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灵渡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仙灵渡》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掉线娃娃的小说

仙灵渡

作者:掉线娃娃分类:武侠小说类型:仙侠

人类,妖界,地府,洪荒之后所定,各界不得擅出各界,否则皆得承受天惩地罚之苦,没有人可以承受,大多人灰飞烟灭,极不容于世间,更不能扰乱世间秩序。她是一个神的遗孤,一念之差,便下得凡尘,却没想有人为她冒天惩地罚灰飞烟灭之劫舍夺蛇妖之躯,化为发簪陪她左右伴其一生。凡人的她杀了挚友,愧疚甘心受封,自愿沉睡,谁的设计,谁的相助。重新醒来,一切都成了梦,前尘封尽,往事不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忌白,忌白,每次想起这个名字。

她心里就像堵了一团棉花一样难受,不过片刻她就释怀了,她和忌白不过一个未婚妻名分挂着。

前世与忌白也不过泛泛,忌白兴许没把绯月灵往心里放。

哪里有什么心心念念,柒暗刹越来越会用词了。

她嘴角一扯,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心里竟然会有些点暖。

想着她捏一口决红云飞得更快了些,就是不怎么稳,她吓了一跳,还是以柒暗刹施咒的速度向前。

柒暗刹也不知道为什么,帮她来了凡间,自己要跟来玩了。

还舍夺了国师是身体,也是无奈,不过倒是帮她摆平了许多麻烦事儿。

前些年间,她寄人篱下与叔父家,那些日子过得十分不如意,因为毕竟是寄人篱下总归是惹人嫌的,就如她堂姐便是很不待见她,处处与她为难。

国师是谁,国师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

绯月灵有他护着,日子可谓是过的风调雨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多少人敢找她麻烦。

有国师护着,也没人敢找她晦气,何况她一人也许是他们凡夫俗子能挑战的。

天上的空气不比凡尘,天上清冷许久。

也不知是哪任星君布风,一上一重天就浑身一抖,再往二重天上来才慢慢暖和上来。

她慢慢适应了天上温度,更是有了仙气护体整个人都暖洋洋起来,绯月灵没有先去南天门而是先是去了万里翻腾斗云处。

“上仙好!”路过的小仙向绯月灵问好。

她淡淡一笑微微颔首,想必她绯月灵真的看不出来有什么上神风范。

这年头,神的确是少之又少,大多的都该应了天劫了,所以仙多多。

芙蕖花尖正嫩,几个小仙娥路过,领首的仙娥见绯月灵在瑶池边独步,以为是迷了路上前询问:“上仙,可是来参加宴会的?不如我们几个给上仙引路吧!”

那个仙娥声音婉转好听,到底是对这天上有意见的,不过天上的小仙娥倒挺心善的,绯月灵便也很和善

“不必,本仙在天上还不需要引路的。”想是新从那个先山上提上来的她之前在天上日子也不少

“那上仙可识得路,若是不识,我这里引路线,我本迷糊,所以时常带着,将它赠与上仙,还望上仙莫要嫌弃。”说着她从袖中取出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红线递给她

“多谢。”绯月灵自然接过,待她们走后,绯月灵将引路线收起来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地下一日,地上十年,瑶池边的芙蕖花正生得好,时不时有小仙娥路过,她忍不住多看眼,那些小仙娥很是有礼数,见绯月灵面孔生,便也行个礼问好

瑶池边上逛了逛,兜兜转转许久,绯月灵才望见那高高的红大漆门,上面写着姻缘府

千里姻缘一线牵,月老可是凡界万千少男少女的红人,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便是月老弄得红线,成了仙界的剧本,凡界的写实

切去三千烦恼丝,和尚真的不懂爱,可情终归还是情,她真想问下月老,切去三千烦恼丝,是不是真的不会烦恼了,主要是她觉得,只要头还在,那都是不可能的

若是都无头怪,那实在是惊恐万分,绯月老抖了抖都不敢想了

月老的府上,门上挂了两个红红高高胖乎乎的圆灯笼,上面用毛笔提了字,左是天上的天,右缘分缘,那时她还在天上,在月老宫中就挂着这个,估计再有万把年没换过的

隔着门,喊了两声,里面没人应她就推开大门,冷冷清清安静得很,往里面瞧了瞧没人,月老府里人较少,月老说怕人多把他的姻缘线弄得乱糟糟,所以他宫里也只有两个小仙童平时帮他打理姻缘线,她少时在天上是这里的常客

还在天上的时候姻缘府她也没少跑,月老手里有许多小话本,肚子里还有一大堆墨水都是她十分喜欢的,用他的观尘镜不知道看了多少凡尘的爱恨纠葛,最后还是有始无终,世世循环,在十个循环百个循环里淡了因果的永世不见,最后都化作叹息。

百年前某天绯月灵按往常的时候,跑去找月老,月老正在牵线,绯月灵见月老将一根小拇指粗的红线绑在一个两个小木人身上,又继续绑了几根,绯月灵便心血来潮照瓢画葫偷偷套上去几根。

“住手,住手!”月老大叫制止。

绯月灵眨着眼睛一脸懵后,愣了愣:“咋了?”

“你,你。”月老气结,瞧了瞧两个小人已经套牢实了,把观尘镜从胸口摸出来,大袖一挥,凡尘人正当元宵节,街上张灯结彩,人群熙熙攘攘,各种彩灯点亮整个夜空,绯月灵从来没见下面有许多的灯

“那些是什么玩意儿,平时没瞧见过?”好像看着那小小的灯苗能暖心一样,绯月灵从没见过,也从来没有那感觉过

月老怨怨的瞧了瞧她手指的灯道:“你指的,那个是凡人向神仙许愿的花灯,可放河里顺水漂流。”

绯月灵懵懂点头,月老又指向有一家人户一家三口正在门前放的灯道:“那个是孔明灯,可飞上天的。”

往月老子那里看见里面灯芯一点便往缓缓升起,不经道:“凡人还挺好玩的,也是向神仙许愿的?”她光看就猜测到了

月老赞赏点头,捋了捋下巴白须道:“你别看凡人好玩,你看那个人。”

那长长街道上结了很多彩灯,河里放满了才子佳人们放的河灯,有些一对对的看着月亮,有些长夜漫漫的散步,今天广寒宫的月亮最是亮,也最是圆,城内有一座小石桥,小石桥上正站着的就是一个才人,三岁通诗经八岁便抄得一手好字

绯月灵看他一人站在那里冷冷清清,过往的都像是过客,不大明白,她是真的不知道如何了,月老指那凡人干嘛?

“此人科举刚过,正是春风得意之际,又于佳人十日后修的正果,乃人生最为圆满,这一生便付于朝堂之上,为凡帝巩固江山社稷,之后儿孙也对江山社稷有功,便是他命。”

“噢?那他倒也厉害。”说得绯月灵生出几分钦佩道

“可刚刚,你将他姻缘搭错,恐怕后面姻缘错综复杂难成正果。”月老指了指她刚刚绑的小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你可知他乃文曲星下降,为还一人一世情份的,你这一打乱,这下可怎么是好哦。”

这么一说,她才恍然大悟,自己刚才铸成了大错,心里有些愧疚道:“改过来不便好了么?”说着绯月灵便向两小人施法,被一道金光弹了回来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