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三世情深:魔君,勿忘我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三世情深:魔君,勿忘我》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唐婳墨歌的小说

三世情深:魔君,勿忘我

作者:唐婳墨歌分类:武侠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神族公主容婳,生来便有王者之势,与天夺命!谁主沉浮?曾经所向披靡,。站在强者的顶峰,俯览苍生。一朝被族灭,从云端跌落谷底。一个家族的药奴,救下他后,发誓变强保护她,最后却是个缠人的小奶狗,一言不合就要抱抱,两句不通种蘑菇。她就不懂了,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会哭。说好的变强呢,说好的复仇呢,敢情你就是想在我身边混日子?本以为可以痛快升级打怪虐渣渣,这死黏着她是怎么回事?一脸幽怨,“你不爱我了”容婳一脸黑线,我什么时候爱过你了?“刚刚地震了吗?”“没有啊”“那为什么看到你,我心头一震”,“……”这丫的,哪学的。“婳婳,我疼!”“哪里疼!”“心里疼!想要你揉一揉,哄哄我!”他的咸猪手撩着容婳的裙子,容婳一把揪着他,“再做妖,我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做骨折的痛。”……容婳咬牙切齿,“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蒙塔见她打完了,走过来,继续牵着容婳的手继续走,时不时的抬头去看容婳,但又十分正常,那他刚刚闻到的那股很香的味道是什么?

走了有一会了才看到一间小院,容婳仔细打量了一下这间小院。似乎还不错

还未进院,就听见阵阵琴声,美妙的声音瞬间倾泻而出,是那么的柔婉动人,好像一汪清水潺潺流淌,又好像林间鸟儿的呢喃,一折连着三叹。突然曲风一转,琴声变得铿锵刚毅起来,宛若浪花击石,江河入海,仿佛瀑布冲荡,震动着容婳的心弦。

不知过了多久,琴声缓缓停止,但那乐声好像仍旧飘扬在四周,久久不散,昆山玉碎,且不过如此了。

容婳推开门进去,看见院中坐着一女子,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只见她凤眼微动,长眉入鬓,嘴角含着笑意,约莫二十二三岁年纪,甚是美貌,蓝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簪束起,头插双凤纹鎏金银钗,微风吹过,轻纱飞舞,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的灵气。

“姐姐,好久不见。”清漪轻轻地开口道。此人便是容婳的妹妹,清漪。

自上次见面后,这还是她们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面呢!说没有生疏是不可能的,毕竟那件事对她的打击可不小。

“清漪,别来无恙。”

清漪停下手中的抚琴,没有回答容婳的问题,直接舞动衣裙在这琴声中舞蹈,琴声未停,跟着清漪的动作,一声一声的弹奏着。

琴声悠扬,如高山、如流水潺潺铮铮,听者,就像在欣赏大自然最美得风景,使人心旷神怡。

乐曲缓缓奏起,清漪随之一动,身影流动,风吹仙袂,身子随着节奏舞动,曲荡人心魄,长袖漫舞,无数娇艳的花瓣,轻轻翻飞于天地之间,沁人肺腑的花香令人迷醉。那百名桃花千般,向四周散开,漫天花雨中,一白衣少女,如空谷幽兰般出现,随著她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舞姿,宽阔的衣袖开合遮掩,更衬托出她仪态万千的绝美姿容。有人如痴如醉的看着,她那曼妙的舞姿,几乎忘却了呼吸。

清漪美目流盼,在容婳面前停下脚步。

“姐姐,以为何如了?”清漪媚态众生的问。

“清漪的舞自然是极好的,只是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这般……”容婳静静地看着她。

“容姨。”蒙塔摇着她的手,试图吸引容婳的注意力,而容婳只是回头对他笑了笑。

“蒙塔乖,你先自己出去玩吧,容姨要和你的母亲有事要说。”容婳轻柔的揉了揉蒙塔的头,眼神温柔,但某人并不买账。

“不要。”蒙塔撇过头,整个人气鼓鼓的,“你们又要把我支开”就像娘亲要和爹亲吵架的时候把他支开一样,这次可别想骗我。

容婳无奈的摇摇头,看着清漪,清漪也做出一副,我也没辙的表情,的确,对于蒙塔,她们确实没有什么办法。

“要不,给你个好玩的。”蒙塔一听有玩的,立马改变注意。

只见容婳拿出一把扇子,从中分离出一股,在容婳手中立马变成一把扇子,容婳十分满意的笑了笑。

“这个,你拿这个去玩吧!”

蒙塔接过扇子,左右打量了一下,感受到手中扇子里有好强的气息。

不禁叹道,“这扇子看着好厉害。”

容婳郑重地说,“这可是一件可以呼风唤雨的法器,你拿这个出去玩,一定很好玩。”

蒙塔有些儿动心了,“好吧。”然后转身一蹦一跳的出去了,清漪不放心的说了句“蒙塔,可别闯祸了。”

“知道啦。”就算闯祸也有人帮我顶着,蒙塔这样想着。

待蒙塔出去后,容婳才认真看着面前的清漪,“什么时候来这里的?”

清漪一见蒙塔一走看了眼容婳用一种猜不透的声音,“我什么时候来的,你会不知道?”

容婳一愣,“我如何知晓。”

清漪嘲笑似的说,“身为神族公主,不但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家,反而带来灾难,你难道不解释一下吗?”

两人相视而站,许久之后清漪目光暗淡,她果然有事瞒着我。

容婳一脸平静,“清漪。”容婳突然开口道,“你觉得是祸引东水和罪恶之源哪个更厉害?”

清漪没听懂容婳口中说的话,对于这两种可能,如果要以破坏性来比喻的话,罪恶之源是比较厉害,容婳看着清漪的眼睛,似乎要看到她内心深处的秘密。

清漪被容婳表情看得不自在,“姐姐。”

容婳回过神,显得很惆怅,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呼之欲出,“这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人。”

容婳拿出扇子打开,看着上面的图案,轻轻抚摸,“情义同心,难道付出就一定要有回报吗?”

清漪看着她,眼睛红红的,“你骗我”许久才开口说了这句。

“哦,骗了你什么?”容婳问道,但清漪歪过头看来是不想谈论这个问题。

容婳想知道她内心的想法,错开话题问道,“你现在能操控浮沉换世弓吗?”

被容婳突然转变话题,清漪有些儿不解,“姐姐问这个做什么?”清漪抹去眼角的泪水,又想用换世弓来做什么。

“你能打开换世台中的记忆吗?”容婳声音中略带急切问道。

从未见过这样的姐姐,清漪迟疑道,“可以是可以,只是你要记忆干什么?”清漪沉声问道,浮沉换世弓里有的,不止是记忆,更开天辟地以来,天地间聚集的戾气,她不过也是和她签订了灵魂契约,才能使用她罢了。

容婳叹了口气,摸到清漪的头发,手指轻轻地捋了捋,低声说,“别人都在想着法来算计我。”

清漪迟疑不决,拂开容婳的手,不确定问了问,“你确定要打开吗?”

容婳无神的盯着清漪,“嗯!”

良久清漪也算是明白了,姐姐要做的事,就没有她做不到的,“姐姐,小心啊!”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