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倾绯靛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倾绯靛》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落郎的小说

倾绯靛

作者:落郎分类:武侠小说类型:热血

苍生太平繁荣,如今的一切,都因上一代人用生命鲜血换来,而更好的维持,就需要下一代来守护。他十年的寻找终于与她再次重逢,是缘也是劫。因有一段刻骨的情,有一个难忘的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群玉山冰洞内,上方布满参差不齐的冰柱。常年不化让它们更加结实不坠。洞外风雪交加,肆虐呻吟,这般冰冷却没有抵过里面的阴寒之意。

“禀师父,昨夜潜入南仓山未找到破魂剑,下落也并未探出。”泠莫和元夜跪在阕痕不远处。

“废物!”阕痕怒道。一挥水袖,冰丝迅速飞出,直冲泠莫正脸,将她脖颈环绕数圈。泠莫好不反抗,任由其勒紧,感知窒息之苦,眼神没有丝毫害怕,无可奈何又逃脱不开。那冰丝利刃使脖颈开始渗血,低落在衣领处,染红几处。

“师父!”元夜着急师姐安危,向前几步道。“过两天就是春邺大会,师姐还要上南仓,代我派参加,请师父饶过师姐。”

阕痕见冰丝缠脖于泠莫,她只要稍动手指,泠莫便会没命。阕痕寻思一番,抽回冰丝。

泠莫随之咳嗽几声,磕头道,“谢师父,轻饶。”

“这次上南仓山,必定要找到破魂剑,还要在春邺大会赢过陌业凡的后人。”

    阕痕绕着手中冰丝。

“是。”元夜恭敬回道,起身扶起师姐,带着她离开此处。

“父亲。”十五岁的陌宸走进帐营,衣衫上带有血迹,但似乎他没有受伤。他眼神凝重道,“如果要保秋业教人性命,恐怕我们也要命丧于此。”

那时陌业凡并非掌门,而是南仓门朱雀支流首领。他紧闭双眼,不忍见自己人相互厮杀,可再不做决定,后果不堪设想。他深呼吸,每一丝气息都带着沉痛,勉强凝聚心神。

“难道非要灭秋业教众人...”

“父亲....”陌宸年纪轻轻就已经历沙场,刀光剑影,血流成河的场面他已不想再见。回想那些重伤弟子,他的心情也难以平复。

"如要江湖太平,必然要灭秋业..."

“不可!”

这时账外穿来男子声音,随后一人掀开帘子,迈步而来。陌宸回头望去,是秦炎叔。

“不能灭秋业教,还有办法。”秦炎掏出三瓶药罐,“这是可以解巫蛊禁术的解药。”

陌宸回想十年前苻河之战,那番惨状,仍记忆犹新。他调整心绪,靠坐亭柱旁,单脚踩在长椅上,一手搁置膝盖处,望着身旁溪水缓缓流淌。

“寒玉门,冰丝,神秘人,这之间有何联系。”陌宸一丝思虑再次上头,总觉有何阴谋,却猜不透。

源宇迈步走来,“陌少,按照你的吩咐,已告知其下弟子,他们已在筹备。

“好。”陌宸简单答复,继续忧心忡忡。

“还有一事,少主这几年在寻的人..."

“怎么?是洛儿有消息了?”本是忧虑的陌宸瞬间变得紧张激动。

源宇见此样,没有感到惊奇。他自知,能让陌少如此重视的,便只有这个叫秦洛的人。自源宇跟随陌宸之时,就知他一直在寻找这个女孩的下落,是一位十年前失踪的姑娘。

“这是司徒公子飞鸽传书来的信件。”源宇将信件递给陌宸。

陌宸心急打开信件查看。

'近日我府兵寻得三位女子,芳邻二十三,有武功底子,十三岁时又与家人失散。现我以结交南仓少主为由,将他们请到我府。你速来辨认是否是要寻之人。'

他看完信件,眼中透着希望,不经意地露出自然微笑。

源宇见后,“是找到那位姑娘了?”

“只找到三名背景身份相似的,叫我去他那儿仔细确认下。”陌宸暗自喜悦,能找到身份背景相同的已是不易,洛儿也有可能就在其中。

“那真是不枉费少主这数年的寻找。”

“等春邺大会过后,我便下山前往风垠国。”

他如今恨不得现在出发,可赶上此事,怕是要耽误几日。不过他已在期待数日后的会面。

窗外风雪肆虐,没有一丝生灵气息,一切都是那样的冰冷。

“还好,只是皮外伤,用霜花膏涂抹,即日就好了。”元夜正帮泠莫上着药。

他处理完伤口,抬起头,发现离师姐距离颇近。他直视着出凡脱俗的脸,而眼神中带着冷傲灵动,让人魂牵梦绕。他不经地心动,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好…上好药了。”元夜结巴道。

泠莫随之拿起面纱,将其两端发叉,插在耳后发丝上,沉默不语。

“明日,师姐要独自一人上南仓?”元夜眼神带着担忧。

“恩。”师姐望着门外雪花飞落,继续道,“元夜,在这等我回来。”

元夜知晓师姐武功不会弱于那南仓少主,能持平手,定是预料之事。但师姐体内玄寒毒,若不巧再此发作,会让师姐陷于危险。想到这些,元夜满脸担忧又加重不少。

郁郁苍梧海上山,蓬莱方丈有无间。

旧闻草木皆仙药,欲弃妻孥守市阔。

"师兄你在嘀咕什么呢?"

两男子站台湖畔旁交谈着。

一男子仰望眼前的灵山,露出憧憬之情,"这世间居然真有蓬莱仙山啊。"

"师兄糊涂啊,这是南仓山。"

这位男子淡淡一笑,"蓬莱仙山只是传说,但此诗描写之景,却确实存在。"

那师弟点点头,也眺望山景,"听说南仓山有蓬勃桐树,有幽静竹林,有迷醉花海,有罕见生灵。山上奇花异草,都可制成一方良药。虽是人为种植,但却与此山浑然一体,融洽无间。今日一见,的确如此。"

"走吧,我们上去探探,说不定还有绝美之景。"

南仓山下河流旁,许多江湖侠士帆着竹筏,再岸边聚集,互相作揖便结伴一同上山。

“孙兄可知这春邺大会中比武环节有些改动?”一位穿着银丝长衫,腰带上系着香袋,身型挺拔的男子说道。

此人名为冯燕杨,执掌穆徊阁。他剑阵独特深奥,上前挑战的侠士,都会迷失此阵中难以逃脱。虽是堂堂阁主,却特爱八卦,小道消息可多得很。

“哦...有些改动?”

这位是安巡盟宗主。安巡盟势力虽比不上南仓,但除南仓外,那也算数一数二的。

此人痴爱研究剑术,他的刻苦修炼也是对得起这身武功内力。可对战南仓少主陌宸,却屈居其下。那真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呀。

“据小道消息,历年比武者直接上台自报家门便可。可今年参加春邺大会的势力都会先取木牌,上面写着自家派名。而在台旁巨石上凿了两处凹陷。想上前挑战,必先将木牌放进此处,才可比试。”

孙雍脸上露着一丝好奇,深思后道,“可能今年江湖上又新添许多势力,怕是会混淆吧。”

“孙兄说的也正是更改此规则之由。据小道消息,今年新势力多于往常,都为来春邺大会比试一番。虽到不了前三,但努力一番,也是可以名声大噪的。”

冯燕杨瞟向一方,用手肘触碰了下孙雍,“看那边,身穿青白衣裳的一群人,看似面生,定是新势力吧。”

孙兄往那儿瞧了眼,回过头大步上台阶,嘴里还嘟囔着,“不管是旧势力还是新势力。只有夺得前十五才能参加后续宴会,花拳绣腿是登不上台面的。”

冯燕杨回头一望,孙雍已离他有十几步之遥,连忙跑去,“孙兄等我嘛!”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南仓门大门口。大门没有过度奢华,两边竹林茂盛,莺声燕语,遥望山上,层层楼梯直通其上,简洁大方中却带有威严之感。

“武晨帮”

“这是少侠的木牌,请收好。”

“烨歌山庄”

“右故盟”

南仓弟子正在核对登记各个势力门派,发放对应木牌。

“安巡盟。”

南仓弟子闻后,马上对孙雍作揖恭敬道,“是孙宗主呀,这是您的木牌。掌门已在大堂等候您多时。”

“那你可知我是谁?”冯燕杨在旁开玩笑道。

南仓弟子并未抬头,只是瞧了眼他的穿着与佩剑,再次恭敬作揖道,“穆徊阁可是常年在春邺大会中,位于前十的势力门派,而执掌此派的就是冯阁主。冯阁主的砂玄剑阵可谓是名扬四海,怎会不知您的身份呢?这是穆徊阁的木牌,请阁主收好。”

“恩,这陌少教导出来的弟子果然机灵。”冯燕杨点着头,对弟子的称赞很是满意,向前同孙雍道,“孙兄,走吧,也是好久都没有见到陌掌门和陌少了。”

说完便推着孙雍,兴奋地走进大门。

南仓山下,一阵暖风吹过,掀起泠莫白衫衣角。

她望着高耸南仓山,初次来此的夜里,山中灰暗幽静。

今日再探,绿树成荫 ,郁郁丛丛,鸟儿愈飞愈高,振翅翱翔。泠莫见此景十分出神,空洞双眸却有丝灵动。这是她平生初见此生机勃勃之景。

“姑娘也是来参加春邺大会的吗?”一位长者向前问道,他穿着朴素无华,面带慈祥。

“是。”泠莫见是位长者,处于礼貌,对他恭敬作揖着。

此长者露出慈善笑容,再此问道,“敢问姑娘出自何门何派?”

“小门小派,何足挂齿。”泠莫不想过早暴露身份,且性情寡淡,不爱与人多交流。

得想个办法脱身才行。

这时,远处传来哄闹声。长者和他其下弟子转头望去。

原来是一群江湖侠士间的拌嘴,再此回头,却瞳孔睁大,一幅大吃一惊的表情,他左右查看。

这一瞬间,那位女子已不知去向。

“那位姑娘呢?”弟子惊奇道。

"这轻功连我都毫无察觉。”长者深邃的眼眸,看向旁弟子道,“这次春邺大会有的看了。我们走吧。”

“这是您的木牌。”

泠莫来到南仓大门不远处的竹林中,看此情景,细想一番。

这南仓的人应是知晓寒玉门也要参加。而我夜探此处别发现,想是打草惊蛇了。为提前能辨别出是何人,特地劳师动众设此规定。

寒玉门二十多年没了踪迹,如今参加春邺大会,定会议论纷纷。可不能被他们先行盯上,过些时辰再去一探。

南仓山集结众多侠士。他们纷纷落坐于仓崖台不远处,在那儿闲谈江湖趣事。

最上方坐着的便是南仓掌门人——陌业凡。身旁则是掌门夫人林芬。其右下是南仓少主陌宸。陌业凡正和其他掌门互相交谈,陌宸则安静地品茶。

“快看,快看。那就是南仓少主陌宸。”身穿樱草色服饰的女侠对旁同伴轻声道。

“他就是陌少啊,果然品貌非凡,仪表堂堂呀。”这容貌真让人怦然心动,她目不转睛盯着。

“安师妹,别老盯着,会被发现的。”衣着樱草色女子,用手遮挡脸颊,提醒她。

安师妹顿时缓过神,“韩师姐,这相貌不知甩周兄多少条街呢。”

“哪儿是街呢,好几个城池吧。”

两个姑娘开着玩笑,不经意地偷笑起来。

“你们偷笑什么呢?”一个男子持着剑走来。

“啊,周师兄。”

韩师姐与安师妹对视下,想是刚番话还好没被周师兄听到。她转移话题,“你去向南仓掌门问安了?”

“当然,陌掌门可真是平易近人啊。对我这晚辈也十分客气。从不宣扬自己是江湖之首南仓山的掌门人,谦虚得很。”他看向远处陌掌门,这高尚品德真是让人敬佩万分。

“那这陌少怎样?”安师妹打听着。

“陌少?当然也是那样,为人谦和。”

“这陌少今年多大,可有定亲或是心仪姑娘?”

周师兄喝口茶道,“陌少今年应有二十五,定亲什么的?”他愣了下,斜眼看两位师妹,“你们干嘛…”

“打听一下嘛。”韩师妹偷瞟向陌少,“说不定能在比武上擦出什么火花,我不就成南仓少主夫人了?”

“算了吧,陌少对你们可不感兴趣。”周师兄放下盏,继续道,“这南仓掌门夫人一直想给陌少议亲。可陌少从不理会儿女私情,一心苦练剑术,连续七年,南仓在春邺大会都居于首位,这可不是白得的。”

“拒绝议亲,又不代表什么,可能是没遇见心动姑娘。我与陌少在仓崖台比试一场,他就能注意到我了。”

安师妹憋着笑,无奈道,“师姐,你的沐林剑法虽是练得如火如青,但与南仓剑法还是有点差距。”

周师兄也附和道,“想和陌少比武,都得在这春邺大会前十的武林世家中。我派能进前二十已是不错,去年我沐林山庄只得二十五。”

三人继续闲聊,南仓掌门夫人林芬望那处,暗暗笑着,对着陌宸轻声道,“你看,又是一群在议论你的姑娘们。这次大会,你可要给我挑个儿媳妇回来。"

陌宸看向周师兄那儿,低声细语道,“母亲,我已同您说过多次。成婚我暂不考虑,还要以南仓…”他还没说完,就被林芬打断。

“南仓是南仓,你是你”,林芬撅起嘴巴,有些不悦,“玄武首领邹黎之女,爱慕你的事,谁都看得出来。只是大家都不把窗户纸捅破。你要是不喜,你也要给我寻个姑娘回来,等将来我也好和邹黎有交代。”

“不管任何事情,任何理由,母亲只管说我现不想成婚就好。”陌宸一本正经道。

林芬见自己儿子坚决的眼神,便没有往下说,但心中甚是恼怒。

这一板一眼的模样都不知道随谁了,她斜眼看向身旁的陌业凡。他正与旁人交谈,不知为何打起了寒颤。

“陌少。"源宇在陌宸身边低声道,“门外弟子汇报。寒玉门弟子还没有出现。”

“我知晓了。”陌宸两指摸着盏,沉重眼神再此显露。

南仓门口,现只剩两名南仓弟子。

“师兄,我们还不回去吗?那春邺大会马上开始啦,再不去就赶不上了。”门口一南仓弟子道。

“这次陌少下令要等寒玉门弟子出现。”

“想是怕了吧。毕竟消失那么久,武功肯定不咋地。”

这弟子刚说完,一位白衣女子走向前。

弟子瞧见,恭敬道,“姑娘是来参加春邺大会的吗?敢问姑娘出自何派,我好登记,发放木牌。”

“寒玉门。”泠莫冷冷道,话语间没有任何感情。

两位弟子相互对视,其中一弟子装做镇定,“原来是寒玉门弟子。这是您的木牌,从这阶梯走上去便到仓崖台。”

泠莫接过木牌,往大门走去。南仓弟子小声道,“你去告知源宇师兄,说寒玉门只来了位白衣女弟子。”

身旁师弟听后,轻悄走了没几步。突然窜出两块石子儿,直击两人颈后。眼前一片漆黑,两位弟子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另一边,泠莫抬脚跨进大门内,用拇指去了去手指灰尘,淡然地走去仓崖台。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