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上神的傻夫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上神的傻夫》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林十五的小说

上神的傻夫

作者:林十五分类:武侠小说类型:古典仙侠

听说,那归宁上神曾经有过一个夫君,不仅天生痴傻,还是个魔物;还听说,就是那个傻夫君,让她差点丢了性命;可就是他,让她在漫长的神生中感到有人可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呆在天星处的这段日子,我每天除了吃吃睡睡,泡泡药澡,就是跟着天星学做梨花酿,小日子过得很是舒坦。

不过我发现天星就不是个省油的灯,这货没事找事是一把好手,比如上次她给四米(邻居家的狗)喝她新研制的据说可以治痔疮的梨花酿,搞得四米腰粗了一圈,结果被它追着咬了八条街,裙子被咬的破破烂烂,蓬头垢面跟个鬼似的,进了家门我没认出她来,以为是哪里来的疯子,差点把她打出去。

可她从不长记性,做了新东西仍旧往邻居家塞,我劝了她几次,发现没用,就没再管了。

后来,她在城里发现了一处好地方,不过是不是好地方我也不知道,至少在求我陪她去的时候她是这么说的,我觉得她不可信,不肯陪她,可她死缠烂打,哭哭戚戚,我嫌她烦就妥协了,当然,她答应给我端茶送水一个月。

“看见了没,就是那里。”天星扯着我的胳膊,抬抬下巴指着一处。

我眯着眼瞧,那里当真是十分繁华,大老远就感受到了姑娘们的热情,我满头黑线,“你确定是这里,这里可是花楼,不是什么好地方。”

天星看着我一脸的揶揄,“你来过这里啊?”

“没有。”

“那你如何知道?”

我白她一眼,“没吃过猪肉,我还没见过猪跑吗?我在人间的话本上见过。”

再一看天星,她哪是在听认真我说话的样子。

只见她两只眼睛像是黏在了那花楼上,因为兴奋的原因两只手握得紧紧的,好像我一松手,她就能立马飞进去。看着她这幅亢奋的样子,我实在是不好意思说现在回去。

“没去过怎么知道不是好地方,走吧走吧,咱们进去看看。”说罢,天星挥手把我们俩变成了公子哥,手脚并用的拉着我向那边走。

刚刚靠近花楼门口,就出来几个姑娘将我们俩团团围住,“好俊俏的两位公子,快来陪我们一起玩吧。”

接着就不由分说的把我们往楼里推,等反应过来,我已经在酒桌上坐着了。我的两边坐着两个花枝招展的姑娘,一个给我灌酒,一个给我塞水果。我被这两位姑娘一人一个胳膊的禁锢在这里,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来,公子张嘴。”

“喝吧,公子。”

我被她们塞的嘴里满满的,一时间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

没一会我就觉得脚下有些软绵绵的,眼看着这两位姑娘越喝越往我身上靠,我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站了起来。

“不行了不行了,”我尴尬的笑着,“你们去陪那位公子吧,我有些乏了,去那边坐一会哈。”

“公子,”其中一个女子柔柔弱弱的叫了我一声,声音娇娇的把我的骨头都酥了一半。

“公子不让奴家伺候您吗?”

这二人像是没有骨头似的趴在我身上,我低头一看,居然有一只手在摸我的胸。我如遭雷击,用尽全身力气逃脱了她们的束缚。

“我对女子并不感兴趣,二位姑娘还是去陪别的公子吧。”

这二人看看我,又看看天星,似乎明白了什么,便一副我懂了的表情离开了。

我找了个靠窗的位子,静静地等着天星玩够。

正当我觉得无聊之际,一前一后进来两个公子哥,二人都衣着华贵,前头那个生的一脸媚气,穿着一身骚气的粉色,熟络的跟老鸨与姑娘们打招呼,笑的是一脸放荡不羁;后面那个有些畏畏缩缩,却长了一张与气质不符的脸,一双桃花眼配上棱角分明的俊美脸颊,一席剪裁得体的淡蓝色长衫衬得身形修长挺拔。我啧啧了两声,表示遗憾。不想,他突然抬头看见了我,并朝我笑了起来,我一下子呆住了,不得不说,虽有个傻样,但那张脸是真的好看,老夫的少女心都沦陷了!

回头一看天星,我整个人都吓得一哆嗦。

这货居然拉着一个姑娘要比胸大,在她暴露之前,我必须得把她弄出去。

我忙冲到她身边,拉着她的衣领向后一拖,向着那位被她缠了有一会的姑娘说道:“既然我朋友喝醉了,我们就告辞了。”

那姑娘也是被天星缠的没法,这会子终于松了口气,微微作揖便要离开。

可天星却不想出去,还大着舌头要去扯那姑娘的袖子。

“公子。”那姑娘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想让我帮她摆脱天星,我不禁有些头疼,然后一脸歉意的看着天星,一个手刃将她打晕了。

天星是被我拉着衣领拖出去的,我也没有多大的力气,能把她拖出来已经不错了。

出来后天星就跟滩烂泥似的靠在我身上,虽说我最近恢复的还可以,但仙法仍就没有长进,把她扛回去实在是有些困难,正在我惆怅之际,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那声音很有磁性,却没有底气,听着傻乎乎的,“姑娘,我二哥说可以把你和这位姑娘送回家。”

“你看得出我是个女的?”一回头,发现他就是刚才楼里的那个傻子,他听见我的话眨了眨眼,看着我的胸道:“爹爹说过,前面带球的就是女的啊。”

我尴尬的低头,这才发现我跟天星都已经变回了女的。

接着他口中的二哥走了过来,也就是刚刚那位粉衣公子,他笑的一脸桃花,清了清嗓子,做出一副请的姿态,道:“姑娘请。”

虽然他这个样子让我有点恶心,可耐不住天星太沉,我只能答应。:

一上车,这两兄弟就一边一个把我夹在中间,那位二哥很有绅士风度的朝我笑笑,问道:“在下彦阳,不知小姐贵姓?”

我也朝他笑笑,回道:“归宁。”

“归宁”,他重复了一遍我的名字,“真是个美丽的名字。”

我刚要谦虚的说一句哪有,就听那小傻子憨憨的笑了一声,我朝他看去,他弯着眉眼,笑道:“我叫彦京,归宁你长得可真漂亮。”

他的这句话我很是受用,毕竟让一个比你长得好看的人夸长得好看还是挺有成就感的,刚要赞赏一下他的眼光,就见彦阳虎着脸训他:“彦京,不能这么无礼,怎能随便叫人家姑娘的名字。”

我拍拍彦京的头,朝彦阳道:“没关系,没关系,他这样叫就可以。”

可彦阳却像是吃了一惊,眼神近乎惊恐的说:“你居然摸了他的头…”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