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乌蒂亚的魔物娘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4日

《乌蒂亚的魔物娘》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二次元散仙著

乌蒂亚的魔物娘

作者:二次元散仙分类:魔幻小说类型:后宫

乌蒂亚世界,一骚年怀揣梦想踏上旅途,路遇天使“天使小姐姐,请问你那里招募勇者么?”“…种马了解一下!”骚年失望地离去,接着遇到恶魔“恶魔小姐姐,请问你那里招募勇者么?”“…火热招聘RBQ哦!”骚年又沮丧地离去,这一回两个死对头追了上去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达尔干平原坐落于乌蒂亚大陆的东北一点多钟方向,作为魔王属八大氏族之一-肉食兽人们的发源地而远近闻名。

这群四肢发达的大氏族乃纵横此地的霸主,当年诞生的万兽之王—比蒙更是将各部落统合成比蒙联盟,势力触手几乎覆盖整个东北。

好战且贪婪的人形兵器们在强有力的统率下,以野火燎原之势,横扫方圆万里地,甚至还气势汹汹地南侵西征,巅峰之际就连与其交过手的大氏族国家都冠其以“魔王铁蹄”之恶名畏惧着。

伴随无尽屠戮的侵略扩张,更被步入文明的众人恐称为“乌蒂亚三大恶”之一。

屈于尖牙利爪而苟活的她种族奴隶不可胜数,为倾诉被肆意蹂躏的生活凄苦,所创作出海量的故事与歌谣,于其后代们口口相传……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历史的漫漫长河终究证明了人类这种生物,也许会在屠刀下跪一时却绝不会跪一世。

昔日的奴隶如哥布林、地精、矮人等,因常年被逼为肉食兽人们开采矿石、制造各类武器和日用品,以及为了藏匿族里仅剩的一丁点男丁绞尽脑汁,智商明显日益增长,直奔二百五。

曾经周游世界的勇者伙伴-大仙人墨幽路过此处,在其以有缘人倾囊相授的喜好指引下,天生身体素质无法与肉食兽人相抗衡的她们,点亮了火药制造、改良冶炼的科技树。

带着名为“自由”的共同目标,合作发明了当时最可怕的黑科技之一—炸药与火铳,并靠挖出遍地开花的小地洞打起了地洞游击,追加持续骚扰其睡眠、散布兽人各部落高层间互戴绿帽与下绊子的引战八卦、在负责侍寝的男性们的营养体液混入麻药等杰瑞耍汤姆类的偏门手段。

作为脑结构中肌肉占了九成的肉食兽人,终究无法合力发展成国家,尤其是当初唯一的大酋长比蒙轰然战死后,顶着联盟之名又退化成部族各自为战的现状,哥布林们也终于顺势摆脱了肉食兽人那长久的欺压与奴役。

不堪其扰的她们也只好破口大骂‘脚滑的小矮子’,带着过去的荣光,憋屈地缩小了联盟统治的势力范围……

若干年后,达尔干平原接壤的古达丘陵迎来闷热到让人打瞌睡的下午,然而喜欢闹腾的人还是从来都不会缺少。

“小兰达,小兰达~~猜猜这是什么!”

在一片打理痕迹明显的林地中,头顶双角的赤发尖耳小女孩高举一根自带马赛克的迷之棒状物,冲进了不远处简朴的小木屋,笑着递到床上褐发少年的眼前。

“什么啊…难得梦到和小伙伴们去大冒险,我前面还刚出了一次风头的…”

午睡被打扰的少年面带遗憾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努力抬起打颤的眼皮,想瞧清楚眼前的物体。

小女孩对少年的反应极为不满意,转了转那水灵灵的大眼睛,忽然坏笑着说:

“嘿嘿,你好像做了什么好梦,下面立起来了,老娘我就顺手把它摘下来给你瞧瞧…”

少年先是盯着这熟悉的形状一脸懵逼,然后感到下身一凉,从床上蹦得老高。

“我滴妈呀…啊,好痛!”

由于房子是按造小女孩的比例建的,所以身高近一米七左右的少年自床上蹦起来后,头皮和天花板来了个亲密的接触,瞬间起了个大灯泡。

一边是疼得抱头深蹲的少年,一边是笑得合不拢嘴的小女孩,在我们看来也许是兄妹之间的小玩笑,然而…

“亲爱的小兰达…妈妈我可以吃饭了吗?(ಥ_ಥ)”

下午恶作剧的小女孩顶着一个比她头还要大几分的铁制水桶,在角落可怜巴巴地望着饭桌享用吃食的两人。

旁边还有个竖立起来十分显眼的奇特匣子,表面雕刻着密密麻麻的不知名咒文,让人瞅一眼就理所当然地觉得制作者水平的非同小可。

“等水桶上的水蒸发干就能开饭,还有我现在长得比你大多了,直接叫兰达-_-#姐,给你这片,禁止在老妈反省时给她投食哦……”

头贴着十字ok邦的褐发少年兰达没好气地数落母亲,同时熟练地把抹上黄油的面包递给了旁边的姐姐,另一个和母亲模子般印出来的小女孩,唯有的区别是散发着较为“乖巧懂事”的气质。

“啊啊啊,我米米露·狙击者的儿子怎么会像笨蛋兽人和天使那样残忍可怕,为什么不继承我善良温柔的优秀品格啊!”

这位自称米米露的哥布林斜着身子坐倒,任由头顶的水桶失去平衡,粗糙又暴露的沾水破布衣配合委屈的语气,神似舞台剧中饱受虐待的可怜角色。

手里抓着面包的姐姐也有点看不下去了,她轻声劝说着兰达。

“那个…小弟,你就放过妈妈吧,她应该…大概…可能不是故意的…”

“老妈,你是从那里学来这些词语的,还有姐啊,你就是太惯她了!算了,过来吃饭吧…”

“哦哦,太好了,不愧是我的好儿子,好女儿,饿死我了……呜呜…噎住了。”

面包与杂菌汤像被倒垃圾一样,堆在了米米露那被撑成碗口大的嘴巴里,简直就是一只大型仓鼠。母亲这毫无形象的吃法,令兰达不由得揉了揉太阳穴。

晚饭过后,一家三口开启了闲聊模式,而且不知道怎么的,话题还是扯到那个被拿来开玩笑的邪恶柱状物。

“来来来…艾琪,妈妈给你看个宝贝!以后我们就用这个练习,让小兰达舒服得喷出宝宝精华吧!”

瞥见姐姐专注地盯着母亲手中的柱状物,兰达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可别扯上我啊,而且这玩意儿你从哪弄来的啊!”

“哼哼,这是我们第三突击队今天截获过路商队的战利品哦!”

米米露先是傲然挺起胸前的搓衣板,又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瞬间泄了气。

“明明难得家里就有个能干的男孩子啊,我却为了这个假**,和最要好的姐妹们撕破脸皮了,她们还天天过来向我要儿子。亚克斯估计今晚又不知在哪个可恶的家伙那里睡了,我的命好苦哦,呜呜呜~~”

虽然哥布林从食肉兽人们的统治下独立了出来,但自身也没有像样的文化习俗,因此对当年的统治者有样学样,特别是掠夺、崇拜图腾和强者分配制度的这类原始做派,几乎没有本质区别。

同样面临男女比例跳崖式失调的世界性难题,因此哥布林也没有父亲的概念,男人们都**脆地称为某某大叔,除去对家人简单的称呼,随意结合再正常不过了,自然大多都处于知母不知父的状态。

准确来说这个世界人类间近亲繁衍,到目前为止未发现任何生理性的负面影响,所以除了明文规定禁止的文明发达地域外,都仅仅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没人能说得请此乃乌蒂亚宽容的仁慈,亦或是潜伏的诅咒呢?

可即使周围的人都是这副德行,兰达对此总有一种天生的抗拒感,米米露以为只是喜欢冒险故事的中二少年叛逆期比较长,也由着他了。

“额…那个…老妈,这个奇怪的箱子是哪里来的?”

兰达赶紧转移了话题,加上确实对这个存在感满满的匣子很有兴趣。

“你说这破玩意啊~昨天跟着某个鬼祟人影,跟丢后却遇到个商队就顺手要点拦路财,那群保镖意外的厉害下手又狠,好些姐妹把命都搭上了...要是大王和萝拉老太婆没中途加入就得全玩完,听她们说为了躲开某个斗篷怪人才碰到我们,前些天有姐妹说老听到没听过的好听声音,走近看声源地又啥都没有,指不定就是那同个人在装神弄鬼…”

不知是对打劫差点翻车还是鬼故事感到膈应,米米露又喝了口汤压压惊,继续说道。

“更奇怪的是没人打开得了这破箱子,后面在分配战利品时看我拿了这个最好的,大伙就顺便把这没用的东西强塞给我…靠,话说这个玩意有啥用啊!”

为同胞牺牲感到不值的米米露越说越火大,最后飞起一脚踹到了匣子上...

兰达曾见过她硬生生把足球大的岩石给踹爆,然而现在却捂着小脚丫望着他求安慰。

“哦哈哈,突然想去透透气,如果看到亚克斯大叔,我会把他带过来的。”

见米米露那感动天感动地却感动不了你的模样,兰达和往常一样开溜了,不然真的可能因为心软而被母亲推倒…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