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HSD圣辉的再现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5日

《HSD圣辉的再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银色魔王著

HSD圣辉的再现

作者:银色魔王分类:同人小说类型:热血

(high school同人,不喜勿入)一城成为上级恶魔并且与莉亚斯成为Rating game霸主后,莉亚斯的妹妹——莉迪亚把羽幻空叶转生为恶魔后,发现空叶身体里寄宿着传说中的圣天龙古·林夫,与一城不同,才能无限。酷爱家庭教师,用家教里的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四周一片寂静的黑暗的空间下,我慢慢地睁开双眼,朦胧地说道。

『…这是…梦…吗?』

我向周围看去,没有任何人。

可下一秒,苍蓝色的火焰映入到我的视野。

从中出现了一个人影,是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的青年男子。

有着一头血红色的长发,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有一双勾魂摄魄的深紫色瑰丽眼眸。

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

他微微低下头,手里玩弄着刚才那团苍蓝色的火焰。

从气场上就能看出他不是一个普通人。

那名男子将视线转移到我身上后说道。

『就是你吗?呼唤我的人。』

男子刚说的话,就让我一头雾水。

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叫过他,而且我也没有关于他的记忆。

当我正百思不得其解时,那名男子又开始发话了。

『算了,看你的表情,连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少年』

我下意识地回答道。

『空叶…羽幻空叶。』

虽然是小道听不清楚的声音,但那名男子好像听得清清楚楚,并且回复说。

『...空...叶...吗?知道了。我的名字为Melilim 是个魔王。』

魔王?!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字样,让我的大脑一瞬间反应不过来。

似乎看出了我一瞬间的僵持,他没有等我提出疑问,继续说道。

『别摆出那样的表情,因为再过不久你也要变成恶魔了。』

『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先死一次才行啊。』

又在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我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死啊。

可是不知为何,在我心中却因为这个男子的话,产生了恐惧感。

男子的左手向前伸出,手中的那团苍蓝的火焰向我席卷而来。

我心中的恐惧感愈来愈大,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变僵硬。

我下意识地将双手交叉,放到胸前。

他嘴角微微上挑,高兴地说道。

『看样子之后的日子不会继续这么无聊了,羽幻空叶哟!我很期待你今后的表现!』

那一瞬间,我还不相信这是真的。

这一定是个噩梦,对……是个噩梦,醒来的时候。一切都会恢复原样。

接着。那团苍蓝色的火焰就将我包围,我的身体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热度。

这个热度好像就再说,这一切都不是梦一般,让我感到了绝望和恐惧以及悲伤。

……我真的……会死……吗?

意识像要断绝一样开始远离。

虽然这时火焰早已散去,可那股热,却还在我皮肤上停留似的。

……这是真的吗……?在高中二年级就要死了吗?

明明脸人生的一半都还没有到,就像这样在自己的梦里就要跟世界说再见还真可笑。

到了明天会怎么样呢?

………老爸,老妈………应该会感到很痛苦吧,我明明还没有好好孝顺过………

要是在死之前能成为黑手党的Boss就好了………(注:这是空叶从小的夙愿)

意识愈来愈薄,终于觉得死亡降临的时候,一个迷之声回荡起来。

「不想死的话,不死不就行了吗」

是低沉、充满魄力的声音。没有听过的感觉。

但是,我却感觉我知道这声音。而且还是就在身边的......

「没错。我就在你身边。」

……是谁?

我环视四周,还是一片黑暗。

刚才是谁的声音?

「是我的。」

下一秒,像是要把空气燃烧一样的,炽热的橘红色火柱在我面前出现。

比刚才那个苍蓝的火焰还要热,可以说天差地别。

层次差太多了,只是近在眼前就觉得皮肤就像要烧焦似的。

橘红色的火焰散开,出现在那里的是----龙。

对 就是龙。有着比我大数百倍的体型,巨大的眼睛,左眼和右眼分别呈现出不同的颜色。

左眼犹如血一般的红色瞳孔,而右眼是毫无瑕疵黄金般的瞳孔。

头上长着三个巨大的角中,有两个分别向后延伸并弯曲,而金黄色的角则直直的树立在正中间。

全身覆盖着苍蓝色的鳞片,犹如巨木般的手臂、大腿以及看起来强而有力的尾巴上分别覆盖着雪白银色的铠甲。

伸展开来的洁白双翼中微微呈现出金黄色的羽毛,锁骨与脖子之间有着棕色的鬓毛。

不过这条龙身上却缠绕这橘红色火焰的像是枷锁一般的东西束缚住它。

不知是不是知道我由于太过惊讶而说不出话,眼前的龙开口说道。

『吾的名字是古·林夫,圣天龙的古·林夫 看汝是要快死了啊!』

没想到在自己的梦里死,居然会连龙都来嘲笑,真是狼狈啊。

『不过汝大可不必担心,因为吾是不会让你死的,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汝死了吾会很困扰的。』

把自己称为吾,管他人叫汝,这好像是古代的王的语法吧?要是现代还有人这么叫自己的话,肯定会被暴打一顿吧。

古·林夫的那个称呼让我很不爽,但是它的声音不知为什么,让我感觉有一股温暖亲切的感觉。

我虽然还不明白为什么古·林夫不会让我死。

但是古·林夫身上缠绕的枷锁像是无视我,直接向我扑来,像刚才束缚住古·林夫那样,把我的四肢给困的紧紧的。

从火焰的枷锁中橘红色火焰开始慢慢分布在我全身,不久,我全身就被橘红色火焰给包裹了起来。

可是,跟刚才不同,身体感受到的不是要烧死人的热度,而是,像要治愈我身上的伤口一样,全身感到特别温暖。

我在那股温暖的火焰中慢慢失去了意识。

睁开眼,看到的是贴了家庭教师海报的天花板,是那么熟悉,那么温馨。

我坐起上半身,看到的是我那熟悉的房间,贴满了家庭教师的海报和摆放着无数的手办稍微有点乱糟糟的我的房间。

『真的是我的房间啊,那昨天是一场梦?』

我用左手摸摸我的胸口、手、脚,这些都是在梦里被烧伤的地方。

可是那些地方完好无损,甚至我觉得现在,全身都特别清爽,特别轻快。

没有像平常一样感觉睡眠不足,不过没那场梦太真实了,不论是要把我烧死的那苍蓝色火焰,还是治愈我的那橘红色火焰。

一切感觉就像真的发生过。

―○●○―

「我出门了!」

我脚步轻快地走着,即使在夏天的烈日下,我也丝毫感觉不到热。

在上学的路上,我感觉到了我身体有了微妙的变化。

过马路的时候,我在交通灯变红的那一瞬间,想要冲刺到对面时,有一秒我感觉意识脱离了。

当回过神来时,发现我已经在那个变红的交通灯下面了。

怎么回事?我不是因该还在那里的吗?

我转过头看了看自己刚才站着的地方,再回过头来看,我真的已经过完马路了。

虽然其他人可能没有察觉,但我真的在一秒内,跑过来了。

我不曾记得我有这么好的脚力,一切都感觉很微妙。

一种说不上来的违和感。

来到学校后,我才确信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在酷热的天气下,谁也没有心思学习,而平常也应该是补充我的睡眠,用来打发时间的我却意外的感觉心情气爽。

我本来觉得这只是我的错觉,可在第四节的体育课,「让我确信了我的体质改变」了的这个事实。

在今天体育课上的长跑时,我觉脚步很轻,试着加速一下,结果跑出了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的速度。

这个感觉就像今早一样,可这次我清楚的体会到了,想乘着风一样。

转眼间,我已经跑完了全程,所有人目瞪口呆。

我也不敢相信,现在站在这里的是我。

在空叶对于自身的变化还迷惑不解时,教学楼的三层里正有一位少女在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

(注:由于后面各种剧情的影响,所以要时不时的改人称,若给你的观看带来困扰,请谅解。)

―○●○―

体育课刚结束回到教室的我,从左上方传来耳熟的声音。

「喂!空叶 一起去吃午饭吧!」

我回头一看,果然没错,那声音的主人就是——真人。

——望月真人,我的挚友,成绩优秀、体育万能,再加上天生丽质的俊俏的脸,让他已经在同年级以及低年级的女生中大受欢迎。

『不过 你刚才那是怎么回事?那异常的速度。』

果然他也在意这个了,不过自从体育课过后,就一直有「空叶以前有那么厉害来着吗?」「有这种实力为什么不加入田径部呢?」之类的话题扩散开来。

『那个我只是碰巧啦 碰巧。』

我找了个理由随便敷衍了真人一下,可是这家伙实在是好奇心太强了。

『怎么可能是碰巧啊 你到底是怎么了?』

『.....那个 .....其实....』

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解释好,总不能要把梦里的那些毫无根据的事给说一遍吧。

『啊!对了 你是要去吃午饭吗?快点走吧 再不走的话 午休就要结束了。』

暂时找不到理由只好这样强硬性的结束对话了,虽然欺骗真人让我心里有点愧疚,但我只能在心里跟你说对不起了。

刚走到门口,我想起来我忘带钱了。

『对不起 真人 我忘了那钱了,稍微等我一下啊。』

真人对我默默地笑了一下,应该说是苦笑,他早已习惯了我丢三落四的毛病。

刚转过身,就觉得有股压力,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股冲击力,迫使让我向前飞去。

下一秒,我的头正中窗户框,接着慢慢地滑落下来,半个身子都已经在窗户外面了。

虽然空叶因为昏迷而没有注意到,但是戴在他右手上的指环脱落了下来,掉落到了窗户的外面,即是学校后花园的草丛里。

在这时间,本应该没有任何人的**里,一位少女站在那里,拥有一头鲜红色头发的少女,长长的红发披散在腰间。

遮住半个额头的散散的刘海下,有着一双跟发色一样的鲜红色的瞳孔。

就因为这位少女偶然路过,名为命运的齿轮终于开始转动了

数秒后,昏迷的炎真清醒了过来......

我抚摸着受伤的额头,发现起了个不起眼,却又很疼的包。

我转向后方,看着眼前这个身材矮小的少女。

她高举右腿到半空,笔直得伸向前方。

虽然知道是她踢我的,但我只是挠挠后脑勺,对真人说。

『去吃饭吧 真人。』

当我路过那位少女时,她忍不住了。

『喂!别无视我啊!』

我向着声音的方向转过头。

『……恩?啊!这不是千夏吗?』

她是浅川千夏,是这个新宿私立高中的理事长的千金,虽然她是一年级生,但是在运动方面,无人能敌。

我用恍然大悟的口气说道。

『那是什么啊!好像是几年没见突然才想起来的口气!』

千夏双手握拳张牙舞爪地摇晃着说道。

下一个瞬间,千夏用手肘用力地戳了我的腹部。

我突然感到一阵剧痛,从以前开始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小的身体会有着这么大的力量啊。

『我有话要跟你说。』

好像平静了心中的怒火,千夏平静地说道。

『有话说的话就别那样。』

『谁叫你把香织酱弄哭了那是惩罚!』

『…香…织……酱…?』

『今天中午是不是有田径部的一年级女生来找过你?』

『…恩……?』

说起来好像是有那么一个人的样子。

『那个女孩怎么了吗?』

『她是不是请你去入部啊?』

『…呃…这个…那个?』

‘我实在是想不起来’就想这么说的时候,千夏又一脚踢到了我的脸上。

我顺势飞出了教室。

『为什么你记性这么不好啊!算了 还是直接带你过去吧。』

就这样我和真人被千夏强硬地带到了一年级的走廊。

不过因为有真人的关系,我们显得特别显眼。

所有的女生都在窃窃私语地讨论我们。

终于我们来到了那‘香织酱’所在的教室。

不久千夏就把‘香织酱’给带来了。

等我看到她以后才想起来。

『啊!是你!』

眼前出现了一个比千夏还要娇小一点的少女。

黑色的大大眼瞳,修长的睫毛,给人一种【好可爱】的梦幻般的少女。

从她的体型实在是想象不出来是她是高中生。

『啊!你是羽幻前辈!』

对方好像也终于认出了我来似的喊了我的名字。

『你终于想起来了?』

在一旁一直沉默的千夏不耐烦地开口了。

『啊 我想起来了。』

『那你带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还用问吗?当然是让你加入田径部了。』

还是和以前一样直接切入主题啊,当我正想回绝的时候。

旁边那个身材娇小的少女开口了。

『不用了 千夏酱 羽幻前辈不愿意的话就别勉强他了。』

这个少女在我体育课结束后里马上来跟我搭话了。

虽然那时没太注意她的长相,但说的基本上就是让我加入田径部。

似乎我在体育课的那件事已经传遍学校了,得知有这种实力的人在学校的话,田径部当然不会无动于衷了。

当我正想开口向她道谢时,在旁的千夏大喊道。

『不过那样的话,你就会被那些人给……』

千夏的语音渐渐地了下来,香织也把头转了过去。

谁都不说话,这样的寂静持续了数秒。

打破这个寂静的是真人,他向千夏问道。

『那些人是?』

面对这个提问,千夏沉默地低下了头,似乎不太愿意说。

这时香织低声地说道。

『那些人指的是在田径部里的我的前辈 那些人说如果不能把羽幻前辈拉倒田径部的话 就要我退部。』

『什么!那些人为什么要这样?』

听到香织说的那句话以后我大喊道。

『因为我是刚入部的新生 而且和体育万能的千夏不同 没有那么好的体力 所以……』

香织虽然没把话说完,但是也没有那个必要了。

『知道了吧 所以我才让你加入田径部的 不然的话香织酱就要被退部了。』

『可是 千夏不是所有体育社团的帮手吗?那他们为什么还要让空叶入部呢?』

是啊,我也想不明白,有千夏一人就该足够了啊。

可香织接下来说的话让我和真人都解开了疑问。

『前辈们说要是同时拥有千夏酱和羽幻前辈的话 在比赛上就没有对手了 而且作为一年级的千夏能力还是有限的。』

是吗,原来是这样啊,还真贪心啊他们。

『不过我不想这样做。』

『诶?但那样的话 香织你不是就要……』

没想到这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我不想让别人做不想做的事 当然羽幻前辈也是 就算那样我会退部 也没关系』

太善良了,这孩子太善良了,居然能为了他人做到这种地步。

我心中不禁留起了眼泪。

可是相比之下那个人呢。

我把视线投向了千夏,她歪着头不解地看着我。

不过那些已经无所谓了。

虽然嘴上那么说,但香织还是掩盖不住她眼中露出的悲伤。

『那就这样吧 我和田径部做交易。』

『…交…易…?』

『对 平时的训练我不会去参加 但比赛时我一定会参加 不过前提条件是不能让香织退部。』

『诶?』

听到我的建议后,香织的身体微微颤了一下。

『这样的话你不用担心退部的问题 也不会让我为难 不是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确实是这样 不过还是给您添麻烦了。』

『没关系 这是我自愿的。』

『……羽……幻……前……辈』(某作:第一个软妹倒贴了 唉~~)

香织低下头小声地说了一句,但我没怎么听清楚,不过算了。

看着午休时间即将结束,我和真人准备转身就走时,感到有人拉住了我的衣袖。

我转过头去发现香织还是在低着头,不知是不是错觉香织的脸上一丝绯红。

『……谢…谢…』

香织吞吞吐吐地说出了这句话,我微笑地回答道。

『恩。』

―○●○―

现在已是黄昏时分,空叶他们也到了放学的时间。

我和真人往校门口的方向走去,突然,真人对我的右手投来了疑惑的视线。

『空叶 你的戒指怎么了?明明一直看你带着的 难道是丢了吗?』

我半睁开右眼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发现果真如真人所说的一样,看不见戒指的踪影。

『啊~~~~怎么会这样 什么时候没的?』

我把右手举到自己眼前,并努力回想着可能会丢掉的地方。

『是不是中午那个时候掉到窗户外面了?』

真人的一句话提醒了我,非常有可能是那样。

『我们教室的窗户外是……』

『是学校的后花园。』

『啊 知道了 谢谢 真人不用等我了 你先回家吧。』

『喂!』

我没有理会真人,直接向着**的方向跑去。

这时我很不解,为什么这种重要的时候偏偏跑不出来那种速度。

我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后花园里,把头埋进草丛里开始寻找戒指。

『ha ha ha 怎么回事?难道没掉在这里?』

我喘着气抬起头,用沾满泥巴的双手擦着脸上的汗。

这时,一阵清风吹起,让我的头脑稍微冷静了下来。

也许因为是这个原因,我感到我的右方有一个人在注视着我。

我把头转过去,发现有一个鲜红色长发的美少女站在那里。

虽说香织也是个让人为之倾倒的美少女,但是和她比起来,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啊。

就在我沉迷于这位少女的美丽时,她嘴角微微上扬,左手从校服口袋里拿出了一样的东西。

看到那个东西的瞬间,我的瞳孔立刻放大。

那个美少女手上拿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我刚才苦苦寻找的戒指。

『…那…个…你手上的戒指是我的东西 请你把它还给我』

她没有任何反应,接着,只见她还是微微上扬着嘴角说道。

『想要的话就跟我来吧 如果你真有这个胆的话。』

虽然她后面说的那部分话的意思我搞不太懂,但意思好像不会轻易还给我。

因为那句话,我对这个美少女的印象感觉没那么好了。

可是不容得给我思考的时间,少女转身向前开始迈起了步伐。

数秒后,我终于回过了神,向着少女走着的方向跑了过去。

在中途,我迷失了方向,只能靠着自己的感觉走着。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一个雾气浓浓的森林,在森林的正前方有一片晶莹剔透,犹如镜子般平静的湖。

在森林和胡的中间有一块不算大的空地。

我向四周望去,没有一个人。

『可恶!跟丢了吗?』

我嘟囔着,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在森里那个方向传来了声音。

『你真的跟来了呢,这枚戒指对你来说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听声音就知道,是刚才的少女,我转过身,对她说道。

『啊 那是比我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空叶的眼神中露出了坚定的神情,少女饶有兴趣地看着,不过没多久还是收回了笑容。

『嗯~?嘛 我是不会问这些不相关的。』

『现在我照你所说的跟来了 可以把戒指还给我了吧。』

『欸 那是当然 不过还有一件事 做完了就还给你。』

我已不想在询问那是什么事了,只想赶快把戒指拿回来。

『好吧 我答应你』

『把这枚戒指戴在手上后到这棵树前面来。 』

呃?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内容居然这么简单,应该不是耍我吧。

我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向着她所指着的那棵树的方向走去。

『戴好之后就把手放到这棵树上就行了。』

我没有半点犹豫地带上了戒指,并把手放到了我眼前的树上。

我维持了这样的姿势数秒后,少女露出有点为难和不相信的表情并说道。

『不可能!怎么会没有反应呢?』

就在我觉得她的期望可能落空了的时候,我感到我贴在树上的那只手,不,准确来说是戴着戒指的手指。

我感到一股炙热向我的手指袭来,因为我的戒指带有尾环,所以我的中指和小拇指,正在受着这股炙热感的折磨。

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终于忍不住,叫起了悲鸣。

『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强忍着痛苦,硬是向少女询问。

『终于开始了呢 刚才真是吓了一跳。』

面对我的提问,她直接无视了,并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事情好像开始往她所想的那样开始发展了。

就在这疼痛达到最高点时,戒指发出了金色的光芒,刺眼的让我挣不开眼睛。

金色的光芒渐渐弱了下来,就在我睁开眼睛时,发现森林的正上方有一个庞然大物被刚才的金色光芒给笼罩着。

那团金色光芒正慢慢地变化着形态,手、脚、翅膀类似的东西逐渐显露出来。

当光芒完全散去时,映入我眼帘的是一条巨大的龙,跟我昨天的梦到的龙一模一样。

洁白而又发着金黄色光芒的双翼,红色的左眼和黄金色的右眼。

苍蓝的鳞片上覆盖着些许白银色的铠甲。

唯一不同的是周围没有橘红色的锁链给束缚。

就是说它是古·林夫?

就在我思考它是不是古·林夫时,一直很优雅的她带着吃惊的语气说道。

『虽然知道那是枚戒指是件稀有的神器,可没想到里面寄宿的居然是圣天龙的古·林夫!』

当从她嘴里听到那个名字后,我不解地看着她。

为什么她知道这龙是古·林夫,而且说古·林夫寄宿在戒指上是什么意思?

有无数的疑问涌上我心头,出现后一直沉默不语的古·林夫终于开口说话了。

『哼哼哼 没想到这么快就和汝见面了啊 哦?旁边的不是吉蒙里的人吗?』

古·林夫像是向我打了声招呼后,就把视线转向了我旁边的少女。

话说吉蒙里是什么东西?古·林夫又为何认识这位少女?

啊!搞不懂啊!

面对眼前发生的,我的大脑已经处理不过来了。

『圣天龙的古·林夫,我是吉蒙里下届当家的莉迪亚,本想引出这枚戒指里隐藏的神兽,可不知寄宿在这里面的是您。』

少女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并带着尊敬的口气向古·林夫说道。

『没关系,不用那么严肃也行,不过既然把吾召唤出来了就应该继续仪式啊。』

仪式?什么仪式?该不会是把我作为生祭献给古·林夫吧?

不要啊!我还有大好的人生要过呢!一想到这里我大叫了起来。

『喂!你们俩给我等一下 不要无视我的存在啊!』

我才不会这么束手就擒呢,我一定要从这里逃出去。

好像我刚才的大喊成功的起到了作用一样,古·林夫和少女盯着我看了好一会。

好!就趁这个气势一口气从这里逃出去。

『你们从刚才开始就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到底是想怎样啊!先是把我拉来这里召唤出了一个这么大的怪物,然后又自话自说的要搞什么仪式?』

我把内心的储蓄的不满统统都发泄了出来,我在心里暗笑想着成功了时,古·林夫无情地打破了我的希望。

『哼哈哈哈!汝还真是有意思啊!天底下敢这么跟我还有吉蒙里的人这么说话的恐怕就只有你一个了。』

古·林夫的话不知为何让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先不说古·林夫它有多厉害,这个少女难道说是个很厉害的人吗?

像是看穿我的心思一样,古·林夫为我解说道。

『吉蒙里家族是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的72柱纯血恶魔,任何人都得退让三分。』

誒!!!!什么!!!居然是这么厉害的人吗!!!

等一下,魔界?恶魔?就是说不是人类了?那就是说我随时都有可能被杀了!

这时,我感到这个叫莉迪亚的少女的凶恶的视线向我投过来。

她向我走来,并缓缓地举起右手。

糟糕!要被杀了!铁定要被杀了!

我这么想着闭上了眼睛等着死亡的降临。

莉迪亚的右手放到了我的头上,抚摸了起来。

誒?一时还不懂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我抬起头望着眼前的少女。

只见少女一脸微笑地看着我,右手还一直摸着我的头,像是平抚我内心的恐惧似的说道。

『我不是那么厉害的人哦,那些只不过是祖先们努力得来的结果,跟我个人毫无关系。』

莉迪亚微笑的话语让我的心有了一瞬间的震荡,我的脸立刻红了起来。

『所以刚才你那么对我大声吼叫我也完全不在意,应该说很高兴呢。』

『为什么?』

『因为我从小就因为家族背景的关系,被人敬仰着,所以感到我只是作为吉蒙里而活着,不是作为莉迪亚这个名字。』

莉迪亚的语气渐渐变得悲伤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真是家家有一本难念的经啊。

『嗯哼!谈情说爱也该到此为止了,该开始办正事了。』

古·林夫在旁边清了清嗓子说道。

『是啊,是该开始仪式了呢。』

莉迪亚的语气瞬间恢复成了那平静的口气。

『终于到了这个时候了,从现在开始汝就是我的宿主了,多多指教啊。』

古·林夫好像特别高兴,不过我还是一头雾水地看着莉迪亚和古·林夫。

可是,事情的发展已不容得的好像不容得我要插嘴似的。

古·林父的身体慢慢地被橘红色的火焰给包围。

像是被我手上的戒指给吸引似的,一团莫大的橘红色火焰如潮水般涌进戒指的宝石中。

这样火焰完全的进入到了戒指中。

虽然我左看右看地观察自己的身体,但是我的身体没有感到任何变化。

『太好了呢,空叶君,继承仪式顺利结束了呢。』

莉迪亚…直呼…我名字了。

这时,莉迪亚的脸真的好可爱,我感到一股红晕浮到脸上。

『…恩?恩!…是呢…。』

我顿时语塞,找不出任何台词。

我正不知该怎么接话时,突然,我的脊背感到了刺骨的寒意。

我僵硬地把头转过去,在湖另一边有一只除腹部以外全都是漆黑的怪物。

那只怪物看起来像是一条龙,但是呈锐角的凶暴的爪子,咧开的大嘴里长有无数的尖牙。

身体的肉像是在腐烂一样传来阵阵的腐臭。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那只怪物仰天大吼。

可看到那个怪物的瞬间,莉迪亚惊愕地大喊。

『那是魔物!不过为什么会出现在人间里?』

虽然不知道魔物是什么,但是看着就觉得很危险。

我看着眼前出现的这个高大十几米大的怪物,我心里充满了恐惧。

腿像被钉在地上一样,一动也动不了。

怪物把视线放到了我旁边的少女身上,血红色的双眸死死地盯着莉迪亚。

莉迪亚紧皱双眉,做好随时都能应战的姿态。

突然,怪物把头高举,然后用力一甩,从口中吐出了一团火焰。

火焰笔直地向着莉迪亚袭去,莉迪亚准备用更大的魔力迎击时。

只见有一个黑色的人影瞬间挡道了自己的眼前,那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空叶。

莉迪亚双眼睁得老大,看着这个舍身保护自己着自己并且慢慢地倒下的少年。

莉迪亚立马伸出手扶住空叶。并冲他怒喊,

『为什么做这么傻的事呢!我好歹也是吉蒙里家族的一员!不会输给那种火焰的!』

空叶的眼神开始迷离,全身都冒着烟,望着莉迪亚无力地回答道。

『我自己也不知道,明明怕得要死,连动也一下都很困难呢,可身体自己冲上前去了。』

莉迪亚的眼角泛起了泪花,带着有点哭啼的语气说道。

『…笨…蛋…』

『喂!吉蒙里家的小丫头,没时间在那里哭哭啼啼!这样下去的话他真的要死了!』

古·林夫大叫把莉迪亚重新拉回了现实。

『可是…让他活下去只有…』

莉迪亚看着自己怀中的空叶,像是要征询他的意见一样。

『现在没时间管他的意见了!先把他转生为恶魔…作为你的眷属活下去!』

『恩!』

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一般,深吸呼一口气后,莉迪亚站了起来。

把右手举到肩膀的高度后,开始布下了转生用的魔法阵。

刻着吉蒙里家纹的多边形魔法阵,以顺时针旋转的方式转在空叶身体下。

『此时此刻 汝将作为汝之主莉迪亚·吉蒙里的眷属而复活。』

话音刚落,从莉迪亚的右手掌心上掉落了数十颗带有红色光泽的扁圆形的棋子。

棋子开始一点一点地融入到空叶的身体内,耀眼的红光亮起,笼盖着这一片区域。

当光完全散去后,空叶缓缓地睁开眼睛,发现莉迪亚正在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

可是还没等空叶理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在湖另一边的怪物,又接二连三的吐出了数十个火球。

数十个火球,在喷射过来的轨迹中合而为一,变成了一团莫大的火球。

和刚才逐个喷射过来的小火球,简直不能相提并论。

喂!这要怎么办才好啊!

我在心中哀嚎,可古·林夫却能听得到我的心声般,对我说道。

「汝啊,现在不是傻愣愣的发呆的时候,快点使用吾的力量战斗吧!」

那声音仿佛就在心中对我说,谁都没有听到。

可是,就算要我用你的力量战斗,我完全不会用啊!

「只要集中精神就行了,想像一下,在脑海里想象一下!汝的姿态,自由自在使用火的力量的汝!」

自由地使用火焰?那样的话我有个一绝佳的选择!

「哦!是吗?那就快点吧!」

啊!说到能自由自在地使用火的话,那就是我一直憧憬着的泽田纲吉。

我在脑海里想象着阿纲在战斗的时候的姿态,手里的VG(彭格列齿轮)一直被火焰包裹着。

总是紧皱着眉头,如祈祷般挥舞着拳头。

橘红色双眸,像能包容一切般的大空一样。

怪物的火焰已经近在眼迟,莉迪亚手中开始凝聚着从父母那里继承来的毁灭力量。

可就在这瞬间,又有一个黑色的人影挡在了自己的眼前。

火焰已势不可挡的气势扑过来,正中了空叶。

响起了犹如空气爆炸般的巨大的响声,浓浓的黑烟弥漫在空气中。

当莉迪亚像大喊空叶的名字时,在散去些许的黑烟里站立着一个人影。

空叶把手渐渐放下,发现,他的双手上被层层叠叠的红色铠甲所包裹。

铠甲的最后方两只尖角状的物体延伸到手肘处。

红色的铠甲中十只被白色丝绸所套住的手指最为显眼。

右手的中指与小拇指,带着古·古林的戒指。

『空叶君…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没关系的,莉迪亚前辈,我很快就会结束这个状况的的。』

空叶的语气平静的让人害怕,转过头来的时候额头处还挂着一个V字形的火焰。

还没等莉迪亚继续提问,只见空叶把身体往前仰,十指弯曲着放到后面。

下一秒,响起火焰的喷射般的超高速的音速声,可空气中只留着齿轮般的火焰。

虽说形状像齿轮,但其中心完全的空着,大小刚好是空叶的手的大小,周边的细条的火焰向后倾仰。

我全身好像全部化为风一样,切开空气般可以毫无阻挡向前冲。

厉害!阿纲就是一直处于这种感觉中战斗的吗!

这一刻,我的心头涌上了无数的慷慨,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

可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首先要………解决这个怪物!

我把视线集中到眼前的怪物身上,不一会儿,我就飞到了这个怪物的前方。

「哈!」

随着一声巨喝,我一拳正中打到了怪物的脸颊。

「吼!」

一声怒吼之后,怪物的头上长出了类似触手样的东西,向我袭来。

我手中的VG再次发出音速的喷射声,些许爆裂的火焰残留在空气中。

可是在那个地方已经不存在人影,我早已瞬移到怪兽的嘴巴下。

我一记踢腿,又一次打中了怪物。

因为承受不了强大的冲击,怪物的身体开始往后倾斜。

可是不容得片刻怠慢,我再次用炎压瞬移到了它的后方。

我用被火焰包裹着的VG,狠狠地打向了怪物。

在那个攻击下,它被击飞到了湖里。

湖中的水爆炸般的涌上来,落下时像雨点一样。

滞留在半空中的我望着,湖里的庞然大物。

它那粗大的四肢开始慢慢地动了起来,缓缓地转向我,摆好架势后,又吐出一团火焰。

只不过这招已经对我没用了,我全身放松,闭上眼睛,双手紧和着四只手指,与大拇指隔开一段距离。

以这样的姿势,把左手的掌心向前,右手则完全的相反。

手指往下,掌心向后,两只手犹如镜子的反面一样对称着。

在家庭教师众多的战斗中,阿纲一直以这个招式来扭转局面,反败为胜。

这个招数就是死气的零点突破·改。

怪物的火焰愈来愈近,可在碰到我的身体前就被双手中的间隙给吸了进去。

刚才也使用这个招数来保护莉迪亚的。

虽然在动漫中这个招数只能吸收死气之炎,可是在古·林夫的帮助下,现在能吸收各种的火焰了。

当我火焰完全吸进到我的身体里时,我的体内涌出来了无尽的力量。

额头上的火焰瞬间爆发,比之前更大了一圈。

看见自己的火焰被抵消,像是不甘心一样,连续地吐出火焰。

不过这次我没有再吸收的必要了,音速的喷射声再次响起。

我用拳头重重地打到它的下巴。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怪物好像太过疼痛发出了一声闷吼,可是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下一招就了结你!』

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在湖的另一边响起了少女喊声。

『不行哦!空叶君!你不能杀死它!』

不过因为离得太远,空叶好像没有听到,继续摆着架势。

我双手各自以反方向伸出,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姿态。

一只手放出微弱的柔之炎,另一只手加大火焰的浓度,在VG的水晶中储蓄。

「X BURNER!」

在水晶中储蓄的钢之炎,如加农炮一样爆射出去。

下一秒响起了振动周围大气的爆炸声。

X BURNER正中了它。

我正想为赢得胜利而欢呼时,眼前的情景却不得不让我停止这个想法。

爆炸后的浓烟完全散去,可倒在那里的不是怪物的尸体,是一堆破铜烂铁。

好像是一些机器,无数的电线不停的冒着火花,白色的钢铁被我的火焰烧的漆黑。

额头上的火已经熄灭,VG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原来我一直在和一个机器人战斗啊,亏我还打得那么精彩呢。

等一下,这么说的话就是有人故意加害于我了?

我一个人独自思考时,旁边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空叶君!」

『啊!莉迪亚桑。』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把它杀了呢。要是恶魔把魔物杀掉的话可是会惹来很多麻烦呢。』

『恶魔?』

『对不起,空叶君 我没有问你的意见,把你转生为恶魔了,变成我的眷属了。』

莉迪亚的语气中带着歉意。

『是这样吗?我……转生为了…恶魔。』

那之后莉迪亚简单的给我说明了所谓的眷属、冥界还有关于领地等问题。

回到家,我衣服也没脱直接躺在床上。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的事了,遇到了莉迪亚,转生为了恶魔。

并且以阿纲的方式跟机器人战斗,该说是高兴好呢,还是悲伤好呢。

「汝 想开点 事情从现在开始才会变得有意思。」

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这边可是累死了。

「看来是汝还是要多加锻炼啊。」

古·林夫,我说你的称呼能不能改一下啊,别吾啊,汝啊的。

「知道了,伙伴。」

什么啊,不是会好好说话吗,从以后开始多多指教啊。

「是啊,作为战场上的好友,一起奋斗吧,伙伴。」

——啊。

―○●○―

在一个漆黑的空间里,电脑的荧幕发出白色的亮光。

一名男子对着显示屏,阴笑地说道。

『哼哼哼 圣天龙的战斗资料到手了,这样离那个的完成已经不远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