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向无趣的学园发起不择手段的革命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0日

《向无趣的学园发起不择手段的革命》最新精彩章节目录_平井姨夫小说

向无趣的学园发起不择手段的革命

作者:平井姨夫分类:校园小说类型:脑洞

“向无趣的学园发起革命,不择手段,哪怕是露出胖次诱惑校长,出卖肉体骗取经费,甚至说去做一些XX以及XX也无所谓!”“拜托,还是要有一些底线的可以吗?”“底线?不存在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此乃我叶凌耶此生不变的信条!即使是绝对不会改变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还是一样的早晨,玲一依旧坐在窗边看着外面形形色色的一切,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拿起自己的画板,只是像个普通高中生一样看着那些来往于操场之上的一切罢了。

只从那副画完成之后已经过去了两天了,但是那名老师却没有再度出现,而凌耶每天也只不过是更改一种姿势,搭配着各种颜色的内衣像是挑逗自己一般的让自己去画那些很是奇怪的画面。

这么做到底能起到什么意义?感觉除了会被教导处训斥之外不会有任何下场,如果只是想通过这件事情来制造什么冲击的话,应该用更激烈的方法去做才行。

“所以,我就是如此打算的。”

昨晚放学时,那个站在校门外的凌耶如此对自己说道,她的笑容之中仿佛包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喜悦,而手中则是那三张玲一倾心完成的画作。

“通过外在力量影响学校的正常规划什么的,可是她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么?”

玲一如此想着,他的目光已经聚集到了校门口的位置,等待着那个穿着淡紫色裙子的家伙的出现。

如果所谓的冲击无趣只是一种别样的骗局,那么此前自己所做的事情就和浪费时间没有任何区别了。

“那个……玲一同学?”

班长的声音对于玲一有着很强烈的辨识度,那种小心翼翼的语气也是让玲一十分困惑的一点,每件事情开头都是疑问句,就好像是怕惊扰到自己一般。

只有对自己这样,对别人却从来不会用这种很是委婉的语气,尽管最后还是会否定自己是否故意。

玲一转过身,看向了之前站在自己身后的班长,此时此刻她正微微提拉着自己的长裙,好像是在给玲一展示着什么不同一样。

“貌似这样感觉会好很多,如果把裙子稍稍剪断一些,感觉走起路来也能够舒服一些。”

班长的语气还是那种很小心翼翼的样子,而通过她的话语,玲一也注意到了那件浅蓝色的长裙看起来着实要短上了许多,只不过班长的表现还是很拘束,就连表情都很不自在的样子。

“只是这样么?裙子不超过膝盖的话,确实更方便一些也是事实,班长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估计背后的主使是凌耶没错了,在问向班长的时候,玲一用余光观察了几个班内来上课的女生,她们的裙子或多或少都短了许多,还有人甚至感觉扭扭捏捏的,很明显是在担心所谓的走光问题。

“校规里并没有说不允许剪短裙子,所以就如此尝试了一下。不过玲一同学倒是不关心这些是吧?毕竟我也没有问你到底好不好看什么的。”

“只是这样么?”

玲一仅仅只是淡淡的反问了一句,但班长的脸上瞬间羞红,就如同不小心触碰到了什么不该触碰的“点”一般。

“若……若是没别的事情我就回去了,希望你在美术部的学习能够有一定……有一定的进步……就这样。”

她那躲闪的语气仿佛是在隐瞒着什么一般,而玲一则是依旧保持着自己那平淡的表情,目送着班长渐渐走远到班级另一边的分组去。

这难道说是一种模仿?还是说一种尝试?仅仅是因为凌耶没有穿着学校规定的常服而已所做出的尝试么?

玲一如此想着,他的注意力不再集中在窗外,反而是看向了班级内的那些女生,果然,自己余光所瞥见的并不是小部分,基本上整个班级的女同学全部都剪短了自己的裙子,甚至说有的人剪短的更加的过分,甚至要将整个臀部的下缘全部暴露出来的样子。

只要微微低下身,就能够将裙下的风光一览无余。

“难道说,是因为第一天的那件事情么?”

玲一忽然想到了之前凌耶胁迫自己时的样子,那种状态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班级的,甚至说那时候的状态本不应该存续与现在的男生女生的关系之中。

但是现在,仿佛有更多人在拙劣的模仿着那时候的凌耶,而这些女生和男生之间的话语也貌似多了起来。

“原来连那时候的圈套都是计划的一部分么?你到底对这座学校都了解什么呢,叶凌耶小姐?”

“你傻笑啥呢玲一大佬?”

“哈?”

韩晨的声音将玲一着实吓了一跳,脸上那难以浮现的笑容也瞬间收敛了回去,他看着面前嬉皮笑脸的韩晨,好一会才摆正了自己的表情。

“今天没有画画啊,难道说美术部的训练强度很大么?”

韩晨如此说着,而玲一也注意到了韩晨右手上拿着的一个小本子,看来新的交易很快就要形成了的样子。

而听问道韩晨的这个问题,玲一倒是止不住的苦笑了起来,甚至说脸上多有些浮现出了无奈的表情。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大概了,难道说很无趣么?那凌耶那样的大美女在一起,只有两个人难道还觉得没趣么?”

“不,可以说是相当有趣了。”

玲一苦笑着,韩晨此前自然是不知道他所经历了什么,所谓的有趣可能也会被曲解成别的意思。

或许这种误会可以当做是伪装也不一定。

不过韩晨的表现却有些出乎意料,他看了看四下没有人注意到他和玲一,便直接将自己贴在玲一耳边小声的说道:

“你和凌耶是不是认识啊?之前都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情了,班长可是看在眼里了的。”

“和你们一样也是从那天才认识的,班长看在眼里怎么了?”

前一个问题倒是很符合逻辑,但是后一个问题总是让玲一感觉到奇怪。

“啧,你还真的呆……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到什么么?”

“没有。”

“啧……说你什么好。”

韩晨的奇怪耳语结束了,但是他一脸看智障的表情却让玲一很困惑,自己明明没有做什么事情,班长只不过是一个自己所利用的交易对象而已,除此之外自己并不感觉到什么特别。

但是对于韩晨,自己却不能如此解释,因为他也是所谓交易对象之一。

估计呢不过够有一定的自知之明的只有叶凌耶一个人了。

“这个本子上的习题就拜托了,时间的话明天左右就好。”

离开之前,韩晨所留下的只有那本习题册,看样子应该是他所属的文科班的作业,而这家伙这一类的麻烦实在是有些多。

不过这一次找凌耶解决应该就没问题了,自己和凌耶之间的交易,相比于这种作业册子来说实在是有些微不足道了。

“喂!今天难道有领导检查还是什么么?你们看,校长在操场上诶!”

一个呼声猛然将班内所有人的注意力所吸引,几乎是瞬间,那些同学便一股脑涌向了窗边的位置,只不过仅限于班级的前头和末尾,而敢于靠近玲一所在位置的只有班长诺汝名和刚刚离开不久的韩晨同学。

但即便如此,三人还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不是像其他人一样挤在一起。

随着目光看去,这个学校的权力顶端三人果然已经站在了校门口内侧的位置,有些谢顶带着黑框眼镜穿着西装的孙校长站在三人的中间,很适和蔼的表情和微胖的神态让他在学生之中的好评很高,但是实际上学校的管理权力还是在孙校长左手边的教导主任蒋老师手上。

蒋老师是一个身材精壮的汉子,一身笔挺的灰色中山装和脸上常年不苟言笑的表情让学生看见他的时候总会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而所谓的代价可能就是他那相比校长还要直接光头,但据说连老师在内都没有人会直接当他面说起他发型的事情,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很忌惮此时此刻站在孙校长右侧的袁老师。

毕竟,这个看似温柔娇艳的刚刚步入中年的女老师是其日后升迁校长的最大阻碍。

而此时此刻,如此聚集的三人所等待的,必然是十分重要的访客,甚至说连操场上的所有人都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十分嘈杂的早晨都在瞬间陷入宁静。

一切都静止了下来,全校所有人都在观望着此时此刻即将发生的事情。

“果然,这种窒息一般的压迫感,真的是让人浑身不自在……”

玲一在心中如此呢喃着,而此时,校门口远方的道路上,一辆加长轿车正缓缓地向校门这边驶来,甚至说连那速度都是不紧不慢的,就好像是刻意的折磨着这些在保持着静谧的学生们一般。

“这个时间,这种状态之下……在那辆车的前轮彻底驶入校门内的时候,便是……”

随着清脆的铃声响起,那辆车便缓缓驶入了校园之内,紧接着,那辆车便顺着校门关闭的方向画出了一个半圆,将右侧的车门直接展现在和校园最高的三人平行的位置。

“果然是这样子……叶凌耶同学,接下来你又要如何去做呢?”

玲一笑着,那种发自真心的,直接涌现出来的笑容,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自己的那一刻肆无忌惮的笑着。

副驾驶上的侍者下了车打开了后座上的车门,那标志性的黑丝和短裙也在读出现在了玲一的眼前,此时此刻她依旧是保持着那让人无法挑剔的笑容,将自己的手轻搭在侍者的手中,缓缓地走下车来。

跟此前的表现大相径庭,如果说之前三天的表现就像是一个不择手段的**,那么现在她的举止甚至可以用文雅来形容。

“校长好,两位老师好。很抱歉今天我仍旧没有穿着本校的校服,当然这并不是说我对于本校的轻视,只不过是出于自身的理解而如此为止罢了。”

她站在山人面前不卑不吭,无论是面对孙校长那明显有些纳闷的表情还是说蒋主任那依旧严肃的苦瓜脸,她还是保持着那种难以形容的微笑。

“这位同学,请问你是?”

“抱歉,我没有来得及介绍。”叶凌耶微微后退一步对着校长轻轻鞠躬道,“我是前日转来本校的二年C班的叶凌耶,现在就读于本校美术部。”

“哦……哦哦哦,我想起来,今天也是你父亲让你带来一些赠予本校的东西是吧?看来他自己是忙的抽不开身了,托你如此这样过来也估计是无奈之举。现在已经上课了叶同学,为了不耽误全校的时间,我们还是快一些交接比较好。”

校长笑了笑说道,而一旁的袁老师则是继续的打量着叶凌耶的外在,脸上仿佛呈现出很满意的笑容一般。

“三张画而已,家父特意叮嘱分别将三幅亲手送到各位老师的手里,看来我也算是没有辜负家父的希望。”

叶凌耶话音刚落,那位侍者便从轿车的后备箱内取出了三幅已经用木框裱装好的用红布所盖住的三幅画作,走到了叶凌耶的身边,而叶凌耶也仅仅只是瞥了一眼,便直接拿起第一幅优先交到了校长手中,紧接着第二幅和第三幅也分别交到了蒋主任和孙老师的手中,而就在校长想要揭开红布的时候,凌耶则是直接阻止了他。

“现在见光还是有些早了,校长。家父还是希望将这些画挂在各位办公室的,以此来表示他对于各位的敬意。”

尽管相距甚远,但是玲一还是看清了此时此刻印在凌耶脸上的笑意,那种笑容绝非是一个友善的微笑,此时此刻的玲一仿佛在凌耶的身后看到了难以窥探的深渊,只不过此时此刻站在她面前的学校最高三人只会是将这种微笑当成是善意的提醒。

“那个家伙,还是挺可怕的。”

玲一的笑容逐渐变形,仿佛从此时此刻自己也化作了和凌耶一样的人那三张隐藏在装裱之下的画作,其上的内容玲一可是最了解的。

“本来说好由下而上,结果还是先表露出了自己的态度不是么,凌耶同学?”

再度同处一室的男女两人之间再也没有了所谓的冷面,尽管今日依旧没有老师在,但是凌耶和玲一还是坐在各自的座位上,面带微笑的相互注视着。

“你还有多少秘密,叶凌耶?你还有多少有趣的事情没有说出来?”

“这也算是交易么?”

“并不,算是我的一个请求。”

玲一如此回应着,而他手中的习题册则已经被凌耶接了过去。

“真是遗憾,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凌耶站起身,弓着腰贴近了玲一的脸颊,伏在他的耳畔边轻轻说道,“不过,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