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浮洲涉远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浮洲涉远》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白毫银针著

浮洲涉远

作者:白毫银针分类:历史小说类型:网游

这里的天空很蓝,这里的海水很清。在繁花团簇的宫殿上,长不大的我们眺望着大海。年复一年,我们永远是这副模样,我们永远也去不了远方。沧海渺渺,始于心魔,归于心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隐刚从小屋走出,便被慕长宁慕纤芸这师姐妹俩迎住。

“云隐师姐,那孩子的伤怎么样了?”慕长宁拽住想往屋子里冲的慕纤芸,关切地问云隐道。

“伤是小伤,可……”云隐眉间隐有几分疑惑,转眼看向纤芸:“纤芸师妹去看看她也无妨。”

“嘹咋咧!”纤芸轻轻拨开师姐抓着自己的手,向屋里走去。

“记得安静,”云隐轻声提醒,“还有,莫问身世年龄、何来何往。”

“至于长宁师姐,来帮我煎药可好?”云隐说着朝慕长宁使了个眼色。

慕长宁会意,跟着她走出院子,小声说:“我师妹涉世不深,喜怒形于色,颇为聒噪,请师姐见谅,回山后我定让她在思过崖呆上几天。”

云隐笑着摆摆手道:“这是什么话,纤芸师妹活泼得紧,我蛮喜欢的。”

慕长宁笑了笑,转而表情恢复凝重:“师姐,那孩子是有什么问题吗?”

云隐点头,从腰间取下云梦明心灯,向其注入内力,使灯缓缓地发出淡蓝色的光辉:“刚才引内力为她治疗时,明心灯光有异。”

“灯光有异?”慕长宁凝神看向明心灯,湛蓝色的光辉里没有一丝杂色,她摇头表示不解。

“是的,她体内似乎还有别的…类似于丹汞之毒。”云隐想了想,又补充道:“还有一点我想不明白:这孩子到底是怎么晕倒的?无论是飞蝗石还是丹汞,都不大可能致人晕厥。”

“啊…这个……”慕长宁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当时她受了伤还要去追,那伙贼人身手不凡,我们怕她危险,我师妹就……”

“就?哦~”云隐笑了出来:“大概猜到啦。”

她还想说什么,犹豫再三却只是说让慕长宁她们两个好好照顾女孩,若是可以,能够知晓她身份的话自然更好。

她没有说的是,刚才她出于好奇偷偷使用了引梦术,想要窥探一下女孩儿的来历。

云梦先代祖师将共情与催眠相结合,进而创造的引梦术,可以进入病人的梦境,查看他的记忆,甚至可以通过改变患者的记忆或梦境来取得药石难以达到的疗效。

但,引梦术如果被错误或是恶意地使用,将会造成无可弥补的后果。

几十年前,云梦曾有一位男弟子习得引梦术大成,却因使用不当对患者造成了极大的影响……甚至是心里的扭曲。

那个患者,后来疯疯癫癫,为祸江湖多年,江湖人称——邪里风。

而那位叫幽扶摇的男弟子则被逐出了云梦,从此不知所踪。

云梦也自此不再招收男弟子,并将引梦术视作禁术,非有缘者不授,非心纯者不授,非必要时不用。

云隐则是云梦中较少数通过朔梦林试炼、有幸习得些许引梦术的弟子之一。

然而,自己在女孩幻梦中的视线只是一片血红。

……以及,直迫心灵的压抑感。

云梦弟子本就不得轻易对病人施展引梦术,而云隐又是未经女孩本人允许便使用,被掌门发现的话怕是要重责。所以就算她再好奇却也只能自己忍下,不敢说给慕长宁听。

她有些郁闷地伸了个懒腰:“唉~长宁师姐你之后如何打算?要一直带着那孩子吗?”

说完,她不待长宁答话,便足尖轻点,向一旁小溪边的花海跃去。

慕长宁看着她在繁花中旋转起舞,再缓缓收身、将自己埋入花海,笑着跃到她身边,坐下身来:“看她想如何吧?她包裹被抢,定是要寻回来的。”

“助她?”

慕长宁“嗯”了一声,拔下一根草秆叼在嘴里:“她身手远胜于我和纤芸,但身上带伤,若是只身前往怕是……”

“我明白,”云隐伸出手,指尖追随着天上的飞鸟划动,“当心莫要引火上身。”

“云隐师姐放心,”慕长宁说着也看向天边,“何为该管,何为不该管,我能分辨的清。”

云隐听了一愣,随即哑然而笑:“我便是怕你如此。”

华山弟子万千,专管不平之事。可不平之事是因何不平?作梗之人能仅凭你一身正气与手中三尺剑便降服的又有几个?华山门下不少弟子因行侠而得祸,或失财、或丧生,可他们仍然从不退却、从不犹豫。

“有些事情,该管却不能管。”她笑着解释道,“这些东西,我不明说,可你要明白啊。”

慕长宁颔首道:“多谢云隐师姐提醒。”

话是这么说,可被她遮掩起来的满满的不认同是躲不开云隐的眼睛的。云隐无奈地捋捋额边的碎发,叹道:明哲保身才是长命之道。知道你不爱听,也罢~究竟如何是在于你的。反正人生不过大梦一场,不必要的麻烦,我是懒得去理会的。”

她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缓缓起身,从怀中摸出一小包药:“好了,这是给她的药。里面我已用小包分好了,每日早晚各一服,小火慢煎就好了哦。”

“云隐师姐要回医馆了吗?”慕长宁起身接过,从钱囊里抠出几两碎银。

华山曾因某些原因欠下惊天巨债,为了还债并重振门派,华山弟子人人缩衣节食、经济拮据,慕长宁和慕纤芸也不例外。所以说她的钱是“抠”出来的真的毫不夸张。

云隐摆摆手:“钱就不用了,你也是出手助人。”

“多谢云隐师姐,可不知师姐还有无桃花酿?”慕长宁坚持着把银子塞到她手里,“这些细碎银子想与师姐买上一坛。”

“我家是医馆,又不是酒坊。”云隐偏着脑袋调笑道,接过银子,“不过倒有几坛存货,有空来取个三两坛吧?”

说罢,朝慕长宁挥挥手,边轻声唱着歌边向严州的方向走去。

“……居此间,哪管他浊贫清贵,长生也拓此生绘……”慕长宁望着她的背影,微微有些发呆。

手指微动,腰间长剑出鞘三寸。清亮的声音让她回过神来,伸手抚过长发,走回小院。

“怎样?”慕长宁将药包放在桌子上,转身去看床上的女孩。

一直坐在床边的纤芸摇摇头,表示还是没有醒:“是我下手太重了吗?”

慕长宁摇头,解释道:“云隐师姐说她体内经脉气息所行,与常人不同,想来应当与你无关。”

“这样呀……”纤芸点点头,又支着下颌开始对着女孩发呆。

“可爱,”她轻声说着,伸出食指轻轻地戳着女孩的小脸,“眼睫好长。”

“你不会想带她回华山吧?”慕长宁也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纤芸立刻否认道:“我才没有这样想!只是她……”

她抿了抿唇,续道:“她东西被那黑衣人抢走,肯定要去夺回的,她一个人我不放心。”

“是呢。”慕长宁长叹一声,走到门口看向蓝天,“我也放心不下,如若能助她一臂之力就好了。”

纤芸连连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起身走到她身边,问道:“师姐,为什么当时你不让我出手?”

当时,黑衣人用飞蝗石伤了女孩,慕纤芸立时长剑就要出鞘,却被师姐按了回去。

“那时情况不明,不能仅通过手段来辨别是非。”慕长宁解释道,“现在想……那个黑衣人和他的同党多半是万圣阁的人。”

“能做这种事的……可能也只有万圣阁了吧。”纤芸点头表示认同,“就是不知道她包裹里装的是什么。”

她的脑海里正飘过一堆神兵利器稀世珍宝,却听得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从屋内传来:“里面是……湛露决。”

“呀,你醒啦!”纤芸欢快地跑了进去,“太棒了,我还以为自己下手太重了……”

女孩:“……”

慕长宁:“……”

纤芸:“……当我什么都没说。”

女孩躺在床上无神地看了会儿屋顶,才开口问道:“万圣阁在哪里?”

“无人知晓。”慕长宁说着把一件衣服递过去,“穿上吧,纤芸小时候的。你那身衣服有些脏了,我替你洗完还晾在外面。”

“师姐……?!”纤芸震惊道,眼里写满了不敢相信。

你竟是这样的师姐?收藏自家师妹小时候的衣服,还给别人穿?!

华山再穷也不至于这样吧?!

终于,长宁的严肃脸再也绷不住,哈的一声笑了出来“好啦,逗你一逗。”

她将女孩扶着坐了起来:“小心点。”

见女孩目光扫过屋内,她笑着说:“你那把古刀我替你捡回来了,不用担心。”

女孩微微皱眉,小手隔着中衣捂住受伤处。

“我请了云梦的师姐为你贴的膏药。”慕长宁抓住她的爪子,“别乱动,安心静养,几天就能好,之后我们帮你一起去把你的包裹抢回来!”

“对!”纤芸在一旁也跃跃欲试地说道,“管他千圣万圣,且试试我这柄剑!”

“师妹,”慕长宁唤了她一声,让她闭了口,“你去煎药。”

慕纤芸相当不情愿地拿着药包走出屋子,师姐则在屋里和女孩聊着天。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东方筱筱……”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