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浮灯若劫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浮灯若劫》最新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殊唯小说

浮灯若劫

作者:殊唯分类:重生小说类型:玄幻现言

别名:《九尾语初苦若劫》眼睛一睁,成了自己曾经念念不忘的一道食材?本狐有点方……成九尾之前的本狐,是谁呢?什么?养了那么久的一只小猫咪,既然是位上神?还对本狐念念不忘?别,别是开玩笑的吧?缪君上,你可坑惨小仙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近来的天气,有些闷热,早已是盛夏的的尾巴,却也无半分的清凉可言。

苏语初背着一个双肩包,打着一把紫色的伞,走在川流不息的大街上。

这一刻的苏语初,就像在这座城中忙碌的一员,但却也更像是这座城市中的过客。

“从窗户看到你急切的容颜,心痛的想拥你入怀……”苏语初抬头看着广告屏幕上,现如今小有名气的,黑格子乐队的演唱。

荧幕上的那个人,她怎么可能会不识?一言一语的歌词,并是她苏语初几年前写下的,青涩的就如当年的那段时光。

“温暖的体温,让人着迷不已,颤抖的身躯,让人心痛不已,傻瓜般的激动,是否过于激动,可如此般强烈的思念,却让我展颜欢笑……”不知有多少的人,为他而停下脚步,可这些人当中,却永远不会有她苏语初,这么的一个人了。

苏语初打着伞渐行渐远,可那歌声依然还在苏语初的耳边,慢慢的循环着。

“不料一个拥吻让我如此放纵,往后每个角落尽是你的身影,连空气都有着致命般的诱惑,暴风雨无时无刻不复存在,快乐的人似在地狱般苦苦挣扎、绝望……”

苏语初看着“茶语阁”这三个字,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怎的她苏语初还有这么的一天呢?虽是放下了过往,可这……

苏语初把伞一收,就直接推门进去了。没错,她今天过来是相亲的,别问她为什么,她总是这样,平白无故的就在她母上大人的玩笑话中,被卖了。

“爱你是我的使命,你是我的归属,余生许你一场不败的爱情,不离不弃相伴至死而不渝,回忆像棉花糖,让人回味不已,微笑释怀悲伤。”苏语初怎么也想不到,就连茶语阁内,都在播放着何念寒唱的这首歌。

微笑释怀悲伤,这也正是苏语初当年在回忆里,泪流满面而写下的一句话,而这歌……并成了现如今的“微笑释怀悲伤”。

当年的她,可能还需要去释怀,或悲或喜;可现如今,她已无须了。

“欢迎光临,请问小姐几位?”

“约了人,七号桌。”在来的时候,人家已经给苏语初发了信息,说在茶语阁七号桌等着她。

所以,她只需要直接报个桌牌号就可以了,免得到时候还认错了人,那就有点尴尬了啊。

苏语初跟在服务员的后面,走了过去;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身着白色衬衫的男人。

苏语初的脚步一顿,这也太正式了一点了吧?苏语初自我打量了一下,呃……斜领的条纹及膝长袖连衣裙,脚踩一双白色的帆布鞋,扎着一个半丸子头,背着一个双肩包,怎么看,怎么都是那么的悠闲。

“你好,请问是李先生吗?”苏语初走到桌前,即有些疏离,却也不失礼貌的先打了一声招呼,她就说吧,今天不宜出门。

先一大早就做了一个噩梦,然后又平白无故的,被何念寒调侃了一番。

“苏小姐?请坐。”对方明显有些不悦,皱了一下眉头,苏语初全看在了眼里,却也不动声色的坐了下来。

苏语初拿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嗯……她还是挺准时的啊,比约好的时间,早到了一分钟。

“你好,小姐。请问要喝点什么?”服务员拿着一个点餐卡,递给了苏语初,可苏语初并没有去看,而是看着服务员,浅浅的一笑。

而男人却认为苏语初有些不好意思点,而是打算要一杯白开水;这让男人暗自松了一口气,毕竟,茶语阁的茶点,对他来说可不便宜啊。

“请问你们这边,有幽蓝之梦吗?”苏语初看着服务员,礼貌的问了一声。毕竟,那是一种没有写在点餐卡上的饮品。

“不知小姐,是从哪品尝过,我们茶语阁的幽蓝之梦的呢?”服务员都有些诧异了,怎么也看不出,这个平凡的少女,会知道这幽蓝之梦。

“城北,朝阳街道。”苏语初边说,边把一张卡片递给了服务员。

“好的,小姐请稍等。”服务员把点餐卡一收,顺手也接过苏语初递给她的卡片,就转身离开了。

而坐在苏语初对面的李先生,脸色就没有一开始的那么轻松了,在李先生看来,苏语初就是大手大脚花费的女人,所以,苏语初并不是一个适合他的女人。

不过,苏语初的长相,倒也是还不错的,只要苏语初最后,愿意为了他而改变,可能他还是愿意,跟苏语初交往试试的。

“苏小姐现在从事什么工作?”李先生直接就说了这么的一句,不管任谁听在耳里,都是有些失礼了,可偏偏李先生,并不觉得有些唐突。

苏语初浅浅一笑,想都不想就随口应了一句“无业游民”。

明显的可以看出来,李先生的脸色变了变,似乎像苏语初那么大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工作?

“那苏小姐之前,从事什么工作呢?”

苏语初接过服务员递给她的饮品,以及那卡片;苏语初看着李先生,手里还拿着吸管,慢条斯理的轻搅着,说道:“李先生,似乎对于我的工作挺感兴趣的。”

很明显,苏语初根本就不想,跟他有太多的交谈。先不说他们是不是第一次见面,就算他们是老朋友,许久未见的那种,苏语初也还是觉得,像李先生这样的问话,实在有些唐突了,失了所谓的礼貌跟尊重。

更何况,苏语初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也是无非想通过她的工作,而大概的计算,她苏语初的价值到底有多少罢了。

不说别的,就单单他的这个想法,苏语初还是看得出来的。

“毕竟,我现在是一位成功人士,自然希望,未来的妻子,是一个贤良淑德的大家闺秀。”李先生的这话一说,苏语初都想直接走人,不过,基本的教养、礼貌,让苏语初不至于直接走人。

这样说的话,就是这位李先生,是看不起她苏语初的了?怎么办?她也看不上他啊。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