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魔帝盛宠:龙妃请上位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魔帝盛宠:龙妃请上位》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魅幽狱著

魔帝盛宠:龙妃请上位

作者:魅幽狱分类:奇幻小说类型:热血励志

★精华版:一朝穿越风起云涌,驭兽四方,谁与争锋?王者归来,权倾异世,携手江山,共创天下!★正常版:阎凉,杀手界的神话,阎门的幕后当家。一朝身穿入异世,钱财地位两厢空。本想独影孤身安安全全回家去,奈何得了某只不离不弃倾心待,便决心在这异世安身立命,闯出一番天下!这生生世世,有你在,便无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古语云:龙,首似驼,角似鹿,耳似牛,目似鬼,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含珠在颔,司听以角;头上如博山者曰尺木,喉下长径尺者曰逆鳞。

阎凉不知怎么形容眼前这头美丽而强大的怪物。

他庞大的身躯缓缓浮出众生池,只微抬了上半身,这池子便略显拥挤,阎凉看着这庞然大物,失了言语。

血色洗涤过的暗紫龙鳞赛过日月星辰,华美须髯浩浩长飘,龙爪雄劲沥沥滴血,紫眸似渊透尽亘古荒凉……那是高傲的,坚韧的,也是残忍的,弑杀的……

阎凉定定与他对视,她仿佛看到了那远古的炼狱之渊……战火,硝烟,杀场……嗜血的杀意,滔天的血焰,成神!亦成魔!

“女人……”他似是想说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阎凉笑眯眯的的问道。她喜欢强大却美丽纯净的事物,就如群兽,就如……他。

“无人敢问及吾之名。”龙眸凌厉,嗜血的杀意澎湃而出,整个空间的重力都被压下了下来,赫赫威压向她袭去。

“那么很荣幸,我是第一个。”阎凉依然笑的绝美,脊背不屈傲然而立,定定地盯着他充满杀意的眸子。

龙眸中似有血腥的笑意划过……他加重了威压!

她依然笑着,嘴角渗出一丝鲜血,却好似不知。

虽然身处异世,但是胆识、尊严、手段她从未丢过,那是深深刻在骨子里的东西,那是强者的象征!挥之不去,抹之不掉。

……

对视良久,见她还是那个气人的德行,便撤了威压,他的威压可不是闹着玩的,再不撤她必死无疑。

他活了这么些年从未见过如此倔强坚韧之人,当然,他自己除外。

呵,这女人,有点儿意思啊!

“不告诉我名字也无所谓,咱们做笔交易如何?”阎凉调整呼吸,随手抹掉了嘴角的鲜血,眉眼微挑。这魔龙刚刚并没有杀她,虽不知为何,但想必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动她。

“呵,你有什么资本跟我谈交易?”魔龙忽的低下高贵的头颅与阎凉平视,语气虽是冷血刻薄,但龙眸却隐有笑意。这女人真是狂妄的很,不过竟是有些像他……

龙息喷吐在她的小脸上,湿湿润润的,倒是清爽的很。阎凉凤眸微微睁大,有些惊讶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龙头,随即笑颜如花,凤眸闪闪灿若星光。

“离近一看更漂亮了!”阎凉笑着,毫不犹豫的伸爪摢撸摢撸他的龙头,又趁着他愣神之际,双手捧住他的大脑袋,非常响亮的啵了一个!

“你……!”

“你什么你!我告诉你,这可是我的初吻,小魔龙~你可赚大发了!”阎凉心满意足的搂着巨大的龙头蹭啊蹭~完全没注意到某人即将黑化的样子……

初吻?

嗯,很好。

小魔龙?

呵!女人,你死、定、了!

……

“……嗯?这手感怎么不太对?”阎凉奇怪地整开眼。入眼即是紧致的喉咙,几滴血珠缓缓划过修长的脖颈,无比旖旎魅惑……

缓缓抬头,阎凉有点懵。

“继续啊,怎么停了呢?嗯?”某人笑的美丽而危险,又缓缓抓住了她的手。

“你……你,你等会!”那光滑紧致的触感让她瞬间回过了神,迅速抽出被某人紧握的手,撤下了还在他脸上的另一只爪子,然后一个鲤鱼跃龙门退游出了五六米远。

“……你可以化成人形?”阎凉大脑有些短路,问出了一个极其白痴的问题。

“不,我化不成。”某人表情郑重,神色极度认真。

“……”

“刚刚还抱着我撒娇来着,现在怎么离我那么远,嗯?”俊眉微挑,紫眸如渊引人堕落。

阎凉凤眼暗光划过,警惕的看着不远处的男人。

干他们这行的人,见过的帅哥数不胜数,不用往远说,她弟就是一极品美男,可与远处的这个男人一比,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斜眉入鬓如墨染,英挺鼻梁若刀削。薄唇嫣红似新月,深邃紫眸似深渊。此刻他浴血而出,黑发如瀑肆意散落,血珠从他紧实宽阔的胸膛上划过。虽然他的肌肤不正常的苍白,但也掩盖不住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

这个男人美得极具攻击性,也俊的很有男人味,让人不自觉的心生向往。虽然他隐藏的很好,但他那浑身散发的气味却骗不了人,那是残忍嗜血的味道。经验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极度危险!

“过来。”那人勾唇一笑,如地狱花开,美得惊心动魄。但让却阎凉心惊肉跳,这祖宗要干嘛?!

他龙的形态能轻易让她放松下来,可他人的形态着实让她吃不消,她果然还是喜欢可爱的野兽们,这……会变身的小魔龙,还是算了吧……

但是她看出来了,这就是个阴晴不定的主!早晚都要和他合作的,到时还要借他的力。那不如先顺了他的意,哄的他高兴。

阎凉抿了抿唇,一狠心游了过去。

某人看着乖乖游过来的的小人儿,满意一笑。低头细细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小人儿,直到把阎凉瞅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才大发慈悲地移开了眼,随后淡淡道:“继续。”

……???什么继续?

阎凉狐疑的看着他优雅完美的下颚,直到……发现那的发丝里藏着的红红的耳朵……

看着他似番茄似的耳朵,又看了看他平淡如水的表情,这男人……忽然明白了他说继续的意思,阎凉忍不住笑出了声,这魔头倒是有些可爱的。

“你笑什么?”某人皱眉,表情丝毫没有破绽。

“没什么。”抿着笑,伸手抱住他紧实修长的腰身,小脸贴在他宽阔的胸膛上,感觉到眼前的人身体一僵,她无声笑的更欢快了。

她从未抱过异性,当然,她那个傻弟弟除外。记得当时她抱着她弟,还嘲笑他腰太细来着。这男人的腰倒是强劲有力肌理分明,连胸膛也宽阔的很。

啧~身材真好,也不知道会被哪个便宜女人得了去……

温暖玉香在怀,从未亲近过他人的魔神有些怔愣,那一向如渊的双眸瞳孔微缩,呆呆的睁大。

低头看了看依偎在他胸膛上的小女人,眨了眨眼,缓缓伸出沾满鲜血的大手环抱着她。将头窝在她的肩头,深呼一口气,闭上了眼,长长的睫毛轻颤。很奇异的感觉……却莫名有些温暖,似能平复他内心深处的狂暴与杀戮。

哗啦哗啦的声音阎凉自然是注意到了,刚才他抱她时她才发现,他的两只手腕上竟拴上了好几条铁链!凤目微暗,众生池边上的那些铁链想必就是用来锁他的吧……倒真是魔头的待遇呢……

    紫魔矿散发着晶莹的光芒,照亮了血池中相拥的人儿……

……

良久,阎凉想抬头说些什么,却兀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喂!女人……你……”感觉到胸口一湿,他迅速把不断咳血的女人拉到身前。但看见了她的样子,本来想问的话也憋了回去。

这分明就是方才的威压造成的!虽然他只用了两分力不到,但普通人也是绝对撑不过三秒。

这女人却足足撑了十秒有余!脊背不屈,连声都没吭一下。后来也表现的跟个没事儿人似的,他就没在意。

谁成想,这女人竟然生生撑了这半天!若不是她吐了血,他早就忘了她还有内伤的事了!

这女人怎能如此要强!

“既然你要逞能,那我就成全你!”他气急,一手板正了阎凉的身体,一手却狠狠地掐住她纤细的脖颈,魔眼如狱撩起滔天火焰,殷红的唇勾勒出一道狠绝嗜血的弧度。

阎凉毫无防备的被他掐住,顿时进气多,出气少。他给她留了解释反驳的余地,她却任由他掐着,既不反抗,也不说话。

……

“倒是像我……”呢喃着,叹谓着……她所流的血被他的唇舌尽数卷了去。

阎凉凤眸微闪,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早已抽出的匕首。

刚刚在他掐她之时,她就抽出了匕首,但她发觉这男人并没有下死手,还好,还没到鱼死网破的地步……

没到最后她绝不会和他撕破脸,她感觉得到,这男人捏死她就跟捏死一个蚂蚁一样简单。实力摆在这儿,她就算有再多计策也使不出。

良久,血已经不再流了,可某人的却迟迟没有离开……

“……你给我起开!”实在忍无可忍。

“不要。”某人不依。

“起开!”阎凉伸手推他。

“不要。”某人不饶。

“我数三个数……”

“不要。”趁着阎凉举手数数的空档,他顺利的将头埋在她的颈窝。

“……”抬头望穴顶,某人的行为让她极度无语。但是她推又推不动,打又打不过,只能任由他抱着。

良久,看某人依然没有起来的预兆,她只得无奈的抚了抚他如瀑的长发,完全把他当成爱撒娇的野兽宝宝了……

“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嗯?”阎凉极度耐心的哄着,语气轻柔。

虽然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温暖舒适,但是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乖,快起来。”阎凉揉了揉他的脑袋,诱哄着。

“喂,女人,你把我当孩子了么。”忽的抬起头,黑发有些凌乱。

抬手捋了捋他凌乱的发丝,看着他完美的俊脸满意一笑,挑眉道:“难道你不是?”

“女人,你可知道我活了多少个年岁?”眸子一眯,声音暗哑低沉。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