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梨花山下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梨花山下》最新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十寓小说

梨花山下

作者:十寓分类:重生小说类型:欢喜冤家

春离又下山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春离今天穿的是一身白裙,长到小腿,这是她能接受的最短长度,记得和狐狸下山的那一天,春离还是素衣长裙,一半头发抓了个髻,一半长发零乱的散着,手上抱着一只狐狸,引来了很多人的侧目,狐狸告诉她快点去买身衣服换了,来到服装店时,店员都看呆了,一直问春离是拍的哪部剧到时候安利给朋友。

春离谨遵狐狸之言,不语半字,指了这身长裙。

转弯抬头间发现前面有位老妇人手上提了很多东西,腿还一瘸一拐的,她急急跑了几步,上前叫了一声:“奶奶,我帮你提。”

老妇人正是萧然的外婆朱秀莲,她今天做了几份菜还买了些水果给萧然带过来,顺便搞下卫生,没想到出地铁站的时候不小心撞在一个台阶上,撞得还不轻,还撞在那只老寒腿,就使不上劲了。

“谢谢小姑娘。”

“不用客气,你住哪一栋。”春离甜甜的说道。

朱秀莲指了一下春离那栋说“就在那里。”

“奶奶我也住那一栋。”

“奥,那正好顺路了,你上大学了吗?。”朱秀莲见这个小姑娘年纪轻轻,眼神纯真可爱,不由自主的欢喜。

春离吐了吐舌头答:“我没上学了。”其实我就是没上过学,自然是不能说。

“你多大了,怎么就不读书了。”

“我二十了,因为爸爸妈妈走得早,读完高中就不读了。”

说完这句,春离十分感谢狐狸逼着她看的那些校园剧和家庭剧,还有科普类的视频......尽管自己只想看偶像剧。

“不要怕的!小姑娘,只要努力,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朱秀莲一听人家妈爸都不在了,也只管安慰着。

进了电梯,春离按了二十二楼。

“小姑娘你也住二十二楼啊?”朱透莲警惕起来,然然要住过来,难道是因为交了女朋友?虽说这个小姑娘是不错,可是这么小就不上学了,又没有爸爸妈妈,以后然然娶了她,没有老人的照顾,她总归有几分不舒服,如果不是春离说话了,朱秀莲可能会把祖媳之间那些事儿都脑补出来。

“我住2202,奶奶住几楼啊。”春离完全听不懂朱秀莲的疑惑。

朱秀莲听春离这么说了才放下心来,“我不住这,我外孙住这,在你隔壁2201。”

“是吗?他是你孙子啊。”

“你们认识吗?”朱秀莲有点警惕。

“没见过,就听见过开门关门的声音。”春离哪敢讲,其实打电话的声音也听得到。

春离觉得这位老人看她的眼神有点怪,只可惜她根本不懂人世间那些复杂的心思。朱秀莲心里明朗了,脸上也舒展了很多,看来是没问题。出了电梯,朱秀莲把东西放下,在包里拿钥匙才发现忘记带了。

她连忙叫住春离:“小姑娘。”

“奶奶什么事,”正在开门的春离回过头问。

“这年纪大了就是不好,老是忘东忘西的,今天忘记带钥匙了,我能不能把东西放到你这,晚点我外孙下课了我叫他来拿好吗?”朱透莲有点难为的说,很怕打扰到她,又怕她拒绝。

海都市的人是华夏最文明发达的城市,这里的人们高度自律,人与人之间总是谦和有礼,有很明确的边界感,很怕给人带来麻烦和侵犯他人的隐私。

“好的奶奶。”春离帮朱秀莲把东西提进屋子干脆又利落,能助人为乐是春离很愿意做的。

“小姑娘人真好,你叫什么名字啊。”朱秀莲看她答应这么爽快有点不好意思了,刚才在电梯里还想东想西的。

“我叫春离。奶奶再见。”

朱秀莲刚出门又回过回来问,“再见,你几点在家,我跟我家外孙说一下。”

春离一直盯着那一几袋鼓鼓的东西,已经猜到是吃的了,正在猜里面是什么,听她这么一问,她惊了一下,“我一直在家。”

“你没上班吗?”

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又无父无母,还不上班,这事怎么都想都有点不对劲,但是必竟触及到别人的隐私,她不能问得太明显。

春离没料到朱秀莲会这样问,可是自己是活了千年的老鸟怎么可能被人类问倒,“正在找工作,我哥帮我留了一笔钱,所以不急着上班。”

“这样也好,这样也好,奶奶先走了。”

看这小姑娘也不是什么不正经的人,眼神清爽干净,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萧然刚下课,掏出手机一看三个未接电话都是外婆打来的,微信有几条语音也是外婆的。

萧然把语音听完了,才知道外婆今天去了家,东西还放在隔壁家,一想到那个女孩,他就头疼,给外婆回了条语音:我今天课上完了,等会到家,我过去拿,外婆以后就别来了,卫生我自己搞,你保重身体,星期天我过来看你和外公。

发完语音后,萧然一直在想要不要去拿东西,“啪。”

一个抱着书的女同学和他侧面相撞,女同学手上一堆书哗啦啦的全被撞在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萧然弯下腰帮她捡书,结果慢了一点,刚好触在那女孩子手上。

萧然把手缩了一下去捡另一本书,他看了一下封面递给女孩说:“法学系的?”

女孩喜眉眼笑的说:“是的学长。”

萧然把书递给她职业假笑的点了一下头,向前走去。

“等等学长?”

萧然停下脚步回过头问,“有事?”

“学长,我考研想考金融系,所以想问一下学长一些专业的问题。”女孩子目光炙热。

“你认识我。”萧然有点疑惑。

“经院,院草,萧然,有谁不认识?”女子两眼扑闪着。

“你有时间先去听下课,再决定。”这种搭讪方式并不高明。

“那学长,能不能先加下微信,以后我有不懂的可以问你吗?”女孩已经打开了二维码。

萧然拍了一下口袋说,“手机没电了,不好意思。”

女孩子飞快的掏出笔,在本子上写了一串电话号码递给萧然,“我是真的对金融很感兴趣,所以充好电了能加一下我微信吗,我叫叶慧如。”

萧然点点头接过了号码急促的向校外走去,走出校门看到一个垃圾桶把纸片丢了进去。

叶慧如,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学校的各种晚会上她总是光彩夺人,追求者众多,所在的大学海都市的TOP2,全国的top5,可想她是多优秀,萧然居然对她视若无睹,这让从小就被无数赞美和光环包围下的她,不免有些气馁。我会越战越永远的,萧然你等着。

萧然刚进到房间,外婆的电话就打来了,“然然你到家了吗?”

“在电梯里,马上到了。”萧然只好撒谎。

“记得拿东西啊,有糖醋排骨,红烧肉,油焖大虾。”

“好的,听起来都想吃了。”萧然甜甜的说着。

“小馋鬼。”

春离在家吃着辣条,眼睛还时不时的瞟着那几包吃的,她已经悄悄打开看过了,差点口水流了进去,她一直在想,等下怎么跟邻居说自己也想吃,她盯着茶几上的水果,有主意了等下交换一下,她找来一个袋子装了几个样水果,等着萧然,等会每样她只尝几块就行了。

“叮咚”春离家的门铃响起了。

春离打开门呆在了那里,这张脸,这张脸...

“你好。”

萧然打着招呼,结果看到眼前的人定在那里不动了,这种眼神他见多了,但是明明他们一个星期前就见过了,只是这个眼神也太花痴了吧!他轻咳了一下,“我外婆是不是放了东西在你家。”

春离眼中闪过了一丝失落,指了指桌子说,“在那。”

萧然哦了一句,拿了东西就出门了,醉和不醉差别原来这么大,清醒的时候还是很腼腆的嘛。

春离一直站在那里呆呆的,过了很久邻居飘来了香味,她才把门关上。把一瓶放了很久的桂花酒拿了出来,她一直舍不得喝,这瓶酒在山上已经放了很多很多年岁了,她走的时候突然把他带下山了,本以为还会放上百年千年,,今天她真的很想喝,还想和他一起喝。

春离喝得很慢,脸微微的红了起来,萧然的一个个模样浮现在了她的脑子里,春离笑了笑,一小口一小口的品着。

萧然正在吃饭的见有人敲门,打开门,一股酒味,有淡淡的桂花香味。

春离微微醉着,举了举手中的酒瓶说,“桂花酒,来一杯吧。”

“不用,”萧然冷冷道。

“就一杯。”春离眼中很落寂,颤粟着悲伤。

“没事,我就关门了。”萧然看着就头大。

“有事,我家没菜,看在我帮你保管了那么多吃的份上,你能不能也让我尝尝。”

没等萧然拒绝春离已经进了门直接坐上了饭桌。

萧然已经见过这女子酒后的状态了,他只想把他赶走,站在春离旁边催促着,“麻烦你马上离开,你这是私闯民宅。”

“哦,要不要来一杯。”春离拿了两个一次性杯子一人倒了一杯酒。

“不用...你”这女人简直不可理喻。

萧然的电话响起来了,“然然,东西拿了吗?”

“拿了,”

“帮我谢谢春离,今天我碰到腿了,还是她帮我提上来的呢。”

“腿怎么样,要不要陪你去医院。”萧然脸上挂了几分焦急。

“没事,老毛病了。”

“明天来看你。”萧然答。

“不用了,你过来那么远,学习要紧。”

“我不放心,我只有你和外公了,我不想你们有事的时候我不在身边。”

“真的没事,先挂了。”

“再见外婆。”

挂完电话,萧然发现春离在用自己的筷子夹菜吃,他脑回路一下没转过来,这个女孩子怎么能这么随便呢,萧然是真有几分生气了,他温怒的说:“你为什么用我的筷子。”

春离看着他冷魅的眼,扬起脑袋问,“不可以吗?如果不可以我还给你,你不要生气。”

“不用了。”萧然从厨房重新来了一双筷子吃了起来。

灯光很暗,萧然的侧脸在暗光中勾勒出了清冷的轮廊,春离偷偷的看了几眼,真好看啊,萧然自己都想不通为什么不坚持把她赶走,或许是外婆说她帮了他,或者是因为和她讲理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他不愿意再做这种无用的挣扎。

但这不像他,萧然吃完饭反应过来了,问道“你喝好了吗?”

“没有。”春离明亮的眸眼中有丝丝晕红,脸睑倒映着长长的睫毛,萧然看得有些失态,自己了怎么了!

调整了一下心境说了句:“麻烦你回自己家喝好吗?看上哪个菜你带走。”

春离咯咯笑起来了,“一个人喝酒好孤独,你陪我一起。”

她就那样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看着他笑。

萧然被她看得感觉很不好,他觉得自己应该愤怒,一手把春离提起来,春离软绵绵的身子像个无骨动物,任由他提着,抬起头看着萧然的眼睛说,“记不记得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漂亮,你应该笑。”

“没有。”萧然抓着春离的手,不再看她的脸。

春离有点醉,贴得他很近,散发出淡淡的桂花香,很好闻,萧然恍惚了一下,把她推出了门,收拾了一下餐桌,搞好卫生后,他在房间看起书来,但是怎么也静不下心来,这些年这样那样的女孩无事献殷勤,围追堵截什么样的都见过了,他总是能礼貌又干脆的解决,心里不会有任何波澜不稳,强迫自己静下心来,按了下手机十一点了,他洗好澡来到客厅闻到了淡淡的桂花香,眼睛往餐桌上瞟了一眼原来是一杯桂花酒,打算拿去倒掉的时候,发现了一把钥匙,他认得这把钥匙是春离的,那她人呢?

萧然急忙打开门一看,春离像一个被抛弃的宠物一样,靠在墙角,样子很孤独,脸上有泪痕,这让他的心突然纠了一下,他轻轻的走到她面前蹲下......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