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无限世界无限的我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6日

《无限世界无限的我》免费在线阅读_公主殿下骑士团团长小说

无限世界无限的我

作者:公主殿下骑士团团长分类:科幻小说类型:战斗

简介违规已删除,等待重新整理发表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只12岁的小萝莉能够在丧尸世界中生存多长时间?她不像《行尸走肉》那样有李这个保镖,也不像生化危机一样有营救队等待,她孤立无援,将如何从尸潮中逃出生天?

或许,那只是她被玩坏的开始,一股不幸的阴云笼罩着她,会如何生存下去呢?

…………

“吼~!唔咳呼噜……”

丧尸的嘴里咕哝着恶心的声音,不知道是因为声带腐烂了发音不全还是神经被破坏了才发出这样令人作呕的声音的。

小萝莉青青终于发现了自己已经过了保护时间的事实,惊恐地扭过头来盯着逐渐逼近的丧尸。

【跑!快跑!不要回头,使出吃奶的劲跑!】

经过一次丧尸接触体验的青青没有先前般被恐惧压的无法动弹,而是转化为奔逃的动力,立马就拉开车门不动声息地跑远,不停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更可能这里是街道,因为不远处就有几家店铺,很可能那里是相对安全一些的庇护所。

青青想也不想就捂住嘴跑到店铺下,绕过许许多多的废车,丧尸已经笨拙地被甩在了后面,甚至摔倒在地上半天才起来,等它起来小萝莉早就不见踪影了,困惑地看着四周,嗅来嗅去也只有尸臭和汽油的味道,哪里还有清纯萝莉的甜甜体香?

于是这只智力不够的丧尸就这么被甩在一边了,再看青青,她遇到危机了。

《消逝的光芒》这部游戏很坑爹,对于现实来说,真要在里面生存死亡的几率是极高的,因为店铺的大门大多都上锁,想进去只能跑酷从屋顶上过去。

这也可以解释,毕竟丧尸不会爬墙,体质好的幸存者可以随时找屋子庇护,不至于游戏难度太高。

而青青正好遇到这种情况,她不会爬墙,不会像二太爷那样飞檐走壁,遇上大门紧缩的店铺就只能干瞪眼了。

“可恶啊!到底是谁设计的这款游戏?!青青回去一定要咬死他!”

面前的卷帘门紧闭着,就像是女孩子裙底那道牢不可破的封印,青青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其实熟知这款游戏的人知道,只要卷帘门有缝隙就是可以打开的,但是面前这道是一点缝都没有,青青自然打不开了。

“嘁!早晚被这些假门害死!”

青青忿忿地踹了门一脚,没想到惹大祸了,愤怒之下不够冷静,这么一踹的声音可一点都不小,霎那间就感觉好像自己招引了不少丧尸。

“不好……咱先跑路了!”

不用想,留在这里肯定是要给这些丧尸加餐,而自己这小身板,恐怕不够给丧尸塞牙缝的。

或许是青青足够幸运,没有招惹到疫魔,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疫魔是刚刚感染还保有幸存者意识的危险丧尸,因为感染不久,身体动作不像一般丧尸那么僵硬,它们可以像博尔特那样狂奔,最弱的也有成年男子百米冲刺的速度,以这种速度,只有青青招惹到,后果可想而知。

沿着街道继续奔跑,青青也很小心谨慎,留意身边的每一项事物,不发出过大的声音,脑中飞快的运转着,如何能安全幸存。

几乎所有的店铺都是一样的,偶然的有没上锁的店铺,进去探一眼里面也全都游荡着丧尸,果然放弃藏起来的想法。

身体够小就是她的优势,139cm的身体可以躲藏在很多地方,但同时也是她致命的劣势,身体娇柔可以闹出很小的动静,狭小的空间都可以躲藏,但一旦遇上丧尸攻击撕咬,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一路上的丧尸不算是很多,但也绝对不少,平均一个街道会有五六只的样子,而且都在发呆,青青只能偷猫猫地溜过去,噤若寒蝉一点声音不敢发出,利用车辆的遮掩好歹是躲过去了。

连续这么几次潜行逃匿之后,还是萝莉的她也胆大心细起来,不至于像先前那样无头苍蝇似的乱撞,已经安全离开那片出生点四百多米远了。

不知道是不是主神改变了难度,本来方圆几里的哈兰贫民窟变得异常的大,青青所处的地方可能就是新构建出来的区域。

所以,不到四百米青青已经心神俱疲了,要躲丧尸,要不发出声音,还要忍住恐惧感,长久以往就算是硬汉也承受不住啊,更别说她还只是个12岁的小萝莉了。

于是,意外不得不让她停下来。

青青疲软地瘫坐在一间店铺的仓库里,倚着冰冷的货架,本来洁净华丽的白色洋装已经变成一件褴褛不堪的破衣服,布满泥污和脏秽的不明混合物,没有衣物保护的腿被添上了数不清的擦伤和刮痕,裸着的右脚上扎进了一块尖锐的玻璃,还滴着鲜红的血滴。

这里看起来应该是个便利店,仓库里堆了不少箱子,但大多都是空的,肯定已经被人搜刮过了。

小心谨慎地确认一楼没有丧尸之后,青青将前门关上,又将后门锁上,即使是锁门也花了近十分钟,因为门是两道锁,拉栓的那种,还要保证不发出声音,实在是难得很。

“呼…………好疼~呜呜呜……游戏和现实完全不一样嘛!要不是咱死过一次心理素质强,怕是哥哥遇到这种情况也吓傻了啊!”

吃痛地抚摸腿上的伤口,疼的这个小女孩溢出了泪水。

要说完全的在丧尸重围游荡下安全通过一个街道,几乎是不可能的,青青也理所当然的付出了代价,那一次潜行也是最惊险的一次,踩到易拉罐滑倒,惹到丧尸注意,丧尸踉跄着伸着手臂扑过来,吓得青青亡魂皆冒,急中生智钻进车底,但却被丧尸抓住右脚的鞋子拖了出来,要不是及时踢掉鞋子,恐怕早就被拖出去圈圈叉叉了。

从另一边跑出去,忍着裸脚踩硬砾地面的刺痛,却因为丧尸又从另一边追过来,太恐慌被马路牙子绊倒,尖锐的石棱角磕到膝盖上,剧痛无比,不知是骨裂还是错位了,还有丧尸在后面追赶,求生意志驱使下忍住剧痛用另一条腿一瘸一拐地绕过车辆或者爬车底终于躲过追击,却也是筋疲力尽。

被追了又是几百米远,连伤带累,这也是青青为何停下来的原因,伤势已经不允许她再透支体力,每一步都得忍着剧痛,很可能坚持不到找到塔楼,就会被尸潮包围。

伤口可怕的狰狞,左腿的膝盖上的皮肤被刮下来,有鸡蛋那么大的创伤,里面血红的肉朝外翻卷着,甚至再深一点就会露出骨头来,每走一步都是煎熬,挺着伤拖着腿走到这里已经是奇迹了,要不然也不会万不得已选择在这停歇。

“呜!好、好痛啊……咿呜呜~呜呜……哥哥,青青想见到你,咱还不想死啊,可是、可是已经走不动了呜呜呜……”

滚烫的泪珠打转,闪烁着晶莹的光泽,止不住地溢出眼眶,从稚嫩柔滑的脸颊滑落,若是有个大人在场,肯定会安慰这个惹人怜爱的小萝莉,然后拥入怀抱抚慰。

但没有兄长的怀抱,没有安心的呵护,在尸堆里摸爬滚打,这不应该是一个小女孩该经历的,哪怕是哭泣她也不能哭出声音,会引来丧尸,将自己陷入危境。

也许这对她来说太残酷,但这是生存必须经历的,没有生命在死亡边缘徘徊,何来激发潜能?致死地而后生,非若如此,恐怕是难以变强。

突然,一阵奇怪的噪音打破了她无声的啜泣。

那种声音,从天际边传来,仿佛是引擎的轰鸣般刺耳,心脏都被这声响传来的波动震颤着,耳道回响着这震动而发痒,瞬间打了个激灵。

这种声音在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很熟悉,青青立刻便抹去眼泪瘸着腿走上二楼仰望天空。

“飞机!是飞机——!!”

二楼很空旷,天顶本来是由临时搭建的屋顶的,但是破掉了所以能很清楚的看到昏黄的天空,云层中钻出一个鸟一般大的黑点,飘过天际,熟悉的外形,那正是一架运输机,但是会不会丢下什么东西就不知道了。

眼看着运输机要离开自己的视野,舱门却突然打开,一个芝麻大小的黑点从飞机上跳了下去,在青青的注视下,那一点黑点逐渐变大,直到能看清它的轮廓。

那是个人,一个全副武装的人,背着降落伞,俯冲朝地面滑翔而去,来历一定不简单。

正疑惑着为什么运输机抛下的不是空投而是人,眼前这副景象和记忆中的画面重合了。

这似乎……就是游戏中的画面。

“克莱恩!那个叔叔一定是克莱恩!”

青青激动的大喊,抓着栏杆,身体几乎要翻下去,完全不知自己的声音有多么大,造成了多大的动静。

什么也顾不得了,连膝盖也不疼了,因为青青的记忆现在清晰的就像眼前看到的一样。

克莱恩从运输机上跳伞降落到一片区域,被挂在树上,掉下来后不巧招惹了三个拿刀的坏蛋(莱斯士兵),掏出自己的枪二话不说射杀了一人,却因寡不敌众被偷袭而打倒在地,枪声吸引了丧尸,两个坏蛋就跑路了,一大堆丧尸奔涌过来,其中一只咬了克莱恩的胳膊一口,眼看就要死了,一男一女出现救了克莱恩,却抵挡不了丧尸的数量,男人牺牲自己挡住了丧尸,最后克莱恩被幸存的女人救下来送到了塔楼。

青青讶异于自己竟然记得这么清楚,不过没时间犹豫了,很可能这次既定的剧情就是自己生的希望,跟随他们就能找到塔楼,一定不能放过机会!

“好远啊,能坚持过去吗……不、不能放弃,这是唯一的机会了,待在这里青青也是会被困死!”

青青回头看了一眼克莱恩滑翔下坠的身姿,已经打开降落伞徐徐飘落,如果她不尽快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就很可能没有机会了。

拍了拍脸蛋,随即挺着伤口向楼下走去,却不料一个踩空摔倒在楼梯上,随着右脚腕一声骨头的闷响,还有萝莉的惨叫声,叽里咕噜地滚下一道道台阶,躺倒在地上。

“呜!脚……脚崴了!”

本来就已经被划破的右脚,小脚丫的足底被尖石子和玻璃碎片扎的鲜血淋漓,又扭到了脚踝,没法再用这只脚行走了。

但已经不顾上疼痛,眼前有更大的危机,后面传来叮当的撞击声,门栓被一阵一阵而来的冲击撞的震下许多墙面上的碎片,灰尘从天花板上扑下来盖到青青身上,一时间本来洁白可爱的小萝莉变成一个灰人,蓬头垢面的被呛了一脸灰。

“不行的啊!再待在这里的话……会被丧尸吃掉的,不能走后门……”

可是现在她连爬起来都是个问题,如何逃?左膝盖摔破,右脚腕扭崴,以她孱弱的体质,恐怕是只能等待丧尸撞破门冲进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了。

撞门声没有停歇,伴随着丧尸的嘶吼声反而愈演愈烈,门栓被震得松动,木门虽然坚固,却是抵挡不了持续的撞击,眼看着木门逐渐的凹下去,门板碎裂,被刻下出丧尸的手印,抵挡不了多少时间的。

“跑……不能死在这里……”

不知哪来的力量驱使这个小女孩强忍着疼痛撑着地面,坐起在地上,此时她的额头上已满是密布的汗珠,扭到脚腕和膝盖摔破的疼痛加起来早就让一般的小女孩痛哭流涕了,但青青明白,若是在这里迟疑,那么只有死路一条,见到哥哥的希望就要化为泡影。

惊人的毅力下,催促驱使着这具羸弱的身体颤巍巍地站起来,还险些再次摔倒,扭头一看,右脚腕红肿的像血猪肉,左膝盖也不争气的撕裂了伤口,若有若无地渗着血珠,青青却是硬没吭一声,咬紧牙关,紧抿双唇,拖着一双无法行走支撑的腿,扶着墙壁向前门走去。

想比起死亡,这点伤算什么?求生意志的驱使下,人可以爆发出的潜力是惊人的。

但人的力量终究也是有限的,青青打开前门,露出一条缝谨慎地偷瞥外面的情况,却发现整一条街道密密麻麻的都是丧尸,恐怕周围几百米的丧尸都被吸引到这里,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面对这样的危境,可以用九死一生来形容,却没有击溃青青的理智。

【楼上!楼上还有办法可以逃出去!】

又艰难地回到楼梯口,望着这不算高的阶梯,双腿都有伤的情况下爬起来却是异常费力,很可能楼梯会变成致命题。

“拼了……爬着也能上去的!”

撑着已经透支力气的身体,再劳累也比不上内心的恐惧和挣扎,刚刚爬上两级楼梯便因右脚崴到没有支撑仰面摔下来,这次她安生的选择爬上去,总比再来一次跌倒的好。

左腿磕破的膝盖不断接受洗礼,灰尘泥污沾到伤口上混合着暗红的血珠变成一片难看的血污,刺痛着青青脆弱的神经,依旧丝毫没能抵挡她的步伐。

不知这十阶台阶到底给她带来什么样的痛苦,终究还是成功爬了上去,差一点她的意志就坚持不了了。

青青的檀口中嘶呼地喘息着,仿佛在回应双腿上的伤口,汗水血污灰尘将这个萝莉洗礼的狼狈不堪,恐怕没有帮助她就要死在这里,只是早晚的问题。

或许还可以苟延残喘,如果不冒死一搏,那么肯定活不过这次的生存任务。

眼前,对面有一座建筑,和这家二层杂货店一样的有两层,而且有缺口,正常人很容易就可以跳过去,但对于一个12岁的小女孩来说,太难了,而且腿脚上有伤,无法助跑,必定是遥望不可及。

“呵、呵呵……早知道这样,咱就不进来了啊……哥哥,对不起,青青没法回去了,虽然青青没看到,但哥哥肯定为咱哭过了吧?”

躺倒在二楼的地上,透过烂掉的天顶可以看到那灰蒙的天空,死寂,沉闷,没有一丝生机,仿佛应证了自己的命运。

“终究,还是会死呢……咱的运气可真差啊,走路踩倒玻璃逃跑磕到膝盖下楼扭到脚踝……”

似乎是已经放弃,一丝释然萦绕在心头,仿佛丧尸的嘶吼声和拍门声不是那么刺耳了,大概,等丧尸拆掉那扇门,自己就会变成他们的同类吧?

不争气的流下泪,净化了脸上的污秽,青青回忆起了与兄长的点点滴滴,关怀,教导,爱抚,呵护,无微不至的亲情,但她还没来得及享受这份亲情,绝症便夺走她的生命。

如今主神空间的试炼给了她希望的曙光,却又亲手掐灭它,带来绝望。

还有什么可以逆转的?这副残破的身体,下面包围的丧尸,克莱恩降落如此远的距离,哦,对了,现在又添了新的危险,足以致命。

咚的一声沉闷的响,混杂着硬物刮擦钢铁的刺耳声,墙壁的震颤,木头的脆响,看来下面的木门已经被拆了。

“要死掉了嘛……呵呵,不想变成丧尸呢……哥哥不喜欢灰皮肤的妹妹啊”

一想到自己要被啃咬,然后变成丧尸中的一员,青青便一阵恶心,没有了生的希望,却还保留一丝尊严,哪怕摔死,她也不要葬身尸口。

挤出最后一丝力气,拖出一条血迹,爬到楼顶的边缘,很空旷,对面可以过去,但是这是痴心妄想,现在连爬都爬不起来,不要说跳过去。

向下面望去,二楼不高,但是下面不是平地,却是台阶,能够方便人从台阶下去,这就有了五六米的高度差,一个小孩掉下去,能不能摔死呢?

来不及犹豫,丧尸的嘶吼声越来越近,激发着内心最深处的那种名为“恐惧”的心理,但是没有力气爬,哪怕蠕动身体掉下去的力气都没有,眼皮沉重的仿佛挂了铅球,在她意识的最后,视野里出现了丧尸狰狞的脸,张着血盆大口朝自己扑过来,然后听到了响彻天空的枪声,眼睛挪向那个声音传来的方位,然后……

然后眼前就黑了,什么也看不见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