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明宫春秋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明宫春秋》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河小柳著

明宫春秋

作者:河小柳分类:历史小说类型:宫斗

【淑妃传】她是被俘入掖庭的宫女,在三宫六院的斗争之间艰难求生。历经最残酷的命运。终在满宫如花女子之中被皇帝看中,只因她蕙质兰心,钟灵毓秀,坚信真爱。却不知这份爱有多么的危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皇命未曾正式下来之前,秀女们按例都可再见家人,所以她们多是粗略看了下自己所住宫殿后,就再由轿子抬到了宫外的家中别院,又或者那几家不招人眼又足以安身的客栈之中。

对于她们来说,数日后的分别,就意味着从此深居宫里,想要再见就十分不易了。

萧容与这些人不同,直接告诉司礼太监牛玉不会出宫,嘴上说着是为了少生事端,却陡然露出了其心之狠。

而牛玉显然对她的举动甚是满意,怕是这番入宫,这位司礼太监在背后也没有少忙碌。

纪如谨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心中暗生戒备。

她入宫之后,若没有其它的意外,就将成为萧容宫中的侍女,和她带进宫的两个婢女身份相同,或者更低一些。所以,当夜她就与那两人同住在了储秀宫的偏殿下房外屋。

婢女年岁都不大,长者十七岁名为若云,年幼者大约也在十六岁,名为若雨。

在萧容面前两人虽然没有多少言语,可等到伺候主子休息后,那脸上的兴奋就已经被黯然所替代。她们并不傻,都知道想要出宫几乎无望,除非他日主子开恩,让她们能出宫寻个好夫君。

若雨蒙着被子,啜泣声断断续续的传了出来。

若云听到后,走到她床边,拉开一个角落后,小声提醒道:“雨儿,不要哭了,跟着小姐能进宫,那也是咱们的福气。若是因此将小姐惊醒了,那就是大罪过了。”

她也就大了半岁,心境却要成熟得多,虽然心中也是十分黯然,可毕竟还是能压制住,不至于表露出来。

“我只是想爹娘了,怕是等到咱们能出宫的时候,爹娘都不定还在了。”若雨压抑的声音,在屋子里悄然传递。

纪如谨侧头看着她,心中再度涌起了痛苦酸楚。她们尚且还能期待着出宫见着爹娘,而自己却再无法看到亲人们了。

若雨的话也影响到了若云,她们说到底也不过十六七岁,就算再成熟也就那般而已,还是极容易被人影响到。

见她们拥在一起,暗自垂泪,纪如谨忍不住出声说道:“虽然时常听人说‘一入宫门深似海,生死从此不由己’,可毕竟咱们还是有萧小姐依靠。日后只需要好好辅助她,小姐凤凰傲天之时,咱们也就有自由了。”

说完之后,她停顿了片刻,再度出声说道:“毕竟,咱家小姐不是普通人。”

说话之间,纪如谨开始刻意用上了咱们之类的字眼,拉近了双方的关系。她深深的明白,想要在这深宫里活下去,身边人就无比重要。

两人突然听她开口,表情俱是一愣。若雨率先开口道:“是了,小姐若是当了皇……“

若云赶紧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同时开口道:“姑娘说得在理,咱们只需要好好伺候小姐就行,至于未来如何,并不需要去考虑。”

宫墙之内,处处皆有他人耳目,若雨还是太过幼稚了。

纪如谨看着若云,淡然笑了下,走到两人床前,躬身施礼道:“小妹纪如谨,日后还望两位姐姐多多帮扶。”

她其实与这两人年龄相仿,这般说话也是刻意示好。

“好呀,好呀。”若雨立即表示同意,在床上坐起身来,不顾眼角还挂着泪水,小姑娘心性暴露无遗。

若云却盯着她看了片刻,后才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并没有过多的表示。

其后无话,若雨的情绪也好了许多,三人各自回床上睡去。

……

南宁刑场之上,关铁山满脸冰寒的坐着,午时三刻即将过去,下属万分着急的凑上前来,小声说道:“爷,若是再不行刑,时辰可就过去了,那就对咱们很不吉利了。”

杀人多是在日间阳气最盛的时刻,为的就是让死者魂魄能尽快散去,免得有冤屈缠到行刑之人。

这是对死者的最后慈悲,也是为了保护行刑者。现在眼看时辰就要过去,监斩的将军却依旧未出声,他们也就着急了。

关铁山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盯着那名校尉,开口说道:“要不,你来坐这个位置?”

那校尉脸色瞬间煞白,垂首唯诺的回道:“属下不敢!”

“身份都验过了吗?”关铁山按着剑柄,端坐在案后。

校尉将名册摆到了他面前,翻开第一页之后,大声禀告道:“都已仔细查验过了。”

“行了,斩吧。”关铁山从案上抽出一根火漆令,扔到了地上,而后看向了左侧下方坐着的县令。

那面白肥胖的县令大人,感受到冰冷目光后,浑身莫名抖了下,赶紧将视线从场边那名女囚的身上收回。

昨夜清点送京师女犯的名册时,这位县令大人亲见关铁山将荣家大小姐的名字换成了纪家人。

所以,现在场上被斩头的人,已被换成了荣语烟。而纪家那位已经站到了场下,正双目欲裂的盯着刀斧手将手中长刀落下。

“爹!娘!”满地人头乱滚之时,她猛然发出了痛苦的喊叫,却发现不管怎么张嘴,都发不出丁点声音,身体更是有千钧般的沉重,怎么都无法动弹。

痛苦与着急之时,她猛然睁开了眼,看到了屋外摇曳的灯光映照在美轮美奂的雕梁之上。虽然仅仅是个梦,却是她那日亲眼所见的情形,而枕着的瓷枕上,已经是一片冰凉的泪痕。

噩梦一场之后,她再也无法入睡,只得悄然起身,走到殿外花园之中。

大雨后的夜空,群星璀璨,京师干燥的空气也变得十分湿润,让她觉得似乎依然在南宁,心情随即也好了许多。花园之中十分安静,早开的花儿散发出阵阵馨香,泌人心脾。

纪如谨缓步走出,下足极轻,害怕破坏了这数月以来的首次心境安宁。

月色如水,光影婆娑,她缓步走到了花园假山边上,垂首看着半步外池塘里的半弦残月,刚要坐到石凳上,就听到假山另外一侧传来极其轻微的人声。

“妹妹,你当真是糊涂了吗?私相授受,对天子嫔妃可是大罪!”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