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空零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空零》免费在线阅读_消音手榴弹小说

空零

作者:消音手榴弹分类:科幻小说类型:战斗

2014世界末日的延续,人类乘坐诺亚方舟历时9个月找到新大陆开始了新的起点,一个不曾是诺亚方舟的乘客的出现,开始了世界末日的延续,潘多拉陨石赋予了人类更强大的力量还是绝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020年8月1日

今天老师讲了很多东西,最近考试不断,世界末日前,世界被分为7个大洲接近未到200的国家,这些国家的人们的文化水准教育体系都不一致,以至于现在教育统一各个学校需要第一时间适应孩子们的学术进度……

教学楼是工程师们下舟后第一时间建设的设施,接下来食堂、公寓、图书馆学校一点一点完善。目前8校正在进行正进行着图书馆阶段,因为第三舟是最后到达大陆的,并且根据先到达的舟提供的地图,确定了登录位置。首先介绍一下,新陆地是一个圆,周围有着岛与群岛。大陆内有上千江河,仿佛恐龙时代一般。除了诺亚方舟保留的原有物种,新大陆又出现了新的物种,其中多以食腐动物、藓类植物为主。灾害的延续危害要超过灾害本身,大气层气温升高让地表气温骤减,形成核冬,农作物剧减加速了物种绝迹。生物圈被更替,食物链出现断层……

自然课(小学课程,生物课的基础)随着放学铃响起而结束,由于最近连连考试,小学生下午会放假。无论小学中学大学,教育者是从末日前选**的,学历都非常高,但教育者集中于初中教育,小学老师则是十分稀少,大学老师数量略低于中学老师,甚至有不少大学生去中学教书。冷泽收拾好文具书本便离开教学楼,望着四周高楼骨架,冷泽开始思索着下午的计划并一路哼着小调。由于刚刚登陆,四下里一片嘈杂,机械的声音叮当作响,铺路和房屋是同时进行,由于水泥路正在建设,要想去宿舍就必须走坑坑洼洼的地段,但为什么要穿小路,或许是小学生的喜好。

来到房间,看到了舍友“可乐”、“蛋壳”以及“飞机”,冷泽大喊:“朋友们,谁去食堂?”蛋壳伸出手中的面包,另外的两人不做声,冷泽再次高呼:“好的出发可乐、刘……”这种心态的人在团体处处可见,虽然看上去有些无脑,但是学校的“呼吁”,仿佛是鼓励灾后学生“互舔伤口”比冷泽低两年级的可乐迎合道:“好的老大,准备出发”,可乐同级的飞机翻了个白眼埋怨道:“是‘凌’不是‘刘’……”冷泽再次卖傻:“好的,‘琳’?”飞机再次埋怨:“‘凌’!……‘零’”冷泽大笑:“知道了,飞机……一起去食堂吧!”

飞机是原中国的孩子,中文名字叫凌鸾杰,由于英文发音如同run jet所以被大家称作“喷气式飞机”,而且,冷泽并不能知道飞机口中的“zero”以汉语的形式怎么发音他仅仅只听出一个数量词罢了,以飞机的学识来看,这句话是有毛病的;而可乐是原日本孩子,名字是井伊·瑚太郎,英文发音如同cola和coala,一直被同船的孩子记作“可乐”、“考拉”,在孩子们的知名度也很高,为人正直诚信乐于助人,名字也好记。

到达食堂,大厅里窸窣的人让人觉得心酸,其中金属的矮座位是为学生们准备的,木质桌子是为成人们准备的。成年人吃饭并不守时,因为太过忙碌,学生位置被占了一半。由于一二三年级集体参与课堂实践而室外上课,因此提前放学的通常都是可乐那一种,而此时的在座学生则是四五年级,并且多数是冷泽的同班同学。

三人点好食物纷纷坐下,目前吃的菜品,以第三舟的登陆时间来计算,生产出蔬菜肉类是不够的,都是在优先登陆的生产地运输来的。冷泽吃饭时注意到自己的同班同学在食堂的角落里吃饭样子十分警惕,环顾四周,四周都是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这一切让冷泽很不舒服。他仔细看着那个女孩儿,想起了她为何遭冷眼,于是他对可乐、飞机说:“不好意思,我有个熟人正在等我,你们俩先吃”语闭端着盘子走向女孩。

“老大真是的,撇下咱俩去泡妞了……”可乐面朝女孩见冷泽去找她玩笑似得说出这话,而同龄的飞机却十分敏锐他与可乐面对面坐着眼前却是其他人,他小声地说道:“其他人仿佛都在盯着她……你注意到了吗?”

冷泽将饭菜端于餐桌,与女孩面对面坐着,他微笑着说:“琼,请不要在意其他人,ta们只是羡慕、嫉妒你的幸运罢了”琼看到冷泽阻挡了她看ta们的视线自然得放弃了警惕,同时冷泽也阻挡了ta们看她的视线,开始仨帮俩伙地议论开来。与此同时,琼流泪了。

学生们聊天内容是什么?——恋爱八卦的胡思乱想

学生们羡慕的是什么——ta们没有的

学生们嫉妒的是什么——ta们渴望的

冷泽的态度是什么——温柔

琼哭泣的是为什么

——所有人胡思乱想的不是恋爱;羡慕的不是ta们没有的;嫉妒的不是ta们真实渴望的;冷泽的温柔太暖心太珍贵了。

诺亚方舟承载了人类的“希望”,孩子们出身于不同国家、不同民族,说着不同的语言,有着不同的阅历……琼与ta们并不一样,她没有突出的成绩,也没有秉异的天赋,因而……她并没有获得诺亚方舟的邀请函,而是“偷渡”来的。

诺亚方舟的登船记录:

1人类的希望——优秀的孩子们以及他们的食物……

2人类的文化——书籍、名画、音乐唱片……

3世界的历史——恐龙化石、古文物……

4世界的延续——各种生物

5人类的思想生活——经过“第三次世界大战”后通过选**的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医生……

6人类的防御——少数军人防止特殊情况

7劳动力——能源、机械、没有船票的人……

琼的父亲则是劳动力,因为在旅行箱里藏起琼则琼的生命得以延续,但由于事情被发现,琼的父亲遭到凭实力上船人部分人的冷眼,琼也被挂上了“糟糕基因”的名号。但孩子们并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孩子们眼中的琼是少有亲人的异类。在这个孩子们没有双亲的大环境里,琼的出现的确让ta们眼馋。然而,琼是因为ta们的冷眼相向而变得这样的吗?

“救救我……”

琼这一句话,像一把剑扎在冷泽的心里。为什么……为什么一个女孩子能流着泪说出这句话呢?冷泽被这句话说得一怔,常理来讲此时此景无论如何都应该先道谢吧……然而竟是如此模样,到底发生了什么?

冷泽内心开始慌乱,他知道。琼很痛苦,十分痛苦。注视着眼泪一滴一滴落入饭碗,冷泽开始坐立不安。他想说话,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眼前的女孩在向自己求救,冷泽却不知如何回应她。

……

“哦!上帝……我找到你了”不知尴尬了多少时间,食堂里突然传来了这样的声音,大家都把目光聚集到一个男人,只见他身宽体胖一米八几的大个十分魁梧,厚重的胡子里有少部分白色,衣服上的污渍十分明显。他走过来摸着琼的头说了几句母语,琼便起身收拾好餐具,随后男子扫了一眼周围的人,大家也低头看着餐桌默不作声。男子走了,琼也跟随他离去,食堂再次恢复了宁静。

……

半夜冷泽躺在床上,今天发生的事让他思绪万千。可乐却开起玩笑:“怎么了,老大……你该不会是失恋了吧”冷泽闻言欲破口大骂,听到宿舍里的笑声立刻沉默了,他头脑回想起“救救我”这句话心里就不是滋味。蛋壳笑后说道:“舍长身上都是满满的正义感,会不会是你妄想着她像你求救然后英雄救美呢?”飞机思考道:“从舍长介绍的情况来看,我猜出那个人就是她的父亲,但是那个……‘baiseilinlinlang’(汉语拼音、注音)我不懂是什么”飞机完全拼不出单词只能念出大概音而且男子说了很多,飞机仅仅记住这一句话音很重的词。而此时蛋壳说道:“这是西班牙语Pastel de crema,是‘奶油蛋糕’的意思,我猜测她的晚饭是奶油蛋糕”可乐听后大吃一惊:“奶油蛋糕……末日发生以来我再也没吃过了……看起来琼小姐家里还是富豪,父亲一定是出色的领导者……”飞机听后摇着头说道:“可是他的衣冠举止不像是领导者,反而像诺亚方舟扫地的工作人员(指劳动力)”可乐惊叹道:“蛋壳,西班牙语你居然能听懂!你真聪明……”飞机插话:“这是他的母语,你这白痴”。

宿舍里笑声不断,直到邻舍敲墙警告才终止了笑声。

……

2020年8月2日

今天冷泽到校非常早,进入班级才发现班里只有一个同学,也正是他起早上学为见到的那个人——琼

琼见到冷泽走进教室,迅速埋头读书。仿佛忘记了昨天的事情。冷泽却一步一步逼近,最后走到她的桌旁:“你的父亲……昨天能来接你回家……应该挺不错的……呃……毕竟不用住公寓了,我们宿舍的舍友都不是太友好……还有点距离感……那个……”冷泽也不知道怎么说话了,说出的话也吞吞吐吐。最后依旧咽下一口气:“琼同学……你为什么昨天向我求救?”琼将头完全埋到课本里,身体还略微颤抖,冷泽发现事情不对劲,他轻轻拍了拍琼的肩膀,但琼的反应把冷泽吓到了……

只见琼用手背弹开触碰自己的手,她的样子十分古怪,她嘶吼着哀嚎着,离开位置大步后撤着,最后贴上墙面跪倒在地。冷泽见状马上扶她起来,近距离观察时,冷泽发现了她颈上有浮肿,再仔细观察发现了多处伤疤……琼哭泣着诉说着眼神失色。原来,大家所羡慕的她……她是这么的无力,这么的无助。

……

“人渣……败类……”可乐用英语和日语交替地骂着,冷泽也呼吸急促。这天四人同时出席食堂,选择了昨天的位置,与此同时琼也是同样的角落,周围人也是昨天的眼光……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但不是简单的重复。

“将自己女儿身上涂抹奶油……然后一口一口舔,这……这简直就是禽兽!”可乐再次说道,就这一句话,已经从课间多次反复说到现在。蛋壳也是义愤填膺:“虽然是继父,但这么虐待琼绝对会受到制裁的”飞机一句话也不曾说过,但呼吸之间可以听出愤恨。可乐磨肩擦掌,四周开始流动着热气……

飞机第一时间发现了琼的父亲的到来:“来了!”,他说完大家立刻看向他。只见男人刚进屋就向几个成年人点头,然后他看向那个角落:“哦……上帝”

“慢!”冷泽坐不住了,他在男子经过他们餐桌之际突然站了起来,与此同时,人们的目光也聚集起来。

同以往一样大家都看向男子,没人理会冷泽。

正因为男子经过了四人的桌子,仿佛冷泽刚刚没有动作一般。冷泽咬着牙齿,双眼满是杀意,他盯着桌子好一会儿,然后把目光转向蛋壳:“快!与他交涉,他应该只会说这一句英文,用土耳其语威胁他!”此时冷泽已经被怒火填满,并没有发现他们说的语言是西班牙语,但说完这些话,蛋壳依然坐立不安,小腿无力让他站不起身。终于飞机站了起来,但他的举动让大家更不解,只见他双手握住冷泽两个手臂,迅速下拉,冷泽则是坐了下来。

最后所有人眼看俩人离去。

……

回到宿舍,冷泽爆发了……

只见他先是甩了飞机一个耳光,之后又补了一脚,可乐和蛋壳疯狂阻拦,冷泽才停止了攻击。可乐颠到飞机面前都快哭了,应该刚才拉架被误伤了。蛋壳三年级生,虽然比冷泽低一年级但个头不下冷泽才阻止了殴打。可乐带着眼泪小声问道:“为什么这么做?”飞机却用正常声音说道:“木餐桌上的成年人是管理者,他们在冷泽起来的同时都纷纷离去了,而且冷泽说过琼被虐待时曾用摄像工具记录,今天我注意到那些管理者看琼的眼神不轨,而且看到他们匆忙逃走,我觉得他们和琼的事有着必然的联系。恕我直言,如果再这样下去冷泽会有麻烦”说到这里,冷泽才意识到潜藏在身边的危险,与此同时飞机看着冷泽反省的姿态继续补充说道:“刚刚除了逃走的几个成年人外还有几个成年人在场,他们与学生不同,学生都是嫉妒琼有父亲,但那些成年人不敢看那对父女,大人们好像懂的比我们多,却也在躲避着什么。所以我觉得,琼的事,我们无力去帮她什么”听到这里所有人都沉默了。

沉默了半晌,冷泽一声冷笑站起身,三人看着他一脸颓废瞳孔仿佛都失去了光泽。他如同僵尸一般走到飞机面前。

啪得一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他歪着头看着飞机:“曾在我们国家,都说中国人注重尊严,今天的事是我的错。……刘……你的观察很敏锐,我很佩服你,但你说我们无力……我们……我们是无能为力罢了!”语毕冷泽跪在地上痛哭,单手握拳疯狂锤击着地面,他抽噎了一阵回过头看着蛋壳:“我的舍友都很出色,务必带好这个舍”蛋壳没有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见他挥一挥手便离开这个宿舍。

……

夜深人静之时四下里静悄悄的,四分之三的月亮在夜空中停留。学生公寓外可乐和飞机在行走着。

“为什么要阻止我?”可乐话里都是埋怨。

飞机则大骂道:“蠢货,如果我们暴露了,那一切都完了!你都两次使用能力了”

可乐依旧生气:“暴露就暴露,你怎么连正义感都没有了”

飞机淡然地说:“在诺亚方舟上目睹了那么多,你救了几个人?在那些人之中有年迈的老人、年幼的婴儿、无助的残疾人,末日前每秒都在有人死去,你我又能做些什么?”

月色之下,少年在一步一步得走着,飞机看着一脸委屈的可乐一字一顿得说道:“听着……现在是非常时期,你我的能力是保护自己的杀手锏,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绝对不能感情用事。那个琼应该也是超能力者,我能隐约得看到她的蓝色光点。目前人类并不是继续生活,现在虽然在建设家园,实际却是现实设配的旧社会。我们作为未成年人并没有法律保护,而是被新法一直在制约,真正的管理者并没有出现,也没有见约束他们的法律,这就是大人统治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们如同他们的棋子一般。”

诺亚方舟最失败的地方就在于它没有承载“王”,而向冷泽那样听从谏言、爱护属下、拥有正义感……的“王者候选人”,也在层层压制下陨落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