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混混的大义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4日

《混混的大义》一条被淹死的小鱼著_都市言情小说

混混的大义

作者:一条被淹死的小鱼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战斗

你好,我是吴悔老大的小跟班,我叫舒雨。虽然这么说,我都在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一个标准的混混了。不过,过上这样的生活,别的混混或许还会嫉妒呢!因为是闲暇之际开的坑,虽然会填满,但是更新很慢,一周一更是不存在的??,请各位读者大大见谅!第一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吴悔老大用一种极为调侃的语气与我说。如果这是漫画,或许我的头上会有几条齐刷刷的黑线。

“啊——别误会别误会,我也不是对你有什么意见。你看,一个大男人只要喜欢女人就挺正常的挺好的当然了你喜欢一个男的也没问题,就是本人不接受的啦——”吴悔老大接受到我鄙夷的目光后连忙说道,随后又话锋一转,“不过老大我呢比较喜欢那种丰满的——丰乳肥臀……抓一下就全是肉的……”这个流氓已经沉迷于自己的幻想了,口水也顺着嘴角流了下来,直到凯特琳小姐给了他一个带有清亮响声的巴掌,才肿红着脸清醒过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吴悔老大,凯特琳小姐,过了几个月短暂的悠闲和平的日子,终于迎来了,名为终结之物。

乌云密布于空中,淅淅沥沥的小雨点点滴滴砸在地面。我手持雨伞与身披黑色雨衣的吴悔老大肩并肩站在一起,一同诧异地看着餐厅门口披着红色雨衣的凯特琳小姐。

“你们先回去吧,今天店不开门。”凯特琳小姐冷冷地说道。

“诶?是吗。”吴悔老大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和打火机,慢悠悠的点上火,放到嘴里抽一口,再吐出一团烟雾,“那我就先走了。”随后径直走开了。

我腾出一只手,伸开道:“喂!老大!”

“啊?”他微微回头,露出雨衣帽下一个沧桑的眼睛给我,“干什么?”

“咱们就这么走了?”

“不然还能干什么呢。”

“可是!……”

“没有可是。”他打断我的话,“我们走吧。”

我回头看了看凯特琳小姐,只好随着吴悔老大离开。

这雨,越下越大,不知道我们离开了多久过后,在这茫茫雨雾之中,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白发男人,就这样没有任何雨具地慢步走着。慢慢地走到餐厅门口,嬉皮笑脸地看着站在那里的凯特琳小姐,眼角的皱纹堆积在一起,缓缓说道:“好久没有见面了吧,凯特琳。”

“是啊。”凯特琳小姐抬头看向这个神采奕奕的中年男人,“康纳。”

“哎呀,这样直呼我的名字不好吧,”白发男人笑容愈加,眼角的皱纹也是愈来愈多,“凯特琳·安奈,我的……女儿啊。”

“康纳·安奈……”凯特琳小姐沉声道,“别废话了。海莉她……被人抓走了。”

“哦?”康纳眉头挑起,露出一排白白的牙,“还有人敢动我女儿啊?我倒要好好见识一下。”

凯特琳小姐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已经拆开了信章,用自己的雨衣遮住信,将其递给了康纳。康纳用食指和中指夹住,将信拆开,大略地看了一看,片刻便将信纸撕成碎片,任其落在地面,被大雨打湿。他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狰狞:“真的不把我这个老家伙……当回事吗?”随后,双手揣兜,继续向前走着。凯特琳小姐犹豫一下,大声说道:“喂!”

“怎么了?想挽留我一下?”

“当然不是。”凯特琳小姐说,“只是……你要小心点。别在立遗嘱之前死掉了。”

“呵,”康纳顿了一下,“放心吧。”

在对你的无数次期盼中失望。

在你的无数次呵护中绝望。

为什么,会这样啊。

拜托你,这次绝对……绝对要

安全地把那个人救出来啊。

东街首

雨还在下。

黑压压的一帮人带着帽子,聚集在一起。老头把草帽扣在脸上,悠闲地躺在躺椅上休眠,看起来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人山和人海。

“真先生。”是苏子。苏子毕恭毕敬地站在一个长发男子身旁。长发男子戴着一个针织帽,用格子图案的围巾将自己的下半张脸紧紧裹住,不露出面容,极为神秘。

“这个老头不用支开吗?”苏子冷声道。

被称为真先生的蒙面长发男闭上眼睛摇了摇头,轻声道:“不需要,”真先生侧头看向苏子,“这样的一条街,还需要这种‘对平民保护手段’吗?”

“您说的有道理。”苏子道。

“我们只用等他来,就可以。”真先生道。

“不用等了!”康纳道,他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中,“我倒是要看看是哪只小老鼠,敢在一只猫的眼前乱晃悠。”

“康纳·安奈吗?”一个高大的短发男子大声喊道。

“你觉得我这个身份的人适合回答你这个问题吗?”

“你好自为之点!你当你是谁了啊?!”黑发男子继续叫嚣着。

“嗖!”

一只匕首掠过黑发男子的左脸庞,留下一道浅显的血痕。

“不要像野狗一样在那里瞎叫唤,又不是女人在床上的叫声那么悦耳,所以真的是很讨厌啊。今天我心情不好,不要,惹我。”康纳扔出匕首的动作仍然保持在那里,之后才恢复直立揣兜的姿势。

“你!……”黑发男子刚要出手,就被真先生制止了:“别闹,巧君。”黑发男子收回拳头,恶狠狠地瞪着康纳,强力使自己冷静。

康纳换了一个站姿,道:“那么……我亲爱的海莉在哪里?你们不打算主动交代一下吗?”

“只要你把那个东西交给我们。”

真先生说道。

“……”康纳直视着他们,“你觉得可能吗?”

“难道您的至爱还比不上一个对于您无用的东西吗?”真先生问。

“……”

“把那个东西给我,您就可以换您失去的女儿。与此同时,您又丢掉了一个累赘。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对不起,我两个都不选。所以,既然你不想说明情况的话,那我只好……逼你说出了!”康纳一个箭步冲上去,直逼真先生,单手变为爪状,伸手就要将其脖子捏住。

说那时那时快!真先生猛地将腿抬起,踢开康纳的手,后空翻到两米之后,道:“舍弃你擅长的远程攻击而选择近战,你是否太过小看我了?”

“呵,”康纳冷笑一声,亮开手中五只匕首,“在这种事情上较真是不是有点太磨叽了?”“嗖嗖!”五只匕首飞速接近真先生,苏子突然出现用衣服将五只匕首网在一起后扔掉。

“你的对手,是我!”

“凯特琳小姐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关店,我们应该帮帮她!”我和吴悔老大瑟瑟发抖,躲在桥洞里面。

“切,”吴悔老大冷哼一声,“帮什么帮,你知道怎么帮?再说了,你要是知道怎么帮,你有那个实力吗?”

“那不是你有那个实力嘛?”

“我又没说要帮她。”

“……”

吴悔老大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草叶,将雨衣再度披上,离我而去。我大声喊道:“诶!老大!你去哪?”

“废话!这么大雨,我还能去哪?回家咯?”

“真的吗?”

“真的!你小子还敢怀疑我了?”

“我可是察觉到了你被我说得动摇的那一丝感情哦?”

“切,”他回过头来,“要来就赶紧跟上!”

“好嘞!”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