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转生机娘V妖精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转生机娘V妖精》免费在线阅读_拜多系统小说

转生机娘V妖精

作者:拜多系统分类:科幻小说类型:重生

生命充满坎坷的我,竟意外成为原本只能存在于幻想的“机娘”——机械妖精。正当我要好好享受再美妙不过的第二次生命时,这个世界却似乎不如想象中和谐。——试验性作品,篇幅可能较短。全程有玩梗、乱入、串场、渣文笔、二次创作、发刀子、多视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唔呣!!”

外脆内软的两瓣金黄色华夫饼夹着淋上千岛酱和奶油的土豆色拉,仅是小口便觉浓厚奶香使劲钻入鼻腔,同时彻底唤醒沉睡许久的味蕾,含糊不清地惊呼一声后眼角又沁出些微泪珠,伴随上下颚的缓缓咀嚼竟有滑落之势,遂闭眸默然品味,不知觉中脸上已溢满陶醉。

“怎么这样一副几百年没吃东西的样子?太饿的话我也可以勉为其难再请你一袋哦。”阿隆挑高一边眉头,双手叉腰看着坐在学院广场旁的长椅的何萍,神色渐掺杂不解。

“这样就足够了,谢谢。话说你莫非…有些经济上的困难?“何萍咽下口中食糜,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你看出来了?”阿隆轻叹着在何萍身侧坐下,两肘压住膝盖、体姿前倾注视放有盾形特灵顿学院徽章样式雕塑的喷泉水池。

“嗯,那句“勉为其难”让我想起来了…刚才你去店里付账…啊呣…的时候…表情根便秘咦样蓝瘦。”何萍慵懒朝椅背瘫去,手捧裹了饼的纸袋又大咬一口,边嚼食边答话。

“我还以为你光顾着流口水,没想到挺敏锐的嘛。”彷佛一谈到有关钱的事情,阿隆活泼和善的性情就有些匿去踪影,指尖捏揉着刘海道:

“此言不假,不过那些钱是阿米给我的“经费”,她说接待工作结束后会被收回去。“

“那尼威什么…”

“我就是讨厌付钱啊!哪怕不是自己的,只要想到它们落到别人手里!啊!就很——”

阿隆双手抱头突然加大音量喧哗出声,持续数秒后憔悴地转头看向何萍,这才发觉对方止住咀嚼的动作,正用一副写满惊异的表情愣愣盯着她。

“抱歉失态了。真的,真的很抱歉。”

何萍闻言,干脆直接猛咽麋状物并把纸袋放在膝上,决定道出心中所想:“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吧?”

“怎讲?”

“就是…就是……”何萍揉了揉太阳穴。“某些时候会…情绪失调或失控?像是你吼那一嗓子,还有之前莫名其妙……呃,没有冒犯你的意思……说要帮我更衣,感觉不像是对生人说的话。”

“…你说的对。类似的事情大概是从我成为妖精之后开始发生的,我也跟阿米问过这码事,她只是回答“这也是妖精可能付出的代价”,叫人半懂不懂的。”

阿隆这回深深叹气,淡眉紧锁、猛挠一头金发,任凭发丝乱糟糟地蜷在头皮上,沉默数秒才因听见何萍抛出的另一番问话而动了动唇齿。

“是吗…话说,你知道妖精具体是怎么产生的吗?如果是改造手术之类,男性应该也没问题的吧?安宁却没跟我解释这点……”

“这问题还真是你问我我问谁了——诶等等,看见那边那个穿青蓝色迷彩服的胸x大无脑小白脸了吗?她可能知道答案。”

阿隆抬首,以余光瞥见水池对面某名东张西望,似乎正找寻什么的金发女性,微指过去后舞着十指试图把发型打理整齐。

“咦?为什么?”何萍有些不解地顺方向望去,三下五除二把华夫饼消灭干净,小手搭着旁人肩头道。

“看来博士没跟你说的事情不少…嗯,情有可原吧,毕竟算是非常细节的东西了。”阿隆如此朝她耳边低语。

“那套服装是反黑骸特遣队的制服,和我所属的学院内部部队不同,据说是由成为妖精前就已有军旅经验、高战力或经历特殊等等的机械妖精组成的,往后若其他联盟需要支援,她们会被长期派遣至别国执行任务,甚至直接“移交”给他们。最重要的一点是,她们知道妖精实际上……”

-“阿隆•苏拉斯塔!”

那名女性突然大声打断两人窃语,步履急促向长椅走来,脸色铁青冲阿隆以近乎呵斥式的口吻吼道:“为什么不响应训练召集?!”

“训,训练?什么时候说的?今今今天不是是休假吗?而且我我我还有工工作在身…”阿隆高大身形此时简直化作乌有,身体整个向后倾倒至椅背,竟有些颤抖着面对眼前不速之客。

-“包括你小队里的所有队员在内都已经打给过你的个人终端,接待工作已不由你负责了,至于休假?公费入学还胆敢谈休假?!”

“噫噫噫噫噫对不起!!”

-“不•要•只•会•说•对•不•起!站起来!给我保管好你自己的东西!”

“好好好…为为为什么我的终端会会会在你那……”

-“你连把它忘在寝室里都不记得吗?!”

何萍半张着嘴,捂住双耳,红莹莹的眸子等着身边插曲,满脸不可置信地看到这幅已可用欺凌来形容的情景,差点想要找到法子来为自己刚认识半天的好友辩护,然而对方仅靠一点目光便使她完全呆住。

(这是…什么?这种莫名的压迫感?)

女性的视线里飞出暴戾,与冲动的兽类颇为相近,不断将它的势力在心头散播,直至让意志被降服,她彷佛只需对她握拳,就足以让她受拳击似的痛楚、深入骨髓的恐惧。

-“何萍。”

“……”

-“何•萍。”

“……”

-“何!!萍!!”

“是!”

足足三声大吼才强行把她从失神的状态拉回现实。紧接何萍慌忙起身立正,女性沈脸道:

-“米可拉小姐已恭候您多时,请随我来。到时请务必遵从一切指示,勿让妖精的颜面蒙羞。”

话语犹如铁钳钳住脖颈,不论开口答话还是大口喘息都难以做到。

忽然发觉肩头被人拍了两下,勉强将视线微微移开才看见阿隆露出的苦笑。

“去吧,阿米又不会害你。”简短的话语稍让何萍宽心,希望听到更多安慰,但阿隆留下这句后就小跑着离开长椅处,当下有种怅然若失感笼住自己。

————

未料天色已不经意间染作橘黄,余晖拉扯她身下的影子,如同将内心对未知前程的忧虑无限延伸,也使阴影攀上身旁异常刚毅的面孔,直到步入别栋自己尚不能和其他白楼做区分的建筑物。

“幸苦你了。”

-“我的荣幸。”

斜身倚墙的米可拉见二人终于抵达,浅笑中对女性摆手示意感谢,女性则以鞠躬道别。听到她逐渐远去的跫音,何萍吁出长长一口挟杂不安的叹息,还以为是时候放下心里巨石,却马上历史重演般被揉了数把。

“让你受惊了~抱歉,莲娜那孩子行事是粗暴了一点点,不过想要最快摆平阿隆的话,她是个非常不错的人选~嗯,嗯~~啊真是的!为什么你这么可爱啦!”

“等一下,不,不,要窒息了……”

防不胜防,早在何萍反应之前米可拉便环抱其两肩,一把将她幼小的脸庞塞进足令衬衫凸x起的双x峰之间,同时伸手抚着那头翠碧,欣喜分明溢于言表,好一会儿才算是松开双臂。

“呼哧……呼哧……”何萍连退三步,涨红了脸紧盯那人,生怕下一秒又会有什么不快的遭遇降临到自己身上。

“别用那种看怪蜀黍的眼神嘛,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呵呵。来,跟姐姐走,带你熟悉一下你的寝室。”

(看着我长大???)跟随对方拐入长廊的途上,这句话时刻盘旋于何萍脑中,本能无法尝试把这名过分热情的褐瞳怪人和陪伴整个童年的重要他人链接,而后怀疑自己是否在尚未苏醒时便已受到种种玩弄,再次陷入了沉思。

“嘿,这里就是你的新家喽!兴不兴奋?”米可拉在某扇挂有“Team R-TYPE ❶”字样的灰蓝色门牌的门前止住步伐,回首却瞅见何萍垂头、分神的样子,嘴角略生弧度开口说道:

“…也就是你或许知道的“特灵顿学院直属第一实验部队”中R-9小队的寝室,以后你的行程安排会慢慢与他们同步,祝相处愉……”

“真的吗?”犹如输入关键字后告诉运作的搜索引擎,何萍立刻翘首以盼,想到仍有熟人能携手并进便略感欣慰。

“是真的,米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随米可拉用个人终端扫开室门,何萍上蹿下跳地打量着室内装饰和摆设,但扑面的冷色调、了无生趣的书桌椅及双层床铺都无半点意思可言,就连桌上少数整齐排列的几本看似耐人寻味的书刊也尽是理论性和学术性的天书,不由得心生失望。

(嗯?)

再稍微留心顾视,最靠近墙角的桌子和其中一个上铺的布置情况明显别具一格:杂乱、污渍,未折妥的被子,奇形怪状的涂鸦,肆意摆放的瓶瓶罐罐,架上过时极久且表面折痕诸多的漫画月刊横七竖八地瘫倒,虽令人难以揣测它们的主人拥有何种不良的内务观念,但处于周围生硬的氛围里,这些却能萌生莫名的亲切感。

何萍很快又看见贴在桌缘的一张应为全家福的泛黄旧照——由三名样貌相仿的女孩和二名成年男女组成,初识之下并不能端详出什么,但进一步观察后便可认出熟悉身影。

“如何?有问题尽快提哦,今晚你就得去训练了。”米可拉踱步到何萍身边说。

“确实是有不少问题……这间寝室有哪些人?你之前说的莲娜是怎么了?然后……阿隆说你是她朋友,那你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吗?”何萍的指尖停在照片下侧,冲镜头咧嘴而笑的金发女童。

“寝室有哪些人是个人终端会告诉你的事,至于后两个问题,”米可拉停顿了一下,眸中笑意悄然隐去。“你知道妖精的职责吧?”

“呃?打倒…黑骸?”

“知道愿意负起这个使命的人有多少吗?”

“不知道…”

米可拉伸出纤指,贴在何萍前额。“目前大部分服役中的妖精都是她们那种受害者,少数会选择这条路的多半也是为了丰厚的军饷,或是一些受到浮夸的征兵广告影响,凭借一股热血就胡乱闯进来的俗人。”

“受害者?”

“自然,像莲娜出生于北欧公约联合,幼时全家受黑骸袭击,若不是家里人藏得好,估计也会在开膛剖腹后被啃食得乱七八糟吧。她后来报名接受妖精编制,不过依北欧军方把她甩给这边的说法,大概是因为心理问题没法被编入常规部队。总之,她除了眼里容不得沙子外,是个相当刻苦求进的好孩子呢。”

彷佛在谈无关紧要的琐事,米可拉面不改色,轻描淡写出血淋淋的一切。

“阿隆的经历和莲娜差不多,喏,你现在手指的那个小可爱就是她了,也曾拥有幸福美满的家——”

“不,不用再讲下去了……”何萍摇首并轻力拨开对方指头。“为什么你可以如此…如此平淡地讲…”

“死本是人生一环,毋须大惊小怪,只是现今因为各种缘故而被提早了不少。妖精存在的意义,就是消灭不停散播死亡的那些怪物,哪怕冒着生命危险。”

女性的语气随神情一同将至冰点,冷眼俯视自己愈发胆怯的眼瞳,一字一句皆隐约唤起心底惧意,却在严寒处如撞壁回弹的弹珠迅速换回之前的微笑。

“别怕别怕,博士可是有特别关照你的,应该不会让你上前线,安心负责测试飞甲就行了。啊呀,时间过得真快…”

“高空”中的显示板模拟出日夜交界时泥雾似的天色,透过窗口渗来今日最后一丝若有若无的阳光,传达白昼的死讯。米可拉伸手示邀:“我现在带你去食堂吧?免得待会试飞出问题。”

何萍没有应和邀约。记忆的缺失并不影响埋葬于内心深处的懦弱与自卑,丝毫不觉有资格负起重担,更是对生死议题感到无力,只愿此时可以钻入某个无人角落沉淀压力,即便会花上极长的时间。米可拉似是从她脸上的阴霾看穿了这层思绪,遂轻佻弯起月牙褐眸,话中笑意更甚地耳语:

“姐姐呢~是很喜欢可爱的孩子,不过如果要从可爱和听话之间选择的话,后者才是我的最爱。作为德•高•望•众的安宁博士的头号助手,我有权运用所有适当的措施来达成目标。比如——”

“我去,我这就去…”

“…你居然打断我台词两次。罢了,走吧。”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