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统治不需要理由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统治不需要理由》林回音著_统治不需要理由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统治不需要理由

作者:林回音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推理

我为什么要干掉你?你的残余价值还没有榨干,你的人际脉络会为我产生利益,你的名字还没有出现在各个国家的通缉单上,得知你悲惨境遇的兄弟姐妹会因为仇恨而继续为我打工,你死而复生会震慑那些背叛你的难兄难弟,当然,你最后会以叛国罪出现在新闻报纸上,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之前是以安托万的身份进入法国。

于是隔日一早,当我重新站在“珍珠号”的甲板上等待检查时,卸下伪装的我是以勋爵李无为的身份进入港口。

法国海关对于拥有爵位的贵族向来彬彬有礼,他们不管这样的爵位到底是怎样流到一个中国人手上,或者说他们已经明白到底是为什么,所以才会对我露出笑容。

我并不想过于突兀的出现在沃吉哈赫,因为焦急的小莫格斯一定会像只忠犬一样堵在安托万的必经之路上。

也许马上,如果那个马夫起的足够早,小莫格斯就会收到安托万的来信,那是回国探亲的亲笔信,里面夹着一百法郎。

我猜他拿到一百法郎之后就会立刻恢复酒鬼的本性,毕竟大部分法国人对于“节制”从来没有任何概念。

天气很好,我享受了在整个欧洲都享有美誉的法国菜,放松了心情走在凡尔赛宫外的小道上,直到夜晚,我慢慢接近了沃吉哈赫,然后找了个地方住了一晚。

隔日,我重新站在了沃吉哈赫的街道上。

沃吉哈赫是巴黎影响力第二的商业区,排名第一的当然是九月四日大道,但柔情的色调让这里散发着慵懒浪漫的贵族气息,少了几分峥嵘和干练。

出乎我的意料,小莫格斯蹲在街区的最角落,那样子看上去并不像是宿醉之后的样子。

他的双眼发着贪婪的亮光,机警的观察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我知道那种神情意味着什么,那是底层人找到了“目标”的神情,由欲望带动起来而产生的“梦想”,尽管这种岌岌可危的火苗可能随时都会被浇灭,但对于小莫格斯来讲,那几乎意味着一切。

我在沃吉哈赫街区转了整整一圈后,小莫格斯终于将所有注意力锁定在我的身上。

毕竟一个黄种人在一堆白种人中过于鹤立鸡群,尤其是刚刚发生了那样的事。

“先生,您看起来需要一些帮助?”

他看到了我胸口的勋章,说话更加谨慎小心:“先生,您看起来需要一间不错的房子,是这样吗?”

“没错,我需要一间安静整洁,最好向阳的房间,当然,价钱便宜一些会更好。”

说完这些要求后,小莫格斯眼中的亮光更甚。

“哦!哦!哦!”

他的脸上泛起了潮红:“真奇妙,勋爵先生,这是我这个礼拜第二次听到这样的要求了。我保证那间房子会合您的胃口,如果勋爵先生接受合租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带您去看看房子。”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现在就看一看。”

“哦,当然。不过我想您一定不知道安福森-谢罗密尔… …”

那间小别墅离这里并不远,我听着小莫格斯的“独家情报”,并给了他一些小费,很快就来到了目的地。

法国人对自己的房屋分外爱惜,艾琳太太则更甚,因为她的房子看起来要比邻居的干净几倍。

艾琳太太是个消瘦但优雅的女士,她看到了小莫格斯后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活计,我猜她是在浇花,但我实在认不出那是什么种类的植物。

“艾琳太太!瞧我为您带来了新房客!”

小莫格斯悄悄地在她耳边说着什么,但艾琳太太只是微笑地点头,似乎对于小莫格斯的说辞没有半分信任。

“那么里面请吧。”

她收起水壶:“我该怎么称呼您呢,勋爵先生?”

“我姓李。”

“李先生,我很抱歉发生了那种事。”

她低下头,温和的笑起来:“我当然欢迎您入住,当然您要能受得了另外一个房客。”

二楼有两间房屋,我的那间采光很好,窗户宽大,色调也很和谐,这从侧面也能看得出房东的品味,虽然小莫格斯总是鼓动艾琳太太提高房租,但最终房租依旧以一千法郎的价格定了下来。我对这样的房屋没什么不满,于是我很快就见到了另外一位房客。

就像小莫格斯描述的一样,安福森乍一看是一个比较吓人的中年人。

他身体一点也不强壮,但骨头架子极大,消瘦的身躯让他看起来就像是顶着人皮的骨架怪物。

他的鼻梁很高,有高加索人的特征。他的手又大又宽,茧子很厚,看得出来是个练家子,从我进入房间的那一刻起,如同雄鹰般锐利的目光便紧紧地锁定在我的脸上。

不过很快,他就热情的笑了起来,就像是见到了多年的老朋友一般。

“哦,欢迎,我想我肯定能和你相处的非常愉快。”

“远观号”事件闹的沸沸扬扬,毕竟那艘游艇上聚集了众多当今法国,英国的名流和资本家。

我平静地望向他的双眼,那双大眼此时正爆射着摄人的光芒,就像我在金三角与军火商谈判时,满怀魄力的切拉夫一样,浑身上下充满着攻击性。

“抱歉我只能听懂法语和中文。”我用略带疑问的眼神看向他,用纯正的法语抚平他紧张的神经:“以后就多关照了,安福森先生。”

“安福森!”艾琳太太大叫了一声,就像是训孩子一样:“李先生是我新的房客,如果你再任性下去我就要加收你的房租了哦?”

“那件事还是饶过我吧。”安福森立刻收回了目光,歉意地说道:“抱歉,最近的案件搞得我有些焦头烂额,如果你不嫌弃一个性格有点奇怪的同伴,又能支付一些不算贵的房租的话,我保证这里是整个法兰西最舒服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当然。”他温和的笑起来:“如果你能够帮上我的忙,我们一定能成为更棒的朋友。”

“那再好不过了。”我伸出右手:“我听这位先生说过您的事,我也很喜欢充满激情的侦探行业,就算我不是很了解英国,但福尔摩斯的演绎法依旧让人啧啧称奇。”

安福森伸出手热情的握住了我的手,力气大的有些惊人。

“是哪个蠢货把我和福尔摩斯相提并论的?”他的目光越过我,扫到了正要溜之大吉的小莫格斯。

“我先说清楚好了,我虽然不同意福尔摩斯提出的很多理论,他的做法我也无法模仿,但有一点我和福尔摩斯出奇的相似,你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我感受到手中的力量越来越大,我曾吃过这招的亏,这是巴西柔术。

“真的不知道吗?”

他笑起来,声音骤冷:“是对犯人的态度。”

他的力量陡然突增,我解除了戒备,任由巨大的力道将我摔向地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