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命犯桃花:神君改个运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命犯桃花:神君改个运》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雪寂冬深的小说

命犯桃花:神君改个运

作者:雪寂冬深分类:武侠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八万年前,她被抽筋扒皮脱胎换骨硬塞到神界做了司命神君,替人顶罪。四万年前,她遇到那个妖力滔天的妖孽,为了借助这妖孽的力量复仇,她擅自修改了妖孽孤寂一生的命格,却不想因此将自己送上万劫不复的深渊……本书是《妖颜女帝:堕世成凰》前传,可以先看正本再来看本文。Ps:本书主要讲三个女孩子的爱情,妖颜女帝篇幅宏大,BG占比1/4,GL占比2/3,支线剧情丰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桃夭喜欢她,这几乎是神界公开的秘密。

可两个女人,怎么可能呢?

许桃夭听见她碎碎念这么多,不由得放声嘲笑起来,眼底藏着一丝心碎。

旋即,她又将那一朵桃花收回,放在鼻尖轻嗅,回怼道:“我说,你这位高高在上的南斗六星中的首领司命星君,您能不能别这么自作多情?我拿着一朵桃花就是为了送你?别做白日梦了!”

林雪寂老脸一红,不耐烦问道:“有话快说!”

许桃夭盯着那朵桃花思量片刻,扭过头去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望着她。

这样子也不像是有了对象啊,怎么无端会命犯桃花呢?

于是许桃夭一脸狐疑问道:“司命,你不喜欢我难不成是心里早有了人?”

林雪寂又气得扶额,难不成这狗东西是特意来此辱骂自己的?

她越想越气,索性伸出手指骂道:“不说就快滚!别耽误我时间!”

“哎呀呀,别别别,我就是好奇嘛!你有所不知,我今日也为你卜了一卦,你今年命犯桃花!好大一朵呢!”

说着许桃夭又将那桃花伸到林雪寂鼻尖下,看着林雪寂将信将疑拿着桃花,老脸一红。

“真的?我今年命犯桃花?”

林雪寂素来心气高,一直没有看得上眼的,可那颗寂寞的心看着别人出双入对的也羡慕不已。

“哎,可惜了,这朵桃花不是我。”

许桃夭自怜自艾,看她这模样也断定这朵桃花是突然冒出来的。

林雪寂咳嗽两声,往前迈了一小步,喜笑颜开悄声问道:“这位郎君身在何方?是何模样?姓甚名谁?家中都……”

“喂喂喂,你有必要这样殷勤查户口么?我贪狼星君只能为你预测你今年桃花开不开,至于开在哪里,开成什么样子我怎么知道啊!”

许桃夭有些小气了,毕竟自己喜欢司命好多年了呢,怎么撩拨都不成功,眼下看着司命心中的确没有自己,不由得垂头丧气。

“孤单四万年,我的桃花终于要开了!”林雪寂兴奋得将方才那凶卦忘得一干二净。

许桃夭又望过去,一脸恐吓说道:“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你今年虽命犯桃花,可若处理不好,便会招致杀身之祸!”

林雪寂脸上的笑容凝固,她愣了愣,复试探着问:“你没骗我吧?”

许桃夭无奈叹息一声,双手一摊:“雪寂太岁爷,若非与你性命攸关,我怎么会特意来告诉你啊?”

林雪寂见她那模样实诚,便信了,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鼓,脸色一沉,轻声道:“我今日也算了一卦,凶卦。”

二者有关联,莫非,这朵桃花,就是命中情劫?

“你虽为司命,却无法预测自己的命格。依我看来,你还是速速去尘缘仙君那里一趟,看看你命里那朵桃花究竟是何人。查出来,早些斩断情缘,避开这一劫,否则,有你万劫不复的!”

许桃夭不像是撒谎,语气里满是真意,说得林雪寂也心动了。

“可我……几千年才犯一朵桃花,就这么斩断了,岂不是太可惜?”林雪寂咬咬唇,心如刀绞,下不去手。万一处理好了,自己不就没有性命之忧了?

许桃夭连忙摇头叹息:“瞧瞧你这出息样儿!有我贪狼星君在,你还愁没桃花?舍了这一朵,我给你一树好不好?”

林雪寂立刻呸了一声:“啊呸!你可别!自己就是朵烂桃花,别来糟践我!你离我远点儿我就谢天谢地,感激涕零了!”

她可不想要烂桃花,宁缺毋滥。

此时,天空忽然变了色,方才还是晴空万里,这下子忽然就暗沉沉的。

“这天怎么说变就变?”林雪寂皱皱眉,扭头准备进屋去。

忽然背后一声急促的呼喊:“司命留步!有急事相告!”

林雪寂回过头去,只见尘缘仙君来了,那白胡子老头跑得气喘吁吁,看来是真着急了。

尘缘仙君对着林雪寂做了一揖,喘了口粗气,才说道:“司命啊,今日老夫照看那园中果子,发现你的尘缘果被一根藤蔓缠得紧紧的……”

林雪寂立刻两眼放光,上前一步高声问道:“是不是我的良人就要来了!”

“呃……不是。”尘缘仙君扶额,擦了擦汗说道:“是你命里的劫数。”

“啊?怎么回事,你们两个开口闭口都是劫数劫数。许桃夭,你说实话,是不是你撺掇了尘缘仙君一起来哄我的?你若胆敢如此,小心我改写你命格,让你生不如死!”

林雪寂心里没了底,这两个人说话如出一辙,又来得这么恰巧,难免让她怀疑是不是故意哄骗她的。

尘缘仙君双手一摊:“哎呀!你可是司命星君,倘若你有什么差池,多少人跟着遭难!我怎敢拿你的身家性命开玩笑?你这回是真的在劫难逃啊!”

林雪寂闻言正色,顿时着了急,眼皮一直在跳:“那你来告诉我有什么用?我自己也算不出那劫数在何方!”

尘缘仙君赶忙从袖中掏出一幅图来,打开来看,图上画着青山隐隐水迢迢,茂密的林间有无数狐狸在乱跑,各种姿态。或惬意卧于树上,或三两互相追逐着,或媚笑着。

林雪寂不解其意,便问道:“你给我看这青丘狐族做什么?”

她瞥见尘缘仙君摸了摸胡子,一本正经说道:“缠住你的那根藤蔓,便是这青丘中的一只狐狸的,你若找到它,早日将其斩杀,便可逃过此劫!”

“什么?去杀一只狐狸?你这是要我与整个青丘为敌?”林雪寂自然不傻,心里掂量着,自己不过是个司命星君,青丘狐族与神界交好,她这平白无故杀一只青狐,断然是理亏。

尘缘仙君摸着胡子笑了笑说道:“这只青狐可不是青丘的,它就是只别处的野狐狸,只是正好也在青丘凑凑热闹罢了。不信呀,你看看看司命簿中它是否隶属青丘。”

林雪寂又看向一旁听了许久谈话的许桃夭,只见她也笑了,插嘴道:“我给你算着桃花运时,也算出有人阻挡,说不准,还真是这只狐狸精呢。你可别一时心慈手软,放走了情敌。到时候心上人被狐狸精勾引,冷落了你,你后悔也无济于事了。”

两个人这般危言耸听,让林雪寂一时没了主意,若真是如此,她与这狐狸精怕是要有个决断才好。可转念一想,能被狐狸精勾引走的人,有什么好稀罕的。

“哼,区区一个狐狸精便勾走了他的魂,日后再有七八个什么妖精,只要长得好看,那也能勾住他的魂,这样的人,不要也罢!”

林雪寂果然是个傲气的,几千年才开这么一朵桃花,还这么不稀罕!

许桃夭顿时高看她一眼,啧啧两声,不痛不痒的说了句:“不愧是南斗六星君之首啊,有骨气!我喜欢!”

这话又引得林雪寂对她嗤之以鼻,外加一记白眼。

许桃夭见她如此傲气,便将手中的桃花随意丢下,警告似的提醒道:“可这朵桃花不一样,我给你算过了,这是朵难缠的桃花,你逃不掉的。你若真想图个清静就只能先除掉那只青狐,或者,改了它的命格。”

“许桃夭你疯了!”林雪寂闻言顿时怒了,反手打在勾栏上,一下子吃痛又缩回来,那双眼睛却还是瞪得大大的。

又听闻她满是嫌弃的骂道:“命格关乎其一生,我身为司命,何时该改她人命格,都是有定数。眼下岂能因为一己之私而破坏天数!你当真是放荡惯了,好好一个北斗七星君之首,做成这般模样!传出去令人不齿!”许桃夭被她鄙视习惯了,因而也不放在心上,只是摇摇头就走了,临走又留下一句话:“这青狐命途多舛,乃是天注定。你若许它点好处,存点情分,日后说不能就能化敌为友。你若真不想置它于死地,便事事遂了它的心愿,这样它也不会生了害你的心。反正你也不打算要这朵桃花,索性替它圆了求不得的心愿,帮它得到心上人便是。”

现在的情况是,林雪寂的桃花劫是一个人,命中劫是青狐,现在青狐还是自己的情敌?

林雪寂一脸为难,三角恋,注定是虐恋啊!

难怪处理不好就会有性命之忧。

许桃夭见她一脸为难,也不多逗留,只说道:“这朵桃花,你不想要便丢弃。倒是你那命中劫青狐,你不能忽视,最好你将这桃花劫也让给她,好让她不恨你,早些了断你的劫数。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林雪寂见许桃夭甩甩袖便真走了,尘缘仙君也一同离去,心下更是一沉,呆滞的怔在那里,不知所措。

她歪头一瞥,又见地上的那朵桃花开得正盛,粉嫩桃红十分惹人喜爱。

于是便将它托在手中,静静凝视。

此时,暗沉沉的天色顿时落起雨来。雨水砸在桃花上,将花瓣从她手中打落下来,跌在地上。

不多时,厌冬深已经来到了天府宫。

神界,天府宫。

厌冬深盘腿坐在仙鹤上,身后跟着两字并排的仙鹤,啾啾的叫着。

在她的前方,是一座繁华的宫殿。

天府宫建得十分繁华,宫门深墙,好像要将人的心也锁在高墙之内一般。

厌冬深仙风道骨,美貌绝伦,温婉可人,成熟如蜜桃,香甜如蜜 汁,却是个眼里时刻透露着杀机与警惕之人。

纵然让人觉得离不开眼,可只须与她对视一眼,便知她并不好对付。

厌冬深盯着脚下的天府宫,准备落脚了。

忽然间,一队仙鹤啾啾啼叫不停,奔涌着朝着结界去,好像是通传信号。

厌冬深停在高处,垂眸等待回应。

不一会儿,从绝美的天府宫中飞出两队雪雁,也发出欢快的啾啾声。

原本空荡荡的上空,忽然出现一道圆形屏障,只是散了一道白光,旋即打开一个大口子来,那是入口。

厌冬深眼神变了,复杂和难过都装在眼眶里。

仙鹤带着她们很快到了一大片竹林里,清晨的薄雾还未散去,竹林里还挂着露水,一切都显得那么空旷神怡。

一阵脚步声从竹屋里传出,还不等厌冬深走近,便齐刷刷站着两排仙娥,一个个身穿白衣,美貌可人。

手持花篮,面带微笑,恭敬的迎着厌冬深这位堕神。

紧接着,一道白色的流仙裙堆着月光缓缓而来。

厌冬深瞧过去,此人梳着仙女发髻,一双含情杏眼如雾似幻,柳叶眉稍微比厌冬深的要更高挑些,显得更加清冷高贵。

鹅蛋脸,小巧的鼻梁,温润如玉的淡淡粉色唇瓣如同蔷薇花。

窈窕身段,纤纤玉手放在腹前,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清冷如谪仙。

“不知堕神到来,所谓何事?小神有失远迎,还望堕神见谅。”

林雪寂还是这副模样,厌冬深这样想着。

林雪寂见她来了,当即皱眉,自己虽飞升上神了,却和厌冬深不是一个级别的。

比起自己,厌冬深这位堕神的资历更老,厌冬深早在八万年前就飞升上神了,而自己是四万年前才飞升的。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