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家夫君好缠人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仙家夫君好缠人》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禾女的小说

仙家夫君好缠人

作者:禾女分类:武侠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一树生两子。一掌花形,一管花香。本应相亲相爱,到永远,岂料情之一字艰辛多。两人在爱情里蹉跎,在爱情里成长。沉浮间明白许多,也体悟许多。……最后,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们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只因他是长者,所以要事事以他为先。

魔王之位从来都是能者居之,但除此之外的一应大小事宜,包括婚丧嫁娶都是以长者为先。可气的是这个墨璟,不但是他的大哥,而且还天赋异禀。

墨惘恨恨的喝下手中的酒说道:“恭喜大哥,喜得佳人。”

地魔族的魔王长子墨璟和亮魔族的菁雨公主订婚之事,早已经是整个魔族都知道的大事。魔王共负为表重视,特下令。凡魔族子民每户得魔力珠三颗,美酒一坛,以贺我们地魔族长子墨璟和亮魔族菁雨公主订婚大喜。

墨璟举杯:“多谢小弟。听说母后也在着手为你物色佳人,你的好事也不远了。”

墨惘听了更是窝心,他不由得愤恨地捏了捏手中的兕觥,眼睛中溢满了恨意。

墨惘还记得初见到菁雨公主时的情形。

那天是万年一次的魔界各魔族族长来魔王宫相聚的日子。魔界有十大魔族,如今有六族不是居地偏远无法联系,就是与世无争不问世事,要么就身处冥界与地藏王划地控鬼。

而这次前来参拜共负的只有亮魔族的亮王和菁雨公主,冰魔族的冰王和陨魔族的陨王四人。

菁雨走进魔宫大殿的时候,魔惘就注意到她了。菁雨长的不似寻常的魔界女子,妩媚、妖娆。

她有一双烟雨朦胧的眼睛,眼中总有一抹,欲说还羞的娇俏。头上数点黑珍珠,身穿紫色繁纱锦衣,纤弱的不盈一握的腰肢被一根紫色镶金边的系带,束出一圈动人的弧度。

墨惘只感觉自己的一颗心,鼓动着快跳出了胸膛。只那一次,他便知道自己沦陷了。接下来的几天,他活在自己的梦幻中。那天傍晚,他满怀希冀的跑去了母后的寝宫。他希望能求得母后,去父王面前为他讨菁雨公主,可是母后寝宫内的声音打断了他推门而入的动作。

“亮王想把菁雨公主许配给璟儿做妃子,王后以为如何?”共负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

墨惘心中一紧,不由得凝神侧耳细听。

“菁雨公主?这倒是门不错的姻亲。亮王身居土地广袤,物产丰富的冥海。不过,我以为菁雨会中意惘儿。也罢,既然看中璟儿,就璟儿吧。不管是谁,只要是我们的儿子,对我们只有助益。且,也是该给璟儿找个正妃。此番亮王首先提出,我们何不顺水推舟促成此事。”

母后的话如当头一棒,惊的墨惘浑浑噩噩,不知所终。

“虽然我也中意惘儿,只是为魔族长远计,还是璟儿吧。”又听共负说道:“亮王生性淡薄,不喜杀伐。今次欲为公主寻佳偶,才提出与我们联姻。到时,真若是与天界开战,他也不会不顾惜菁雨公主的安危。”

墨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母后的寝宫。他只知道,从那天起,他便心如刀割,胸中翻涌着一股滔天的怒意。他想把墨璟除之而后快,可是他知道自己现在还不能。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他墨惘从来不干。可是谁又知,世事皆有例外呢。

魔宫大殿内又响起了丝竹管乐的声音,一群妖娆的舞娘纤腰束束舞的极尽风流。墨惘回了回神,依然与身边的小魔女肆意玩乐,并不去理会墨璟的话语。

墨璟挑了挑眉,并不以为意,复收回兕觥轻酌了一口。

魔宫一片欢乐场景,天宫自然也不甚平静。

万道金茫映射下的与天齐平的巍峨宫殿内,一众仙者分列两边。

玉帝睁着那双洞察一切的双眸,看着下面的一众仙者:“尾火虎。”

“臣在”,尾火虎恭敬的弯腰颔首双手置于前行礼道。一身的火焰颜色的铠甲裹紧了那雄壮的身姿。

玉帝抬了抬广袖流仙的手臂:“今晨,火虎岭东南,天有异象你可知晓?”

尾火虎连忙答道:“禀玉帝,此异象来自广寒宫。应是天降飞儿于广寒宫内。”

玉帝连忙正色道:“噢,如此。宣广寒宫的月神和飞儿前来觐见。”

笼钰听到玉帝如此说,知道是个机会于是上前拜倒:“禀父皇,那月神尚被母后禁足。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该宽恕她误食丹药的过错。”

玉帝略一思索:“那就一并免了月神的禁足令。”

“谢父皇”,笼钰欣然的答道。

尾火虎接了旨意便匆匆往广寒宫驾云而去。

笼钰也急急地跟了上来:“尾火虎,我正要去广寒宫,不如我替你跑一趟。”

尾火虎看清来者后,赶忙停了下来在云头轻轻一揖:“殿下,玉帝的命令怎可假借他人。尾火虎在此谢过殿下的好意。”

笼钰在心中暗叹:真是榆木脑袋。

笼钰也想去广寒宫看看那个多日未见的小桂花香精。今日晨起的异景应该和她有关。

“既如此,不如同去。”笼钰邀请道。

尾火虎恭敬的摆手道:“殿下请。”

笼钰也不再说什么,上了尾火虎的云头,两人相携而去。

广寒宫遍地开满各色无根轻花,芳香四溢,醉人心田。各类蜂蝶精怪,只要是喜食花蜜,乐采花粉,且能上得了九重天的,今日都齐聚广寒宫,在这无根的花海中乐得自在。

一个穿着素白色流云长裙的娇俏女子,在这花海中轻盈翩舞。

“姐姐,姐姐,快一点。”白衣女子娇声喊道,“姐姐,姐姐。快跑时,有风从耳边过,惬意的很。”

被叫做姐姐的是一个穿着浅黄色流云长裙的美丽女子。只是,这女子双眉蹙起间有一抹化不开的浅愁:“妹妹慢点,刚刚幻化成人形,还是小心点,仔细伤了筋骨。”

白衣女子正在前面疯玩,回眸一笑媚态尽显:“姐姐放心,我会小心的。”

广寒宫的正殿大门口,嫦娥怀抱玉兔依在门前的雕刻着祥云图案的廊柱上,眼里满是会心的笑:“吴刚,我今日欢喜,亏的是两个小人儿。现下她们既已换出人形,总得有个名字,你说叫什么好?”

吴刚宠溺的看了看面前的绝美女子:“你决定就好”

“吴刚,月神,好雅的兴致。廊前赏花,只差一壶酒,两只杯,否则岂不有负这旷世的美景。”笼钰款步而来,眼角的余光瞥见那花间的一抹倩影。

我正在花间耍的快乐,忽然听见那讨人厌的声音,好心情顿时失了大半。我回头看了看,正巧看见嫦娥在向我们招手:“你俩过来。”

姐姐听到嫦娥的声音,也扭了扭头,浅浅的笑了笑,拉着我便走了过去。我撅着小嘴走的十分不甘愿。

“见过殿下”姐姐拉着我轻轻的拜下去。我不好违了姐姐的意思也只得勉强的拜了拜。

“这位?”姐姐指着笼钰身边一个长得十分魁梧的人说道。

笼钰正望着我愣神,听到姐姐的话,连忙清了清喉咙说道:“这位是二十八星宿的尾火虎,今日特来传父皇的旨意。”

我和姐姐拜了拜,姐姐只是轻轻一揖,而我则拜得一脸的谄媚。

笼钰挑了挑眉,轻轻笑了笑并不以为意。

尾火虎朝月神拜了拜。虽然这位月神刚被玉帝赦免,在天宫的根基尚浅,但月神毕竟是月神,身份、地位摆在那儿。一点也不容尾火虎这样憨直的人不敬,所以尾火虎恭敬的说道:“免去月神的禁足令,宣月神和飞儿前去凌霄宝殿觐见。”

尾火虎见旨意已经传到,便不再逗留,于是向笼钰和嫦娥揖了揖:“旨意已宣,且容我先告辞。”

待尾火虎走后,嫦娥一脸的疑惑:“飞儿?”

吴刚连忙说道:“飞儿就是天生天养,没有经过母体孕育而出的孩子。”

嫦娥了然:“那这么说来,要赶快给她们俩起名字才好。飞儿、飞儿的叫着,总是不妥。”

笼钰也点了点头:“月神说的极是。不知月神是否已想好名字?”

嫦娥摇一摇头:“我刚刚还和吴刚说起此事。还没有仔细思量。殿下既然在此。不如,有劳给取了,也是她俩的造化。”

笼钰似盼着嫦娥如此说,连忙回道:“她既然是桂花形魂所化,且看着广寒宫如此的繁妙景象,不如就叫聘婷。”

姐姐一副柔柔怯怯的模样:“娉婷多谢殿下赐名。”

我一见不乐意了,凭什么要他赐名,刚想反驳。就见笼钰抬起他那青葱玉指,指着我说:“她既然是桂花香精所化,不如就叫馥郁。”

“我才不要叫富裕,飞儿都比富裕好听”,我不依的嘟囔道。

“馥郁,不得无礼”,嫦娥连忙喝止,复又说道,“嫦娥代聘婷、馥郁谢过殿下赐名。”

我思量,嫦娥已经发话了,再继续争辩也不妥,也就忍了忍。叫富裕就叫富裕,名字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虽然如此的安慰自己,但心里仍有气,一双眼睛狠盯着笼钰。

时间久了才知道此馥郁非彼富裕。

笼钰也不恼,只一个劲的对着我笑。

吴刚温柔的对嫦娥说:“先去凌霄宝殿,别让玉帝久等。”

嫦娥把玉兔放在吴刚怀里,捋了捋那柔滑、洁白的毛发说:“嗯,我去去就回。”

我和姐姐随着笼钰、嫦娥驾云而去。说到这,可着实把我气得不轻。

我和姐姐刚换出人形,所以对于飞天遁地之术还不能心灵神会。无法,笼钰和嫦娥便各带一人。神仙虽然辟五谷、身轻如燕,但四人共乘一云,总免不了让人胆战心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