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蒋家茶舍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蒋家茶舍》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吴世言著

蒋家茶舍

作者:吴世言分类:奇幻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深巷中都市里的昏暗一屿。天色暮暮,蒋家茶楼门前的白色灯笼依旧点亮了,焚出的香从门缝出弥散开,吸引着深夜里的客人前来驻足品一杯无忧茶。柜台里的男人,慢慢睁开眼看向深巷外的世界。今天又是忙碌的一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和尚,什么是佛啊?”

“佛?我也不是很清楚,虽然当了这么久和尚。不过一定是善良的人才可以成佛吧,不对,不对,是善良的事物都是佛。嘿嘿。”

“小和尚,你手里的是什么啊,怪香的。”

“啊,这个东西叫做糖,可甜了。每次夫人们来拜佛总给我带。”

“甜?是什么?”

“忘了,你不是人,没有形,尝不出味道,没有感觉。”

“哼,小和尚一点都不像和尚,欺负人家。不对,是欺负妖精。”

“这个,啊,那个。”四白红了脸不知道说什么。

……

春去秋来,寒暑易更。四白有了男人的模样。浸没在寺庙这么些年,小和尚变成了大和尚多了份得道高僧的样子。也确实是,四白不出意外就是下一任主持,毕竟寺庙里属他的佛法最通透。但是四白一天最多的时间不是讲经说理,而是坐在大堂里与小荷妖扯动拉西,活像个菜市大妈,就这样两个不同的生物默默交流着。

今天的寺庙格外的安静,没有任何香客,寺庙外是一层又一层的着甲执戈的士兵。山寺依旧是那个山寺,但外面的世界不知几秋更几多叶了,新朝取代旧朝。

“闲人回避,违者斩。”“闲者回避,违者斩。”一声又一声尖锐的男人声从寺外传来,越来越近还伴随着锣鼓声。

“小和尚,怎么这么吵,好难听的声音,像要下蛋的老母鸡。”

“下蛋的老母鸡,你这个比喻。哈哈。”四白弯下腰笑了起来,哪像平时在外面的得道高僧,倒有点像隔壁的邻家小哥。“今天有皇帝来寺庙,不知道要干嘛。”

“黄帝?黄色的人吗?”

“哈哈,能不能不要这么逗。皇帝就是人间最高的统治者啊。”四白捂着要,怕待会儿笑岔气就不好接待皇帝了,毕竟伴君如伴虎。

玉环击打声清脆悦耳,堂外脚步声逼近。一高瘦的男人推开了门,玄黑色的袍子,腰间挂起一把办掌阔的剑。目光如狼,不是霸气而是阴柔的气息。这让四白一阵不喜,佛门中人对这杀伐之意很敏感。一想到山脚下小村子,小时候来寺庙做鬼脸逗自己玩的孩子们成年后都被拉去参军,十室九空马革裹尸,白发送黑发。四白不自主地勒紧了拳头。

“小和尚,歪。”小莲妖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别被杀伐之意感染了。”

“终于见着高僧了,虽然早听说高僧年轻,但着实没想着是个俊俏少年郎。”皇帝开口到。

“陛下缪赞了,不过是皮囊,皮囊罢了。”

“听说这寺庙许愿挺灵验的。”说完,男人便走到佛象前从下至上扫视一遍,却迟迟没跪下。而是鞠了一躬。

“心诚则灵。”四白不卑不亢地回答到。

“刚刚我许了一个佑我朝千秋万代的愿,你说会成吗。”皇帝的嘴角似笑非笑着。

“心诚则灵。”四白其实并不反感男人没下跪,佛本就讲就众生平等。四白反感的是这皇帝如此功利的样子,虽是许愿,世人谁不知就求心安理得罢了,内心的平静才是愿。

“好一个心诚则灵,岂不是愿不成皆是心不诚。果然是大师。”皇帝戏谑道,挥起袖子转身离去。

“外面的树年年换新叶,还是这颗树罢了。”四白对着男人身后说到,依旧不卑不亢。

男人猛的转头,四目相对,一个狼顾一个古波不惊。

“哼。”男人伴随着一声离开了大堂。

“小和尚,刚刚一瞬间他动杀意了。不过又马上没了。”小荷妖声音响起。

“这些帝王家不过是百姓这棵树的一季叶子罢了。口口声声说为黎明百姓,最后还不是传子传孙,一家之国。”

“你一点都不像和尚,像个俗人。哈哈。”

“本来就是俗人,我俗不可耐。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你,你又欺负妖精。”

又是几多斗转星移,四白接过禅杖到了冠礼之年,终于成为了主持。

“小俗人变大俗人,升官了哟。”

“嗯哼,你还是一点没长大,小屁孩儿,不,是小屁妖精。”

“胡说,你才小,我不知道活了多久,按你们人间说,我绝对可以做你奶奶了。”小荷妖试图在嘴巴上占点便宜。

“哈哈,那可是够老,够老。”小和尚把后俩字咬得紧紧的。

许久,小荷妖才反映过来。“你又又又欺负我。”“我和你讲,我真的不小了,我也会长大的。”小荷妖神秘的语气讲道。

次日,初升的太阳自东门把庭落镀成暖色调,花花草草的露珠还没消散。四白已经劈完柴烧好水,也把大堂里的荷花书换了一遍。自从知道这个小妖精后,四白是格外的上心,水也换的勤。此时,四白对着荷莲扬起了嘴角,他知道这个小荷妖在呼呼大睡呢。

一步一步静静地退出大堂,换好禅衣,这是每日最隆重的时刻,四白要开大门迎香客了。

“轰隆,吱吱。”“咚咚咚。”开门声伴着悠悠钟声。

阶下是个女子戴着薄纱面,一头乌黑的头发,看不清面容。穿着一身淡青色衣裳,还有粉色流苏飘飘,一步一步自阶而上还伴随着叮叮当当声,想必是脚上有铃铛。人渐渐近了,伴来一阵清香不浓不淡,恰到好处的提神而不是甜腻味。四白这才看清女子额头还有一点朱砂红,其下的薄纱后的面容隐约可显,应该是副美人脸蛋儿。头一次四白会去好奇女人的面容,边想着边在阶上对女子行了一恭。

“大师,你刚刚盯着人家看了许久,不知道是我有不妥处吗?”女人的声音像是鹂鸟,清脆悦耳动听,又有一丝熟悉。

“没,没,没有。”被人发现了后的四白像是猫尾巴被踩着了,说话支支吾吾,结巴起来。

“呵呵。”女子笑了起来,伸出手慢慢揭下覆纱。

四白生平第一次对人感了兴趣,好奇这覆纱下的面容,心里好似猫爪在挠。仿佛时间放慢了,女子的动作在四白眼里缓缓又缓缓。

四白想起夫子教的: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还有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沈香亭北倚阑干。还有此女本应天上有,人间难得机会闻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太多了的诗句此时都见绰了。

白里透粉的双颊,墨色晕开的水弯眉,最让人不自禁的是一对明烁烁灵动不止又含波水柔情的眼睛,再配上鲜艳欲滴的红唇,饶是见惯达官贵人美妇人的四白也失了神。小和尚不自知自己已经犯了戒,脸色微红已是动了凡心。不过从不经人事的小和尚怎么知道呢,在四白眼里这是自己害羞了。

就这样,就这样。时间一定是定格了,俩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四白的脸啊是茶壶烧开了,通红通红的。

女子突然大笑起来,“哈哈,你个欺负人的小和尚也有今天,哈哈。”女子边笑边捂着嘴蹲了下来,是笑得花枝乱颤。

四白一阵迷惑,今日应该是初次见面吧,但是这熟悉的语气与眉宇间的熟悉感该怎么解释呢。

“小和尚你再仔细瞧瞧我哟。”女子说着站了起来,转起了身子给四白看。果然是二八佳人身体酥,四白心里又是一阵涟漪。

盯了看半天,小和尚短短续续地说:“不可能,怎么,怎么会是你,是你呢。”说完拔腿就跑向大堂,果然缸里的荷花没了,只剩下荷叶。

“对呀,就是我,小和尚,你刚刚可是出了大糗哦,我可都记下了哟。”小荷妖也跟了进来。

……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