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在异界练武术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我在异界练武术》全文在线阅读_殇X5668著

我在异界练武术

作者:殇X5668分类:玄幻小说类型:战斗

诺亚大陆公元3271年,武者正式成为冒险者职业,与骑士、法师、游侠、战士、牧师、刺客并列为七大主职业。三百年后,一个少年穿越到诺亚大陆,为了回家他跟一个老头学起了功夫。几年后徐远辰学成出师,开始在这片神奇的大陆上闯荡。“谩道人轻狂,自有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师傅,我讲了这么多,你也该讲讲你的故事了吧?”

“那老夫就给你讲讲老夫当年的故事,”老人又灌了一口酒,他酒葫芦的酒好像永远喝不完。

徐远辰也习惯性的灌了一口,可摇来摇去,怎么也倒不出来一滴,“喝完了呀 ”对着葫芦眼往里看,心想自己什么时候也变成小酒鬼了,不过这酒倒真的挺好喝的,很香,一口下去,浑身都暖洋洋的,感觉一股热气在体内蒸腾,身体都变得轻飘飘的了。

“师傅,酒。”徐远辰举起葫芦伸向老人,这酒也神奇,喝不醉,但喝的人迷迷糊糊的。

“为师这酒也不多了啊!你小子省着点喝。”老人哭笑不得,虽说这“酒”能帮助这小子开开筋骨,但多喝也没什么用,这“酒”可不好酿,他也没有多少。

不过老人还是又丢了一壶给徐远辰,徐远辰接住葫芦,笑道“有故事怎么能没有酒,说故事的得喝,听故事的也得喝。”

“你小子到会现学现卖”老人捋着胡子笑道。

“都过了几个小时了,不算‘现’的了。”徐远辰心满意足的灌了一口酒。

“挺会耍嘴皮,一个小时是半个时辰,对吧?”听故事时,倒听这小子讲过。

“师傅,话说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徐远辰偷偷又从忙碌的小人儿那拿了个果子。日后别人问他师承何人,他也好有个名头。

“老夫霍无极,日后放你小子出去游历,可别报老夫的名号。”老人也偷偷摸了一个果子,用衣袖擦了擦 ,咬了一口。

“为什么?”徐远辰问道。

“难得清净,你小子要是在外头惹是生非,还乱报老夫名号,为师直接给你来个清理门户。”外面有太多人想见他了,万一被人找上门来,这里可就待不得了。

“这么狠?师傅你怎么就认定我会惹是生非?”咱认识才一天都没到,师傅你咋就觉得我会很皮。

话说,要是别人问我,少年我看你功法高妙,内息浑厚,敢问师从何方啊?啊~我师从一个老头啊。哪个老头?就是那个老头啊。这TM不就难办了呀。

老人笑**的看着徐远辰,“你小子一看就不像会安分的主,老夫看人还是挺准的。”这小子跟他年轻时太像了啊。

“师傅,故事。”

“好,故事,你想从哪听起?”

徐远辰闷了口酒,“您从头开始讲吧。”

“那故事可就长了”老人抬头看了看,夕阳的余晖给层林染上淡淡的红,透过枝丫,照在老人身上,枯槁的脸微微红润。

老人灌了一口酒,润润嗓子,“想当年,老夫行走江湖,浪迹天下……”老人说了很多很多。

“老夫当年也是风流倜傥,不知多少少女把我当作梦中情人,小子你那怀疑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后来,老夫落到这个地方,一开始人生地不熟,这的话也听不懂,什么人说什么话,跟他们鸡同鸭讲……”

“我差点还把人家兽人酋长的女儿当妖怪收了,你想想,在森林里看见个长着猫耳朵猫尾巴的女孩,不是妖怪是什么……”

“这的魔法也是神奇,能放火喷水,还能点石成金,各种各样,千奇百怪,老夫第一次见还以为是什么江湖道术……”

“老夫在这边周游,见了很多,也学了很多,平过不平事,救过苦命人,有时候浪迹天涯,有时候也安居一隅,寻寻觅觅,兜兜转转,最后落在这个小地方……”

“zzz~”老人转过头,看见徐远辰已经躺在了地上,抱着酒葫芦呼呼大睡。

“这小子”老人无奈的笑道。天上月亮高悬,群星闪烁。老人招呼几只小树精抬来一片毛茸茸的大熊掌叶,帮徐远辰盖上。

一片黑影笼罩着本应在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池塘,老人顺着鱼竿抬起头,看了一眼那还在天空中飘着的“风筝”,抓起了鱼竿“差点忘了,还的处理这只吃坏肚子的小家伙。”

因为黑色大鱼折腾的厉害,老人就给它定住了,虽然身体一动不动地在天上晾了好半天,但猩红的双眼中,暴戾与疯狂依旧没有减少,淡淡的黑雾从它漆黑的鳞片中逸散出来。

老人一甩鱼竿,黑色大鱼就落入了池塘,没溅起一滴水花。说是池塘,可也算小半个湖了,这么大一条鱼下去,水面也没上来多少寸。

不一会儿,池塘的水面开始剧烈的翻腾起来。在月光下,原本如碎银撒落的水面泛起淡淡金光,像是池塘下埋藏着黄金透过了水面在熠熠生辉。

有黑色的液体在水中翻涌,不知是不是错觉,从那翻滚的黑色液体中传传出凄厉的哀嚎。像是一滴墨滴进了缸清水中,黑色液体慢慢晕散变淡,最后墨晕消失不见,而池水依旧清澈如初。

又一会儿,恢复平静的池水中,一条蓝色的小鱼探出脑袋,眼神迷茫。

“明天再送你回去”老人卷好了鱼线将鱼竿放在一旁,对小鱼说道。

听到动静的徐远辰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中,他看见一颗淡金色的花蕾在清澈见底的池塘底熠熠生辉。

“真好看”呢喃了一句,徐远辰翻了个身,掩了掩身上的熊掌叶,又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又传来轻轻的鼾声。

“都好好睡一觉吧”老人的声音拂过徐远辰耳边,也传入了水面下。站起身,霍无极脚尖轻点便跃上了树顶,树叶微动,而枝桠未坠丝毫,他看向森林那边的湖泊,眉头微皱“下面那东西又不安分了。”

霍无极摇摇手中的酒壶,灌了口酒,躺了下去。

树下,徐远辰正做着美梦,他梦见自己正和爸妈围在餐桌旁吃着晚饭,爸爸问了他成绩,妈妈关心他在学校过的好不好,菜肴的热气晕开微微昏黄的灯光,透过去看,爸妈的脸模模糊糊的。他回答,都挺好的,爸妈开心的笑了,他也跟着笑了。月光下,在池边鼾睡的少年勾起了嘴角,可勾着勾着,两滴泪水从他的眼角滑落,少年仍然笑着。

树上,霍无极望着天上那轮明月,一口一口的灌着酒,“明月照,树影摇,地上的人儿想家了,晚风醺,水波映,手中的酒壶摇啊摇,一口愁来一口酒,一口酒来一口愁……”一边哼哼着,一边喝着酒,老人想着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他想起在一样明月高照的夜晚,一位少年拿着酒葫芦,看着月光下翩翩起舞的少女,笑的很开心。“明月照,酒水少,花上的蝴蝶飞走了……”老人笑着,可笑着笑着,两行浊泪顺着他脸上的皱纹流了下来,可他仍然笑着。“太久没见过家乡人了,很多事都忘掉了啊。”

月亮渐渐西垂,池塘里传来动静,一个小尖尖从水面下冒出来,慢慢上浮,一颗淡金色的花蕾露出水面,在夜色中散发着微光。

东方鱼肚微白,森林中弥漫着淡淡雾霭,清晨的露珠从波尔卡树叶上滑落,滴醒了一个还在贪睡的小树精。

半梦半醒中,徐远辰感觉有东西在拍他的脸,软软的,凉凉的小手轻轻地拍在他的脸上,“起…起…起床了,你…你可以…可以起来吗?”怯生生的,娇滴滴的声音在徐远辰耳边响起,奶声奶气的。

他撑起眼皮,看了看,一个穿着白色小裙子的金发小女孩正跪坐在他身旁,轻轻地拍着他的脸。小女孩看见徐远辰突然挣开了眼,吓的赶紧闭上眼睛低下了脑袋。徐远辰没有管她,翻了个身,继续睡。

可小女孩没有放弃,她轻手轻脚的绕到徐远辰身前,不过这次没拍他的脸,只是用略带恳求的语气,“你可以…可以起来吗?爷爷让我叫你起床,你能…能起来吗?”依旧有些害怕。

徐远辰听着那有点快哭出来的声音,无奈的撑起身着,摇了摇因为昨晚喝多了还晕乎乎的脑袋,挣开了眼。他发现小女孩正用她那湛蓝色的大眼睛看着他,徐远辰也看向她,不过不是看她,而是看着池塘水面上那朵花,那朵跟小女孩头发一样淡金色的绽放着的花。

小女孩在徐远辰的视线下,怯生生的缩着脑袋,“真好看”徐远辰笑道。小女孩害羞的低下头,淡金色的头发遮住了她绯红的面颊,“谢…谢谢”

不是,我夸朵花,你害羞什么?

“啾啾啾”几只小树精抬着一套练功服和一双布鞋放到徐远辰身旁,徐远辰抬头看了看天,“怎么早?太阳还没出来。”

没管一旁低着头的小女孩,自顾自的脱了衣服,跳进池塘里洗起澡来。一转头,刚好看见,那个小女孩飞走了,对,飞走了!扑腾扑腾的扇动她那透明的小翅膀飞走了。“什么鬼?”小精灵?他可没听过老爷子还有个孙女,也有可能是他听了一半睡着了,没有听到。“这水还挺暖和的。”

徐远辰洗完澡换好衣服,穿过那条林间小路,又回到了木屋前。湖边,老人正钓着鱼,酒葫芦开着嘴就放在一旁。“来了呀,慢吞吞的。”老人拿起葫芦灌了口酒,看着不远处的白衣少年,笑道。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