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高城风见月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高城风见月》最新精彩章节目录_Akasha Recorder小说

高城风见月

作者:Akasha Recorder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战斗

两个热情的人相遇会成为要好的朋友两个孤独的人相遇还是两个孤独的人一个退出地下世界的年轻人遇到了一个想要冲入地下世界的女孩。在混乱的世界中,他爱上了她的纯粹,决定帮她复仇。(大概会带一些肉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午休的时间已经快结束了,但面对近在眼前的可能性,疾风不可能就此罢休。

“希望那个中二少女不要骗我吧。”

虽然曦天马行空般的话语着实让人无奈,但还是不可否认其中蕴含的大量信息。即使疾风对于“阅读理解”一窍不通,也大致能够理解一些情况——首先,出于某种原因,现在天台的钥匙在辉月的掌控之中,其次,辉月本人现在大概处于很不理想的状态,以致于“将自己关起来”。这让疾风又回想起来昨天晚上,爱与他最后的对话——“对了,疾风哥你看上的那个姐姐,她最近的情况大概很不妙呢。”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呢……”

正一步步向天台前进的疾风喃喃自语,此时的他绝对想不到,他所热切期盼的与那个人的相遇,会像陨石坠落的冲击波一样,让他原本和谐平静的生活变得支离破碎。

不过,一切都在某些人的预料之中。

——————————

辉月……

疾风并非没有在诸如报纸,电视上之类的东西上看见过她的身影(其实他还私藏有一本辉月的泳装写真集,那是他人生中购买的第一本写真集,也是他第一次对除了那个人以外的女性的肉体产生浓厚的兴趣)。

只是长相的话,他是很清楚的,已经凭借男人强大的本能深深地烙印在了大脑中。

但她的内在是怎么样的呢?

常常听说,那些搞笑艺人在家中会变得像木偶一样死气沉沉,而以清纯温婉闻名的女星私底下滥交成瘾。那么辉月呢呢?真正的她是个怎样的人呢?

辉月……

辉月姬……

囚禁自己的公主……

他在通向天堂的铁门前停下了脚步,至此,寸步难行。

他在犹豫,他在恐惧,他在彷徨。

人总是期待真相的降临,但当真正面对真相时,却又踌躇不前——这句话正适合用来形容现在疾风的状态。虽然他已经认定辉月是如他所渴望的女性,可一旦直觉错误,对于一头寻依的孤狼来说,就是一场梦永远的破碎。

“……”

在风纪委员室中沸腾的热血趋于平静,他深吸口气,缓缓推开了天台的大门……

从长空的枷锁下解放的疾风如潮水般灌入狭小的铁门。高处不胜寒,透骨的凉意与风压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不过,他还是幸运的找寻到了那极黑的倩影。

高城之上,疾风遇见辉月。

人们常说,两个热情的人相遇会成为一对的挚友,两个孤独的人相遇还是两个孤独的人。对于本就不会发生的化学反应,就算加再多催化剂也没用。

在那一刻,究竟有没有什么反应悄然发生呢?疾风无法给予自己回答,现在,这些事情并不重要。

在那里的,不是冷艳高贵的月下公主,也不是魅惑众生的妖艳歌姬,那是怎样一个人啊?那是怎样一个人啊!是悼亡者,还是守墓人……

她将自我沉入了黑暗,心中只剩下战斗的烈火。

徘徊在空气中的“恶臭”,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东西——父母被残杀的子女,孩子被夺走的母亲,爱人被蹂躏的男子……就是那样的名为“憎恨”,名为“复仇”,亦名为“无力”的“恶臭”。

虽然不想承认,但疾风大概是在最糟糕的时节遇见了她,就像在盛开时遇上冬日的樱花。他本身是不喜欢参与进麻烦的事情的,不过这次的情况不一样,他嗅出了她的悲伤,也嗅出了她的战意,更重要的是,在感受到她的情感的一瞬间,他确信这个女孩确实如他所期盼的那般纯粹无瑕——既然她没有背叛孤狼,那么孤狼就会为她劈斩荆棘。

于是,他扣上天台的铁门,选择了一个远离骄阳的角落……蹲了下来。

“真是坎坷的青春啊……”

————————————

TK学院的天台是没有围栏的。

大概是因为从一开始就不准备再放人进来,所以干脆把围栏撤掉了。总之,TK学院的天台不存在名为围栏的物体。

人这种生物,是向往天空的,但如果真正面对天空,便会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眩晕感——那是屈居地面之物的生物本能对自我的保护……或者说,警告。因为人类终究不是属于天空的生命。

但确实有那么一少部分人,他们位于“高处”,俯视众生。因此,他们不曾畏惧长空万里,对于他们来说,也许有没有“围栏”真的都差不多……

辉月坐在天台的边沿,这里并不高,只有十二层罢了,刚好足够摔坏一个人的高度。她曾在“世界树”的巅峰高歌起舞,这样的高度甚至不能让她有产生心跳的冲动。

她穿着的黑色的连衣裙,上面绣着黑色的蔷薇。

她披着的黑色的披肩,也绽放着黑色的玫瑰。

她带着那颗逐渐被黑色腐蚀的心,来悼念她已经被黑暗吞噬的故去的友人。

太阳的光芒散发着柔和的温暖,让人不禁萌生睡意,就连今天的风,都显得懒散起来。她嘲讽这软弱的风,不及她曾面对的狂风的十分之一;她蔑视这矮小的楼,不及她曾面对的高空的百分之一。

然后,一阵疾风吹来……

顺着那阵风,她转过头。

看见那个人走了进来,蹲在了墙角的阴影处——刺眼的阳光使她看不清他的脸,不过,虽然他选择了一个极其让人不解的猥琐姿势,但这阵风,这阵疾风毫无疑问是他带来的。

“你是谁?”

简单而平凡的疑问,大部分人对初见的对象都会问这个问题。但是辉月的提问与常人有着本质的区别,她为自己的问题披上了“质朴”的伪装——或许是为了让它显得更和善一些,也可能,只是她不想多说。

“你对我来说,有价值吗?”

这就是她真正的问题,她对这个“乘风而来”的青年或多或少有了那么一丝兴趣,所以问了个这么刁钻的问题。

而对此,青年做出了诚挚的回答。

“我叫疾风,是三年B班的学生。”

很遗憾,他的诚意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仅仅一个照面,辉月就对他兴趣尽失。

“叮——”

午休的铃声适时响起,可让辉月失望的事情发生了——看样子,疾风完全没有回去的打算。

“喂,帮我买罐黑咖啡。反正你打算翘课吧?”

她只好想方设法地把他支开,疾风已经被她自动分类到了“只不过是想上我的愚蠢搭讪男”之中,所以,现在他对“公主”来说只是个碍眼的“樵夫”。

疾风二话不说地离开了。他并不打算对辉月言听计从,只是……既然已经决定在这里熬上一下午,他也需要做做准备。

TK学院只有两台自动贩卖机,一台在校门口,另一台在教师办公室前。如果去校门口,就不得不绕远路爬两次楼梯,可以把人累个半死。想绕近路更不可能,你会分分钟被眼尖的年级主任军团“逮捕归案”。

所以,那个家伙肯定不会回来了……辉月本来是这样想的。

三分钟之后,疾风面不红,气不喘地乎来了。

这家伙是赫拉克勒斯吗?!还是说他是气息遮断EX?!

“接着。”

没等辉月把瞪大的眼睛扳回原状,疾风就在十米开外将饮料丢了过来,同时还发出命令似的语句。

“你这……”

辉月条件反射地伸出右手,漂亮地抓住了袭来的异物。可她忘记了自己身处险境,顿时一个趔趄,整个人颠倒过来,笔直地坠落地面。

“啪!”

一道刺耳的巨响。

原本绝色华芳的女子竟然就这样直接变成了一摊惨不忍睹的肉酱,赤红的鲜血飞溅到十米开外。只剩两条修长的美腿还在不停地抽搐,仿佛在宣誓着主人的悲残与不甘。

“唉~变成这样连奸尸都不行啊!”

疾风站在还留着少女体温的天台边沿,露出厌恶的表情……

……

突然联想到以上可能发生的一切,辉月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喂,没事吧。”

疾风皱着眉头问到。在接到饮料后,辉月就突然莫名其妙地开始发呆,让他像丈二的和尚一样摸不着头脑。

“你这个家伙,不能好好递过来吗!”

终于,辉月回过神来,毫不犹豫地大声口舌诛讨疾风。

“再说了,哪有女生会喜欢黑咖……”

“我买来的是酸奶。”

没等辉月说完,疾风就打断了她的话语,还指了指她的右手——Akashic Recorder牌无糖原味酸奶。

“……”

辉月无话可说,这个男人未免太识好歹了点。

“虽然我身边有成天宣传‘酒才是女人的浪漫’的怪女人,但正常女性的喜好我还是清楚的。”

“……”

辉月默然,她想起来自己的熟人里似乎也有那么一个成天把伏特加挂在嘴上的女流氓。

不知是赌气还是怎么,辉月两下就把疾风带来的酸奶喝完了,然后毫不客气地扔了回去。

“去扔了。”

“啊呀,就这么扔了未免太可惜了吧。”

“怎么,你还要做收废品的工作吗?”

“不是啊。这个……”

疾风伸出舌头,做出了一个舔舐的动作。

“我准备留着慢慢享用。”

“你……真是恶趣味啊。”

辉月发现自己确实小瞧疾风了,这个家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变态。

“每天早上都和它接吻,然后再传给下一代什么的。”

“……”

辉月已经放弃抵抗了。

“我会对着它告诉我的孩子,你妈妈当年可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哦!”

“喂,等等……‘妈妈’又是……”

辉月不满地质问到,突然却又像是兴致全无般的停了下来,疲惫地撑着额头皱眉道。

“算了,随便你吧。”

她可不是为了听一个变态胡闹才抛下一切独自跑到这种危险的地方来的。错,她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理睬一个对她毫无意义地男人。

“……”

疾风识趣地没有再多说些什么。他放下空罐,慢慢地走到天台的边沿,半只脚伸出到天空中,不带一丝惧色,笔直的挺立着。

他不是为了调戏辉月而来的,玩笑话点到即止就对了。说到底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说那些话,他不算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也许是感受到了围绕在她身边糟糕的气氛,一时头脑发热,所以迫切地想要寻求些改变吧。

此刻,他们,

站于相同的高城,

遥望相同的彼方,

吞吐相同的清风,

沐浴相同的暖阳,

感受相同……

感受相……

感受……

果然感受不到呢,她的心情。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所谓残酷现实,就是虽然可以让你像小说般的对她一见钟情,但却无法让她像小说般的与你两情相悦。

樵夫爱上了公主,他愿意让自己劈的每一捆柴都去为公主取暖,可是公主说,我们家用的是空调。

爱情,必定是一场旷世持久的拉锯战。

真是,追梦的青春啊……

沉默,只剩下风的歌声。

——————————

就这样,两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相背无言,唯有愁断肠,呆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黄昏崭露头角,红日上云天,斜阳草树,归鸟唧唧,他们才意识到,时间已经乘风归去。

“喂,我说你啊,如果不想只做一个无趣的搭讪男的话,就好好带上诚意吧。”

“诚意吗……比如说呢?”

“就是这个啊,这种问题自己去想啊!”

“额……是不要不解风情的意思吗?”

“是不要没事找事!”

“……”

“保持沉默也是禁忌!”

“这……额……真是可怕。”

“很遗憾,女人就是这么可怕的生物呢。”

“这样啊,不过这样挺好的,不是吗。这样的话,就不会让两个人变得像两个一个人一样了。”

“……”

“你偶尔还是能说出些不错的话嘛。”

“能被大歌星夸奖,还真是不胜荣幸。”

“大歌星吗……真是讽刺啊……”

“……”

那一刻,她又露出了在两人初见时露出的表情——寂寞,哀恸,仇恨……拌着一丝挥之不去的疯狂。他只能默默看着,无法与她分担,至少为她铭记。

“我该回去了。”

末了,她要离开了。

“你所期盼的诚意……”

他对着她的背影,

“我大概能够带来……的样子。”

“这算什么啊?双重不肯定句吗?”

她哭笑不得。

“这是虽然极其困难但一定竭尽全力完成的意思啊!”

“……那就让我稍微期待一下吧……颓废的骑士先生。”

————————————

这一段总有点怎么都写不好的感觉,不过女主终于出来了,也算是一种慰藉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