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是你的求而不得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我是你的求而不得》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云彩馅饺子著

我是你的求而不得

作者:云彩馅饺子分类:青春小说类型:宠文

你是绿茶吗?不,我不是。那你为什么惹了那么多男人。我喜欢。绿茶婊的反攻计划,失败了。女主沈情画十三岁那年被绑匪挟持,受到了一生的情感创伤,至此她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人。但是颜控本身的她对长得好看的男生,简直没有抵抗力。就这样一次机缘巧合,她和顾里相识了。帅哒哒的顾里万万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追到的女人竟然是个绿茶,而且就这么渣的本质竟在自己的哥哥邓谷的手下被治的服服帖帖的……二十二年的苦苦暗恋,一朝揭露,带给他们的究竟是羁绊,还是累赘……新手上路,请多关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吧!”沈情画喝完李腾达的果汁后感觉身体发热,有些使不上力气。

在社会滚趴十几年,直觉告诉她这样的征兆不是什么好事。

意识到这方面后,她慌忙扯开话题,把在场的人们都安排了。

现在她要马上缓解自己的状态,不能出丑。

“今天可是个好日子,大家一定要留下来感受一下温泉别院的风景呀!”

沈情画强颜欢笑,她已经有些站不稳了。

“艾米,你给我订房了没有?”沈情画小声和艾米交谈着。

“订好了。”艾米看着沈情画脸上异样的红色,她也担心。

“你把房卡给我,我先上去,你招呼一下。”

这个时候必须要留下一个人镇场子。艾米知道,所以她不能陪着沈情画去房间。

这时候的沈情画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了。

“沈总没事吧。”李腾达油腻腻的一只手不老实的摸向沈情画的大腿。

“没事没事。你们先喝着,我还有事先出去一下。”

沈情画抬手狠狠把李腾达的手从她裙子上打开。

转身走出了包厢。

艾米把包厢里的其他人都安排了单独的温泉小院,方便让一些喝的不是很多的人可以泡温泉放松。

喝的不是很多的人里当然包括邓谷,单靠他一张冷冰冰的脸,就没有几个人敢和他喝酒。而且今天的主菜是沈情画,他一个DG总裁也就没有过多的理由喝酒了。

除了刚开场的那一杯,邓谷就再也没有喝过。

邓谷酒量很好,一杯酒简直就是一杯白水。

按理说良辰美景,来到温泉别院总要感受一下温泉吧。

但是公司里几个和他关系比较好的邀请他一起去温泉旁的休息室里做桑拿时,他拒绝了。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他担心沈情画喝的那杯果汁。

另一头,沈情画已经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别院的公寓区,进了艾米为她订的房间里。

温泉别院是一个开放式的大型野生温泉,和它的几处小眼温泉组成。为了可以让游客更好的享受温泉,将温泉后面的树林打造成了几栋古色古香的别墅,供前来玩的客人休息。温泉旁的露天式休息台供在温泉里泡累了的人们休息,或者叫按摩服务。每栋别墅之间都有一片野生灌木,这样可以更好的还原自然,也是人们竞相来往的景点。

这样僻静的环境,如果真要发生点什么,恐怕没有人会知道。

而李腾达正式利用这一点,早就打探好沈情画的别墅,偷偷躲在灌木里守株待兔。准备把销想变现实。

沈情画毫不知情的打开房门,瘫倒在门口大口喘气。她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想要去浴室里解决这个药效。

可是大脑渐渐放空,感官迟钝。她没有听见自己的身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满脸油光的李腾达看着往日里自信妩媚的沈情画,举手投足间都留露着女王气,现在被汗浸湿了的衣衫包裹着她细腻柔滑的肌肤,露出丰满紧实的长腿,细窄的腰肢微微扭动着。

李腾达想了好久的美人,今天终于能尝到鲜了。他呼吸一沉,饿狼般扑向地上的沈情画。

沈情画被身后的压力一押,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倒去,双手强撑着自己直起身子。但是身后人的力量太大了,压着沈情画的脸紧紧贴着地面。

周围空气中,男人腥臭的汗味和酒气,还有油腻厚重的肥肉,都像洪水般袭击着沈情画。

李腾达不停地在她的背上扭动着,口水顺着脖颈流到发梢。沈情画因为药的作用,浑身瘫软无力只能趴在地上任由背上的人越来越放肆。

“李腾达!你在干什么?”一股冷香把沈情画从冰冷的地面上揪起来,被环在一个温暖的臂弯里。

邓谷把沈情画从地上捞起,转身把衣服盖在沈情画的身上。

“李腾达,我记得没有叫你一起来。”冷声呵斥道。

“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邓谷扶着沈情画,让她靠墙边站好。自己抬手把还跪在地上,衣衫不整的李腾达揪住衣领,拖着他扔出了房门。

掏出手机给景点负责人打电话,要求他们赶快来捉拿一个私闯他人住房的小偷。说罢转身带上房门,看着又瘫坐在地上的沈情画。

叹了一口气,问道:“需不需要去医院。”

沈情画摇了摇头,药效还在继续,异样的潮红爬满她原本清秀的脸颊。

“你把钥匙给我。”

沈情画大口大口的呼吸很辛苦。

“什么钥匙?”

“随便。”

邓谷看着沈情画这个样子,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满脸狐疑的把他身上的家门钥匙递给了沈情画。

沈情画一直盯着邓谷掏向腰侧的手,目光涣散。

这个药效真是强,要尽快解脱。

她抓过邓谷递给她的钥匙,用锁齿处狠狠划向她自己的左手手心,鲜血顺着指尖滴落在木板上。

“你干嘛?”邓谷面无表情的脸染上了一丝震惊。他原以为这个女人要以下药为借口,和自己发生关系,没想到她竟然自残。

“你帮我找点纱布和纸巾。我擦擦血。”沈情画疼得嘴唇发抖,但是意识清醒了不少。

“给。”房间里没有纱布,只有放在桌子上的纸巾,他顺手抽了几张,递给沈情画。

“谢了。”

沈情画颤抖着用右手擦拭着左手的伤口,“帮我把包拿来,估计在门口。”

邓谷看着脸色惨白的沈情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她疯吗?

转身看见门口的黑色亮皮包,放在了沈情画的右手边并帮她打开包。

沈情画边吸气边掏着包里的东西。

一会儿,她拿出了一瓶碘酒,一包棉签,医用棉花,还有一卷纱布。

“你知道会发生这件事?”

“我不知道。”

沈情画别扭的用右手尝试把碘酒的瓶子拧开。

“我来吧。”邓谷修长的手把沈情画拧到一半的碘酒放在手里,拧开,放在一边,拆掉医用棉的包装,抽出一点,撕成小缕,左手小心的捧着沈情画的右手,轻轻的擦着手上的血渍。

沈情画总感觉眼前认真的男人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想不起来。

“你为什么会准备这些?”

“啊?哦。”沈情画回过神,盯着男人的头顶看。

“这是习惯。我每次出去应酬或者叫人吃饭总带着的。”

邓谷抬头看着沈情画消瘦的脸,低头继续问,“你以前一直发生这样的事,最后都是自残解决的?”

“也不是每次。我有的时候会在包里带药,可以压制住。”

“药?”

“嗯,就是那种压制情药的药。不过有的时候,他们大多数给我下的是麻醉药,强效的那种,不过我都是察觉不对劲之后逃跑了。不过有一次没那么幸运,药效太强了,沾上就晕了,我那时候凭借自己最后一丝清醒,狠狠倒在茶几的棱角上……”

“哎呀,疼。你轻点儿。”

“对不起,你继续说。”

“事后呢,我就在医院里醒来。那个男的看见我浑身是血,怕摊上官司,把我扔在医院里就跑了。医疗费都是我自己掏的。”

邓谷的睫毛微微颤抖着,他被这些话惊讶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个“自残”的女人。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