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秦少求婚成功了吗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秦少求婚成功了吗》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颜鸢著

秦少求婚成功了吗

作者:颜鸢分类:总裁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暂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深的表情难看的可怕,他快步走过来夺走手机,才对着苏落说:“以后别碰我手机。”

苏落抱住他,想着刚才江微微的话,慢慢说:“老公,可以陪我睡觉吗?”

秦深像是再也忍不住,猛的挥开苏落的手:“你有病吧。”

苏落被他推的一时不防,猛地跌坐在地,手肘擦过尖锐的茶几,所幸没有擦出划伤。

秦深似乎也没有想到只是轻轻一推,苏落竟然脆弱到了这个地步,下意识以为是她故意装出这幅样子,目光落在她身上时却一怔。

苏落像是喘不过气般用力呼吸,手紧紧捂在腹部,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什么,脸色发白,大滴大滴的汗珠顺着她的脸庞滑落。

“你……你怎么了?”秦深皱眉,想扶她起来。

苏落痛的几乎晕厥过去,牙齿狠狠咬住下唇,鲜血在口中弥漫开来,带来了一丝清明,苏落挤出一个笑,摇头:“没事……”

秦深心里的那股怪异感愈演愈浓,如果刚才他还在怀疑苏落是不是在做戏,可是现在她苍白着脸还要故作笑容的样子证实了她是真的不舒服。

“你到底怎么了,要不要去医院?”秦深皱眉想拨通家庭医生饿电话,可是苏落却按住了他。

不能让秦深知道真相。

她虚弱的笑了笑,搂着秦深说:“老公,你抱我去床上睡觉,我就不痛了。”

秦深的身体猛的一僵,本能想推开苏落,余光却瞥见她痛到发白的脸色,突然顿住。

怎么可能没事?

这个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口是心非,永远不肯说出真实的想法,让秦深想到了,如果是江微微在这,她又会怎样?

秦深不会推她,如果江微微不小心磕着碰着,会红着眼眶叫他阿深,举着自己受伤的地方说痛。

可是苏落不一样,这个女人受伤,都会咬牙说没事,搂着他的颈,不知羞耻地贴上来叫老公。

哪怕秦深如何恶劣地对待她,似乎对于她来说,不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老公,好不好吗?”见秦深半天没反应,苏落又出声提醒了一句。

秦深回过神,他觉得自己应该拒绝,应该冷声嘲讽她的不知廉耻,可是手却抄过她的臂弯,稳稳抱起,朝着房内走去。

苏落抱住秦深:“陪我躺一下吧。”

似乎察觉到了秦深的拒绝,苏落又解释:“只是躺一会,不做别的。”

她抬头,对上秦深的眼睛,秦深的眼睛是很好看的桃花运,不笑仍带情,嘴唇却很薄,抿成一个很冷硬的弧度,冲散了那点温情。

秦深最终躺上了床。

和衣而眠的时候,苏落凑过去亲了一下他,小声说:“老公,晚安。”

还有那句“我爱你”,没有说出口。

第二天早上,秦深已经离开了,苏落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石英钟,外面天伸手不见五指,时针刚好划过六。

滨城的冬天很冷,称得上恶劣,苏落躺在冰冷冷的床上,捂着胃部,想秦深走的这么急,是因为江微微吧。

因为她的哭泣,因为她的电话,因为她的眼泪,所以方寸大乱,所以连一个晚上的时间都不愿意留给她,匆匆忙忙急着离开。

如果她死了,不知道秦深会不会后悔,后悔这样一个凄冷的时候,把苏落独自一个丢在昏暗的房间内。

八点整的时候,秦深打来了电话。

告诉她应该去医院做准备工作,挂断电话之后苏落轻笑出声,对着镜子看自己赤裸的身体,很瘦,肋骨高高耸出,几乎到了可怕的地步。

也怪不得秦深不愿意碰她。

苏落收拾好了一切,正准备出门时,突然听见身后传来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手腕猛的被人拽起:“苏落,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恶毒——”

像是沾染到了什么脏东西,秦深猛的松开了拽她的手:“我以为你是真的想救微微,却没想到你这个女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故意去告诉奶奶你要捐肾。”

如果不是半个小时前秦家那边突然来了电话,质问他到底拿自己的妻子当什么,秦深才知道,原来在他提醒苏落来医院后,她竟然打了电话通知了秦家!

苏落猝不及防被扔下,这次不再像昨晚那么幸运,旁边就是茶几的尖角,她下意识想避开,却避无可避地撞上了。

鲜血顺着她的额头流下来。

苏落痛的倒吸一口气,费解地看着秦深:“你……你说什么?”

什么叫她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她都快要死了,怎么可能还会特意去告诉秦家奶奶她要捐肾?

生死都不在乎了,怎么可能还想着去告状。

“老公……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失血过多带来的眩晕感让苏落手脚发冷,面前是一地的鲜血,可是她还想解释。

余光中,似乎是秦深想上前一步抱住她,可是下一秒,一道低呵突然传来:“秦深,你在做什么!”

苏落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失去了所有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面前的一切还是在半山别墅的装饰,苏落下意识心头一松,还好没去医院,否则得病的事,恐怕就瞒不住了。

眼前还是模模糊糊一片,失血过多造成她手脚瘫软,苏落挣扎着想要起来,突然一双温暖干燥的手拉住了她,按住了她的肩膀:“好孩子,躺着休息一会吧。”

苏落费力辩解了许多,终于才认出面前的人是秦老太太,秦深的奶奶。

“奶奶。”苏落沙哑出声,牵动了头上的伤,忍不住皱了皱眉。

秦老太太的眼睛顿时红了,拉过苏落的手放在腿上:“落落,好孩子,你受苦了。”

苏落摇摇头,忍受着疼痛,追问:“奶奶,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难道要看你被那个畜生折腾死吗!”说到这个,秦老太太忍不住痛哭出声,秦深自小性子冷漠,同她不亲,最喜欢的便是秦深娶的这个媳妇,听话,懂事,可是如今看着苏落形销骨立的模样,她几乎后悔,当初答应了让秦深娶苏落。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