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与危险少女们相伴的罪人游戏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与危险少女们相伴的罪人游戏》 El Psy Congoo 著_与危险少女们相伴的罪人游戏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与危险少女们相伴的罪人游戏

作者:El Psy Congoo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战斗

漆黑之贪婪,炼狱之暴怒,冰山之傲慢......来自世界各地,十名穷凶极恶的大罪人被召唤到这个世界,被邀请参加这一轮新的罪人游戏。十名玩家和属于他们十位的女性协助者们,将要跨越的障碍一共有五局,五次充满尔虞我诈的生死博弈。相处游戏,金钱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我们的前面,除了三号的女孩子以外,还有两个玩家也到了这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名玩家在门口僵持不下,但又不是在争吵或者是别的什么。

“这么脏的地方,本大爷可不会允许让自己的女人踩进去。”

“诶?可是人家想帮小剑剑**心晚餐嘛。”

“哈哈,那本大爷就抱着你做吧?”

“呀!小剑剑好色。”

唔诶,一股酸臭味,令人呕吐的感觉涌了上来。这两个人是那个吗,来之前就已经认识的吗,运营方派来搅局的吗,不懂得什么叫**护流浪犬科动物的吗?

虽然我极其不想走进那块无差别掉血区域,但厨房的入口就只有我眼前那一个,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额,那个,非常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我是一号玩家九十九绯,两位是情侣吗?”

“哈?谁跟你说我们是情侣了?”不知道什么,听到我话语的男性反而生气了起来,“本大爷叫角爵剑,和老子的女人同为世界第一的恩爱情侣,和普通的情侣可是大不相同的!”

“我叫语天真,和小剑剑分别是八号和九号玩家,请多指教。”

“哈......这边才是,请多指教。”女的也就算了,那个男的不管是态度也好,说话方式也好,长相也好都给人一种地道的小混混感觉,要想和他友好相处的难度大概仅次于佣兵吧?

比起这两个人,在他们的身后,肩并肩站在一起的两位协助者更加吸引我的注目。

“诶,你们两个长得好像啊,是双胞胎吗?”

八号和九号的协助者看上去都是和晶差不多大小的萝莉。左边的这边看上去知书达理一些,穿着一身白色的洋装,白色的鞋子,一头奶黄色的长发梳成了双马尾辫着。而右边的那位则是戴着眼罩,穿着一件紧身的黑色皮衣,简短的青色头发透露出干练的气息。

“我叫月牙室,是九号的协助者。”左边的女孩子拉着裙子的蕾丝边,摇晃着可爱的双马尾向我问好,“这边这位神经大条的是不才的家姐,还请大家以后多多包涵她。”

诶?妹妹要比姐姐更成熟吗?有点没想到呢......等一下,右边女孩子的这个反应是?难道说?

“库库库,你刚才问吾的名字了对吧?”

果然!这个感觉是!

少女原地跳了起来,在空中摆出了非常夸张的侧身下腰姿势,双手举过头顶......

“咕啊......好疼。”

发出了蛤蟆被挤扁时会发出的声音......失败了呢,嗯,腰部太柔软的结果就是下腰下得过了头,在某种意义上真的是奢侈的烦恼。

“唔诶,又失败......”揉着自己脑袋的少女在察觉到大家的视线后,重新回到了自我陶醉的世界里,“哈哈哈,吾正是漆黑的第八代继承者,真理的知晓者,华丽的罪恶终结者,‘BLACK  EVIL  PHOENIX’!为知道吾之真名而颤抖吧,哈哈哈哈!!!!”

额,这个女孩子很明显是个中二病晚期患者呢,怎么办,我应该配合她吗?

“真是的,姐姐又在说这种不着边际的话,就是因为这样你的月匈部才会一直没有成长的。”

“唔诶,又让月生气了......对不起,我是六连星,请多指教。”

“哈哈,我倒不是很介意。”自己直到高一前的暑假为止都一直是个厨二病的事情就算撕烂我的嘴巴也不会说的,嗯,“不是挺帅气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一段被我尘封住的过往,初三那年毕业的时候,当我把班级里最漂亮的女生叫到天台上之后发生的事情,浮现在我的眼前。

“愉悦吧!身为‘至高魔君’的孤,已经把你作为正妻认可了!”

“诶?你在说什么呢,九十九君。”同班同学的脸上明显流露出了不愿意的,嫌麻烦的,非常不快想要离开的表情。可是对当时深陷自身深邃幻想中的我来说,绝对不会产生有女性会拒绝我的想法,就算她没有来天台我也只会觉得是上天剥夺了她的资格而已......我就那么无神经地,自以为是地,用惹人厌的方式继续说着。

“你们也不用继续躲躲藏藏了,孤已经感觉到了你们身上散发出的微弱魔力。”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感觉到有其他女生在后面偷窥的我把她们一起叫了出来。现在想来,那或许是一场惩罚游戏,又或者只是单纯在看热闹吧?可当时的我却说出了更加疯狂的话语。“难道说.....你们几个,想要成为孤的侧室吗?哈哈哈,无妨,孤可是至高魔君,多上二三十个侧室也完全没有问题!”

光是回想起来就足以杀死三头成年大象的羞耻程度,围观的女性们一起从楼梯里走了出来,揭开了我人生最黑暗的一幕。

“咕诶,虽然一直听说他是个怪人,没想到恶心到这种地步......太差劲了。”

“哈哈哈,好有意思,乖乖女和神经男,你不觉得是很棒的一对吗?”

“没错没错,脑子有问题的虫子跟装清纯的中古货,简直是绝配!”

那个时候的我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女同学们的嗤笑,她脸上浮现出的表情。说来惭愧,那个时候的我,不对,那个时候的他只是单纯地觉得自己的受欢迎期到了,在内心窃喜而已!

“怎么了?跳到孤这里来也是可以的,来吧,孤的月匈怀随时为你们敞开!”

“呜哇,还在说,这个人没救了。”

“真心不可理喻,怎么不去死一死把脑袋倒干净再回来呢?”

就算是这样,他也没能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直到那个少女行动为止。

“九十九君......我有的时候真的非常羡慕你,为什么你可以那么坚定地坚持自我呢?”

“为什么?那当然是因为,孤是无上的至高魔王,愚民的意见孤根本......”

“真好啊。就算只是一次也好,我也想要获得勇气。”像这样子说着,温柔地微笑着的少女,不知为何,我能从她的眼角中看出悲伤的颜色。

“我不会再让你们为所欲为了。”纤弱的少女,微笑得非常勉强,疲惫的少女,像是在身上汇聚了一生一次的勇气那样,又像是失去了全部的勇气那样,站到了天台边上。

“在今天过来之前,我在家里事先留好了遗书,如果我今天发生了什么事的话......”少女向我投出了最后一眼......那真的是,非常伤心的事情。明明在班级里,在三年的时光里一次也没有跟我说过话,一次也没有与我产生过交集,生命的最后,陪在她身边的却只有像我这样的陌生人。

那一年的夏天,我的青春,我的帝王梦,在那个时候随着少女的玻璃鞋一起破碎了。

......

...

结果,到现在为止我再也没有跟任何初中同学发生过联络,也没有参加那个人的葬礼......说到底我根本我就没记住她的名字。更何况吗,那个时候的我根本就没有朋友。

那个时候,选在初三毕业的时候告白真的是太好了。

那个时候......如果我能够早一点察觉到就好了。

“怎么了,大哥哥?大家都意见进去帮忙了哦?”

“啊,抱歉,稍微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回过神来的时候,出现在我眼前的是茧衣先生(玩偶兔)巨大的臀部。之前挤在门口的大家已经在跟三号的玩家一起打扫厨房,准备做晚饭了。为什么我会在这个时候回想起这些事情呢?只是因为对八号的协助者,六连星感到亲切吗?现在的我还说不清楚。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