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大汉梁园风雅客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大汉梁园风雅客》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梁园一鹤著

大汉梁园风雅客

作者:梁园一鹤分类:历史小说类型:大仁大义

三里里梁园,一个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雅士梦想中的家园……当年发生在这里的故事,几多风情几多悲欢!侯门大户的男欢女爱,宫阙馆舍的纵酒辞赋,古战场的血雨腥风,王宫贵胄间的恩怨情仇……  她说:“你不走,行么?”  他说:“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  他说:“你一直对他这么心心念念,难以割舍,当年一定很爱他?”  她说:“那不是你想像中的男女私情,而是一种疼惜……”  休问梁园旧宾客,芷兰以她贵族女子的繁华一生,阅尽梁园无尽风雅与幻灭……归来依旧,真情永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睢阳侯府是一套三进大院子,前院垂花门后一座厅堂,高大阔气,堂前一些奇石佳树、池水、鱼塘,有回廊直通后院,东西跨院,几间厢房。末底的一节院子,马厩、仓房,仆从、小厮们住的地方。

阳光透过树荫照在院里的碎石小径上,显出一地的驳驳,芷兰和芷蕙姐妹二人在跨院厢房的门前竹荫下踢踺子。两个小丫头站在一旁帮她们拿着衣服扇子,杏儿在一旁还替她们数着数儿:“五,六,七,八……”

门仆突然在门外高声叫道:“王爷殿下驾到!贾太傅到!韩大夫到!”

侯府大门处,须臾,就见梁王、贾谊和韩安国等人一起走进门来。

睢阳侯与夫人一起,急忙整衣肃装从厅堂迎出来,跪在前院,口里念道:“王爷殿下千岁!长乐未央!”

刘揖上前一步:“樊爱卿,夫人,快快请起!”

睢阳侯身后的青儿赶紧扶起侯爷,侯爷边起身边说:“昨儿王爷殿下刚到此地,今儿便就驾临寒舍,老臣真是不胜惶恐,不胜荣幸啊!”

樊夫人则在杏儿的搀扶下起身说:“不知梁王殿下驾到,未曾远迎,还请王爷恕罪!”

刘揖满面笑容地望望睢阳侯,又望望樊夫人:“哪里,爱卿与夫人不必如此客气,小王刚到此地,诸位爱卿都是长辈,理应上门拜访。”

贾谊亦是一脸微笑:“睢阳侯有所不知,王爷昨天刚到,今儿就急着拜见大臣,竟就没顾上这一路劳顿,从长安京城到淮阳国,又从淮阳国赶到这里,一天也不肯歇息。”

樊夫人小声对侯爷说:“这么辛苦!”

睢阳侯触碰了夫人一下,示意她少说话,脸上笑道:“早听说王爷殿下自幼聪慧,心怀大志,且宅心仁厚,体恤下情,今儿一见,果然不凡!梁国的臣民有福了!”

刘揖朝睢阳侯一揖:“樊爱卿夸奖了,睢阳侯才是梁国的砥柱栋梁哦!”

后院忽儿传来女孩子们一阵清脆的笑声,睢阳侯眉头皱了一下,朝夫人看了一眼。

樊夫人忙朝杏儿耳语了一句,这边道:“这些丫头就是疯个没够。”又抬头看看刘揖:“让王爷见笑了!”

刘揖因笑道:“是芷兰小姐吧?”

睢阳侯惊奇地问:“怎么,王爷知道小女?”

贾谊亦笑:“昨儿半道上遇着来着。”

这里正说着,就见芷兰和芷蕙由杏儿带路,二人从角门回廊来到前庭。

睢阳爷一见忙朝芷兰芷蕙招呼:“你俩还不快快过来见过王爷殿下?”

芷蕙和芷兰二人上前一步,朝刘揖屈膝款款施礼,芷兰一边朝刘揖施礼,一边眼神不禁朝贾谊瞥过一眼,心头竟怦怦直跳:“臣女芷兰拜见王爷殿下!王爷殿下千岁万福!”

刘揖虚扶了一下:“快快请起。”说着话又看看二人:“长得这么像,是双生子吗?”

睢阳侯又对芷兰芷蕙介绍:“这位贾太傅。”

芷兰和芷蕙再行揖礼:“拜见贾太傅!”

贾谊:“免礼。”

睢阳侯这才捋着胡须微笑,几分得意地道:“二人之间只差了一岁多,表面看着像,可是脾气性格差得远了。”

刘揖好奇地:“哦,是么?”

睢阳侯一边把刘揖和贾谊往厅堂里让,一边说话:“不怕王爷和太傅笑话,咱早年跟着高祖爷打天下,走南闯北的,没功夫成家,把儿孙也给耽搁了!后来高祖爷坐了天下,仗也打得少了,咱这才有功夫娶妻生子,原本想要有个儿子好继承家业的,谁知竟来了两个丫头片子,这大丫头性子强悍些,干脆就给咱当儿子使了,一来二去,竟惯得她丫头不像丫头,小子不像小子的,叫人笑话了!”

刘揖一边听着侯爷说话,一边回过头去打量着姐妹二人,不禁好奇地问:“你们刚才在后面玩的什么,笑得那么开心?”

芷蕙正待回答,芷兰那里拦着她,悄悄说:“不告诉他。”

睢阳侯瞪起眼睛来对芷兰嗔道:“不许对王爷无礼!”

芷兰朝刘揖一瞟,话却是对睢阳侯说的:“芷兰怎么敢对王爷无礼!”

芷蕙在一旁怯生生地说:“回王爷殿下话——我们刚才在踢踺子。”

刘揖一笑:“踢踺子?小王也会!可惜好久不玩了。”

2、侯府东跨院,院里一色的青竹与椿树。眼下刘揖就是在那些杆直叶密的椿树底下,同芷兰与芷蕙姐妹俩一起玩起踢踺子,杏儿和桃儿两个小丫头在一旁端着茶水,拿着扇子毛巾。

跨院门外不远处,睢阳侯和夫人在那里与贾谊一起站着说话,不时远远地朝跨院这里瞄上一眼。

樊夫人的眼睛瞧着身量不足的刘揖,悄声说:“瞧瞧,这么大点个人,就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做事,托生在皇家,说起来皇亲贵胄,赫赫扬扬,正经也不易呢!”

睢阳侯:“这算什么?咱们当今皇上当年去代国,还没他大呢!一个人走得更远,身边也就一个老相国张苍,说起代国那地方,三天两头的匈奴人骚扰,说抢就抢,说杀就杀,那才叫一个不易呢!”

芷兰和芷蕙两姐妹却在清脆地唱着数儿:“三十三,三十四,三十五……”

杏儿拍手叫道:“大小姐,王爷殿下可了不得,超过你了!”

因有贾谊在场,芷兰嘴里不说话,心里却不甘心落下,攒着劲儿在腿脚上,用力踢下去……

桃儿:“五十二,五十三,五十四……”

贾谊在一旁终于忍不住,走过来朝刘揖道:“殿下,休息会儿吧!踢踺子玩起来轻松,踢久了也挺累的,殿下刚刚远途劳累,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

樊夫人瞧着这边,小声对睢阳侯说:“这孩子幸亏有贾太傅,知冷知热,跟个娘似的,说起这贾太傅,也够不容易的。”

睢阳侯压低了嗓门对夫人说:“这贾太傅么?先前也只是河南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年轻,后来被朝廷发现,擢拔在长安未央宫里,因为书读得好,行动竟不离陛下左右,但凡皇上问起什么来,那是有问必答……”

樊夫人:“不过我可听说,陛下这一喜欢啊可不得了了……”

睢阳侯:“快别瞎说了,当心叫人听见!”

樊夫人:“没敢瞎说。”

夫妻二人说着话,一起在青儿临时送来的椅子上坐了。

青儿走到贾谊身后:“太傅,请这边坐吧。”

贾谊回头朝青儿摇摇头,又朝睢阳侯和夫人这里点了点头。

睢阳侯则同夫人再次窃窃私语起来:“这孩子当初是有点子张狂了……”

樊夫人撇着嘴:“可不?若不是他,咱们只怕现在还在长安那条街上住的好好的呢!”

睢阳侯:“末了大臣们没走几个,倒先把他赶到长沙国去了。”

樊夫人点头:“陛下还是听大臣的。”

睢阳侯摇头:“咱们当今这位皇上是个仁君,何况大臣们大都是宗室列侯,不然也是长者辈分的,人又那么多,得罪不起呀。”

樊夫人频频点头:“看来,做了皇上的人也不是事事都能随心如意,也有不得已的时候。”

睢阳侯:“谁说不是呢!唉!那长沙国又湿又热,一年到头只能吃稻米,贾太傅到了那里,正经没少遭罪啊!”一边没忘记跟刘揖打招呼:“王爷,悠着点,别太累着自个儿喽!”

刘揖一边踢键子一边答应:“樊爱卿放心,没事的。”

夫人眼睛盯着贾谊,话却对着睢阳侯说的:“你说这贾太傅,虽说是个男人,现在咱看他照顾起梁王来,还真有那个耐心。”

睢阳侯眼睛却盯着刘揖:“谁不知道,咱们当今陛下,最疼爱的可就是他的这个小儿子了!那是皇上的心尖子,把个心尖子似的孩子交给贾太傅,陛下那得对他多看重啊!能有个不上心的?我如今瞧着他呀,是把对皇上的心思,就都用在这孩子身上了!”

樊夫人眼珠儿不转地盯着贾谊,忽儿转过身来,又小声在侯爷耳边说:“我瞧那太傅年纪也不大,不知是哪里人,眼下可成家了没有?”

睢阳侯睃了她一眼:“夫人想什么呢?他可是雒阳大才子!孩子都好大了,能不成家吗?”

樊夫人:“啧啧,可惜……”

院子当中,刘揖那里又坚持踢了几下,见太傅一直站在一旁示意,只得停下。

杏儿忙朝刘揖递上绢巾,另一边,桃儿在替他打着扇子。

刘揖一边擦头上脸上汗水,一边笑道:“好久没这么痛快地玩过了。”

贾谊一旁为他整理着衣服,埋怨道:“昨儿夜里还喊腿疼屁股疼呢,这会儿一玩起来就不要命了。”

芷兰这会儿也整理着衣服走过来:“殿下踢得真好,看样子原先也常玩的吧?在长安的皇宫里也玩这个?是跟谁学的?”

刘揖对她笑笑:“在代国的时候跟长姐学的。”

芷兰也笑着:“就是那位馆陶公主吧?”

刘揖:“是的。”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