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学霸妈咪,寻子送爹地哟!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学霸妈咪,寻子送爹地哟!》青青衣著_耽美言情小说

学霸妈咪,寻子送爹地哟!

作者:青青衣分类:耽美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因为低调和温柔,她就像一只蚂蚁一样被碾压,被夺走容貌、名声、甚至还有孩子,甚至在被榨干最后一点利用价值之后还差点死无葬身之地。死里逃生,浴火归来,陆芳茵只有一个目的,以血还血,以仇报仇!惊世的美貌,无需遮挡,就是要亮瞎那些嫉妒的双眼!满身的才华,财势纵揽,当我成为强者,必然将当年的折磨如数奉还!还有最重要的,找回自己的孩子……咦,宝宝是找回来了,怎么还附赠一个孩子的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才不怕呢!我和他们又不熟。我今年四岁了,不是三岁小孩子,不会上你的当的。”

孩子一个劲地扑腾,陆芳茵抱得精疲力尽,只能暂时把他放下来。

正要蹲下身好好和他沟通的时候,小家伙小嘴儿一撇,一把将她推开,撒丫子就往树林里跑。

陆芳茵没注意,直接被推进一盆脏水里,浑身上下湿了个透,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虽然她一向喜欢小孩子,但是孩子做错了,一定要及时纠正过来。

她都来不及整理衣服,急忙追了上去。拉着小家伙的胳膊,佯装恼怒地轻轻拍了拍他的屁股:“你刚才那样做是很不礼貌的,知道吗?你如果不开心的话,可以跟我讲,但是绝对不可以动手,知道吗?”

小家伙委屈巴巴地看着她,琥珀般的眼睛里流露出倔强的神色,一副强忍着不哭的样子。

陆芳茵心软了,把他松开。

刚想好好哄哄他,小家伙气哼哼地抹了一把眼泪:“你是个大坏蛋,我要找我爹地!”

小家伙丢下这句话,拔腿就跑。

陆芳茵怕他出意外,急忙跟上。

她浑身上下湿透了,鞋子也进了水,走几步就打滑。她不敢走得太快,只能亦步亦趋地跟在小家伙身后。

“宝宝,阿姨刚才不是故意打你的,只是想告诉你,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动手知道吗?你是一个男子汉,应该学得绅士一点。”

“我不喜欢你,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这样教训过他呢。

就连不喜欢说话不喜欢笑的爹地,都不会这样对他。

他要回去,要回到爹地身边去。

小家伙小嘴儿一瘪,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

他硬是吸了吸鼻子,强忍着不哭。

陆芳茵看着小小的背影,心脏顿时碎成了渣渣。正要想别的办法把他哄回来的时候,小家伙忽然晃悠了一下。

尖叫一声后,忽然消失不见了。只能听到碰撞声,还有揪心的痛哭声。

陆芳茵急了,连忙跑过去看了一眼。脚下一滑,差点从坡上滑下去。

这里的草太过茂盛,把路都挡得严严实实的。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这里有一个山坡。

孩子尖锐的哭声在山沟里回荡,听得人头皮发麻。

摄制组的人听到声音后,急忙往这边赶,现场乱成一团。

陆芳茵的心也紧紧揪在一起,抓着山坡上的草和树枝,小心翼翼地往下走:“宝宝,宝宝,你能听到阿姨说话吗?你不要怕,阿姨马上就下来救你,好不好?”

“你走开,我不要你救我——”

孩子抽泣地拒绝了她。

草势太过茂盛,把孩子挡得严严实实的。陆芳茵只能根据草的晃动,还有孩子的声音来判断他所处的方位。

其他人赶了过来,揪心地看着她。

就在工作人员准备下去营救的时候,陆芳茵扯住的那根树枝居然断裂。“咔吧”一声,连人带树枝一起滚落山沟。

娇嫩的身体不停地撞在石头上,杂草滑过裸露出来的肌肤,疼痛难忍。

这种熟悉的感觉,和五年前出的那场意外是如此的相似。

潜藏已久的恐惧让她忍不住闭上了眼。

孩子的哭声却越来越近。

陆芳茵咬着牙关睁开了眼,赫然看见孩子就在前面。

如果继续滚下去的话,她就要撞到孩子身上去了。到时候,后果只会不堪设想。

情急之下,她根本没有思考的余地。身子一斜,迅速调整了一下方向。却不想,膝盖直接磕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

撕心裂肺的痛意瞬间从撞伤的地方传来,半个身子“轰”的一下麻木了,潺潺的血液从伤口涌出。

她几乎能够感觉到血液滑过肌肤的粘腻感觉。

“嘶……啊——”

陆芳茵疼得忍无可忍,双手紧紧攥成拳头,身子蜷缩成一团,脸色变得煞白。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站在坡上的工作人员只能隐约看到她滚下去了,并不知道具体情况,急声询问。

躺在一旁的小家伙被血腥的场面震住了,顿时止住了哭声,一脸惧怕地看着她那血肉模糊的伤口。

反应过来后,眼睛一眨,眼泪顿时夺眶而出:“你,你受伤了。呜呜呜,坏阿姨,你流了好多好多血啊。”

陆芳茵强忍剧痛,扯了扯嘴角:“没关系,只是磕破皮了而已,不疼的。一会儿咱们上去了,血就不流了。来,把手给阿姨,阿姨拉你上去。”

“你骗人,流了那么多血,怎么会不疼啊?”

“只要上去包扎一下就不疼了。叔叔阿姨都等着你呢,不要让他们担心哦。”

“好吧。”

小家伙擦了擦泪,小心翼翼地爬了起来,抓住了陆芳茵的手。

这边刚下过雨,山坡打滑严重,工作人员下来有些困难,只能抓住绳子的一头,把另一端扔下来。

陆芳茵只能拼尽全力,一边抱着小家伙,一边拖着受伤的那条腿,抓着绳子慢慢往上爬。

鲜血早已将裤子浸透,浓重的血腥气直冲鼻腔。

当她把孩子安全交给工作人员的时候,再也撑不下去了,直接瘫软在地,被随行的医护人员抬进屋里。

消毒的时候,她硬是咬着嘴唇吭都没吭一声。

眼看着医生帮她包扎完毕,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开,一道欣长的身影笔直地站在门口,浑身上下散发着浓重的寒意。

男人英挺的面容上覆了一层寒冰,刀削般的深邃轮廓更是将他的气质衬托得超凡脱俗。

不难看出,他和宝宝长得很像,应该是家长找上门来了。

陆芳茵提了一口气,挣扎着坐了起来。

正要解释一下,男人便带着森冷的气息阔步走来。

“是你把宝宝摔伤的?”

冷沉的声音分外笃定,让陆芳茵很是不爽。

她抬了抬下巴:“这件事确实有我的责任,但是……”

“你以为我过来,只是想听你辩解的吗?陆雪岚,不管你是用什么方法进的这个节目组,这个孩子,始终都是我的骨肉。如果识相的话,就老老实实地做好你的本分,不要妄想得到不该属于你的东西。”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