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黑礁之救赎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9日

《黑礁之救赎》风云邪九著_都市言情小说

黑礁之救赎

作者:风云邪九分类:都市小说类型:致郁

我也曾渴望像当初那个男人一样向那些陷入黑暗的人伸出援手,告诉她们“世界不只有你看到的这些。”“来做我的儿子吧!”男人伸出手,像当年自家老爹做的一样。“抱歉,不可能!”“…………”“因为我们是女孩子啦!”来自罗马尼亚的银发双子抱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的野蛮是骨子里无法剔除的,是来自野性的呼唤。自蒙昧时期,为了一个猎物互相战斗,到现在为了利益发起战争,原因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

“为什么你有,我没有?”

既然我没有,那就想办法让你的变成我的。

至于是明抢还是谋划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

我渴望得到更多。

欲望没有止境,虽然偶尔会淹没几百个失败的角色。

可大部分人还是只看到成功者竖立的丰碑,品读上面的文字然后握着拳头说自己也能做到。

事实真的如此吗?

丰碑下那累累白骨就是最好的印证。

经过两天三夜的航程,渔船终于是在夕阳的陪伴下到达了目的地。

你很难想象在这个已经是文明社会的世界还有这样一个游离于文明之外的人渣乐园。

罗阿纳普拉。位于华夏南海外侧的一个归属于泰国的小岛,全岛只有一个跨海大桥连接着大陆。亚热带季风带着温暖的空气给这里带来了四季如春的温暖,还有未被污染的清澈海水沙滩,以及古代苦行僧们在这里雕刻的大量佛教雕像,你完全可以吧这里当做一个一流的度假胜地。

可是你要先无视掉那些拿着枪把你搜刮的连一条底裤都不剩的劫匪。

当然你可以选择报警,可惜岛上30多人的警察署只会让你在向家里打电话要些钱,他们可以帮你把护照赎回来。要不然你的护照和证件的补办可是会让你很难受的,至于帮你要回来??

呵呵!

没看人家都背着ak47吗?我们手里威力最大的也只有雷明登霰弹枪。难道你要让我为你这点破事搭上性命?

滚他 娘的。

记住!只有那个禁枪的国家警察才能做到这一点,因为他们是真的英雄,而我们只是为了拿那一点可悲的薪水而已,只是一名雇员。

这里是黑帮和雇佣军的天堂,整个东南亚的黑色交易有一大半都在这里进行,只要有钱那些恶棍甚至可以把白头鹰的总统绑到你面前,虽然还没人这么干过,因为出不起价。

偷渡船上。

“准备好吧!大山桑,我是不会在这个地方停船的,太危险。凡是在这里呆上一周的家伙就是拉出去枪毙了,回头再找罪行都会让人感叹应该多补几枪。”

越南偷渡船船长大胡子穿着防弹衣看着这个破烂的城市。

在进入港口之前你就可以看到一座脑袋被炸碎的佛像,至于佛像身上的弹孔只能说是附赠品。

这就是罗阿纳普拉,一个距离天堂和地狱最近的城市。

“我知道了,有川准备好!”

法弗纳抓紧自己的皮箱。

“是。”

女仆点头,抓起箱子。看着前方。

前方已经可以看见一片港口的蓝色铁皮仓库。

东南亚的“明珠”正在向他们招手,这是恶鬼的乐园。

咸咸的海风似乎都掺杂着某种特殊的味道,让女仆有川姬握住箱子的手都开始不由自主的握紧。

“话说你来这里干什么?”

大胡子扭过头好似不经意的问。

“我说考古你信吗?”

法弗纳眉毛一抖,一脸平静的看着大胡子。

“哈哈哈哈!”

船长大胡子放肆的粗鲁大笑,好像是听见了什么难得一见的笑话。腰都直不起来。

“你真会开玩笑。”

笑够了的大胡子直起腰擦掉眼泪,掏出火机点上一颗烟。

“哈哈!呋!即使别人闻不到,我也感觉的到,”

“你表面上好像很平静,但是身上的血早就沸腾了吧!这是找到了回到家的感觉了吗?看来你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恶棍呢!”

“也许吧!”

法弗纳一脸释然并没有否认。

“嘿嘿,那就祝你在这里大展宏图。”

大胡子转身拍拍法弗纳的肩膀,开始接替大副操作船只慢慢滑过港口。

“那还真是多谢了。”

船很快就接近了港口。

“准备好!在我们擦边的时候跳过去!”

大胡子操作着船慢慢的沿着港口画了一个圈,两人在距离港口最近的时候一跃而下。

正式来到了这个见不得光的城市,或者说是 世界。

黄昏的夕阳中,两个人的影子被拉成一条线。

黑暗里,几双眼睛紧盯着港口。

恶意像是翻涌的泥浆,流淌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

“喂!咱们看到了什么?管家和女仆?”

一个染着十几个颜色头发的强壮男人带着几个穿着很是时尚浑身贴满亮片的手下吊儿郎当的走过来。

一眼大一眼小的藐视着穿着执事服的法弗纳和穿着女仆装的有川姬。

还有两人手里两个沉重的皮箱。

男人眼睛一亮。

这是肥羊啊!

“喂!你们是缺一个主人吧!不如我来做你们的主人好了,正好我现在还缺一个刷马桶的和一个”

“性 奴 隶 !”

最后的三个字是几乎贴着有川姬的脸说的,女仆酱很是嫌弃的用手绢挡住杀马特男人的口水。

“有川!”

法弗纳突然很是正经的看着女仆酱。

“哈衣?”

有川姬瞬间站直身体准备接受命令。

“记住以后遇到这种情况,不用客气。”

“快点收拾完,我先走了,你一会跟上来。”

法弗纳拿过有川姬的箱子就准备走。

“哈!你t m干什么?我让你走了吗?刷马桶的!”

杀马特男人挡住了法弗纳的去路。

手下四个小弟也围了上来。

法弗纳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还高大概有195公分的男人。

很快得出结论。

这种角色还不值得我出手。

然后女仆酱动了,一个跨步就来到法弗纳的身边,脚也踢的很快。

黑色的圆头小皮靴原本光亮的表面瞬间变得模糊。

“啊!!啊!!”

挡路的混混老大捂住下身哀嚎着!

血在他身下的地面缓缓流淌。

小弟们都被吓的下意识捂住了**。

就在刚才女仆酱一脚踢在自家老大的第三条腿上。

娇小的皮鞋却释放出难以言喻的威力。

看着男人捂住下身却无法夹紧膝盖,有常识的人就会明白这是盆骨被踢碎的后果。

这个男人已经废了。

“开枪,给我干死他们!”

男人哀嚎着!

手下这个时候才清醒过来,纷纷掏枪。

可是晚了。

女仆长裙被掀到大腿根,甚至露出了吊带袜的扣子还有光滑的大腿上成排的餐刀。

“请多关照呐!”

女仆酱微微歪头给众人一个眼睛笑眯眯的,嘴角俏俏的甜美微笑。

混混们不知道为什么都楞了一下。

然后有川姬动了。

混混们也扣动了扳机。

枪响了。

砰砰砰!

各种口径的手枪瞄准了女仆开火。

身材娇小的女仆像是在花朵上翩翩起舞的蝴蝶,随风飘摇,可惜这是鲜血浇灌的花,而且开的异常短暂。

急速的撞进一个混混的怀里,在对方感觉一股香风袭来时,有川姬的嘴唇在对方的脸上轻轻亲了一口。

对着混混的耳朵吹了一口气。

“抱歉了呢!”

红着脸的混混神使鬼差的刚想伸手去摸自己被亲过的脸。

两把餐刀已经顺着肩膀的缝隙插 进去了。

混混的瞳孔迅速缩紧。

两只胳膊无力的下垂。

然后痛苦的哀嚎。

怕误伤友军的混混们没有开枪,然后有川姬一个铲球动作从混混的**飞出。

双手左右一挥,餐刀命中左右两侧的敌人肩膀。

看着最后一个敌人举起的手枪已经瞄准了自己。

再扔餐刀已经没有时间了。

只能拼一把了吗?

有川姬的大脑在零点几秒后决定试着走位躲子弹。

啪!

一个石子打落了最后一个混混手里的枪。

女仆酱赶紧上前补刀。

等女仆的长裙缓缓落下。

杀马特几个手下的肩膀都被 插满了餐刀,无力的下垂。

无意义的喊叫在港口传出很远。

混混们因为巨大的疼痛击垮了意志,眼泪和鼻涕都流出来,无力的哀嚎。

这一点就能看出老大和小弟的区别。

“收拾完了,家主。”

女仆在满是鲜血和哀嚎的背景下向自己的老大报告。

手里还有这群混混兜里的钱。

“嗯!”

法弗纳很是满意这个结果。

没人死,多好,多和谐。

“下次记得不要直接面对枪口,不要学那些动漫,耍酷和玩命是两回事。”

“是。”

法弗纳掏出怀里的手帕放在有川姬的手里。

“擦擦脸。”

女仆酱楞了一下,把钞票放进口袋里,掏出化妆镜。

白皙的肌肤上一个鲜艳的红点挂在嘴角,像是残留的饭粒,配上刚才激烈运动后的脸上泛起的腮红。

还真像是一个吃人的妖精。

有川姬表情很是扭曲,似乎很是嫌弃自己漂亮的脸蛋。

拿起手帕刚要把血擦掉却好像发现了什么,然后小心的把老大的手帕放进怀里拿出自己的手帕擦脸。

确认干净后,才追上自己老大。

~

罗阿纳普拉。

走进这座城市,你就会发现世界远不止你看到的这些。

低矮的房屋和大量语言不同,肤色不同的人充斥着街头。

空气里始终有着难以察觉的辛辣与甜腥。

这是火药和血的味道。

是法弗纳年少时的味道。

街边的角落里随处可见各种类型的弹壳和某些爆破后剩余的人类残渣。

当街在挂满彩灯的店铺下,招揽客人的妓女和拿着一瓶酒在街角独自喝的落魄男人,都是这里的风景。

不时响起的枪声和爆炸并不能影响街边几个老大爷打牌。

法弗纳两人穿行在这个明显少儿不宜的城市的街头。

夸张的衣着和手里颇有分量的皮箱都吸引了大量心怀叵测的家伙。

可惜在一阵哀嚎后,他们兜里的钞票都成为了女仆酱的零花钱。

临走时有川姬还不忘给这些躺在地上哀嚎的家伙一个感谢的飞吻 。

在这里不必担心会受到报复,因为黑暗会吞没一切,包括失败者。

“小哥,要来爽一下吗?”

一个貌似是欧洲人的妓 女上前准备把法弗纳拉进店里。

在掏空口袋的同时顺便掏空身体。

那硕大挺拔的一对玉 兔随着走动,仿佛是马上就要从胸罩里跳出来一般。

刚想去挽法弗纳的胳膊。

在这世界上,没有不喜欢 胸 部的男人,而自己正是其中的极品。

妓 女很自傲的挺 胸微笑着。

我会好好把你最后一毛钱都掏出来的。

这时女仆酱猛的窜上来,一把捞过法弗纳的胳膊夹在怀里,脸贴在自家老大的肩膀上,做出小鸟依人的姿势。

“主人,主人,咱们快走吧!人家好困啊!回到酒店,你喜欢什么姿势人家都会满足你的,呐!”

有川姬像是和饲主 要小鱼干的猫在法弗纳的胸口使劲的蹭。

水蓝的大眼睛里满是顺从,满脸红晕。

“嘁!有人了还来这。”

妓 女看事不成,转身继续去寻找下一个猎物。

两人这么腻着走了一条街,直到四周没有妓馆。

“喂!该松开了吧!”

法弗纳看着还抱着自己胳膊的有川姬。

女仆酱听话的松开手。

“有川,我怎么感觉你比我更适合这个城市呢?”

法弗纳感觉自己的手下似乎很快就找到了在这个城市里可以扮演的角色。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

大该是本色出演的意思。

完全放松了自己,解放了伪装。

“这怎么可能呢!我只是作了一个女仆该做的事,为老大支开浪费时间的麻烦而已。”

有川姬很是自豪的拍着胸口。

“嘛!我就当作是这么回事好了。快走吧!前面就可以打车了”

法弗纳看着小街尽头的宽阔街道。

终于穿越了贫民窟来到正街的两人打了一个出租车目的地是这个城里唯一的酒店。

一座华夏人开的大酒店。

法弗纳拿出信用卡,房间直接开总统套房。

本以为能安心睡一个好觉。

然后事,就又来了。

大山猛仔细的看着手里的一封勒索信,这是有川姬出门后没几分钟酒店的服务员送过来的。

“朋友,你的女仆在我手上,要是不想她死,就带着100万美金来安格里大街的码头,安心,我们会保证她的安全。”

“还真是有意思的地方,看起来至少不会无聊。”

有川姬出去买布丁粉都能被绑架,这真是很棒的城市啊!当然这只是对于恶棍来讲。

拿起桌面上最后的布丁,大山猛丝毫不担心自己女仆的安全,应该说不知道算不算女仆。或者叫男仆?

打开包装,拿起勺子,准备安心的享用这份甜美。

可惜,时间是刻刀,修掉了每个人无用的棱角。

法弗纳把勺子发下 。

算了,还是去看看吧!毕竟自己唯一的手下,虽然应该没什么事。

起身拿起外套仔细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管家服。

这是他经常穿的衣服,因为爱莉卡小时候总是喜欢扮演公主,而陪着玩的他就扮演执事,慢慢的穿习惯了于是就买了好多。

对着镜子仔细打理了一下仪容,

嗯!燕尾服的尾巴一如既往的漂亮,挺立。

知道吗,这很棒!

推开大门喊酒店的服务生为自己准备一辆车。

死寂的岩浆又开始翻滚。释放出无尽的动能。

大闹一场吧!希望这些劫匪能让我高兴一下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