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要成为一名畅销的轻小说作家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4日

《我要成为一名畅销的轻小说作家》真中月雨月中琉璃著_都市言情小说

我要成为一名畅销的轻小说作家

作者:真中月雨月中琉璃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恋爱

灵感,是通往梦想彼端的捷径。努力,是开掘梦想之路的工具。没有毅力,或许可以凭借优秀的才能走出常人所不能行的捷径。没有灵感,或许能够付诸时间与汗水辛苦耕耘,最终达到目的。立志于成为一名畅销的轻小说作家的普通少年(石井校一),其实际却是一位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里,它言为「夹缝」。

一端连接现实,一端连接幻想。

没有出口,也没有入口,这里是「夹缝」,而「夹缝」也仅只是「夹缝」。

正如石井校一的房间是石井校一的房间一般。——无法从这里去往哪里,亦无法从这里离开。

选择。

掌握门扉的一直都是自己。

又或者是,怀有强烈目的的拜访者。

——「夹缝」。

根本不是前往另一端的必经之路。

它只是提供给止步不前的弱者以停驻的港湾罢了。

若无需要使用的人,「夹缝」的存在又有何意义呢?

——没有意义。

「夹缝」其实并不存在。

存在的只是「需求者」本身。

因为「需求者」的需求而存在,因为代替了「需求者」的存在而存在,因为「干涉者」的到来而变动。

这一点,至今为止,谁也不知道。

即便是在神秘学领域上领先于现实世界的幻想世界的住民们也只是观测到了「夹缝」的存在,而没有辨识出「夹缝」存在的真相。

「石井校一」也同样不知道。

在因为少女的离去而失去「变动」,陷入凝滞的「夹缝」这里。

石井校一正无所作为、漫无止境的等待着,等待着来自外界他人的救援。

然而,「夹缝」的时间无限,现实规定的时间却并非于无限。

这里的时间流逝等同于磨损着石井校一的灵魂。

没有人来救援的话,石井校一大概会在无限的时间中迷失自我,最终进入「脑死」吧。

已经不能再这样等待下去了,石井校一懂得这个道理。

他明明懂得这个道理,却依旧的选择了停留在这里。

原因是,这里跟现实没有任何的差别,同时他还存有「有人会来迎接自己」的侥幸。

或许会有人对自己伸出援助之手。

「……这样的结局也不错啊。」

比起在满布尘埃的残酷世界中狼狈挣扎的死去,在一个人的世界迈向终结要美丽的多。

——至少,这是属于自己的世界。

石井校一伏坐在沙发,闭上眼睛沉睡了过去。

------------------------------------------------------------------

——喜欢动画。

——喜欢漫画。

——喜欢小说。

——喜欢游戏。

——喜欢轻音乐。

这个世界有着各种各样、数之不尽的体裁。

这些体裁总是不停的歌颂美好,歌颂不现实的浪漫,歌颂英雄们用事迹谱写的史诗。

童年的我们总是被这些歌颂美好的谎言所吸引,掉进与我们遥不可及的英雄梦里,扭曲自我扮演着自己憧憬的那些英雄,像那些英雄一样占据高处向远方眺望。

——他也只是这样而已。

一直到了那一天。

「石井校一不是人类。」

在飘洒着花雨的校庭漫步,偶然听见他人的小声议论,他才从自己幼稚的梦中醒了过来。

可是已经太晚了。——人类排外的意识,欺凌弱小的心是很强烈的。

这句话仿佛为石井校一打上了烙印,钉上了罪名。——不,他们或许早就是想这么做的吧,只是没有找到无关紧要的借口。

自那一天开始,围绕石井校一发起的校园欺凌开始了。

无论他做出怎样的反抗都停止不了,无论他怎样试图修补与他人的联系也于事无补。

——欺凌无法被停止。

每一天他都只能遍体鳞伤的从校园返回。

难能可贵的是,无论遭到怎样的欺凌对待,他都没有哭泣。——哭泣在他的家庭里是不被允许的。

在刚刚懂事之际就经历过印象深刻的家庭暴力的石井校一很清楚。他的哭泣,毫无意义,他的哭泣只会遭来父母的责骂,他的哭泣只会给这个有着无形裂缝,危危欲坠的家庭增添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无论为何,他都不能哭。

——这不是坚强,只是懦弱。

他只是害怕会因为自己的琐事,而引来更加恐怖的麻烦罢了。

而这也正是他与其他孩子们最大的分歧点。彼此无法理解,只会造成更大的认知误区。

「无论如何也不会哭」成为了「石井校一不是人类」的最好证明。

如果能够有哭诉的对象,未来是不是或多或少会得到改变呢?

如果上帝没有对石井校一降予不幸的恶作剧,石井校一的人生是不是会因此而美好呢?

每当毕业的那一天,石井校一都会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对自己小声说道。

「这样的生活就到这里了。终于,可以得到解放了。」

可是每到进入新学校,分班的那一天,他都能得到绝望性的反驳。

欺凌他的人似乎就是被安排好了的一样,面带笑容坐落在石井校一班级的座位上。

这样的生活维持了十一年之久。

——那还是不幸的开始。

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放学后的一天下午,石井校一挤在人群中等待着公车的到来。

排去喧哗的人海。苍蓝明媚的天空,疾驰道路上奔腾来往的车群,悦耳冲刺的呜呜声,清爽人心的风,那是石井校一能得到稍微一丝喘息的宝贵时间。

「石井校一不是人类」。就因为这样愚蠢的理由,连这样短暂的时间都不能被允许。

——嘻唰地擦肩而过。

也正是因为这个擦肩而过,石井校一的不幸才有了后续。

「——!?」

后背被他人用力地推了一下。

大开的公路,石井校一的身体就这样失去重力的往前倾倒。

留给石井校一的只有惊呼的时间。接着,被之前还认为是悦耳的呜呜声冲击在耳边,他失去了意识。

----------------------------------------------------------

一年的时间里。

被医生诊断为「可能会就这样以植物人的形式终此一生」的石井校一取回意识,醒过来了。

醒来的光景却没有如石井校一想象那般幸福,没有因此感动的父母,没有为自己祝贺的他人。

极其的凄凉。充满难闻的消毒水气味的空荡病房只有匆忙奔跑的医生护士们。仿佛自己不存在于这个世上。

——嗯,这也没有所谓。

石井校一的「坚强」足以将这些也容许下来。他只是苦笑接纳,继续自己生命的「坚强」。

期盼着能够回到家看见自己喜爱的父母,他忍着疼痛完成了医院安排的疗程,照着记忆之中的路线,重新站在了家门口前。

按响门铃的刹那。

——已经物是人非。

前来开门的人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买下了这栋房子的住客。

在石井校一昏睡过去的这段时间里,那个薄弱的家庭破碎瓦解了。

「………」

他对此不知道说什么好,

喉咙哽咽地说了句「抱歉。」就离去了。

——离去?

离?去?

离开哪里?去往哪里?他不知道,只能漫无目的在大街上游离。

三月的天也头一次为了陪衬他落寂的心情,泼下大雨。

看着在蓬勃大雨面前抱头鼠窜的人群,他自嘲地笑了起来,站在天幕之下,无所畏惧的任由雨水打击。然后,做着这样的傻事一直到再度失去意识为止。

——他以为经历了这么多的不幸,或许就不会再有不幸了。

故事的内容也确实是从不幸缓转过来了。隔天,住在乡下的祖母远道而来将石井校一接回了乡下一同生活。

乡下的生活,他也确实的第一次在人的身上感受到了浓重的爱意。

祖母很疼爱他,将其视为珍宝疼爱着。可是,时间将她从石井校一的身上剥离。

他把这归咎于自己不幸的错。

自此,就是石井校一自我的极限。

就如同「石井校一不是人类」这句话所讲述的一样。

他患上了从此与人类接触无缘的「病」,消灭了他在人类社会上的身份,隐藏在祖母留下的宅邸里边。

----------------------------------------------------------

久久,「夹缝」的他睁开了眼睛。

「这样的人生到底有着什么意义呢?」

他不指望会有人回答。

但是只有他一个人的「夹缝」里却传来了声音。

「——有着意义的,不是吗?」

那是极其纤细动听的中性的声音。「你的遗憾正是这不幸的人生中存在的意义吧?并不是什么都没有留下,至少,留下了你的遗憾。就这样结束的话,真的好吗?就这样承认自己的人生是失败的,真的好吗?憧憬着英雄的你的脑海里明明有着明确的目标的。」

「……你是谁?」

「我就是你,而你就是我。当然啦,我的名字可不是石井校一,离开这里的话,你一定会找到答案的。留在这里,将什么也无法得到,患得患失只能溺死海洋。亲身见证世界的辽阔吧,石井校一。灾难又何妨?不幸又何妨?只要自己交出的选择,那就继续往前走就好。不到最后一刻,没有人能够说出谁的人生是败笔哦。」

「就算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离开这里啊。」

「是呢,我没有办法对这里进行干涉,能够将你带离这里的也只有你自己一个人。但是没有不行这一说吧,英雄是不会在没有做之前就承认自己已经失败了的啊。至少我相信你,所以我才把她托付于你。」

——至少我相信你。

这是一句多么激动人心的话啊。

石井校一布满阴霾的脸上重新绽放出了笑容。

「啊,这么简单的嘴炮就解决了真是托大福了。如果你像那些三流小说的男主一样需要他人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那我肯定就不管你了。那么加油吧,石井校一。」

……似乎不能这么简单就把这声音的来源判别为是好人。

「呼……瞬间印象崩坏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谁又知道呢?我自问是个扭曲的人哦。」

「这样啊。」石井校一来到了门前,握住把手。「我也觉得我是个扭曲的人呢。」

既然这么说了。

——那么,走吧。

无论做什么事都好,缺不了的都是最纯粹的心意。

在「夹缝」这里大概也是一样的吧。——将所有的顾虑抛开,选择自己最想去的地方。

转动。

——消失。

--------------------------------------------------------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