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师傅救命徒儿又被妖怪抓去成亲啦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师傅救命徒儿又被妖怪抓去成亲啦》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尺素百花魁小说

师傅救命徒儿又被妖怪抓去成亲啦

作者:尺素百花魁分类:古风小说类型:后宫

我姓许,祖业是悬壶济世的大夫,身边也有条蛇妖老缠着~~但是,我跟白蛇传中的那位真的是没得关系啊!明明有个青梅竹马的邻居小妹轻柔蠢萌易推倒;还拜了个练修仙之道的御姐师傅抱大腿;甚至半路还捡了个腹黑萝莉当宠物。可身为捉妖修士的我三番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来也奇怪,百年前的灾祸就算是高墙坚壁的大城也没能幸免,而不知为何,这人口不过两万的小小乾堂县 ,却安安稳稳的度过了最动荡的时刻,也就是周围的村子被袭击一二。

有人说这是托了旁边那条之江龙王的福,之江状如其名,整条江域两次回折,成之字形,传说有头快成龙形的白蛟蛰居在其中,往年朝廷每逢八月十五必将杀鸡牛羊供奉,以祈求风调雨顺。

在那场灾难之前,大家更多的认为这只是一种心理安慰,更多的是讨个吉利,庇佑着城中百姓。

然而妖祸期间,之江江面却突然波涛汹涌,十几米高的江浪冲破河堤,却未淹入乾堂县中。

而是顺着县城的边缘,靠着洪水的劲势硬在沿途的田地中冲出了一道水渠,末端又回到江中,将整个乾堂县围了起来。

如此,乾堂县城内再无妖患,这头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白蛟,也被百姓尊称为之江龙王。

而很不巧,今天正是八月十五,祭祀供养之江龙王的日子!

祭祀供养之江龙王的时期,也许是那头白蛟正宣泄着自己的存在感,江面会变得异常波涛汹涌,颇为壮观。

秉承着人类吃饱了撑着就爱作死的优良传统,总会有些人会迎着潮头下江,体验一下什么叫做来自大自然的降维打击。

这不,才头天的一个上午,许风禾却已经是跟着他老爹背着药箱来回出诊三次了。

许风禾自认为,在周围这帮成天窝在家里看背医书的人中,也算是身手不错体力充沛的人了。

可如此来回折腾,倒也让他累的够呛,加之还得帮老爹背着那个沉重的药箱,更是步履维艰,有那么点跟不上脚步了。

如此,又是招来一顿数落。

“怎么,这么点就不行了吗?你爹我这一把年纪的都生龙活虎,你年纪轻就如此,身体虚成你这样的,还让我怎么拉得下脸皮跟慕兄谈给你和莉柔成亲的事?!”

瞧着自己老爹一脸恨铁不成钢恨,不得把自己先揍之而后快的模样,许风禾也只能在一边小声逼逼。

“爹,凡事都绝对是你想的那模样,这种情况也只是因为昨晚没睡好而已吧。”

“少跟我来这一套,男人就要有承认的担当,你爹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大夫,见识过有这毛病的人多了去了,男人突然不行,没什么丢人的,可这都有一个月了吧,天天整个人萎靡不振的还成何体统。”

“回去我叫你娘帮你抓个方子,到时候别给我嫌苦涩加糖,就给我直接把原汁喝下去,调养个五六天也就缓过神来……”

一通骂骂咧咧,终于又回到了家,许风禾唯一还能够庆幸的,就是周围的邻居都跑去江边看祭祀了。

总算没有让多余的人听到自己老爹口无遮拦的嚷嚷,否则自己怕是这辈子英名不保啊。

回到自己屋子里,身心俱疲的许风禾也只能是想着赶紧睡个回笼觉,养好精神。

然而就是这么点卑微的愿望,却也因为自己的床被别的事物霸占而缩进了地底。

“回来了吗,那就赶紧快过来,伤口又开始发作了!”

不出所料,听见自己进门的动静,这个让人牙痒痒的女人声音又冒了出来!

只见自己可怜的床上被子鼓囊囊的,里头的家伙也不露个头。

对此,许风禾只表示这家伙当真是多此一举,自己身为正人君子心有所属不说。

就是看过这家伙本体,还能对其有反应的男人,自己到是真得要恭恭敬敬的喊上一声大哥。

察觉到许风禾迟迟未动,藏在被子里的那位啧了一声,发出了带着威胁意味的声音。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莫非是想反悔了?”

“当初我们的交易就是用你每日的精气供养来换你的命,怎么?都一个月了,现在才突然觉醒男人的尊严,不想被我这个下贱的女妖使唤?”

“莫非这屋子外面,已经招来十几个天师修士,随时准备将我轰杀了?”

闻言,再瞧着被子中凹凸有致的人形拱起渐渐的变成了一坨的形状,发出咝咝的声音,许风禾背上的汗毛竖起,只觉得屋子里的温度都下降了不少,刚才的疲惫更是一扫而空,立马精神了起来。

“不不不,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倾国倾城 温婉娴淑千娇百媚仪态万千的蛇仙大人,您绝对是误会了,我对天发誓不是那个意思,再说了,都一个月了,就算把您给供出去,就是私藏妖物这一条,那些天师修士也不会让我吃饱了兜着就走,小生好歹也是读过书的,哪有那么傻!”

“嗯,说的倒是有点道理,继续~~”

见对方语气平缓了下来,许风禾这才终于腾出手来,擦擦脑门上的冷汗,继续说道。

“只是近来您总是占着我的床铺,地板上实在是冰凉难以入眠,休息的太少,加上您平日每隔三五天还要吸食我的精气,小生身体单薄,实在是有些撑不住啊……”

面对随时可能的生命威胁,许风禾果断扔掉了所谓的节操,先狂舔一波大腿,甭管听不听得进去,先让她平静下来,再循循善诱,试图让对方体谅一下自己,好化解如今的危机。

不过话说回来,他记得被吸**气时只感觉飘飘然,然后身体像是被剥离了什么一阵抽搐,便索然无味浑身无力,随后就被这无情的家伙儿扔到地板上晾着了。

有一说一,老爹之前说的那些东西某种意义上好像也的确没什么错的……

许风禾正回味着那痛并快乐的过程,而青蛇女却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哦?这么说来,这件事情你还得要怪我喽?”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的许风禾赶忙捂住了自己嘴巴,将之后的长篇大论给硬塞回了肚子里。

原本他还打算与这家伙商量把五六天一次大抽,改为每天一次的小抽,虽然治标不治本,但好歹不至于自己突然间脱虚,小抽的量也勉强能靠自身喝点汤药回复过来。

可如今这情况,只能怪自己脑子抽,心直口快直男癌。

看来今天的一顿大抽是躲不过了的,还是老老实实放弃抵抗节省点力气吧。

许风禾无可奈何地向自己的床铺走过去,曾经那个每天早晨赖着不想起来的地方,在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地狱啊。

隔着那床被子,许风禾都能猜得到里面的家伙,得意洋洋的笑容会是多么恶劣。

正想着听天由命,身后却突然响起了屋门被猛的推开的动静,随之而来的是老爹那中气十足的声音。

“儿子啊,我找到那药方了,你娘去祭祀龙王了今天没空,你自己去按着方子抓药煎去,赶紧的,祖宗传下来的古方子,补肾的,准没错!”

许风禾闻言大惊!

不好,之前我与蛇女约定,不让她离开我的屋子,老爹和母亲根本还不知道这家伙的存在,要是蛇女的事被撞破了,天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正打算转身拦下自己老爹,而对方却已经大步走进了屋子。

许父满面春风,正打算招呼自己儿子记得准备两人的份,可刚走进屋子,却被别的东西给吸引了注意力。

“噫,儿子,你床上怎么好像有个人啊?!”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