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神奇宝贝之交界点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5日

《神奇宝贝之交界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Kritly著

神奇宝贝之交界点

作者:Kritly分类:同人小说类型:致郁

“怪胎!离我远点!”少年痛苦的摔到地上,但嫌恶的语气却伤到他的心。“杂种没有资格跟我们一起玩。”真是太丑陋了,人性!少年紧紧地抓起一把泥土,暴戾在眸中一闪而过。“放开他!欺负弱小算什么!”迷茫中,不远处的娇小身影,一抹暴戾发自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时,重云遮天,幻日如炎,薄雾袅袅,构设虚影。

一眼望去,莫于大气磅礴,祗少年心悉,如此冠冕堂皇,却是一场梦罢,到头来还是会随着虚影土崩瓦解而大势已去。

“可惜了神殿形势,也可惜了我这一艘小船。”看着构建神殿的虚影猛地卡在最后一步,磅礴气势也随着时间渐渐崩塌,少年不禁摇了摇头,这神殿栩栩如生,却是少了什么,再看逐渐被海面吞噬的一艘小船,嘴角扯出了一抹苦涩的弧度。

“半个月过去了,总是在那个点沉没,我看我也差不多该接受现实了。”望着虚影完全坍塌,上空幻象猛地消逝,那微妙的违和感以及强烈的压迫感散去后,少年才吐了一口浊气,露出了一抹苦涩的弧度。

“这片海域...在拒绝交通工具的通行。”少年张了张嘴,往日古井无波的黑色眸子竟是开始了轻微地颤动,在经过了数分钟的心理打斗后,仿佛大病初愈般,白色的衬衫被汗水所湿透,才颇显颓废地承认了一直以来都不敢说出的事实。

清风拂过,带走一片炙热,少年轻抿嘴角,洁白光滑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在那漆黑如墨的眸子中潜藏着深深的不甘。

似是因为半个月无数次的挫败经历,在那张柔和的脸庞上刻下了一抹隐晦难察的坚毅,因而,洛很快就从那令人颓废的事实中挣扎过来,他轻咬嘴唇,事到如今,如果说哪里还残存了最后的希望,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地看向身后的白色海滩。

是的,如果说哪里还有着最后的希望,那就是索尔亚手上所掌握的线索了,自上次偶遇索尔亚到现在已经过了八天,他还记得那天索尔亚神情显得多么复杂,然后轻盈地提起玉指,指向了一个由废料组成的洞窟。

——里面有守着一艘木船残骸的神奇宝贝,经历了极为痛苦的挣扎,还是拿到了手,虽说到最后也没什么用处,放到家门口权当摆设了。

“自上次离开也半个月了吧......”少年面色复杂地看着白色海滩,随后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坐到地上看着因虚影消散而开始到水面活动的神奇宝贝。

“呜~”忽的,不远处忽的传来了一道可爱的叫声,只看着他神情一愣,旋即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却发现是一只背着灰棕色硬壳的通体湛蓝的神奇宝贝,只是粗略扫过,洛脑子里便是出现了关于它的资料。

“乘龙吗?”少年眨了眨眼睛,虽然他并不是很喜欢神奇宝贝,但是对于这些生性温和的神奇宝贝还是不怎么抵触的。

如果能让它载着我就好了。

洛摇头叹息,心中一阵无力,美愿虽好,却不能忘了,这片海域由于这座岛的关系,导致神奇宝贝与人之间的关系极差。

“也罢,今天还是先回去吧,免得尴尬,顺便看一看我的家是不是又被那些家伙毁了。”洛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自他从白沙滩出来的半个月时间,已经找了不下于十处地方打算安家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居住在本地的神奇宝贝们总能找到他的住所,并且拆个稀巴烂。

从海中收回视线,少年拍拍屁股站了起来,正欲走回家,却是心中一动,似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洛一脸纠结地站在原地,甚是滑稽。

“果然...还是去比较好,这个鬼地方,我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多待。”祗是迟疑片刻,洛颇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便是转过身,朝着白沙滩走了过去。

最终,沉吟中的洛只是眉宇微皱,便很快放松下来,只看着他吟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看他那模样,应该是决定下来了。

只看着洛猛的转身,便向白色沙滩悠悠行去,虽然半个月没去,但由于是唯一一个住着人类的地方,因此,他是相当上心的。

换句话说,他记得路。

从海边到白色沙滩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一般只要走个十分钟左右也就差不多到了。

望着面前似是不曾变动的铁皮房子,要说唯一有所变化的,似是铁皮房门旁的时间记号了。

“索尔亚小姐,你在吗?我是洛,冒昧前来拜访了。”洛抬手敲门,对着门内轻声喊道,但是,熟悉的一幕出现了。

里面像是没人一般,一点动静都没有。

“出去了吗?”洛轻微地皱了皱眉,实在是难以想象,时隔半个月,难得提起兴致前来拜访,却不曾想会是这种情况。

“算了,这也没办法,只能改天前来拜访了。”洛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要怪只能怪自己一直没来拜访,连她是否已经搬离亦或者死去也不知道。

但是,虽说原料很重要,但是自己的时间更宝贵,他不可能为了一个生死不明的家伙守在这里整整一天。

“......”

“但是,她的时间不多了。”似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原本显得有些冷酷的小脸又露出一抹令人无奈的温柔弧度,不由面露踌躇。

片刻,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旋即一屁股坐在台阶上,百无聊赖地等待着索尔亚的回归,脑海开始整理半个月以来的生活。

他的食物来源还是有保障的,因为这里是废物处理站,只要稍稍翻一下脚下堆积的废料,就能够找到不错的东西。

比如说,他手中的一块奇特的石头,这块石头长得跟村子里展示的甲壳化石虽说有些区别,但也相差不大。

“哼~这要真的是一块化石就好了,收藏价值不菲。”洛仔细端详着手中的化石,不管怎么看,他都觉得这个化石好像是某种爬行类动物的下颚。

“说起这块奇特的化石,当时的经历可真是惊险。”洛沉吟片刻,脑海中便是回想起当时的景象。

大概是一个星期前,他利用自己千辛万苦搜集来的木料勉强凑起一艘小船,在乘着它打算离去小岛的时候。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排排的海浪忽从前方的海平线扇起,并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一叶孤船使劲拍去。

由于当时情况紧急,他就算留在船上也做不了什么,再加上这艘船本来就是用各种各样的木料拼接而成,并不是很结实,很可能会散架。

因此,他跳船了。

因为海浪很高很高,如果随着船被拍到很高的地方,随着强劲的冲击力摔下去,哪怕是水也会重伤,从而导致在水中因为无法呼吸而窒息而亡。

(PS:在这里给大家科普一个小知识,现实中的溺水大人因为有力气,所以溺水了也可以扑打水面;但是小孩不行,他们溺水的时候通常只会漏个脑袋,张着嘴,下颚往往沉浸在水中,如果小孩忽然安静下来的时候,并呈上所述,就很可能是溺水了。)

当他潜入水中的时候,便是发现了一个不小的秘密,海底中存在着大量的沉船、飞机残骸,而且,在更深的海底中,他仿佛看到了蛰伏海底的庞大黑影。

那是什么?

当时的他对此感到很奇怪,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件相当奇怪的事情,自己似乎对于海底有一种亲切感,至少在水中屏息的时间绝对比以前更长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机会难得,便是就近找了一艘沉船,钻了进去,外面看着挺破烂的铁皮船,进来之后才发现里面的空间相当宽敞,就是很凌乱。

途中他遭遇了几只把这里当家并筑巢的神奇宝贝,但他都以不惊扰它们的情况下潜进了一间间房间。

里面的东西很少,该说拿到最多的就是刀啊,手枪啊,剑啊,就连宝贝球都没有一个,反倒是最后一个房间里发现了一个白衣大褂的研究人员。

他手中拿着皮箱,外表典美奢华,里面的东西想必十分珍贵,事实上,里面的东西的确相当珍贵,一共有着六块化石。

其中一枚就是他手上的化石,由于当时祗想鉴赏一下,于是探手拿过那块化石正打算欣赏。

然而,下一刻船体各处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恍然间,他就随着爆炸的激流轰到了海岸,手上依旧紧握着那块化石。

“说起来,这块化石,不对,那个皮箱应该被做了手脚,所以在动了那块化石之后船体才开始爆炸的。”似是想起了什么,洛若有所思地开始思考。

他很清楚,这种手段并非是用来对抗外敌的,而是用来牵制自己人的,因为,如果是对外人的话,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

再加上那些所谓的自己人各自都在自己房间里、走廊上拿着极为危险的武器,研究员又咕噜地滚到床边,说明当时可能天已经很黑了,正在睡觉,而周围又已经没有其它的沉船,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这些家伙打算抢夺皮箱里的东西。

“真是现实呢。”想到这里,洛不禁自嘲一声,他的生活也是如此,跌宕起伏,令人发指。

“啪啪!”忽的,似是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拍打自己,洛赶紧抬起头,只是,他入目便是一张纸牌拍到脸上。

“呃,怎么回事?”洛有些郁闷地将纸牌从脸上拿下来,随后扭过头看向了那绕过自己回到家中的索尔亚。

沉吟片刻,洛又扭过头,看向了就快陷入海平线的昏黄太阳,时间,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啊!

洛不禁感慨一声,虽然他才八岁,但是在村子中的经历无疑让他表现出来的情绪像极了一个稳重的小大人。

但是藏在他内心深处的,却还残存着那独属于小孩子纯粹而简单的童心,虽然,从小开始,他就不知道什么是开心。

洛摇了摇头,虽然很烦恼,但是,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将纸牌翻过来,依旧是那塔罗牌般的花纹。

只是,稍微有些不同的是,这张塔罗牌的内容部分却是空白一片,难不成,她是想要双方进行文字交流?

可是,问题是,根本就没有人教过他写字,就连认字,都是平时帮主人取报的时候按照上面的图片自己强行理解的。

“啪!”忽的,又是一张塔罗牌从房间中砸了出来,上面写着:‘给错牌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洛眨了眨眼,他不禁抬头看向索尔亚的面庞,却发现,在那双狡黠的赤眸之下隐藏着一抹难言的尴尬。

“......”洛不禁叹了一口气,他缓缓走向前去,将手中的两张塔罗牌放在不知道何时开辟出来的窗户上。

“索尔亚小姐,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想跟你商谈一下。”洛认真地看着面前黑发红眸的碧裙少女,一字一顿地说道。

“啪!”又是一张纸牌,在它的空白部分写着:‘说!’

“我希望能够在你的协力之下,制作出能够离开这座岛的船!”洛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女性,一字一顿地说道。

‘不可能的,没有船可以驰骋在这片海域之上,这片海域...交通工具禁止。’索尔亚叹息一声,对着洛有些无言地说道。

“这...!”洛瞳孔微微一缩,随后不自觉转过身,便是跑了出去,在他选择坚持着最后一丝希望的那一刻,本身便已经变得很脆弱了。

首先,他的心理年龄只是一个八岁(?)的小孩子,即使已经认识到这个残酷的现实,但真正承认之后,却很可能导致心灵崩溃。

换言之,便是没了活着的意义。

次之,当第二次确定了这个事实之后,摆在他面前的便是一个唯一可能离开这里并且注定失败的方法。

请求乘龙或其它神奇宝贝的帮助。

......

明明自以为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但是为什么,我却感到这么难过呢?难道说,她是我能够左右我人生的人吗?

明明只是一个小孩子,一个只会像跟屁虫一样,只会索取,没有任何用处的令我感到厌恶的小孩!

但为什么,在认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我却依旧如同飞蛾扑火般,不自量力地试图向神奇宝贝请求帮助呢?

明明,就已经知道了结果,但为什么我还在坚持着呢?难道,我只是为求一死吗?现在,我真的很讨厌我自己!

理性与本能共存,为了不让精神崩溃,从而保护自己,要么,去进行那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方法,要么...分裂第二个人格,并且由第二个人格主导,从而间接免去了精神崩溃的惨重代价!

那女孩,原来是我生命的所有。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