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花样青春不孤独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花样青春不孤独》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依诺依言著

花样青春不孤独

作者:依诺依言分类:青春小说类型:亲情

帝豪别苑的四个性格各异的女孩,因为友情相聚在一起,在经历了亲人故去,事业挫折,恋人背叛,姐妹反目,出走他乡等人生遭遇后,经历了人生的悲喜之后,在追逐亲情,爱情和事业的路上,她们看待世界的态度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一上班第一天,刘雅瞳就马不停蹄地安排好3天的工作,至少在这3天里她就是不在公司,也不会出什么乱子,接近下班时,她给刘铭曦去了电话,说自己有3天时间,让刘铭曦安排出时间,自己去找她。放下电话,刘铭曦自言自语道:“这哪是大客户,简直就是superVIP好不好。”叹了口气“哎,交友不慎呀!”正在这时,这句话被她的合伙人徐梓谦听到了,“哦,我们不善交际大美女竟然也会有交友不慎的事。那我有必要看看您这位朋友是何方神圣了,能让您感叹自己交友不慎的人,恐怕在这座城市很难找出几个了”。这时顾铭曦想起刘雅瞳形容安静的那句话,回答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不过这回只能说‘此女知应天上有’”顾铭曦想着自己刚刚说的话,不自觉地笑了,心想:“刘雅瞳也绝对是一个地上稀少,天上难找的人,和姐妹们在一起的时候,大大咧咧,脑洞大开但是工作时有时一副严谨强势的女强人的样子。想想这几个女孩也真是各有特点,顿时心里温暖无比。”不自觉地嘴角上扬。

“喂”徐梓谦边在她眼前挥手边说,“想什么呢,不会是对不慎交的友心存爱慕了吧!”徐梓谦的话把顾铭曦拉回现实,立刻变回那张无情脸说道:“哦,对了,我邀请2-3天假,具体时间不定,但是这段时间我会每天来公司,只是没有特别重要的时,不要打扰我,从明天开始吧,老徐。好了我说完了,你找我什么事?”

“你都这么怼我了,我还能有什么事,这次你的这个case很漂亮,大boss很高兴,过几天回来青城为大家庆功,估计舞会酒会少不了,到时候你可不行托辞不去!”深知顾铭曦个性的徐梓谦提前给她打预防针,顾铭曦工作能力一流,但是人际交往,寒暄这一套确实总也学不会,以往商务之间的合作由他出席,顾铭曦不乐意去他也不强求,但是这次不同,大boss亲自到场,怎么着也得露个面,以示尊重,大boss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老徐,你知道我最不擅长这种事了,不过既然大boss都来了,我出席就是了,不过其他的,还的你来办,你知道寒暄这一套,我并不擅长”顾铭曦说道。

“只要你出席就行,其他的交给我。”徐梓谦答道。

“既然我们达成一致,那到时就按你说的办,那么今天我就提前下班了,下面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我今天早点回家了。”说着顾铭曦拿起大衣和包往外走,突然转身说道,“其实今天我应该是属于加班,因为出差回来有两天假期休整,既然我今天来了,就算了,接下来的2-3天就算我的休整期了。走了拜拜”不等徐梓谦回话顾铭曦已出门走了。透过玻璃门看着顾铭曦远去的背影,徐梓谦一个人,无奈地笑了笑,心想:“到底什么人能走入这个女孩的内心呢?”认识她这么多年,看着她从初入职场的青涩到现在独当一面的成熟,很欣慰,但是除了知道她有几个关系很好的室友之外,有关她的私人方面却一无所知,当然也是他不愿去打探,因为他知道顾铭曦的底线,但是能像现在这样相处,工作他觉得挺好,因为他知道至于其他的他也给不起顾铭曦太多。

顾铭曦从公司出来,直接去了小区旁边的超市,好容易早下班,她决定完善给姐妹们做顿好吃的,虽然上周末刚吃过,但是在家自己做的还是不一样。在超市里转来转去,不善烹饪的她也不知道该买什么,就直接打电话给安静,看看需要买点什么,以为安静在这方面的优势就像她笔下的文字一样细腻绵长,不华丽却能给人温暖和力量。

在安静的指挥下,她打包小包的买了一堆回家,一进屋就闻到了烤面包的香味。

“才3点不到,你就开始做晚餐了?”顾铭曦边放东西边问道。

“没有呀,上午去了趟杂志社,下午回来没什么事情,就考点面包和饼干,一会就好。正好你回来了,我们可以下午茶,我去煮咖啡,你要不要?”安静一边帮忙往冰箱里放东西,一边问道。

“最近出差咖啡摄入量太多,有时候都心悸了,不要了。”顾铭曦无奈的拒绝。

“那我们泡壶茶吧?饼干比较甜,配着茶吃刚刚好,怎么样?”安静贴心的问道。

“谢谢你,安静,有你在真好!”顾铭曦衣服依恋的表情。除了在这件房子里,她很少有这样的表情,甚至都没有表情。

她俩收拾完从超市买回来的东西,饼干刚刚好,安静一边把饼干从烤箱里拿出来,一边说“铭曦,你去换衣服吧,等你出来我也准备差多了。”

“嗯,好的。”顾铭曦答了一声,回房间去了,待她再出来,安静已经摆好饼干和茶水。

“这是你年初去福建带回来的碧螺春,试试看,怎么样?”说着递给顾铭曦。

“自己来,自己来。”顾铭曦边坐下来边说,“嗯,还不错,加上你的饼干,就更好了。”咬了一口饼干,顾铭曦问道:“为什么这次旅行回来,要辞职呢?是薪水问题还是这份工作不开心呢?不过据我了解,你们杂志较业内其他杂志社是很错的,而且你的文笔能力在杂志社也算上乘,按理说薪水福利都还行,重要的是你的时间还自由,即便你想写自己的书,工作方面,只要按时交稿,应该也没问题呀?”

“也是回来之前临时决定的,专栏的工作确实也很很好,但是这次出去看见广袤天地,丝毫没有一丝的束缚感,而这个时候灵感会很强烈,要写的东西很多,我写的东西可以随心释放,但是专栏的工作多少也要迎合读者,迎合市场,迎合老板,有时候改的都不是自己的初衷了,我就想写本自己真实感受的东西,把自己这些年去过的地方,走过的路,认识的人,听过的故事,品尝到的美食,体验过的风土人情等等,都以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让我们这样终日逼仄在城市一角,疲于应付生活的人们也可以看到原来世界之大,走出去也可以让人学会成长,人生的厚度也会有所不同。”安静认真地说道。

“你们这些作家的想法我是理解不了,但是我还是支持你的,有勇气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也是一种幸福。”顾铭曦说道。

“我要是失业了,也许会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收入,要是积蓄连房租都交不起的时候,你可不能赶我走呀!”安静打趣的说道。

“哎,你是喝露水的仙女,能让我提供栖身之地,我真是荣幸之至,只要有我在,吃住都不是问题,去做你喜欢的事吧。在你没找到老公之前,我养你。”顾铭曦爽快的应道。

安静微笑着,虽没再说什么,但是她们俩都心领神会,继续别的话题,一直到天色暗了下来。

一看表都五点多了,安静这时拨通了刘雅瞳的电话,询问想吃什么,电话那边传来刘雅瞳有气无力地一句“都行”。安静对着顾铭曦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看来这回她是真很焦虑,一向很少休假的她这次竟然请了3天假,来找我,也是醉了”顾铭曦说道。

“那我煲个汤吧,天气冷了,喝点汤还是不错的,再做个青菜,怎么样?”安静朝着顾铭曦问道。

“都行。”顾铭曦模仿刘雅瞳的声音回答道。

安静噗嗤一笑,走向冰箱。开始拿菜做饭。安静除了写作还有的爱好就是料理和烘焙,但也仅限于姐妹们都在的时候,在大家各自忙碌,无暇回来吃饭的时候,她也很少做。

等到夜幕降临,花灯出现的时候,司维和刘雅瞳前后脚走进家门,顾铭曦这会正窝在客厅的沙发里看资料,安静做饭在厨房的吧台上,边等着锅里的汤边看书,其实是那这本书,眼神却失神地望着前方,若有所思,就连两个人的进门声都没有听到似的。

司维换完衣服出来,走向顾铭曦,小声说道“感觉她这次出去好像遇到了什么事情,总感觉她心里有事。”

“你也看出来了。”顾铭曦答道,两人眼神一对,双手一摊。

“铭曦,我是明天去公司找你,还是我们另约地方,”正说着走下楼看见她们看着安静窃窃私语,“怎么了?”刘雅瞳用手指指了一下安静。

“不知道,不过现在还是先顾好自己吧,明天来公司找我或者明天和我一起去上班都行”顾铭曦起身道。

“吃饭了,吃饭了。”司维故意大声边说便朝向厨房走去。

如此大的声音将安静拉回现实中,“什么时候回来的,刚才在想事情,都没有听到。”安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没事的,我们又不会介意,当然是在看着这么多好吃的份上,嗯。”刘雅瞳假装很在意的说道,“晚上吃什么呀,我看看。”

大家都看出安静有心事,所以吃完晚饭,早早都各自回房了,不愿打扰安静。

第二天一早,刘雅瞳就和顾铭曦一起去了顾铭曦公司,直接进入一间中型会议室,坐定后,顾铭曦说道:“说说现在的CK的形式如何,你都拿到了什么内部信息,尤其是影响或者可能影响你升职或者未来留在GD的信息。”

“据说并购只是达成初步意向,如果成功的话,公司只有高层和少量的中层领导会留下,而且我这次的年终考核并不理想,公司惯例每年公司年后都会有1到2位中层的升迁,而且今年CK的高层离职的有两个人,说明只要元旦过后,2月份就会确定人选,我如果不能升迁,那就只能在所谓的少量的中层里,那样留下的概率会更小,说不定并购之后会立刻走人,多年筹谋,不复存在了。”刘雅瞳说话的语气有兴奋降到低落,说完趴在桌子上,看着顾铭曦。

顾铭曦翻了个白眼,站起身来,便从身后拿出一沓资料,边说:“像你这样的,仗还没打,已经蔫了,真让人无语,看看吧。"说着把资料推向刘雅瞳,“这是我收集到的有关GD公司的情况,GD公司今年共完成3家公司的并购,当然这里面包括CK,虽然现在还没有全部完成,但是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应该没有这么快吧?我们公司各部门都还没有开始整合资料,就连我这个中层都没有收到实质性启动并购的消息。”刘雅瞳差异地看着她。

“所谓并购只不过是公司高层之间的交易,一旦双方觉得利益合适,才轮到你收到消息,等你收到消息的时候就是GD的人员开始介入CK工作的时候了,白和我在一起这么多年,这点常识都没有”顾铭曦道,“下边我说你听着就好了,我问你再答,不问你别说话。”

“GD今年可以说在这个圈子里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和创纪录的股价,但是他的一些高管却选择了离开,到目前为止已经有12名高管和高级管理人员离开了,其中包括他们的VIP会员业务主管,市场业务主管、网络服务副总裁,财务副总裁等。在整个GD处于一片形势大好的时候,这么大咖位的人都会离开,而且这些人很大一部分都去了相对较小的平台,说是那里能提供更好的职位和更具挑战性的工作,是那样吗?”顾铭曦朝着刘雅瞳问道。

不等刘雅瞳回答,他自顾自地说道“未必吧,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1个问题:GD可能是一个很难长期工作的地方,高速的增长过后的GD使得职业经理人已经疲惫不堪,它的企业文化决定了它的高管和员工比业内同行行动力更迅速,承受的压力也越大。”

刘雅瞳一边看着顾铭曦的资料,一边接着说道:“你要想告诉我,GD现在处于迅速扩张期,恰恰这时候他自身的管理人又出现重大流失,并购其它平台后,短期内应该不会出现大规模排异现象,因为需要新并购的平台维持稳定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原有的管理人员进行管理,尽管不会让它业务量出现大幅度的增长,至少现阶段不会乱;二则其实为GD服务多年的管理人员宁愿到小平台去做事,也不愿留下来,证明自身的工作强度是足够大的,工作环境比没有我想象那般好,即便并购后离开其实也不是坏事,是吧。”

“大体上就是这个意思吧。”顾铭曦答道,“下面是另一个问题,你如何晋升,以及你先在存在问题。先说说你现在的近况吧。”

“首先在面临升职问题的时候,我知道我需要更多的关注用什么方法来继续扩大业务,如何增强我的部门与各部门之间的合作,更好是也能深入了解其他部门业务,使得每个部门之间的合作都能顺利以及怎么应对如今这瞬息万变的市场,起初,我也想过,每天空出2个小时来思考这些事情,但是一开始就发现行不通。我现在每天就像一个消防员似的,部门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处理,就好像每天都被紧急处理的事情限制着,根本没有办法去做那些我认为重要的事。”刘雅瞳无奈地说道,“而且每天这样的忙碌,最后考核结果却让我备受打击,原因是我的手下很厌倦我的工作风格,与其他部门的交流也不顺畅,哎,这对于我的升职就是灭顶之灾呀。”

顾铭曦接着说道:“要想成为高管,那就得干高管要做的事,光是在一边想或者看是没有用的,只有做过高管要做的事之后,才能知道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是怎么回事,我说,能明白吗?”

“我只在看高管的相关书籍和一些公开课,也会可以的去构思一些高管思维用在平时的工作中,但是好像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有时连我自己都觉得实在东施效颦”刘雅瞳答道,“至于你说的,值这个意思吗?”

“当然不是了,你的构思,你的设想,你的公开课,你都是一个接收方,要你是站在你当前的阶段来做假设的,要么就是人家拿给你设置好环境基础之后,你来设想的,但这些都并非是你站在高管的位置上自己的想法,没有亲身经历就没有发言权的,好不啦。”顾铭曦递给刘雅瞳一杯水,又说道,“其实你可以去做看你们公司的高管每天都在干什么,然后做这些事需要解除那些人,那些信息,人脉另说,因为每个人的人脉圈不一样,阶层不同更不一样,但是一些信息的出处可以适当收集一些,说着去接触这些信息出处的地方的人,去跨组织跨职能的接触一些人,重新搭建自己的人脉关系网,慢慢会有效果的。知道了吗?”

“听你一席话,胜读几本书呀,我好像有点思路了,”说着刘雅瞳看了一下表说道“都中午了,走吧,想吃什么,我请客,吃完,你给我再分析分析。”

“这不否分析完了吗?”顾铭曦被刘雅瞳拉着,边走边说,“还分析什么呀?”

“分析一下我上位的全过程”刘雅瞳说道,“这么贵的咨询师好容易免费用一次,我的人尽其用才对得起你呀,是不是。”

“你放过我吧。”顾铭曦求饶道。两人说闹着去吃饭去了,下午顾铭曦又给刘雅瞳就当前他在公司的处境,做了一下分析,两个人制定了一个方案,一边给刘雅瞳的晋升之路增加些保障。弄完回到家已经晚上8点多了,俩人快走到楼下的时候,恰好一辆奔驰车开过来,停在楼下,车子停稳后,他们看见一个男人从车上下来,开了另一侧车本,司维从车上下来,两个人双双用手捂住了嘴巴,躲到了树后。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