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女宗主又栽他手上了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女宗主又栽他手上了》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青宸巫巫著

女宗主又栽他手上了

作者:青宸巫巫分类:奇幻小说类型:江湖恩怨

他对她说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放过你,跟我回家吧。她本是渔家女,为报家仇,出走修炼,终于成为一代掌门宗主。她不经意的一次邂逅,却从此结下三世约定。红豆树下,看尽繁花四季,生生世世在原地苦等他回家。他是仗剑天涯的侠士,剑胆琴心,胸怀家国天下;他是民国将军,一生戎马披靡;他是娱乐圈的顶流明星,众星捧月,熠熠生辉;他上穷碧落下黄泉,跨过奈何桥,踏过鲜红彼岸花,追寻她的踪迹,他将一缕心魂留于人间与她生生世世痴缠一起。集合权谋、武侠、谍战等元素,三世穿越虐恋故事,清穿民国至现代,结局he,霸道高岭之花遇上清冷孤傲女宗主,又虐又甜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日后,之晴又走去红豆树。她朝着路两边左顾右盼,突然背后被扇子轻拍了一下,“别回头。”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只觉得头发上有人插了件东西,她用手摸了摸,似乎是根发簪。她转过头看着白瑄,他微微笑着,“我送你的,觉得特别配你。”

“这很贵重吧,我不能收。”她正要摘下,一只手抓住她的手,拦下了。沈之晴第一次碰到陌生男人的手,如触电般缩了回去。

白瑄意识到自己有些冒昧了,“对不起,这发簪是上次在集市上买的,你是不是不喜欢,如果不喜欢,我再换个……”他顿时也有些语塞了。

沈之晴没想到白瑄也害羞了,绯红爬上双颊,阳光投射在长长的睫毛上,拉下一段小小的影子。她又不知道如何拒绝一个害羞的人,不过人长得好看确实太容易博好感了。“不是,别误会,我很喜欢,谢谢公子。”嘴巴竟不听使唤地答应了。白瑄还是淡淡地笑了笑,这笑容既温暖又有距离感,不过让她觉得恰到好处,心里莫名轻松。

两人刚到集市,白瑄便寻了一个卖镜子的摊位,让沈之晴瞅瞅那发簪。虽说只是一根普通的檀木发簪,但在沈之晴发丝上倒显得有几分脱俗,比起那些清河浜姑娘戴的花里胡哨的发带更有味道。之晴瞅着镜子,心想自己原来也那么臭美。“呀!”这时一个小孩撞过来,她一个趔趄,幸得白瑄扶住。小孩头也不回地朝前跑去,沈之晴摸了下衣服,钱袋没了,“抓小偷,他偷了我钱袋!”她喊了起来。白瑄立即冲出去,他步履轻盈,仅几个跳跃,就已冲到小孩的前头,之晴还没看清他怎么跑的,他已经把小孩提溜回来了。

“为什么偷东西,快还给人家,赔不是。”白瑄厉声道。

“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娘去世早,爹也病倒了,家里没吃的,只能出来偷点回去,给爹看病。”之晴看到小孩一副邋遢样子,鞋子也只有一只,不免心生怜悯,“真是可怜,我们一起去看看你爹吧,或许能帮上忙。”

“不用了,不用了。”小孩连连摆手,“家里太脏,怕弄脏你,我自己会照顾。”之晴想了想,把钱袋又塞回给小孩,“拿去吧,给你爹看病要紧。”小孩连忙谢了又谢,哧溜跑掉了。

“姑娘,你被那孩子给骗了啊。”一旁摊位上一阿婆悄悄凑前说,“那孩子的爹身体可好着呢,他是这街上有名的泼皮酒鬼。孩子跟着这样的父亲也不学好,成天不是编瞎话,就是偷和骗。偷来的钱再给他父亲赌钱喝酒。”

“真的吗?”沈之晴愣在那里,看着小孩消失的地方,“那你刚刚为什么不说呢?”

阿婆看了看两旁,“我们这里看见他父亲都烦,都怕他来惹事,我看你太善良了,让你别再上当了。”

之晴瞅了瞅身旁的白瑄,他对她挑了挑眉毛,表情很奇怪。“那么,”之晴顿时明白了什么,“你是知道那孩子有问题的?”

“你看他身上虽然邋遢,手指甲却是干净的,衣服前襟上还有几滴油腻,说明吃得还不错。”

“那你就眼睁睁看着我被骗。”沈之晴有些生气了。

“有的可怜之人确实有可恨之处,但这不能作为我们不与人为善的借口。也许有一天我们的行善也会感化这些人,我倒更喜欢看你善良的样子,有点傻傻的可爱。”他向她眨了眨眼。

之晴对他的话似懂非懂,她只知道从小娘亲就教导她,要与人为善,助人为乐。只是眼下尴尬的是,她没钱买面粉回去了,而最尴尬的是做个好人还被人笑话了。心想,原来这人心机这么深,自己冒了几天傻气跟他走了那么多趟,到时会不会被他卖了还得替他数钱,哪有看自己被骗钱还这么开心的。

之晴越想着越有点来气,但又不能一口怨气吐他身上,毕竟他也没这个义务,只能默不作声地往回走。“干嘛去?”白瑄一把把她拉回来。“没钱啦,我回去啦。”沈之晴丢下话,继续走。一个钱袋被塞进她手里,“拿去买面粉吧。”

“我不要。”之晴如接到一个炮仗似的,还没焐热赶快丢回去,“我不能用你的钱。”现在想到用钱来收买我,那接下来不知会怎么让我还。

“这次让你损失钱财,我也有责任,我请你吃东西,当作赔礼,这你不能推却了。”白瑄弯腰,手握扇子作出一个请的姿势。

沈之晴没答应,但也没走。“你看这时候你回去,也不好交代。还被爹娘误会你是自己花掉的钱。不如边吃边想想办法。”之晴脑子里确实没主意,心里编排着理由跟爹娘交代,肚子里确实已经唱“空城计”了。但颜值这东西很奇怪,总会让人联想到人品值挂钩,沈之晴想想吃个饭还能出啥事,真有啥事,一个清河浜都会冲这里来替她讨回公道。

白瑄带她走进一个饭馆,虽然不算很大,但门庭很是别致,只听得丝竹声阵阵,屏风里人影若隐若现,天井内栽有翠竹,还有好几缸睡莲,他们穿过天井,到了内里一个雅间,门口小倌看见连忙招呼:“白……”白瑄朝他使了个眼色,用扇子挡了下嘴,小倌立即心领神会,“客官,里面请。”坐定后,白瑄朝小倌说,“就上你们这里几道招牌菜吧。”

之晴朝窗外看,是个不大的院子,小桥流水无一不足,还有一树桃花盛开。“现在还能看到桃花,太不可思议了。”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白瑄打开扇子,摇着扇子看向桃花,“说的就是小气候不同,花期也不同。看见院里的池子了吗,这里有时会用冰块投入池内,在不损伤花的情况下,降低温度延长花期。”

“为了让花多开会儿,居然还这么煞费苦心。”对于她这种每日都要考虑三餐的人家,当然无法理解烧那么钱就为了赏花的行为。

一会儿,菜便端上来了。这些菜肴,沈之晴也是从没见过,莫说味道,就是外形都是极为精美,连盘子里的花草鱼兽造型都是食物做成的,让人不忍下口。

“这是松鼠鳜鱼,来尝尝。”白瑄夹了一筷子鱼放之晴碗里。

“嗯,好吃。”之晴第一次吃到能甜到入口,鲜到舌根的鱼,且看鱼浑身金黄都无法猜出如何做到这番美味。

“每年这时鳜鱼比较肥美,这鱼也不好捕捉,不小心被刺到,就会中毒发热。松鼠鳜鱼则是用高温油炸,将肉里的鲜美混合酱汁透了出来。”

这一顿饭,沈之晴大开了眼界,对白瑄的背景也好奇起来。这饭店绝非一家普通饭店,而他到底什么出身呢,一直那么神秘。望着这一桌清河浜的人都可能没看见过的菜,心里不知有了几分怯意,这顿饭到底算他还人情,还是算她欠了他人情。白瑄见她没怎么动筷,以为在替银子担忧,“不用担心,这是我朋友的馆子,他欠我钱呢,要管我吃喝好长时间。”

“这要把你朋友吃穷了怎么办。”之晴也不是傻子,这瞎话编的,她笑着朝白瑄眨眨眼。

“哈哈,吃穷了再换一家呗。”白瑄又夹了一筷子菜给之晴,依然那么彬彬有礼,照往常这一桌子菜沈之晴估计风卷残云地全扫光了,但近日她吃得跟大家闺秀一般,因为实在心里有太多疑问,终于知道什么叫食不知味。

饭刚结束,小倌就将面粉带来。“这是给你的,当作赔礼。”白瑄将面粉递过去,“这事终究怪我,要不然你今天真过不去这坎了。”

沈之晴心里冒出“无事献殷勤”几个字,“你已经请我吃饭,赔过礼了。”之晴客气了几声,边摆手边要往门外走。

“要不我给你送过去?”白瑄笑了笑。

“送哪去?”

“你家啊。你上次去那巷子往清河浜走的吧,我去那里打听下你不就能问出来了?”

“别。”沈之晴觉得他万一干出这事,她更说不清了。唉,都怪自己贪恋人家,美色?不,她沈之晴怎么能这么龌龊的念头,这应该叫盛情难却,她觉得见了几次面,自己的脸皮炼得比河岸边的青石还厚了。“算了,这算我借的,下次还你。”

“行,你说了算。”白瑄笑了,有借有还,常来常往。

白瑄依旧把之晴送到巷口,“还是三日后,我在红豆树下等你。”他看着她,莞尔一笑。

之晴点了下头,没说话,捏着面粉袋子,头也不回地朝前走去。她不敢回头看,怕再一看,又不知道下次魂儿什么时候离家出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