师伯一个师叔,在我眼里,反派师伯一直都是阴狠毒辣的大师伯苍鹤尧。为此,我多么苦心孤诣护着我柔弱可怜的三师伯伊深秋啊!可最后呢!神特么柔弱!这无良的三师伯才是真正的大反派!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就为了把我牢牢拴住!交流群:720958995...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若真忘了,她怎么还记得师兄?她就是记得师兄的脾性,知道师兄不喜争吵,不喜争斗,这才回来装乖卖好!”

说到这里,沈灵君更是生气,她断定池墨绾是装的!

“不行,你赶紧跟过去看一眼,看看那贱人是不是真的不记得了!”

云霜华连忙点头,转身退下。

沈灵君撑在床边,狠狠骂道:“恩怨一笔勾销?呵,小贱人,你死了都不能一笔勾销!你敢抢我的师兄,就别想活着!”

且说池墨绾激动难耐,躲到一边,第三次召唤了蒲公英,得知如何运用法力后,此刻正肆意御剑飞行。

一柄泛着暗红色魔气的魔剑被她踩在脚下,她嘴角都是合不拢的笑意,眼里好似有星辰万点,又如春水三千。

整个人容光焕发,哪像个将死之人。

“哈哈哈——爽!简直太爽了!”

池墨绾颇有气势的腾云驾雾,感觉自己迎来了人生巅峰时刻!

忽的,一道白光出现在身边,魏灵君对她一笑,眼里却带着些许心疼和惊讶。

“绾绾。”

魏灵君也踩着一柄剑,只是,那剑是白玉剑,通身散发着微弱的白光,是个仙风道骨之人才有的气质。

池墨绾也不惊讶,反倒是极其自然的问他:“你怎么来了?不陪着沈灵君?”

“沈灵君?”魏灵君为她的失言提了个醒,心里已经断定,池墨绾果然还是在生气。

“哦,师伯,沈师伯。”

池墨绾漫不经心的纠正口误,又见前方一处峰峦甚是好看,薄雾缭绕,隐约看见一片红枫,时值秋日,那枫叶倒是好看得让人心动。

“绾绾,我知道……”

“哎,你看,那是什么地方!好好看!”

池墨绾也不管他说些什么,施了法疾驰而去,化作一道红光,带着黑色的瘴气,迅猛的冲向了云巅峰。

落脚后,山脚下的枫叶林果真美不胜收,就算是北京香山红叶,也没这么壮观!

“天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红枫山!我太太太太喜欢了!么么么!大爱!”

池墨绾对红色有特殊偏好,对秋天也格外偏爱,面对这红枫,她完全没有抵抗力。

别说是魏灵君,就是再好看的男人在她面前,也是不屑一顾的。

魏灵君落在她身旁,轻声问:“你……喜欢红枫?”

“呃,不该喜欢吗?你看,多好看啊!我最喜欢的就是秋天了!特别是深秋!太动人了!”

池墨绾自顾自说这话,丝毫没注意到一旁魏灵君表情有些震惊,好像听到了什么骇人新闻一般。

“绾绾,你好像变了很多。”魏灵君由衷感慨,心里却还是有一点点不祥预感,难道现在失忆了,连喜好都变了?

“呃,这个嘛,不重要。我现在是如获新生啊!人生简直太美好了!”

池墨绾也看出来魏灵君的不自在,此刻内心盘算着,以前的池墨绾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她想起云霜华说过,池墨绾以前都不敢得罪沈灵君。

再看那些宫人的态度,池墨绾也猜到这具身体从前有多委屈了。

呵,那这种师父,这种男主,渣!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扶额,心里连连叫苦。

卧槽,怎么挑了个渣男做男主!正派有个屁用!

“绾绾,你放心,师父一定会救你的。”

魏灵君眼里都是心疼,看到池墨绾现在这副兴高采烈的乐观样子,更是心疼得无以复加。

池墨绾总是这样,报喜不报忧。

池墨绾看着他一脸心疼的模样,撇撇嘴,心里想着,我是女主,我可死不了,你就放心好了。

“对了,绾绾,你不是最喜欢白雪了么?一月后,便入冬了,到时候,我们就举行婚礼吧。”

池墨绾当场拒绝:“别,大冬天的冷死了,还是算了吧。婚姻大事岂是儿戏,师父再斟酌斟酌吧。况且,我现在什么也不记得,好像也不喜欢师父你了。师父不用在意以前的婚约的。”

池墨绾并非有意伤他心,只是自己最不愿勉强谁。

眼前的魏灵君丝毫要娶自己的意思都没有,说出那些话真像是敷衍人的。

池墨绾才懒得伺候!

一旦嫁了人,再想喜欢谁那可就是婚内出轨,劈腿,是要遭雷劈的!

魏灵君也不出所料很震惊,眼里似乎还有很多难过。

池墨绾心里烦闷,怎么着,都是一根筋?自己心里揣着沈灵君,就不要和自己挂在一起嘛!

忽的,池墨绾开始埋怨这个身体,从前难道看不出来魏灵君和沈灵君的关系?凭着沈灵君那股子醋意,瞎子也看得出来吧!

那就是池墨绾自己非要一厢情愿,死缠烂打咯?

“诶,真是。都怪我以前糊涂,非要对你死缠烂打。”

池墨绾试着宽慰一旁静默不语的魏灵君,可这话却让魏灵君有些激动。

只见魏灵君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反问道:“你记得从前?”

“不记得,我是听别人说的。有人说我以前对你死缠烂打,所以才逼迫你答应了这门婚事。你以前不是最忌讳师徒恋了么?”

池墨绾生怕他怒了,说话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这可是男主,得罪不起,两虎相斗,必有一伤,池墨绾不做这种傻事。

魏灵君闻言更伤心,也松开了她的手。

气氛好尴尬,赶紧溜!

“师父,我想一个人静静,我先走了。”

池墨绾转身就要走。

魏灵君按住她肩头,好心提醒道:“用我赠你的青莲剑飞行吧,以后别再用忘川剑了,被人看见了难逃是非。”

池墨绾微微蹙眉,怎么着,在神界还不许用魔剑了?

简直太瞧不起妖了!

“师父,我什么时候能出师?”

池墨绾一刻也不想待!这种鬼地方,这么多束缚,就算眼前的人真是高中语文老师,自己也不稀罕了!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魏灵君一脸震惊带惶恐,很显然,出师二字成功刺激到他了。

“出师……你想出师?”

魏灵君双手悄悄背在身后,渐渐捏紧了拳头。

池墨绾见状不对,赶紧说:“难道,我一辈子都不能出师吗?我就是随口问问,师父你别见怪!做徒儿的总想青出于蓝嘛!是不是?”

见池墨绾这么说,魏灵君才舒心了些,可出师二字还是像极了蚂蚁,啃食着她的心头。

两个人正说着,一道白光降临。

拨开云雾,才看清楚,是云霜华。

云霜华行了个礼,笑道:“魏灵君,我家灵君有话对你说,还请您移步。”

魏灵君心情不悦,态度也很敷衍:“我现在没空,回头再说吧。”

云霜华一怔,随后继续赔笑:“是关于绾绾的伤的。”

魏灵君顿时有了些反应,看了一眼池墨绾,轻声道:“一起回去吧绾绾。”

池墨绾很不愿意,但是无可奈何,别惹事,好像命也挺重要的,还是先回去吧。

“好,走吧。”

池墨绾又想用忘川剑,魏灵君按住她肩头,那眼神就是在逼她用所谓的青莲剑。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妖怎么了,妖也是一条命!这要是在魔界,那你们这些神仙才是异类呢!”

池墨绾一点都不想将就!

为啥?

凭啥什么都要听他们的?就要随心所欲,大不了逐我出师门啊!

池墨绾这么想着,也不管魏灵君如何看她,捏了诀骤然离去。

云霜华嘴角先是勾起一抹笑,随后变成难过,对魏灵君说道:“魏灵君别生气,她是不记得过去的教诲,所以才恢复了本性。”

魏灵君蹙眉,冷声道:“绾绾本性善良!她不是妖!”

云霜华不服气,却也不敢表露,只是催促道:“沈灵君还在等我们,我们快些回去吧。”

蒹葭殿。

刚回来这里,池墨绾先一步踏入大殿,映入眼帘的便是沈灵君优哉游哉的喝着茶,漫不经心的贵胄千金模样。

池墨绾轻轻走过去,道:“师伯。”

沈灵君抬眸颇有些放肆的望了一眼,不回答,继续喝茶。

真是没礼貌!

池墨绾对她印象更差!

索性也不理她,直接坐在对面的一排座椅上,自己也端了杯茶喝。

沈灵君顿时皱眉,将手中的茶盏不轻不重的一搁,斥责:“池墨绾你还有没有规矩!我让你坐了?”

池墨绾被她忽然一声呵斥,吓得手上一抖,茶水顿时烫伤了手。

池墨绾又习惯性去抓茶盏,从茶盏里踉跄出来的烫水又给了她一顿刺激。

白玉般的右手背上顿时起了泡。

池墨绾起身就走,赶紧出去找冰块或者冰水泡一泡。

谁知道刚走两步就撞上了魏灵君,沈灵君立刻叫嚣:“池墨绾你回来,我话还没说完呢!你现在是越来越没规矩!”

魏灵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池墨绾藏在袖子里的手他也没看到,于是理所当然的拦住池墨绾,轻声道:“绾绾你坐回去,听你师伯把话说完。”

池墨绾一双眸子登时满是恨意,猛地将手上的泡展现在魏灵君面前,冷声道:“她刚才一声吼,吓得我被烫伤了,我现在要去找冰水敷一敷。是她的教训重要还是我的手重要?”

魏灵君顿时心疼,看向沈灵君,说道:“绾绾受了伤,我陪她去拿冰块。”

沈灵君当即不乐意,猛地将手边的茶盏挥落在地,妒火中烧:“师兄,她是晚辈,我是长辈!长辈斥责,她就算受伤也要听着!这是灵君门的规矩!”

魏灵君为难,看向池墨绾,欲言又止。

池墨绾冷笑一声,哭笑不得,这他妈什么狗币男主!这人生真是太狗血了!

一想到往后居然要和这样的男主搭戏,池墨绾恨不得立刻投胎去死!

传说中的渣男贱婊,集齐了!

沈灵君见她不动了,心里更是得意,干脆走过来,冷声道:“方才你进大殿,我没让你坐,你就得站着!现在,以后,都要守规矩,知道吗?”

池墨绾嘴角带笑,心里一万句MMP!

“说起规矩,我也有一套规矩要告诉师父和师伯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