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君,您需要带头冲锋!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仙君,您需要带头冲锋!》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达不游的小说

仙君,您需要带头冲锋!

作者:达不游分类:武侠小说类型:重生

玉盘滚圆,八月十六。洪府灭门。全府上下竟然只剩下她洪棠一颗头活着?没错,一颗头活着。这颗头,却沦落为落魄仙君掌中玩物?头可断,血可流,我的头可不能给你玩。逃出生天,却发现与他前世有缘?她说她饶不了他,他却说:“我求你别饶了我。”一世羁绊,魂绕三生。这是什么孽缘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洪棠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入夜了,周围一片乌漆嘛黑的,要是有手的话,绝对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如今只能感觉有一阵阵热气扑打在她脸上。

大概是窗外的月亮打败了乌云,竟然从歪扭的窗户投入一丝月光来。月光打在洪棠周围,照亮了一方小小天地,一个睡容恬静的脸庞浮现出来,且不说这张脸有这坚硬却不锋利的剑眉,长多根根分明的长睫毛,直挺的鼻梁,光是有棱角的下巴之上那一薄唇轻抿着好像在品什么美梦,就足以让人不住心动。

薛道平?洪棠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调动头部仅剩肌肉往远处滚远点。虽然眼前这个人儿好看得惨,但是这样也太惊悚了吧!

不小心就滚下床了……这床也太窄了吧。

薛道平貌似睡得很香很熟,传出轻轻的鼾声,好吧,真是让人不忍心打扰。

罢了,就这一个头的高度,要回到床上看来是不容易了,正好现在也睡不着,不如就着月色出去走走。

这卧室倒没有门,只有一层布帘子挡着,所以洪棠很轻易地就滚了出去。

没想到刚到前堂,就猝不及防地被人被人提起来,吓得她一张嘴就忍不住大叫,好在立即又有另一只手伸出来捂住了她将要惊叫的嘴巴。

“嘘……”那捂住她嘴巴的人的声音细细微微的,听起来没有恶意,洪棠才冷静了下来。

出了前堂,洪棠的嘴巴方才被松开,长长地出了口气。

没想到这早上这么昏暗的天,到了夜晚倒是亮堂堂的,月亮大得像个盘子似的放在面前,没有星星,倒是有些许云雾时不时来回游走罢了。

“对不起,能和姑娘你聊聊天吗?我也睡不着。”那抓着洪棠脑袋的人说话了,声音软软糯糯的,洪棠一抬眼,终于看清楚了,原来是早上那个腐烂的小树妖。

“好啊。”洪棠应道,毕竟自己本来也挺无聊的。再说,多了解一点情况更有利于今后逃跑。

那树妖几步走过小院,在一道矮篱旁坐下,将洪棠的头放在一旁的石头上,便自顾地说起话来:“我来这里两百个年头了……不对,好像是四百?可能是三百吧……就算它三百好了,三百个年头,每当我睡不着就自己来这里坐坐,和自己和月亮说说话,好像有人陪伴似的……”小树妖抬头向月亮望去,神色有些落寞与伤感,“我还没和别人这样说过话呢,只是莫名觉着你有些熟悉才拉着姑娘来……好啦,我叫小暑,姑娘你叫什么?”

“洪棠。”洪棠应道。

小暑思索了一下,眼光一闪道:“红糖吗?我们仙君很喜欢吃红糖,什么红糖麻花啊,红糖姜汤,红糖银耳羹,嗯,还有……”小暑好像误解了什么,陷入到无休无止的遐想中。

洪棠打断她道:“不是啦,是洪水的洪,海棠的棠。”

闻言,小暑很不好意思地用手遮住脸,不住地道歉起来。

洪棠也不好意思了,安慰道:“没事,不过话说,仙君是?”

小暑把脸从手里抬起来,道:“是今天帮洪姑娘沐浴的那个啦。”

洪棠想起白天经历的种种,除了几张鬼脸,薛道平的帅脸,大乌鸦那个贱脸,就是薛道平疯狂揉搓自己小脸的事情了,如果那叫沐浴的话,那仙君就是薛道平吧。

“薛道平?”洪棠问,小暑点了下头,洪棠又问:“他是不是个变态啊?”

小暑听到这句话,惊得转过头来,道:“姑娘如何得知仙君是个变态?”

“比如说他喜欢收集人头啦,帮人沐浴啦,再比如……喜欢把断头放在枕头旁边啦……”洪棠愈说脸愈红,耳根子都快烧起来了。

不行,清醒点,他就是个变态吧。

小暑“噗呲”笑了,道:“仙君不是变态哦,姑娘是他收集的第一个人头,他从没对外人说过这么多话,除了仙君的娘子……”小暑顿了下,眼里的光暗了下,又说道:“不过他娘子已经好久没有回来了。”

沉默了一会,小暑又说:“彼时我还没有今天这幅模样,我是夫人从道士手里救出来的,这之前我不过是一大户人家院中榆树生长的精灵,半夜化作人形出来透透气,不曾想与府中的少爷动了凡情……但由于那少爷沾染了妖气便虚弱起来,那老爷夫人就找来一个江湖道士做法,要让我灰飞烟灭。万幸仙君夫人及时出现,我的性命才得已保全。”

原来都有夫人了啊,薛道平。

洪棠不知为何心里有些失落,虽然自己是有瑜王的人。

小暑又说:“我是这个院子的第一个收容者,没人教我如何洒扫和服侍,但由于夫人恩重,不报不行,我便顺理成章地就做了丫鬟。”小暑这时又停下来想了下,“约摸过了三四年,夫人又带回来了青老,说实话,我当时被青老那青面獠牙再加上一头枯燥的白发吓得不轻,据说青老原来是个地府的鬼差,后来做了叛逃者,带了个女鬼私奔,不曾想被那女鬼倒打一耙,沦落成背叛者,半路上又遇见夫人才给带回来的,至于真不真我也不清楚。再后来,又有了三姑和佑佑,三姑是怀着孕自缢的,大概是丈夫输了钱跑了的事情了……夫人又心生怜悯给带回了了……“

“再后来过了几年,我下山采购食材的时候听闻那大户人家的少爷为了不和别的府上小姐联姻,就投在启林江里,捞都捞不上来……我当时听到就直接奔回山上,就在这里……”指了指放着洪棠的石头,”哭了好三天,夫人实在看不下了,尽管小屋的厢房都住满了,她也去把那少爷接了回来……就是……那个浑身水肿的,他叫付林,当时夫人回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帮我两成了亲,还训我就因为这事三天不买菜,全家都快饿死……可我们谁不知道夫人这是为我们好……“小暑目眺远方,笑意盈盈,心中好像充满了美好的事。

这连洪棠都被感动了,真是便宜了薛道平了。

“那时候仙君还是很爱说话的,院子也修葺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可是,那一天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小暑又想着了什么,面色渐渐暗下来,身形甚至还有些颤抖。

“那一天?”洪棠听得入了迷,忍不住问道。

不曾想不远处小屋的房门打开了,缓缓走出一个麻黄色身影。

“怎么不回去睡觉?我找你好久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